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75章 兩對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75章 兩對兒字體大小: A+
     

    柳東寧對堂兄柳東行本來沒什麼特別看法。也不象父母那樣對他心懷顧忌,只覺得他無論讀書還是行事氣度都遠遠不如自己,又沒了父母,只不過是靠着自家父親的一片好意,方纔與自己同樣錦衣玉食地長大。他認爲這位堂兄身世可憐,前程又黯淡無光,因此每每加以體恤,卻從沒把對方放在眼裏。

    然而今晚的柳東行卻一鳴驚人。沒人料到他會有這樣好的武藝,也沒人會想到他居然有這麼大的膽量,敢和王府親衛們一同跑去真刀真槍地與賊人搏殺!這可不是在校場上比武,也不是公子哥兒們湊在一起跑山裏去行獵玩耍!宣樂堂守後門的幾個家人,就被賊人砍死了三個,聽說還有一個重傷,無論是在顧家還是柳家,幾時遇過這種事?!

    那些賊人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可柳東寧回想起堂兄趕過去殺敵時的模樣,就忍不住打了個冷戰。那麼輕描淡寫,就好象他只是跟朋友們出門玩樂似的!再憶起方纔遠遠看到的,他襟前染血,卻滿臉不在乎的神情,柳東寧沉默了:他怎麼會認爲,這個堂兄是個無才、無害又傻兮兮的渾人呢?!

    然而。文慧忽然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他立時就提起了警惕之心。世子表兄朱景誠的出身比他高,他比不過,也沒話說,但自認爲無論是文才還是氣度都不輸給對方,若朱景誠不是親王世子,而是柳家子弟,又哪裏比得上他?可如今,堂兄的表現就象是在打他的臉似的,莫非在恆安柳氏子弟中,他也不再是最出色的一個了?!

    在心上人面前,他怎肯輸了氣勢?立時斷然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大哥一向在功課上平平,卻更愛習武。眼下的局勢,更需要他在外頭支應,我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的長處本就不在武藝上。”頓了頓,看向文慧的目光放柔了:“二舅舅在前頭理事,七表弟年紀尚小,後宅裏從外祖母、母親、二舅母到姐妹們,都是弱質女流,遇到這種事,定然心裏害怕。我在這裏陪着你們,你們也能安心些。”

    文慧嘴角本來掛了三分譏諷的笑意,聽了他這話,卻愣了愣,有些不自然地道:“你也太小看我們了。這裏人那麼多,我們有什麼好害怕的?況且,你既是擔心祖母、嬸孃和姑姑她們,何不到屋裏去?卻只顧着在這裏跟我說話……”

    柳東寧柔柔笑道:“外祖母久歷世事,鎮靜得很,母親在她跟前陪着,哪裏用得着我?其他姐妹們又有七表弟陪着,我只擔心你。好些天不見了,我……我很想念六表妹……”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饒是文慧膽子再大,此刻也不由得紅了臉,倒是侍立在旁的大丫頭踏雪覺得柳東寧說話太直白,忍不住開口道:“表少爺,您怎能對我們小姐說這樣的話?!姑太太要是知道了……”文慧瞥了她一眼,將她後面的話堵了回去,還不以爲然地道:“就你知禮懂規矩!我還沒說話呢,你多什麼嘴?!”

    踏雪知道她的性子,不敢再說什麼,只好低聲勸她:“小姐,老太太和姑太太都在屋裏呢,要是她們看見了,吃虧的不還是您麼?”

    文慧覺得無趣。甩了袖子往屋裏走,柳東寧連忙跟上,踏雪急得暗暗跺腳,卻又沒法子,只能在心裏祈禱無數遍,小姐千萬不要又鬧出什麼事來了,再有一回,她這差事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文慧進了屋,瞥見祖母倚在榻上小歇,姑母也坐在一旁的圈椅上閉目養神,幾個丫頭在邊上打扇子,想是用不着過去請安,便徑直轉向暖閣,五小姐文嫺與十小姐文娟正坐在圓桌邊上小聲說話,弟弟文安無精打采地趴在一旁,見她進來,先是一喜,再看到柳東寧,便掃興地扭過頭去。

    文嫺擡頭,眉間帶了幾分憂色,問:“外頭如何了?聽說六房的叔祖母和九妹妹已經到了?”

    文慧撇撇嘴:“到了,連五叔家也到了,你們是沒瞧見他們那副狼狽樣兒!五嬸連頭髮都沒梳好呢!七妹妹腳上還穿錯了一隻鞋子。真不知到哪裏找這麼一羣叫花子去?!”接着又捂嘴笑道:“不過更好笑的是九丫頭,她居然穿着布衣裙,頭上連朵花都沒戴,粉也不擦,就這麼素素地出來了,若不是我們家的人先開口叫她,我還認不出來呢!我們家三等丫頭都穿得比她好!今年重新見她。她穿戴還算過得去,你們也說她家比以前富貴了,我只當是真的,沒想到今兒晚上倒是戳穿了她的僞裝!敢情她只是在外頭風光,在家裏仍舊是那副窮酸相!”

    文嫺文娟這幾年裏跟文怡相處得多了,交情還算過得去,聞言都有些不舒服。文娟冷笑道:“六叔祖母教導孫女,一向是以貞靜簡樸爲上的,這又有什麼?誰家沒兩件舊衣裳?我們又比不得某些高門大戶的千金小姐,新做的衣裳,前一天還心愛得不行,今天就看不順眼了,隨手剪壞了丟掉!”

    文慧的臉立時便板了起來,文嫺悄悄拉了妹妹一把,起身勸道:“一筆寫不出兩個顧字,你何苦這麼說她?好歹是咱們自家姐妹不是?”又跟柳東寧打招呼:“六妹妹這幾天心情不好呢,只是耍性子說笑罷了,柳表弟別見怪。”

    柳東寧忙笑道:“不會不會,怎麼……會呢?”他偷偷看了文慧一眼,沒說什麼。

    文嫺本意是要爲文慧掩飾,文慧卻不領情,冷哼一聲,伸手去推弟弟:“小七。你這是怎麼了?身上不好?”

    文安悶悶地道:“別理我!我正煩着呢!”文慧不解,文嫺便笑着說:“方纔他見柳大哥出去殺賊,便也想跟着去,叫祖母和母親罵了一頓,心裏就不痛快了。不過是小孩子鬧脾氣罷了。”

    文安不服氣地擡頭道:“誰是小孩子?!我都快成人了!東行哥平時騎射功夫還不如我呢!他都能去,我爲什麼不能?!祖母和二嬸是小看了我,連姑母都把我當小孩子哄!”

    文慧有些不耐煩:“行了行了!你當是玩呢?臉上長點兒面皰就躲着不肯見人,要是真的跑出去跟人打鬥,一個不慎劃花了臉,你還不哭死?!趕緊打消了這個主意,乖乖在這裏等消息吧!”

    柳東寧也幫着勸說:“七表弟。你和我哥哥不一樣,哪怕是爲了家人,也不能輕涉險境呀?!若是真有個好歹,叫外祖母、大舅母和二舅母她們如何承受得起?”

    文安不屑地冷笑一聲:“你當我是你呀?!貪生怕死之徒,少在我跟前說教!”

    柳東寧一窒,勉強笑道:“不是我貪生怕死,實在是內宅裏外祖母、母親、舅母和姐妹們都是弱質女流,只靠幾個丫頭僕婦護衛,如何安心?因此我守在這裏……”他看了文慧一眼,“若是賊人闖進來了,我便是拼上性命,也要護得你……你們周全。”

    文慧雙眼盯着他,兩頰緩緩升起一抹紅暈來。她開始覺得,其實柳東寧是真的不錯,至少,對她是一片真心……

    偏院內,文怡站在窗前,看着外頭新來的一撥族人,心裏有些不安。

    這回來的是二房的偏支八叔一家,因八叔爲端陽節打醮之事進了城,便由八嬸帶着幾個堂兄弟過來了。他家婆子愛嚼舌,紛紛在廊下小聲議論,說那護送他們前來的親王府羅校尉被世子爺派人召了回去,聽說因爲他擅離職守,被世子罰跪了呢!幾個婆子便在那裏暗罵,這世子爺也忒不懂事了,誰都知道他身份尊貴,不能有閃失,但好歹在顧莊當了這麼多天的貴賓,顧家全族何曾薄待過他?他身邊親衛有幾十個,抽幾個出來幫忙打賊又怎麼了?他不開口,人家羅校尉知道感激顧家好意,大力相助,他還要處罰!長房這回實在是太失算了,把這麼一個刻薄人當成貴賓,連一句重話也不敢說。

    文怡聽了,心下不由得發沉。

    後莊住的都是顧家人。嫡系偏支,加起來有二十多房人呢!除了九座主宅以外,還有許多房的宅子是散落在周圍的,最遠的要數九房那幾家,要是一家一家地護送過來,絕不是一時半刻能護送完的。如今羅校尉被召回,豈不是隻剩了柳東行一人?!若每一次都要他去,疲累不說,險情也大大增加了。萬一遇上賊人,他一個人要如何跟那麼多賊人對抗?!

    她咬住下脣,爲柳東行擔憂着,卻忽然聽到祖母叫喚,忙回身走過去。

    盧老夫人也聽到外頭的議論了,她看着孫女兒的神情,心下一軟,拉着孫女的手,低聲道:“柳家的行哥兒……也算難得了,先前……是我小看了他。”

    文怡臉一紅,低下頭去:“祖母在說什麼呢?”

    盧老夫人笑了笑:“你不必不好意思,這屋裏沒有外人,丫頭們也離得遠,聽不見的。”她湊近了些,“好孩子,你坦白跟我說,是不是……真的認定那個人了?”

    文怡臉更紅了,頭垂得更低,緊緊抿着脣不說話,半晌,才小聲道:“孫女兒……但憑祖母做主……”便羞得不好意思再留下來,轉身就跑:“孫女兒出去要茶!”

    盧老夫人笑了,直起腰身來,往後一躺,心裏算算日子,覺得三天後便是良辰吉日,到時候就答應了柳顧氏的提親吧。原本她還擔心柳東行名份不正,會連累孫女兒被人嘲笑,可經過今晚,問題已經不存在了,她還要擔心柳東行表現太過出色,會引得其他有女兒的族人心動呢。不過無論如何,至少柳家先一步向她們六房提了親事,六房不說話,其他人想說親也只能靠後!至於柳家長房的名份、財產……就等孩子們婚事過後,再說吧,且放三侄女兒一馬,省得她耽誤正事!

    再怎麼說,柳東行這孩子,也是她孫女兒命中註定的夫婿呢……

    (大年夜了,某L在這裏給大家拜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開年大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