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55章 船上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55章 船上風波字體大小: A+
     

    顧氏家族此次出遊,少年少女足有近三十人,除去已經出嫁的女兒,以及年歲在十歲以下的男女,或是目前不在顧莊的,幾乎都齊全了,再加上侍候的丫頭、婆子、媳婦,以及沿途護送^涅!磐手/打團以及擔有執事的家丁小廝,浩浩蕩蕩,足有一百餘人。顧莊外的碼頭本已早早清過場,又另有顧柳兩家派來負責清場的家丁,在碼頭外圍用藍色布帷圍成一道屏障,免得叫外頭人看見顧家小姐丫環們的芳容。這兩廂加起來,碼頭上少說也有二三百人,所幸顧家二太太^涅!磐手/打團段氏早就命管家吩咐過了,因此場上只聞見少爺小姐們的竊竊私語,外圍的男僕卻連一聲咳嗽也無。

    這一百多人擠在一起等候上船,也不是件易事。因是柳家的東道,又在顧家地頭上進行,因此柳家在顧家的幫助下,借了五艘船來,四大一小,都是遊玩用的彩舫,大的幾條都有二三十尺長,每艘[百!度*貼吧都能容下三十人,當然,船工水手也要算在內的。

    幾艘彩舫有新有舊,船艙裏的桌椅帳幔擺設,等級也都不同,甚至連船工身上的衣裳,都有明顯的差別。其中最華麗、最氣派的一艘,自然是東道主柳東行坐的,他同時還邀請了顧家長房的^涅!磐手/打團表姐妹們,另有二房的文良等人,以及他們各自隨侍的丫頭婆子小廝等,都坐了上去。可這樣一來,船就擠不下了。偏偏顧家其他幾房的小姐對此十分有意見,認爲丫頭婆子都能上這艘好船,她們卻要另擠一艘此等的船,柳家未免太小看人了吧?!做東道^涅!磐手/打團就得有東道的模樣!

    文慧穩穩坐在船艙裏,眼角瞥着與“表姐妹們”賠笑的柳東行,嘴邊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文嫺不安地挪了挪身體,想要站起來,卻被她一把按住:“五姐姐休要理會她們!不過是沾光出來玩的,見[百!度*貼吧人家和氣就蹬鼻子上臉了,還挑三揀四,她們倒也好意思!”

    她說這話聲量雖不大,卻也不小,立時便有人聽見了,忿忿地轉頭^涅!磐手/打團瞪過來,她卻大大方方地回視,反倒是與她對視的人經不住,不由自主地往後縮。

    倒是幾位顧家少爺面上帶了羞愧之色,主動往其他彩舫上走,連顧文良也面帶訕訕之色,更要換到另一條船上。柳東行到顧莊後,跟其他人都只是平平,唯有這位二表兄還算進得了他的眼,忙拉住他,好說[百!度*貼吧歹說,要他留下。文良只是不肯,還笑道:“我到了別的船上,還能跟兄弟們一處說說話,倒比這裏熱鬧些。”便頭也不回地下船去了。柳東行無奈地回頭看了文慧一眼,文慧猶自傲然昂首,還不鹹不淡地道:“你也去呀?別的船上多的是佳人在等你!個個嬌滴滴地,又會[百!度*貼吧奉承,又會說笑,你還在這裏做什麼?!”邊說邊從面前桌上的攢盒裏掂起一顆瓜子,不緊不慢的嗑着。

    哪怕柳東行脾氣再好,聽到這樣的話,也有些不高興了,眉頭一皺,壓低聲音^涅!磐手/打團道:“你這話有什麼意思?今兒是我做東,主意又是你出的,難道要我公然怠慢客人不成?!”

    文慧臉色一沉,手裏的瓜子殼兒便扔了過去,正中柳東行前襟:“我幾時出過這種臭主意,要把所有人都請去玩了?!你自個兒想要享受羣芳環繞的豔福,就別拉上我!你當我是什麼人?!”這話一出,文嫺與[百!度*貼吧文娟都有些僵了。文慧最初只是提議柳東行帶上她們姐妹三個去遊玩,請族裏兄弟姐妹們同行,是柳顧氏與段氏的提議,文慧這話,卻有些對這兩位長輩不敬的意思。

    柳東行也惱了:“你這是做什麼?!不願意就早說!偏在家裏掛着一張笑臉,出了門卻^涅!磐手/打團跟我鬧!”

    “誰跟你鬧了?!”文慧扭過身去,“你不高興,就快點離了我!我自個兒坐船還自在些呢!”

    柳東行欲言又止,終究還是扭頭下船去了,卻[百!度*貼吧轉身上了文良所在的那艘船。跟隨他的丫頭婆子小廝們也都離開了,可惜他們最終還是沒能擠上主人所在的船,因爲柳東行纔在船上站定,便立時有七八位小姐跟了上去。文慧見了,越發生氣,立時便喝令船工開船。文嫺文娟嚇了一跳,忙勸她:“還有好些人沒上船呢!”文慧[百!度*貼吧只是不理:“誰管她們?!咱們玩咱們的!”

    船工們沒了主意,便上岸去問,轉了一圈回來,便開船了。

    文怡站在小車邊上,沒跟其他人一起擠,只是遠遠看着正與船老大們說話的^涅!磐手/打團柳東行,總覺得他臉上那抹笑有些古怪。

    其他船出發時,已經是一刻鐘以後了。柳東行與文良做的那艘船,除了船工,就幾乎都是少爺小姐們,剩下沒能擠上去的,只好跟着柳家的嬤嬤和大丫頭擠了第三條船,然後纔是其他的丫頭婆子小廝家丁。到了[百!度*貼吧最後,一直在碼頭邊上等候的文怡反倒落了單。

    紫蘇急得不行,不停地跺腳:“小姐!早就您快點兒過去的(原文),如今^涅!磐手/打團可不就被落下了麼?!這可怎麼辦哪?”

    文怡將視線轉向最後一艘彩舫,不過是十來尺長,也沒有雕欄畫棟,簡簡單單的,只掛着幾掛湘妃竹簾,原是夏天遊湖的小船。今天天氣晴朗,太陽也足,江面風平浪靜丅,坐這樣的船也很穩當,更何況[百!度*貼吧這船頭船尾上站着的船工,雖然穿的只是粗布衣裳,但一看就知道是老把式了。最要緊的是,她從這裏遠遠望去,隱約能看見船艙裏放着一件黑色斗篷,卻是柳東行的。

    她回頭朝紫蘇微微一笑:“那裏不是船?你怕什麼?總有人能送咱們過去的,便^涅!磐手/打團是一艘船都沒了,平日的渡船總會有吧?”紫蘇這才安下心來。冬葵白了她一眼,視線投向那艘小船,眼珠子一轉,沒吭聲。

    柳東行送走了四艘大船,忙得滿頭大汗,卻還衝着顧家的管家傻笑:“總算[百!度*貼吧安排妥當了,沒想到今兒來的人會這麼多!”

    那管家有些無語地看着他:“行少爺,您還沒上船呢!”心中卻在腹誹:衆人^涅!磐手/打團說這柳大少有些缺心眼,果然不假!今兒可是爲了給他相親才驚動了這麼多人的,他倒好,忙前忙後,卻把他兄弟當正主兒了!

    柳東行“恍然大悟”,臉上便帶了焦急之色:“那可怎麼辦呢?!我把自個兒忘了!”又忙吩咐小廝們:“快把船叫回來呀?!”可那船哪有這麼容易叫回來的?小姐們是恨不得儘可能離柳家表少爺近些,少爺們[百!度*貼吧一下船就立等丫頭婆子們侍候,哪一艘船是能回頭的?

    管家只好道:”那還有一艘船呢,不過九小姐已經帶人上去了,行少爺,您^涅!磐手/打團不如去求她一聲,看她願意不願意給您勻個座位?“

    柳東行唉聲嘆氣地,便跑到小船前的岸上,真個求文怡:”顧九小姐,您[百!度*貼吧這兒還有座位麼?我忘了自己還沒上船了!“

    文怡強忍住笑意,不緊不慢地坐下,撇開頭,一臉不樂意的表情:“柳少爺^涅!磐手/打團這話糊塗,您是東道主,我是客人,難道我還能攔住主人上船不成?!”

    柳東行嘴角一彎,便要往船上走,紫蘇飛快地往前走了兩步,一副要擋着他[百!度*貼吧靠近女主人的架勢。冬葵恨鐵不成鋼地握了握拳,差點兒就要打上去了。

    就在這時,碼頭上傳來一陣叫喚:“等一下,還有我呢!”柳東行與文怡^涅!磐手/打團齊齊一愣,轉頭看去,卻是文安。

    文怡上回去長房做客,就沒見着文安,還以爲他有事不在呢,今日沒見,也沒起疑心,卻[百!度*貼吧沒料到他會在這時候出現。柳東行也有些愕然,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笑着大聲問:“安弟,你怎麼這會兒纔到?!”

    顧文安大踏步走了過來,身後半個人都沒有,急得顧家管家忙忙湊上前問:“七少爺,您也要去麼?老太太和二太太那裏……”文安冷笑地看着他:“你們有好玩的,也不叫上我,是不是眼裏沒人了?!”那^涅!磐手/打團管家吶吶地不敢再說什麼,文安便一腳踩上了船。

    他是文怡族兄,倒也沒什麼忌諱,徑自往文怡對面坐了,便喝令丫頭倒茶。紫蘇[百!度*貼吧冬葵看向文怡,文怡略一點頭,紫蘇便嘟起了嘴,冬葵不動聲色地上前倒茶,又將瓜子點心放到他面前,然後退回文怡身邊。

    柳東行面無表情地吩咐船工開船,然後坐在文安對面,與文怡只隔了四尺遠。文怡眼角瞥見他將斗篷收了起來,默默地低頭喝了口茶,再暗暗望過去,正好^涅!磐手/打團與他好視一眼,連忙將視線移開,只盯着前方的滿面,心中有些扼腕。

    柳東行同樣覺得扼腕,卻又沒將文安撇開,只好勉強笑着與他搭話:“昨兒他們[百!度*貼吧都說你病了,就沒請你,我還擔心你不知病得怎樣呢,卻又找不到人打聽。如今見你氣色還好,倒也放心了。”

    文安冷笑一聲:“你倒有心!你那兄弟可沒把我放在眼裏呢!我本沒什麼大病,不過是臉上長了東西不好見人罷了。但我不想見人是一回事,別人特地瞞着我,就^涅!磐手/打團不應該了!”接着又有些委屈:“連六姐也被迫他哄了去!待我這般無情!”

    他這麼一說,文怡與東行雙雙朝他臉上細看,果然發現,一層白粉之下,隱隱[百!度*貼吧透着紅色的紅疙瘩,尤其是右邊臉頰,密密麻麻地,一直蔓延到鼻翼處。

    文怡吃驚地問:“上個月七哥哥不是得了一瓶好宮粉麼?我分明聽見五姐^涅!磐手/打團和十妹說,七哥哥已經好了的!”

    文安悶悶地道:“別提了!當時是好了,等宮粉用完了,反倒比先前還要厲害些!如今[百!度*貼吧正託人再去弄那宮粉呢!”

    文怡心裏本就有些厭惡他,倒沒什麼心情說好話哄人,只是隨意安慰兩句:“我們^涅!磐手/打團女兒家偶爾也會長這個,只是沒這麼厲害……聽說吃藥可以調理。七哥哥找大夫問問吧?”

    文安撇撇嘴:“早就問過了!在京裏還請過太醫呢!都是花架子,每一箇中用!”

    文怡閉嘴再不說話了,柳東行卻道:“我倒是聽人說過一個方子,原是我一個朋友[百!度*貼吧給他姐妹配的,還挺管用。雖說這方子是因人而異,但想開不過是調養身子用的,便是治不好,也吃不壞人,不如我說出來,安弟叫人配了試試?”

    文怡不解地看了東行一眼,他卻只是對着那文安微笑,文安臉色緩和了些,也^涅!磐手/打團有了些笑意:“當真是管用麼?那就回去吃了試試,若真的有效,我必重重謝你!”

    柳東行“傻笑”幾聲,湊上前去,往文安旁邊一坐,將他面前的點心攢盒往文怡那邊一推,便[百!度*貼吧道:“這些炒的東西,還有油炸的東西,都對你不好,還有花生,也是發物!別吃這些,咱們喝茶!”

    問安笑笑,也不在意那點心盒子,真個與他喝起茶來,又閒聊幾句,得知他曾經在外遊歷過幾年,便來了興致,跟他聊起哪裏的山勢奇美,哪裏的水勢磅礴,哪裏的景緻怡人,哪裏的詩人最多,末了還道:“我^涅!磐手/打團若能出得門,也像柳大哥你這般到處去遊玩,多少詩做不出來?!那時候,我也是個才子呢!”

    文怡低頭喝茶,掩住嘴角的笑意,倒是柳東行樂呵呵地點頭說:“對、對”,引得[百!度*貼吧文安十分歡喜,覺得這傻乎乎的便宜表哥倒比那自命不凡的正牌表哥可親多了。

    等船到了對岸,文安已經把柳東行當成是個可以說幾句話的朋友了,見柳東行看到柳東寧在前方相侯,臉色有些不好,便問他怎麼了。柳東行小聲道:“寧弟待我倒是和氣,可他不知道,他每次待我略和氣些,他^涅!磐手/打團身後的人便將我當賊防,盯得死緊,略有些動作,回家嬸孃就要罵我,如今我都怕了……”

    文安早就聽說過“流言”,自以爲明白,便拍拍他的肩膀,道:“這有什麼?象[百!度*貼吧他這種自以爲是的人多了,我卻是看不慣的,你且一邊兒玩去,我去會會他!”便大搖大擺地迎了上去。

    文怡下得船來,便有長房的婆子招呼她去與姐妹們會合,才走出幾步,就^涅!磐手/打團聽見柳東行在文安身後大喊:“我去騎馬!騎累了再去草亭那邊歇息!”她腳下一頓,纔再繼續往前走。

    顧家早在昨日便派人前來,將太平江這邊岸上的一大塊草地都清了場,還搭起數草亭,以五彩紗貼幔綢緞爲飾,亭中有桌椅長榻,一應玩耍、休憩的用具都準備齊全。還有人在附近人家借人廚房,預備酒食。在中間的[百!度*貼吧草亭邊上,設了兩張竹案,一張上頭擺着杯箸碗筷,一邊上頭放着幾籃子點心,當中就有六房血的那兩籃。竹案邊上,還有人燒起風爐子,烹茶溫酒。

    文怡遠遠看到那正中的亭子裏坐着文慧文嫺,就知道柳東行不可能過去,稍一猶豫,便轉到最邊上一間,進去坐下,淡淡地吩咐冬葵紫蘇去張羅茶水等物,然後獨自在那裏^涅!磐手/打團張望遠處嬌聲向柳東寧請教騎術的七堂姐文靜,以及可柔一衆圍在柳東寧周圍的姐妹們,還有騎馬圍着他們兜圈,偶爾笑話幾句的文安。

    看了一會兒,她便收回視線,再暗暗朝周圍掃視一圈,卻沒發現柳東行的[百!度*貼吧身影,不由得暗下忐忑:他會不會過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