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54章 柳家邀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54章 柳家邀約字體大小: A+
     

    這相的是哪門子親??

    文怡袖下暗暗握了握拳,面上微笑不變:“這是怎麼說的?我倒不明白了。?

    金婆子笑道:“九小姐也不明白,老奴就更不明白了。只是如意丫頭怕老奴說不清楚,因此多交代了幾句。聽說是三姑太太有意在她孃家侄女兒裏頭給那位大少爺挑一房妻室,二太太便提醒了?

    一句,讓表少爺出面做東道,把那些偏支裏的小姐,還有嫡支裏庶出的小姐們都請過來,說是請來一塊玩兒,其實是安排了人去察看的。如意怕九小姐不知底細,糊里糊塗地去了,會吃虧,才?

    叫老奴多囑咐一句。”?

    文怡手上緊了緊,努力維持嘴邊的笑,“這話我就更不明白了,要看人……又何必尋這麼一個藉口?更況且……便是真有這個意思,也沒道理傳得沸沸揚揚的,連你們都知道了呀?!”?

    金婆子掩口笑了笑:“這種事上頭說是不能外傳,其實我們在底下看得明白,哪裏是瞞得住的?也不知道五太太昨兒回去後是不是說了些什麼,六太太晚上特地帶着吧小姐過來給三姑太太請安?

    ,幾乎是明着說想把八小姐嫁過去了。三姑太太沒答應,今兒一早卻準了表少爺的東道,還說要把族裏偏支的小姐和庶出的小姐們都請過去,哪怕是家境不大好的,也不能漏下。咱們還有什麼?

    不明白的?如今各房聽說是東寧表少爺的東道,怕是都上趕着去呢!”?

    文怡扯了扯嘴角,見冬葵與紫蘇都回來了,便讓她們將藥和錢交給金婆子,又道:“多謝嬤嬤告訴我這些,我心裏有數的,回去替我向如意姑娘帶聲兒好吧。明兒我過生日,家裏做了幾樣糕點?

    ,當中有鬆軟的,也有甜酥的,嬤嬤看看喜歡哪一種,就包兩包回去。?

    金婆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縫,她年紀大了愛吃甜軟之物,只是平時沒那個閒錢買,聽了文怡的話,自然是歡喜的,當即謝過賞,便退出去了。秋果便領着她去看點心。?

    文怡拿起帖子,心下有些煩亂。三姑母拿自己兒子做幌子,是爲了將全族的侄女兒都吸引過來,好讓她細細挑選嗎?六伯父原是四房家主五伯父的庶弟,早已分家出去,不過是族中的偏支末系?

    ,家境也只是尋常,八姐姐是他原配所生,早年喪母,如今這位六伯母,自有一個不滿十歲的兒子,待元配之女一向不太熱絡,如今急着把八姐姐推出去,怕是也有趁機攀上柳家的意思。不論?

    柳東行是柳家偏支還是柳姑父的庶子,總歸是姓柳的,只要能與柳家做了正經姻親,怕是顧氏族裏也要對六伯父六伯母另眼相看了吧??

    只是三姑母顯然不大看得上她家,卻被她提醒了,轉去族中各房尋找其他合適的人選。身爲皇親國戚的柳家夫人,她顯然不需要考慮自己看中的女孩兒及其父母是不是願意結這門親事。族中偏?

    支裏頭,家世尋常的多了去了,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見六房有了點錢財便上趕着巴結,即便對方真不願意,憑她族長同胞親妹的身份,對方也不好強硬拒絕……?

    如意這是在提醒她,不要着了道,被人算計了去!畢竟六房這幾年只是多了些浮財,仍舊沒有根基。?

    文怡心下有些煩惱,卻不知道是在煩三姑母的霸道,還是煩柳東行要與人相親,但轉念一想,前世三姑母同樣有這個煩惱,想必是在孃家族中尋找合適人選,最後中選的卻是自己!這個念頭一?

    起,她又糾結了……?

    是該順勢而爲呢,還是主動避開??

    正煩心之際,耳邊傳來紫蘇遲疑的叫喚,她醒過神來,轉過頭去:“什麼事?”?

    紫蘇咧嘴笑了笑,將手中的盒子往前遞了遞,“這個……是表少爺送給小姐的生辰禮,小姐要不要瞧瞧?”?

    文怡這才記起來,昨兒夜裏聶衍派來傳信的人帶來的不僅僅是信,還有聶珩送她的生辰禮物,只是她當時滿懷心事,一時沒顧上。?

    她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裏頭卻是兩部新書,一對壽山白芙蓉石的小印章,還有一個紅木小匣子,打開一看,卻是一對小小的金香玉鳳釵,白玉做成的風身,翅膀尾羽均是金絲扭成,雖是小小?

    巧巧的,卻精細非常,輕輕一晃,那金絲鳳釵便搖個不停。?

    鳳口還銜着一串九顆黃豆大的小珍珠,顆顆圓潤。本來金鳳釵最能彰顯富貴之氣,可這對小鳳釵卻只讓人覺得清雅靈動,文怡一見便覺得喜歡,特地多看了幾眼,方纔放回匣子中去,又交代冬?

    葵和紫蘇:“這釵要放好了,出門做客時再戴。紫蘇把新書放到外頭書架上,印石收起來,放在書房那個黃花梨的大櫃子裏。”又展開昨夜所寫的信,補上幾句謝語,打算回頭就交給聶家家僕?

    帶回去。?

    冬葵聞言應聲去了鳳釵進裏間,紫蘇雖抱起了盒子,卻沒走開。文怡寫好信,擡起頭來,有些疑惑:“你還有什麼事?”紫蘇討好的笑了笑,才眨着眼問:“小姐,五小姐不是請您去玩麼?明?

    兒出門時,不如把那鳳釵帶上吧》那個鳳釵好看,也叫長房的小姐們瞧瞧,省得她們再小看了您!”?

    文怡一愣,冬葵便走出來敲了紫蘇腦袋一下,“你糊塗啦?!明兒是小姐生辰,何必跑去赴別人的約?!”?

    紫蘇縮了縮脖子:“可是……聽起來好像挺好玩的嘛……管別人打的是什麼注意,咱們只管玩兒就是了,要過江那邊去呢!咱們一年也去不了一回……”?

    冬葵又瞪她:“你是自己想玩吧?!別拉小姐下水!先前你是怎麼說的來着?紫櫻姐姐要出嫁了,只擔心小姐跟前的人不得力,你可是拍着胸口打了包票,說會事事學着紫櫻姐姐那樣周到的!?

    這才幾天工夫,就泄了氣?!”?

    紫蘇蔫了,垂頭喪氣得出去了,冬葵又恭敬地對文怡說,“小姐別聽她胡說,去不去,小姐自個兒拿主意就行。?

    文怡笑笑,低頭看那帖子,有些拿不定主意。家裏說好了要給她慶祝的,可是……若是不去……她要幾時才能再見到柳東行呢雖然祖母叫她暫時別跟他接觸了,可她實在想面對面的問他,到底?

    瞞了她什麼事……?

    想了半日,她終於下定決心,起身去找祖母,但到了門前,卻又徘徊着不敢進去。祖母眼睛裏着呢,萬一看出她的小心思,豈不是羞死人了……?

    “小姐在幹啥呢?”背後傳來的問話嚇了她一跳。?

    回頭一看,原來是趙嬤嬤,她臉一紅,便拉着趙嬤嬤轉入廂房,猶猶豫豫地將那帖子拿了出來,說明了緣故。?

    趙嬤嬤是知情人,聽完她的話,又打量了她幾眼,便意味深長的笑了:“小姐是想去吧?又不好意思跟老夫人說?”?

    文怡紅着臉小聲道:“我心裏裝着這件事,總覺得不安穩,必要把事情弄清楚了,才能心安。柳公子和可柔……這兩人跟我夢裏知道了不一樣,若不弄明白,我要怎麼繼續相信夢裏的事會不會?

    成真呢?!”?

    趙嬤嬤眉眼一彎,笑道:“說的也是呀,雖說如今咱們家的情形跟夢裏已經大不相同了,可是日後的事……還難說呢!若是那柳少爺不像夢裏聽說的那樣不堪,倒也不差嘛……”?

    文怡這回連耳根都紅了:“嬤嬤……您在說什麼呀?!”?

    “別慌!嬤嬤心裏清楚得很!”趙嬤嬤笑道:“今兒早上老夫人一時想吃老石家的糕餅,嬤嬤閒着沒事,便討了這個差事出門去。?

    在外頭正好遇見這位柳大少爺,他騎着馬,在替表少爺送帖子呢!不是嬤嬤多嘴,我這把年紀了,還從沒見過有哪家少爺把兄長當成跑腿的!不過嬤嬤瞧那柳大少爺,五官端正,眼神兒也清明?

    ,上馬下馬的時候,那動作利索的……嘖嘖,腰板兒也直啊!虧得他們底下人還胡亂說嘴,把這位少爺說成是個酒囊飯袋!其實他比好幾房少爺都強呢!嬤嬤年紀雖然大了,但還沒老眼昏花,?

    這位少爺倒也配得起小姐!”?

    文怡這回是真鬧了個大紅臉,一跺腳:“嬤嬤你胡說什麼呢?!”轉身就跑了。?

    趙嬤嬤笑呵呵的,看了看手中的帖子,眼珠子一轉,便進了老夫人的正堂。?

    盧老夫人見她來了,便問:“方纔我好像聽到九丫頭的聲音了,怎麼不見她進來?”?

    趙嬤嬤笑道:“小姐正爲難呢,喏,就是這個!”她拿出帖子,“柳家表少爺的東道,說要請全族的少爺小姐去玩,就是明天。小姐因家裏說好了要給她慶生的,不想答應,但全族的兄弟姐妹們都去了,獨她不去,又不大好,因此正爲難呢!”?

    盧老夫人結果帖子,看過後便皺了皺眉:“三天兩頭的請客,有什麼意思?!況且孩子們雖都是親戚,到底不是親手足,如此大咧咧的混在一起玩,也太沒規矩了!”?

    趙嬤嬤笑着說:“老夫人擔心什麼呢?咱們小姐又不是那等輕浮的人。這回不過是藉着長房的力,出去玩玩罷了。前兒老夫人才說什麼來着?小姐成天操持家裏的事,也太辛苦了!您還勸她多?

    出門玩一玩,如今有了機會,您又攔着!”?

    盧老夫人聞言有些不好意思,沉默了一會兒,又低聲道,“我見這是柳家人的東道,怕九丫頭吃虧!您忘了?那柳東行就是文怡的……如今那柳東行名聲可不大好!”?

    趙嬤嬤不以爲然:“名聲都是別人傳出去的!外頭也都說六小姐是位才貌雙全、聰慧嫺雅的大家閨秀!實際上如何?咱們心裏清楚!況且那麼多少爺小姐在一處玩,便是那柳少爺有什麼不好的?

    心思。尤其能當着衆人的面胡來?老夫人不放心,就派兩個丫鬟跟着小姐好了。”頓了頓,又笑道:“方纔出門給老夫人買點心,正巧見了那柳少爺一回,老奴倒覺得他不像傳聞裏的那麼糟,?

    眼神兒很正!有一家人的門房出來掃地,掃帚不小心戳到他的馬背,若是換了別家的少爺,早就罵起來了,他卻沒說什麼,只是叫那門房小心點兒,別打着了別人,就走了。可見他至少是個和?

    氣的人,老奴就找以前的老交情們打聽打聽?”?

    盧老夫人聽了,表情立時變得微妙起來。?

    文怡不知道趙嬤嬤對祖母說了些什麼,只知道吃過午飯後,祖母就主動跟她提起了明日的邀約,還叫她“只管去玩”,又親自看着丫頭們收拾明日要帶去的東西,以及一罈聶家溫泉莊子早前送?

    來的桃花酒。?

    文怡雖覺得糊塗,但心裏還是挺高興的,臨離開時特地看了趙嬤嬤一眼,得到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笑。?

    次日一大早,她便帶着紫蘇和冬葵兩人,拎着點心和酒出門上車,來到長房時,前院已經聚集了一大幫人了,上到偏支裏已過十八歲芳齡還未能出嫁的小姑姑,下早剛滿了十歲生日不久的小堂?

    妹,全都濟濟一堂,叫人歎爲觀止。再一細看,堂兄弟們的穿戴大都只是比尋常略講究了幾分,也有專門穿了平時極少穿的華麗的綢緞衣裳來的,堂姐妹們卻都精心打扮了一番,個個穿金戴銀?

    ,塗脂抹粉。文怡看到可柔夾在人羣中那張精心描繪過的小臉,便皺了皺眉頭,心裏只恨她不爭氣!?

    再掃視周圍一眼,她不由得納悶了:既然說是相親,怎的不見正主兒的身影??

    雖不見正主兒,但正主兒那魅力無限、風度翩翩的兄弟卻到了。只見柳東寧往階前一站,身上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月白直裰,腰間也只是繫着尋常藍絲絛,半點兒金玉配飾都沒有,卻能叫人自?

    慚形穢。好幾個堂兄弟都往後縮了腳。再看柳東寧身後,是穿着一身大紅衫子,水紅衣裙的文慧,頭上一件金飾都沒有,只拿彩色絲帶紮起一頭秀髮,但豔色榮光便將柳東寧都壓了下去。這回?

    幾乎所有年輕姑娘,不論是小姐還是丫鬟,都不由自主的往後縮了縮。?

    前院一時靜極,過了一會兒,才響起二堂兄文良的輕咳聲。被這對錶兄妹蓋住風頭的顧家二少爺,尷尬的擠出笑臉,道:“大家別都愣在這裏了,船都備好了,大家這就……出發吧?”?

    沒人動身,柳東寧手中素扇一晃,回頭衝文慧一笑,“;六妹妹,咱們……走吧?”文慧瞥他一眼,昂首道:“走就走!”便帶頭先行一步。後頭文嫺、文娟面帶無奈地跟上。?

    前院的人很快就走光了,文怡落在最後,紫蘇小聲催她,她再回頭看了一眼,方纔擡腳出發。待坐着小馬車來到碼頭,準備上牀之際,她纔看到前方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安排衆人上船的?

    次序。?

    文怡站在那裏,一時百感交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