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58章 芳辰有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58章 芳辰有禮字體大小: A+
     

    文怡東行雙雙臉色一變,文怡是臉刷的一下白了,卻又不敢回過身去看文安的神色,便僵直^涅!磐手/打團在那裏。東行略好些,還能迅速反應過來,勉強衝着文安笑:“你怎的從那邊來了?”

    文安卻彷彿沒看到文怡的失禮處似的,徑直走進亭中,將馬鞭隨手一丟,大跨步[百!度*貼吧坐上椅子,動了動,覺得不舒服,便低頭去看:“我說九妹,這是你家裏帶來的?怎的連個墊子都沒有?硌得人難受!”

    文怡還在僵,東行乾笑着道:“你要用麼?卻是我拿了去。”說罷帶着幾分不捨,從身下^涅!磐手/打團抽出那張蒲草椅墊。文安隨手接過坐了,才帶着幾分不滿道:“太薄了些,也不夠軟和。”

    文怡慢慢回過身來,面無表情地道:“七哥慢坐,我去別處[百!度*貼吧逛逛。”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冬葵早就侯在亭前,暗暗擦了把汗,見狀忙跟了上去。

    東行不捨地看着她背影遠去,心中滿是懊惱:差一點就要問到答案了!怎的在^涅!磐手/打團這時殺出個程咬金來?!他不滿地瞥了“程咬金”一眼,想起方纔的情形,又開始擔心對方聽到什麼話,會對文怡閨譽有礙。

    想了想,他出言小心試探:“你不是在前頭騎馬麼?幾時跑後頭去了?後面可沒什麼好景緻。”

    文安撇撇嘴:“我何嘗不是在騎馬來着?只是看着六姐跟你兄弟在一處說笑,我但凡插句話,六姐就要嫌我聒噪,沒意識得緊!我懶得看他們親近,便往周圍逛了一圈,見你在這裏,纔過來的。”說罷又帶着幾分好奇,“方纔我遠遠看到你和九妹在這裏說話,她還給你倒茶來着?你們幾時這麼熟了?”又想起先時同船過江的事,笑道:“說來倒是巧了,咱們從家裏坐船過來時,你們恰好也是坐一艘船!”

    東行見他神色並無異狀,細想近日觀其爲人,不像是心機深沉之輩,猜想他多半不知道自己與文怡在說什麼話,便笑道:“九小姐待人和氣,方纔見我摔了腿,似乎很疼的模樣,便倒了杯茶與我。”頓了頓,“說來的確是巧了,我倒有幾分慶幸呢,你這位妹妹心底很好。便是不想與我親近,也不會給臉子瞧。方纔你沒看見吧?你另一個妹妹,我^涅!磐手/打團恍惚記得是行八的,本要過來歇腳,一見我在這裏,立時變了臉色走了。”說到這裏,他故意哭喪着臉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往日也不見別人這般厭我,若不是九小姐待我還算客氣,我還當自己衝撞了神靈,身上沾了晦氣呢!”

    文安聽得哈哈大笑,樂道:“不是你身上沾了晦氣,不過是她們害臊罷了!”說罷又冷哼:“他們都瞎了眼!眼裏只有你那酸得能擰出汁子的兄弟,把他當成什麼再世潘安、絕代才子了!不就是穿件月白天絲袍子,再拿了[百!度*貼吧把素面扇子,嘴裏唸叨幾句歪詩麼?!這才幾月的天氣?還有大風吹着,他就要扇扇子了!也不怕着涼!至於詩呀詞的,改天我臉上好了,也這麼裝扮起來,包管比他念的還要多!裝得比他還要象!”

    東行賠着笑,卻有些心不在焉地,眼睛直往外頭瞄,眼見着文怡進了顧家長房小姐們^涅!磐手/打團在的那個亭子,似乎跟姐妹們說笑甚歡,那眼角眉梢處都帶了愉悅之色。他心頭一蕩,連文安叫他,都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啊?什麼?”

    文安有些不耐煩:“我與你說話呢,你在看哪裏呀?!”東行清了清嗓子,有些不好意識地伸手去[百!度*貼吧摸自己的“傷腿”,忽然記起先前的烏龍,忙用眼角餘光確定了,方纔摸上去,道:“方纔我腿有些疼,一時晃神了。你說什麼來着?”

    文安皺眉去看他的腿:“我聽他們說,你騎術還好,沒想到你如此不濟!好好的怎的^涅!磐手/打團就摔了?!”又不滿地看看草亭內外:“你既受了傷,身邊怎的連個侍候的人都沒有?!”

    東行低着頭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摔了的,忽然就……不過傷勢還好,歇一歇,回去時應該能走動……其實這裏原本也有幾個人侍候,不過我見難得出來一回,又覺得沒什麼事要吩咐,就讓小丫頭們去玩了,至於王嬤嬤,是[百!度*貼吧見寧弟跟你姐姐似乎拌了嘴,就趕去勸和了。”

    文安冷笑:“他們一天裏就沒有不拌嘴的時候,不過一會兒,仍舊自行和好了,哪要人勸和?!分明是底下人欺你脾氣好,不把你當回事,連小丫頭也敢蹬鼻子上臉了!”又瞪柳東行:“我說你能不能擺出點少爺架子來?!明明^涅!磐手/打團也是大家子弟,卻被人踩到頭上也不吭聲。若換了是我,早大耳光子打上去了!你就算比我和你兄弟差些,也比奴才尊貴!”

    東行一臉誠懇地道:“我怎能跟你相比?他們又不是我的僕人,再怎麼着也不好越過他[百!度*貼吧正經主人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我也習慣了,覺得還好。”

    文安翻了個白眼:“你這脾氣就是叫人生氣,不過倒是比你那兄弟順眼些,他那和氣……嘖,都是裝的!虛的!專拿來哄人的!上到七八十歲的老太太,下到歲的小女娃,都被他哄騙了!你比他強得多,別跟^涅!磐手/打團那些有眼無珠的人一般見識!”無意中掃到他身上的衣裳,又忍不住皺眉:“可惜你這麼個人竟俗了!好好收拾一下,不比你兄弟差。照我說……你最好是穿些式樣簡單的衣裳,深顏色的最好,佩飾只要一兩件就夠了,玉佩是首選。”

    東行心下一凜,傻笑道“哎?那不是太莊重了麼?也太斯文了,不合我的脾氣呢。我[百!度*貼吧更喜歡這鮮豔些的顏色,而且這料子很好啊,都是上等貨色,聽說要一兩銀子一尺呢,團花也很喜慶……”

    文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忽然覺得再坐下去,會連自己都沾了庸俗之氣,忙^涅!磐手/打團尋了個事由,急急走了。

    柳東行暗暗鬆了口氣,忙扭頭去找文怡,卻發現她被絆住了,暫時回不來。

    原來文怡帶着冬葵去到文嫺,文娟所在的草亭後,文娟發現冬葵手裏的花草小籃,頓時愛不釋手,得知是冬葵編的,便纏着文怡要她叫冬葵教自己。文怡只好照做。一轉身,她遠遠看到文安離開了,便想先回去,不料這回[百!度*貼吧卻是文嫺把她叫住了,問起了那桃花酒的方子。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等到她終於可以脫身離開時,已經是兩刻鐘以後的事情了,再折回時,反倒是柳東行這邊來了別的客人。

    顧文良大概是覺得柳家今日做東道,自己身爲顧家兄弟姐妹中年級最長的一個,應該爲弟妹表率,聽說柳家大公子受了傷,便趕過來問候。柳東行眼角瞥見文怡已經走回來了,卻在半道上折去別的方向,不由得暗自着急,額角^涅!磐手/打團都出汗了,好不容易纔將文良打發走,看到文怡帶着兩個丫環回來,他悄悄鬆了口氣,心下暗下決心,要儘早改變這種令人頭疼的情景才行!

    文怡坐回原座,聽見屏風那頭的長榻吱呀聲,還有柳東行壓低聲音咳嗽的動靜,小臉不由得一紅,眼睛便瞟向了冬葵和紫蘇。她當然明白,這是柳東行暗示她將人打發走的意思,但是一想到方纔文安來之前,他問的那個[百!度*貼吧讓人羞惱的問題,她又覺得難爲情,便只當什麼都沒聽見,按捺着性子喝茶賞景。

    冬葵眼睛朝屏風那頭一溜,不動聲色地稟道:“小姐,茶水似乎冷了,奴婢去取熱水。”然後走了。紫蘇卻一無所覺地整理桌面的點心匣子,還面帶疑惑地看向屏風那頭,湊到文怡耳邊小聲說“小姐,那邊是不是柳家^涅!磐手/打團大少爺?他是着涼了吧?一直咳個不停。咱們要不要送些熱茶水過去?瞧他那麼可憐,跟前連個侍候的人都沒有……”

    文怡咬脣吞下笑意,假裝平靜地“嗯”了一聲,還道“我記得早上出來時,還帶了[百!度*貼吧咱們家自己做的薑糖,你一併送些過去吧?”

    柳東行聽得哭笑不得,當紫蘇把薑糖送到他手上時,要是不知該如何反應了。紫蘇還拿兩隻大眼盯着他:“柳少爺,你^涅!磐手/打團好歹吃一點兒,總比干吹冷風強。”他無奈地吃了一口,只覺得心頭又是甜,又是澀,還帶着幾分甘苦與艱辛。

    文怡雙手捧着茶碗,有一句沒一句地聽着紫蘇說起方纔去玩耍時的趣事,眼睛悄悄往屏風那邊瞄,便看到柳東行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偶爾見紫蘇轉過頭來,便迅速移開了視線,等紫蘇再次轉身,便又瞧過來。她咬住下脣,擡袖[百!度*貼吧掩住上揚的嘴角,心緩緩地軟了下來。

    冬葵拿了熱水回來,見了亭中的情形,立時剮了紫蘇後腦勺一眼。

    文怡輕咳一聲,吩咐道:“冬葵,你帶紫蘇去碼頭上問問,今兒是什麼時辰回去?”冬葵^涅!磐手/打團低了頭:“是。”然後猛力拽過紫蘇走了,後者還一頭霧水地問她怎麼走得這樣急。

    文怡聽到屏風那頭傳來大大的喘氣聲,再也忍不住,掩嘴笑道:“虧你還鎮日裝老實人,如今[百!度*貼吧可算見着真正的老實人了吧?”

    柳東行見她眼波流轉,別有一番動人心處,不由得看呆了。文怡臉一紅,抓起一顆花生,便^涅!磐手/打團丟了過去,正中柳東行額頭,他才清醒過來,低聲笑道“這不是老實人,是沒眼色。我本就是老實人,不過比她有眼色些。”

    文怡“呸”他一聲,便扭頭不理他。東行正要繼續問他那“正事”,忽然瞥見先前那王婆子正帶着兩個小丫頭往這邊走來,不由得一急,趕緊道“方纔那事,咱們下回再說。我昨天進城給你九叔家送帖子時,順便去了[百!度*貼吧羅大哥家在平陽城裏的商號一趟,叫那裏的人以聶珩的名義送幾件東西給你,今天應該就到了,你記得收好。”

    文怡正要問他送了些什麼來,卻看到柳家那婆子走近了,只好住了嘴,低頭喝茶,將^涅!磐手/打團疑惑壓在心底。

    一直到午後,衆人迴轉,文怡都未能再與柳東行單獨相處,雖有些遺憾,但心頭大石卻落了地。柳東行的[百!度*貼吧身世她已盡數知曉,接下來,只需要略加刪減,將要緊之處透露給祖母知道,想必祖母也不會再對柳東行有所偏見了。

    回到家,已經過了未時(午後13點到15點),文怡身體雖有些疲倦,精神卻很好。她^涅!磐手/打團先去給祖母請了安,將今日的經歷簡單報告過,卻因在場的丫頭們多,便把柳東行的事暫時壓下,打算過後另找時間悄悄向祖母報告。

    她正想告退回房,卻聽得盧老夫人道“你先別回去,今日聶家又送了一份禮來,是賀你生辰的,我[百!度*貼吧心裏存疑,想着你表哥先前分明已經送過了,怎麼又送?問來人是怎麼回事,他們又說不明白。你且看看東西,猜猜是怎麼回事?”

    文怡心跳加快了一拍,知道這定是柳東行說的那些東西了,原來……是^涅!磐手/打團賀她生辰的麼?”

    她盡力用平靜的語氣道“先前那份禮,是大表哥送的,如今[百!度*貼吧這份,大概是舅舅舅母送的吧?”

    盧老夫人皺皺眉:“往年^涅!磐手/打團總是一起送的,今年怎的反倒分開送?”

    不等文怡搭話,她又道:“是了,想必你舅母如今又了自己的心思,卻又不註定你表哥^涅!磐手/打團已經送過了,才叫人送這禮來的。”又皺眉,“若是好的便罷了,若不好,你也別放在心上,全數入庫就是。”

    “哎。”文怡答應着,見石楠捧出一個大錦盒來,便示意冬奎接過,然後以禮告退,回到^涅!磐手/打團房間,讓冬奎把錦盒放在桌子上,就尋個藉口把所有人都打發出去了。

    房中只剩下她一個人。她走進那錦盒,小心揭開上頭的封條,掀開一看,一陣芳香便撲鼻而來。

    盒中裝着一個巴掌大的織錦小匣,匣邊整整齊齊地碼着十二隻香囊,個個都是上等綢緞做成,繡着精緻的花草,仔細一看,共有六個顏色式樣的,確實六對。這六對香囊,分別裝着六種花草香料,都是添了藥草精心配成的,各有^涅!磐手/打團效,有寧神的,有清心的,有驅蚊的,有治胸頭痛的,有消暑的,也有冬日裏薰爐用的暖香。雖然只有六種,卻把尋常人一年要用的幾樣香豆齊備了。

    文怡再打開那織錦小匣,裏頭躺着一支金簪,簪頭是簡簡單單的玉蘭花,通體溫潤潔白,卻是用一整塊和田白玉雕成,簪身上有一行鍼眼大的小字,在窗下對光仔細一看,卻是“觀海遙賀芳辰”六個小字。

    她不由得迅速擡頭看了房門一眼,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慌忙奔到鏡臺前,將^涅!磐手/打團簪子連匣子一併鎖進了妝盒裏,方纔心定了些。她擡起頭,卻看到鏡中的自己,頰生桃花,目如秋水,不由得怔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