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53章 一波又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53章 一波又起字體大小: A+
     

    來人是一對家僕夫婦。男的在前院等候,只有那媳婦子進來請安說話。文怡認得她是聶珩手下得用的,不等她行完禮,便立刻問:“大表哥安好?!舅舅舅母和表姐沒事吧?有什麼急事要連夜送信過來?!”

    那媳婦子便道:“回表小姐話,老爺、太太、少爺和小姐都安好,閤家都沒什麼大事,只是少爺囑咐了,一定要儘快將信送到表小姐手裏,因此小的夫妻倆才趕得急了些。”

    文怡稍稍放下心來,想想前世這時候離民亂還差幾個月呢,應該沒有大礙,便接過信,將她遣了出去,然後細細讀起來。

    聶珩在信中先是問候了她祖孫二人的身體健康,接着又祝賀她的生辰,接着才提到,最近平陰一帶的局勢有些不好的跡象。雖然聶秦兩家領頭,幾次三番地施粥施藥,但前來領取粥藥的人似乎一次比一次多了,幾乎全都是餓得面黃肌瘦的貧民。他曾叫人向這些貧民打聽過,得知大多數人是因爲去年秋收比往年少。爲了度過年關,或是購買稻種,將地抵押出去,誰知今春無雨,田裏的莊稼發不出芽來,欠的債連利息都付不起,結果只好眼睜睜看着債主將田地收走。若是能佃到地來種,還算好的,大多數人卻連房子都保不住,只能在荒郊野外搭些簡陋的棚子暫居,每日進城找些零工做,賺幾個銅板養活一家大小。

    聶珩在信中說,貧民中有不少是本來有幾畝薄田的人家,尚且落得如此地步,其他人只怕還要更慘。而縣中收地的富戶,不過是因爲看到有人種棉花販到康城去,賣得高價,所以起了貪婪之心,要多多收地改作棉田,本就不需要只會種莊稼的佃戶,大量農戶失地後淪爲流民。長此以往,只怕民心生變。他想起先前文怡曾提醒過的話,纔會寫信來問她,是不是看到些什麼跡象,纔會出言告誡?

    文怡將信中內容讀給祖母聽後,便陷入了沉思。

    照大表哥信中所言,民亂之事。已經有了跡象。只可惜今年因大表哥身體好轉,原本因體弱而被迫放棄的科舉之念也重新拾起來了,聶家上下全都指望他今年秋闈能有好成績,恐怕是不會輕易答應移居外地的。然而不離開,民亂又未必能壓下去,難道她要眼睜睜看着舅舅一家冒險留在平陰麼?!雖說如今聶秦兩家行善積德的好名聲已經打出去了,但人心難測,亂民一旦激動起來,還分得清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麼?

    文怡猶豫了半晌,終於下定決心,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說服大表哥帶家人離開平陰才行!既然他來信問自己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跡象,那她就說些“跡象”給他聽!

    她剛拿定了主意,便聽到祖母在問自己:“九丫頭,你當初說的……在夢裏的那一場禍事……莫非……”她忙答道:“是!怕就是在這時候開始的!孫女兒只憂心,大表哥今秋要科考,如今一心讀書呢,怕是不會輕易離家的!”

    盧老夫人想起這幾年來聶家待孫女兒也還不薄,哪怕明知道自己不給好臉,逢年過節也沒忘了禮數,自己在西山村小住時。聶家小輩也時常過來請安,比起族中那些前倨後恭的族人倒是強了十倍。她沉吟片刻,便問:“聶家珩哥兒已經考過秀才試了麼?我彷彿記得府試就是在四月,應該是在平陽進行吧?”

    文怡愣了愣,科舉之事,她不過是知道個大概罷了,只知道鄉試、會試、殿試的時間,細處卻是不甚了了,畢竟她親近的人裏並沒人要考科舉,連大表哥聶珩也是去年年底才重新生出科考之念的。想了想,她便道:“孫女兒只知道大表哥先前曾在康城讀過幾年書,也曾考過縣試,但因爲考過以後大病一場,就棄了科舉,是去年才重生此唸的,想必還未過府試。”於是就把送信的媳婦子傳進來,細細問她聶珩目前的情形。

    那媳婦子道:“小的曾聽內院海棠姑娘提過,大少爺再過幾天就要考府試了,因此今年表小姐的生辰,他不得親自送禮前來相賀,就連寫信,也是瞞着太太的。海棠姑娘叫我們夫妻只說是到溫泉莊子辦事,回去了也別聲張呢!”

    盧老夫人問:“既是要考府試,那他想必已經動身前往平陽了吧?”

    那媳婦子怔了怔,遲疑地點點頭道:“確是如此,少爺眼下已經在平陽城裏住下了,是舅老爺親自送他過來的……”

    文怡心下大奇:“既然大表哥已經到了平陽,如何在信裏隻字不提?!難道是打算考過了再來?!”平陽離顧莊不過幾里路,論情論理聶珩都不應該不過來的。就算是考前忙着溫習,也不該不在信中提起,等考完再來不是一樣的麼?

    那媳婦子卻面露難色,低下了頭。盧老夫人淡淡地問:“你們少爺可是吩咐你們……送信過來時,不得泄露他眼下的行蹤?!”

    那媳婦子嚇了一跳,忙道:“萬萬沒有的事!大少爺並沒這麼說,只是……只是……”她頓了頓,“舅老爺此次同行,打算帶大少爺去拜會幾位朋友,因此太太囑咐了,別讓大少爺分心……”她眼神閃爍,低下頭去。

    文怡聽得糊里糊塗的,盧老夫人卻已有幾分明白了,似笑非笑地道:“也是,我們家裏都是女眷,你們大少爺也大了,多有避諱,再說,他那個身子,你們親家老爺……想必也擔心吧?”

    那媳婦子乾笑着想要再說些什麼,盧老夫人卻直接讓她下去了,文怡不解地問祖母:“她這是什麼意思?咱們這些年跟大表哥一向親近,有什麼可避諱的?秦姐姐的父母我也是常見的。”

    盧老夫人嘆息一聲。無奈地道:“你是無愧於心,珩哥兒也是堂堂正正,不怕人多心的。只是你表哥如今的年紀不小了,若不是身子不好,怕是早就定親了吧?”

    文怡點點頭:“大表哥私下也有些愧疚呢,說是舅母一心認定了秦家姐姐,這些年爲了他身體不好,連訂親之事都推遲了,倒害得秦姐姐滿了十七歲,還待字閨中。”她忽地心中一動,大吃一驚:“難道……舅母和秦家那邊……”

    盧老夫人微微笑了:“你既是無心於此。就別放在心上了。秦家女兒年歲已大,雖未訂親,風聲已經傳出去了,不好再許人。她父母也是一片苦心。既然珩哥兒在信裏提到平陰最近局勢不穩,你夢裏又有那件禍事,這幾個月你就別到西山莊子上去了吧。”

    文怡皺了皺眉,心中雖有不甘,卻還是答應了,又埋怨道:“秦家有疑慮倒還罷了,舅母怎的也會生出這樣的心思?我一向視大表哥如親兄,與幾位哥哥姐姐們來往,都是坦坦蕩蕩的,如今成了這樣……有什麼意思?!大表哥是個心細的人,怕是又要憂心了!”她微微生出幾分不滿,覺得聶珩身體纔好了些,又是正值府試前的要緊時刻,舅母怎的還要做些多餘的事,連累他多思呢?!

    盧老夫人不以爲意,徑自道:“先前你犯愁,不知要怎樣令聶家人遠離平陰,如今倒是有法子了。”

    文怡精神一振:“祖母快教我!”

    “府試要在平陽進行,接下來是院試,如果他全都順利通過,便是秀才了,這才能參加秋闈。秋闈是要在省府舉行的,平陰不過一縣之地,還不夠格作爲鄉試之所。”盧老夫人看着孫女兒,微微一笑,“你只管勸他提前到康城備試就是了。”

    文怡心下大喜,立時便想到了藉口:“大表哥是一定能過的!他身子不好,索性全家陪着一起去康城暫住好了!專心讀幾個月的書,鄉試時必定事半功倍!”

    盧老夫人淡淡地道:“若是別家,八成是要在平陽府學裏讀書,一直到臨近秋闈方纔前往康城的,畢竟康城物價貴,無論是住客棧還是賃房子,都花費不菲。你舅舅家境富裕。倒是不在乎這點小錢。更何況,那位秦老爺也未必認得幾個官場上的人物,反倒是你大表哥在康城讀過兩年書,不論是同窗還是恩師,都能攀上點交情,在康城待着,比在平陽強多了。”她還有一句話未說出口,那就是留在平陽,離顧莊太近了,秦氏怕是會多心,時間一長,親戚面上過不去,就傷了情份,去了康城,離家遠,離顧家更遠,秦家人只怕會更放心呢。

    文怡也很快想到了這點,心下暗歎,但轉念又想到,若是秦家也跟着去了康城,那就更穩妥了!想到這裏,她臉上就露出笑來:“孫女兒已經想好信該怎麼寫了!多謝祖母提醒!”接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先前孫女兒只聽說鄉試是在原籍考的,卻沒想到考場不是在平陰,白白擔心了幾年。往後還要祖母多教孫女兒些道理,好讓孫女兒少鬧笑話。”

    盧老夫人只是笑了笑,又轉回先前的話題:“關於那柳家後生的事……”

    文怡一時不防,整個人怔住,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啊……”

    “你先別去打聽了。”盧老夫人道,“雖然你們彼此認得,叫人知道了,怕會多事,你只管將他當作陌生人一般,也別與他搭話。且等我找人把事情問清楚了再說。”猶豫片刻,又道:“他雖然本是你今生許婚之人,但如今事情已經有了變化,你也不必將此事一直記在心上。”

    文怡沉默下來,慢慢應了一聲,心裏有些悶悶的,方纔因解決了舅舅一家的事而產生的愉悅幾乎消失不見,過了一會兒,才低聲道:“孫女兒先回房去寫信了……”

    盧老夫人正在想族中有哪個妯娌對柳家情形比較瞭解,聞言隨意“唔”了一聲,又忽然問:“你說在夢裏聽人提到柳家後生的情形十分不堪,那人究竟是誰?”

    文怡愣了愣,方纔答道:“是……是可柔,就是二伯母的孃家侄女兒。在夢裏……孫女兒養在四伯父家裏時,只有她一個時常來往,彼此交好。”

    盧老夫人皺皺眉:“可是那個瘦瘦小小,柔柔弱弱,說話聲音跟蚊子哼哼似的女孩子?我記得她今兒好象也圍着東寧轉悠呢,這樣的人,你怎會跟她交好?!”

    文怡正想回答,盧老夫人已經得了答案:“罷了,既是夢裏的事,終究不是真的,我不喜她的行事,小裏小氣的,沒有大家風範,偏又有些小心思,你別跟她太過親近了,省得被連累了名聲!你且去吧!”

    文怡張張嘴,想爲可柔辯解兩句,但想到她今日所爲,又沒了心情,悶悶地行過禮,便回房間去了。

    她連夜寫好了信,卻一晚上都沒睡好,一邊擔心信中是否有什麼遺漏,未能勸服大表哥舉家遷離平陰,一邊又在想柳東行的事,不知他的苦衷到底是什麼,又想到祖母讓自己暫時別與他接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得到機會聽他訴說,心下暗暗後悔,今日架子擺得太足,失去了無數機會,最後又想起可柔今日的表現,煩悶不已……

    如此過了一夜,第二天起來時,她便有些精神不足,又怕祖母發現了擔心,足足灌了兩大碗濃茶下去,又用粉掩住臉色,方纔前去請安。等侍候祖母吃過早飯,她便以料理家務爲名,先行告退了。

    才過了巳初(上午九點)不久,長房便有人上門來。文怡看着手上的帖子,再看看來人,微笑道:“沒想到是嬤嬤來了,可是要順便將藥帶回去的?”來的這位金婆子,卻是如意的親姨母,這些年也到六房來過好幾回了。

    金婆子聽了文怡的話,上前笑道:“可不正好遇上了這個巧宗?如意正犯愁,姑太太回來省親,內院忙得什麼似的,壓根兒就沒空回家呢!因此老奴一聽說五小姐要派人送信過來,就搶下了這樁差事。”

    文怡回頭叫冬葵:“把前兒備下的那幾包藥拿過來。”待冬葵去了,又叫紫蘇:“去拿一串錢來給金嬤嬤打酒吃。”紫蘇也去了。

    金婆子忙笑道:“謝九小姐賞!”又道:“這個帖子,原是六小姐起意,柳家表少爺的東道,說是全族上下,無論嫡庶,所有的少爺小姐們都要請到呢。”

    “哦?是嗎?”文怡沒什麼興趣,只將帖子往手邊一放,“倒是熱鬧得緊,要到江對岸去?那可就費事了。”

    “可不是費事麼?!”金婆子想了想,又笑道,“差點兒忘了,出來時,如意讓我悄悄兒告訴九小姐,說您能推就推了吧,這個東道……”她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說是要請所有少爺小姐去玩,其實……怕是有些爲柳家大少爺相親的意思呢!”

    文怡手上一頓:“相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