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60章 貴戚臨門(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60章 貴戚臨門(下)字體大小: A+
     

    文怡心中立時想起了那枚玉蘭簪,臉一下紅了,慌忙背轉身,不敢去看他。柳東行的表情卻有些落寞,見她不肯看自己,心裏就更難受了。文怡哪裏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覺得臉上發燒,忙不迭叫上丫頭,擡腳就往門裏走,卻聽得不遠處傳來急促的馬蹄聲。她扭頭看去,只見一匹黑馬從柳東行身前迅速跑過,不知柳東行在發什麼怔,差點兒就被它撞上了,嚇了她一跳,不由自主地驚呼出聲。柳東行反應過來,迅速往後退了一步,險險避開,只是腳下有些踉蹌。他卻顧不上許多,兩隻眼睛只衝文怡這邊看過去,似乎聽到方纔那聲驚呼,神色倒緩和了些,眉間隱隱帶了喜色。文怡見他沒事,暗暗鬆了口氣,又見他只是盯着自己瞧,臉上不由得臊了,扭頭就回了門裏,命門房的錢叔關大門,便匆匆往內院走去。錢叔領命,卻走到門外張望了路口幾眼,面露古怪之色。

    錢嬸從他身後走上來,不解地問他:“小姐讓你關門呢,你在看什麼?”

    錢叔道:“方纔那騎馬的人,遠遠瞧着倒有幾分象從前咱們在長房時認得的一個熟人,叫胡桐的,你可記得?”

    錢嬸忙道:“怎會是他?他不是隨大老爺一家上京了麼?”轉念一想,“是了,大概是回來送信的吧?大老爺的兒女都在這裏呢,如今雖不是節,也沒哪位主兒過生日,但離端午也不足一個月了,興許是回來請安送禮的吧?”

    “你知道什麼?!”錢叔白她一眼,“這胡桐聽說在京城早已成了外院二管事,送信的差事哪裏需要他來做?!何況他是單獨回來的,也不見有什麼禮物隨身帶着,哪裏象是回來請安的?況且眼下離端午還有二十來天呢,誰會這麼早就遣人送禮?!這事怎麼瞧着都有些古怪,不然我幹嘛要問呢?!”

    錢嬸白回他一眼:“你管這麼多做什麼?咱們都不是長房的人了,又是你說的,心裏要時時記得自己已經歸了六房,你整日挑我的刺,自己卻去管長房的閒事!”

    錢叔沒好氣地道:“若是常事,我纔不管呢!但如果長房出了大事,六房也會受牽連的。你怎麼連這個也不懂?有眼色兒些!”

    文怡不知道發生在自家大門前的這場小爭論,只是照常過着自己的日子,也沒覺得族裏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她在經過一晚上的斟酌之後,尋了個機會,挑挑揀揀地將柳東行的身世告訴了祖母和趙嬤嬤,前者只是皺着眉頭沉默不語,後者卻唏噓道:“那位容氏太夫人好生可憐!柳家老太爺待她委實太不公了!”她轉向盧老夫人,“老夫人,您要不要勸一勸三姑太太?這是作孽呀!柳大公子都成年了,放他分家出去自立便罷了,不肯放人,又壓着不許出頭,還把他當下人似的使喚。要是傳出去了,柳家姑老爺也要名聲掃地的!”

    盧老夫人微微一笑:“三姑太太怕是聽不進我的話的。況且,你也別可憐那位柳大公子了,只怕他心裏早有了盤算,如今不過隱忍一時,他叔叔嬸嬸委屈不到他!”又用頗有深意的目光望向文怡:“只是這些話……說來也算柳家陰私……你一問,他就都告訴你了?”

    文怡硬着頭皮,垂首道:“孫女兒當時也問過他,他說他隨蕭老學醫數年,沒少到咱們家來出診,家裏上下也有不少人認得他。孫女兒既算是知情人,若他仍舊瞞着,反而顯得心虛,倒不如以實情相告。他還讓孫女兒別傳出去,不然他在家裏會很難過……”

    “這倒算不得什麼大事。”盧老夫人輕描淡寫地吩咐趙嬤嬤,“跟底下人說,蕭大夫師徒的事,別跟外人混說,違者重罰。”

    趙嬤嬤應了聲,轉身往外走,臨行前還給文怡遞了個意味深長的眼色。

    文怡有些侷促地縮了縮腳,又把頭垂得更低了。

    屋中只剩下了祖孫倆,盧老夫人便道:“如今知道了他的身世,可見你在夢裏是被人哄騙了,你四伯父四伯母給你說的這門親,倒不算離譜,那什麼庶長子、破相、填房之類的話,都當不得真!這都是你二伯母的侄女兒跟你說的?雖是夢裏夢見的,但可知其人品行!你離她遠些兒,別與她親近!”

    文怡小聲道:“夢裏……說親是三年後的事了,孫女兒也不知道在這三年裏,那人會不會破相、娶親……況且夢裏他是個武官,如今卻僅是白身而已……至於庶長子的傳聞,從眼下顧莊上下的風傳來看,倒怪不得可柔……”

    盧老夫人沒好氣地道:“若是別人誤會,倒不稀奇,可她是你二伯母的孃家侄女兒!你三姑母要哄人也是哄外人罷了!孃家母親和親嫂嫂又怎會不知實情?!你二伯母知道了,自然會跟侄女兒說,那可柔又怎會誤將一個長子嫡孫當成是私生的庶長子?!我反而覺得,你三姑母選中你爲侄媳,倒還有些眼光手段,卻保不住你二伯母更有眼光手段,也肖想柳家大公子做她內侄女婿呢!”

    文怡大吃一驚,忙道:“哪能如此?孫女兒在夢裏聽得分明,可柔當時已經說好親事了!若她當真有意於柳東行,直接求二伯母去說親,豈不比孫女兒一個隔房的更容易?!”

    盧老夫人皺皺眉頭,覺得孫女兒的話也有些道理,再回想段可柔,只覺得是個怯懦少女,未必有膽子去哄騙孫女兒,萬一有別人將她的話拆穿,她豈非裏外不是人?便放緩了語氣,道:“罷了,她興許真沒這樣的壞心,只是你也別再與她親近了,祖母不喜歡她的脾性!”

    文怡有些沮喪地道:“她在夢裏與孫女兒甚好,可如今卻始終不肯與孫女兒親近。況且她所作所爲,有些不合禮儀處,孫女兒心裏深以爲憾,卻也沒子,只能看着罷了。若日後有機會,孫女兒自當勸她幾句,只盼着她能聽進耳去……”她有些難過,但轉念一想,又覺得無論可柔做了什麼,只要不象前世那樣,胡亂嫁給一箇中年商人,芳年早逝,就已經強十倍了,其他的,倒不必再強求。

    這麼一想,她神色緩和許多,恭敬地對祖母道:“孫女兒知道了,以後不會再行事唐突。”

    盧老夫人點點頭,忽然又道:“柳家大公子的事……我會留意,你在外頭別再與他私下說話了,省得叫人拿住話柄,於你閨譽有損。”

    文怡臉一下漲紅了,蚊子哼哼般應了一句“是”,便一直低着頭不敢直視祖母。盧老夫人倒沒怎麼難爲她,只交待了幾句紫櫻嫁妝的事,便讓她離開了。文怡快步走回房間,只覺得臉上熱得快要冒煙了,但一想到祖母說會“留意”柳東行的事,便又害起臊來。

    接下來的幾天,文怡一直窩在家裏安排紫櫻出嫁的事宜,又親自替後者收拾嫁妝,想到她陪伴自己幾年,事事周到關心,如同長姐般,便又覺得不捨。

    紫櫻紅着臉道:“小姐別難過,日後若是想奴婢了,叫人捎個話,奴婢立時就回府來請安,仍舊能見面的。”

    文怡笑着點了點頭,又道:“聶家那頭已經送了你的身契過來,你以後再不是奴婢了,應該改口才是。不然到了婆家,豈不是叫他們小看了你?”

    紫櫻搖搖頭:“奴婢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不敢拿大。”又抿着脣笑道,“他們不會的,奴婢是從顧家出嫁的,他們在顧莊上討生活,哪裏就敢小瞧了奴婢?況且奴婢父母都在聶家管事,等咱們少爺高中,他們還會覺得臉上有光呢!”

    聽她這麼一說,文怡倒擔心起來了。不知道聶家大表哥的考試怎麼樣了?

    沒幾天,平陽城裏傳來了喜訊,聶珩連奪府試、院試案首,稱得上是平陽府轄下近十年難得一見的大才,只可惜早年縣試時因爲身體不佳,未能奪魁,沒湊齊“小三元”,但單憑這連奪兩元,已經讓聶秦兩家喜出望外了。

    文怡立時便稟明祖母,備下一份厚禮,命人送進城去道賀。聶珩返回平陰縣城前,親自轉道顧莊鄭重拜謝,正好趕上紫櫻出嫁,還到新郎家裏坐了一坐,給足了那家人臉面。他臨走前,悄悄給文怡捎了一張字條,上頭只寫着兩個大字:“事成”。文怡心裏雖有疑惑,卻也明白這是他們先前商量的事情成了的意思,卻不大明白他到底做成了什麼事。只是轉念一想,以聶珩素來的才智,他既然說成了,那就定然是安排妥當了,她又何必再憂心呢?便放下心頭大石,將事情丟開不提,只是去信囑咐駐守西山村的張叔,照舊行事。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已是四月底,天氣一天比一天熱了。文怡一邊吩咐家中上下爲祖母的院子添上冰盆、竹簾、葦蓆、涼榻等物,一邊去信西山村,讓藥香谷的人送一批消暑的補藥過來,預備祖母要用。

    三姑太太柳顧氏帶着兒子遲遲未走,文怡已經開始起疑,覺得她這回“小住”也未免住得太長時間了吧?都有半個月了,她不用照管柳家家務麼?只是身爲晚輩,文怡不好說什麼,因爲祖母的話,她已經接連推了三回長房或柳家的邀約了,心裏有些不安,又有幾分想念,當中夾着一絲羞意,卻又開始擔心,柳東行會不會誤會自己?

    就在文怡心情糾結的時候,一行神祕的人馬來到了顧莊。

    他們足有五六十人,都騎着駿馬,黑鴉鴉、灰撲撲地一片,十分低調,但又十分引人注目。因爲他們儘管穿的不是綾羅綢緞,卻有着一半人是官兵打扮,而且爲首的一名少年,更是氣宇軒昂,氣度不凡,身下一匹白馬,一瞧就是萬里挑一的良駒,通體雪白,只有眉心處有一抹紅,紅得象血一一般。

    這行人是長房宣樂堂的客人,三姑太太的寶貝兒子柳東寧親自出門來迎,親親熱熱地將那少年請進門去,然後隨那少年前來的官兵便分別守住了宣樂堂的前後門,連拐角的牆角下,都分別站了兩個人,四隻眼睛盯着來往行人看,右手握着刀把,彷彿隨時都會拔刀砍過去似的,叫人一見膽寒。不到一個時辰,便再也沒有閒人從宣樂堂前經過了。

    文怡聽着紫蘇從外頭聽來的話,皺眉問:“可知道他們是什麼來頭?”紫蘇搖搖頭:“沒人敢湊過去打聽,門房的錢嬸去找以前在長房當差時認得的熟人問過,都說不認得。宅子裏的人又不出來,想問也沒處問去。”頓了頓,又抿嘴偷笑道:“聽錢嬸說,四房五太太跟前的一個婆子曾想進宅子裏打聽的,纔到門上就被人趕回來了,五太太要去尋二太太說理,也是纔到門上就被攔回來了,可丟臉了呢!”

    文怡卻不覺得好笑,反而鄭重叮囑丫頭們:“憑長房的權勢,尚且不敢說什麼,可見來的定不是尋常人。你們別因爲一時好奇,就不知深淺地胡亂打聽,切防引火上身!只當什麼事都不知道,該幹什麼就幹什麼,也別出門去!”紫蘇十分詫異,但見冬葵等人都正色應了,便知道小姐是認真的,忙連點頭,乖乖答應再不出門打聽這件事了。

    文怡想來想去,都想不出這來的是什麼人。前世這個時候,家裏正因爲祖母病重而忙亂,但莊上的事她還是知道一些的,當時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客人來,甚至連三姑母母子都未曾來過。她原本曾起過疑心,但一想到柳家人裏頭有個柳東行,便有些羞澀地猜想是三姑母要爲他擇妻的緣故。可眼下來這的位客人,她實在是猜不出其來意了。

    門外傳來秋果的聲音:“小姐,老太太喚您過去呢。”文怡忙收拾,整了整衣飾,便往後院祖母居處走去。

    她進了正堂,才請過安,盧老夫人便有些鄭重地招她上前:“你過來,看這個帖子,是才從長房送來的。”

    文怡心中疑惑,邊從石楠手中接過帖子邊道:“長房又有宴席了?這回又有什麼名堂?六姐姐和柳家表哥也太愛熱鬧了吧?”低頭一看帖子,卻嚇了一跳:“東平王世子?長房昨日上門的那位帶着官軍護衛的客人,就是東平王世子麼?!”

    盧老夫人嘆息着點點頭:“長房要爲這位世子爺擺宴接風,讓我們別房的人都過去作陪……如今京城裏正爲皇儲與削藩這兩件事鬧得滿城風雨,連我們遠在平陽,都能聽到風聲,你柳姑父爲了避風頭,連你三姑母母子都一併送回孃家了,長房怎的如此不智,反將東平王世子尊爲上客呢?!便是親戚,到底隔了兩層呢!”

    文怡卻是頭一回聽說三姑母在孃家“小住”的原因,聞言不由得沉默下來,半晌,才問:“祖母,那這個邀約……咱們是應……還是不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