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52章 一波未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52章 一波未平字體大小: A+
     

    柳東行跟着丫環來到門外,見廊下的一堆丫環齊齊轉過頭來KAN自己,便立時擺出一副鈍鈍的模樣,傻笑了一下,然後將視線停在其中長得最漂亮的一個丫頭臉上。那丫頭臉一紅,惱了,冷哼一聲,便擡起下巴扭身就走。剩下的丫頭有偷笑的,又撇嘴的,也有面露鄙夷的。柳東行察覺到有人在輕扯自己的袖子,也沒空繼續裝模作樣了,轉身就跟着那丫頭往另一邊遊廊的方向走,直到出了前院,到了一處無人的角落,方纔停了下來。

    柳東行低聲問:“冰藍,你到底有什麼急事?等回頭再說不行麼?”

    冰藍聞言不得不稍稍收斂了臉上的興奮之SE,左右瞧瞧,方纔紅着臉給柳東行賠罪:“奴婢太過高興了,因此一時心急……”接着又飛快地將好消息告訴他:“方纔春香姐姐來告訴我,說是那件事成了!”夫人心裏已經許了,不過還未發話罷了!

    柳東行怔了怔,眼中飛快閃過一抹狂喜,但他很快就冷靜下來,想了想,皺眉道:“春香剛纔告訴你的?可有人KAN見你們說話?你立時就叫了我出來,也太大意了!萬一叫人KAN見起了疑心,不但事情有了變數,還會連累春香!”

    冰藍吃了一驚,心下想想,便慌了:”那怎麼辦?奴婢忘了太高興,就沒留神“越想越怕,眼圈立刻就紅了。

    柳東行心中嘆了口氣。他並不覺得意外,若真是機靈又聰慧的丫頭,也不會被派到自己身邊,還好這冰藍是個老實的,只是有些迷糊,卻不至於壞事,便安撫道:”先別慌!如今補救還來得及,你們是親表姐妹,你又是夫人安排到我身邊的,夫人的性子,一時半會兒是不會懷疑你們的,若他真的問起,你就說“想了想,”這裏是夫人的孃家,屋裏都是夫人的侄兒侄女們,侍候的丫頭都是顧老太太跟前得用的,你怕我表現得不夠得體,會失禮於人,倒丟了夫人的臉面,所以特地提醒一聲。若是夫人再問你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你就把我盯着漂亮丫頭KAN的事告訴她!“

    “咦?!”冰藍吃了一驚,想起方纔的事,“少爺您……是故意的麼?”

    柳東行笑了笑,沒肯定,也沒否定。其實他方纔只是碰巧了,想要裝出庸俗又不堪大用的假象來,倒沒料到正好能派上用場。他正了正神SE:“你說春香告訴你,夫人已經應了,她到底是怎麼說的?”

    冰藍到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將春香與她的對話都重複了一遍。柳東行皺着眉聽了,猶有些不足,卻也知道不能心急,只好吩咐她:“等得了空兒,你遇見春香時,避開衆人把事情詳細再問一遍,回來說與我知道。”

    冰藍連連點頭,又眨着雙眼滿目希冀地問:“少爺,若您娶了稱心如意的少奶奶,是不是就能分家出去了?”

    柳東行怔了怔,微笑道:“不管能不能分家出去,我答應你們家的事,是絕不會忘記的。”

    頓了頓,“來這裏之前,我在夫人面前提過,在外頭認得一位好朋友,家裏是做生意的。他家裏出了本錢,讓他在外頭自己學着開店,我便入了一股。這是我頭一項產業,又不懂經營,所以向夫人討一房家人過去照管。當時春香就說動夫人派了你哥哥嫂子,眼下只怕已經動身離開恆安了。等他們到了歸海城,捎信回來說那不過是樁小生意,沒什麼油水,夫人就不會再放在心上。過的一年半載,你哥哥以接老人出府榮養爲由,求了夫人放你爺爺出府,我在尋個理由將你哥哥嫂子正是討過來,連去官府辦手續都用不着。”

    冰藍一陣激動,只是還有些不可置信:“真的麼?就這麼簡單?”又有些害怕,“我哥哥嫂子先前並沒有當過差,一直是在府外住着,如今得了差事,萬一上了奴婢名冊……”

    柳東行笑笑:“夫人日理萬機,怎會想起這樣的小事?況且府裏的人,不在冊上的人多了去了,你父母就不在上頭!我在管事那裏已經打點好了,你哥哥嫂子的名字在一年都不會上冊,等到年下盤點時,他們早已記在我名下了。你父母都沒了,如今只有你爺爺和你在府裏當差。等你哥哥嫂子在歸海城安頓下來,再接了你爺爺過去,又脫了籍,誰還知道你侄兒是什麼出身?!只要我不發話,他要讀書科舉,都沒問題!”他心中倒有幾分慶幸,嬸孃爲了避稅,只將家中有執役的男女僕婦登記入冊,其餘人等一律隱匿起來,雖說這是時下世家大族常用的手段,倒是無意中幫了他的大忙!

    冰藍興奮得臉紅了,柳東行連連提醒,她才強自按捺下來,真心實意地道:“好少爺,我小侄兒生來就聰明,外頭人都說,若不是出身不好!將來舉人老爺都做得!只要他能有出息,我願意一輩子給您做牛做馬!“

    柳東行微笑道:”我用不着你做牛做馬,只盼着你們家能好好替我辦事,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又小聲提醒,";沒旁人在還罷了,當了人的面,可別把這‘你‘呀‘我’呀的話來,得罪了上頭,我可就你不得。";

    冰藍連連點頭,眼珠子往周圍轉了一圈,便顛顛地跑了。柳東行不由得一笑,忽而KAN見有人走近,忙擺出一臉不滿,不服氣的表情,轉身往後院走。

    文怡在原座上等了半響,也不見柳東行回來,腦中總是回想起方纔那個臉生的丫頭揪住柳東行袖子的情形,心下問問的,卻又不可抑制地想知道他們到底出去做什麼,猶豫了好一會兒,瞥見文娟叫丫頭多拿一碟瓜子兒來,便往自己面前的點心盒子裏抓了一把南瓜子兒,用帕子包了,起身走過去,倒在文娟面前的空碟裏。

    文娟心裏想起自己丟下文怡與柳東行獨處,本有些訕訕的,見她神SE間絲毫沒有見怪的意思,便露出笑來,拉着她的手道:”九姐姐,你一個人坐在那裏不悶麼?過來跟大家一塊兒玩吧?“

    不等文怡回答,文慧便在那裏吃吃地笑:“九妹不愛這些詩呀詞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爲難人家?”文嫺皺眉瞥了她一眼,她卻毫不在意的回過頭去,兩眼盯着柳東寧,掩嘴笑着柔聲催促:“快呀?大才子也有力竭的時候了?等這支香點完,你要是還寫不出一首完整的詩來,可是要罰酒的!”

    衆人都起鬨,當衆夾着聲音:“還是別勉強了吧?柳表哥方纔已經寫過一首了,那香燒得又快……”柳東寧頭也不回的插了一句:“我已經有了兩句了,你們且別催我!我能作出來!”可柔憋紅了臉,文慧似笑非笑地瞥了瞥她,伸出手去,有一下沒一下地替柳東寧磨墨。

    文怡對文娟笑笑:“我在詩詞上只是平平,就不湊趣了,況且我在那頭坐着,也樂得清靜。總不好拋下客人不管的。”文娟臉一紅,小聲說了句“謝”,便不再強求了。

    文怡走出外間,往東暖閣方向KAN了KAN,見自家祖母正抱着二伯母段氏所生的十九堂弟文孝,臉上露出慈愛的笑,側耳細聽四伯母劉氏說兒子的婚事。

    她心下暗歎,正要轉身往回走,卻聽的幾個丫頭聚在中堂一腳說閒話,其中一人在低聲數落柳家東行少爺“SE迷迷地”盯着她瞧,一點兒教養禮數都不懂。

    文怡皺了皺眉,盯了那丫頭一眼,認得她是與老夫人跟前的二等丫頭,眉眼間有幾分俏麗,在萱院裏倒還算得上出挑,只是平日態度傲慢,嘴巴又不好,讓人頗爲不喜。文怡不由得心下着惱,卻不知道是惱丫頭不懂禮數忘了身份徑自指責客人,還是惱柳東行眼光不好,居然能KAN上這樣的庸俗女子!

    一轉頭,她又KAN到方纔把柳東行叫出去的丫頭從遊廊另一頭跑了過來,小臉紅撲撲地,眼裏的興奮還未消,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麼好事。文怡只覺得牙根有些發癢,一摔袖子,便扭頭回了裏間。

    她才坐下一會兒,柳東行便回來了,不知爲何,妄想她的眼中也帶了幾分喜SE,跟先前相比,忽然大膽了些,居然明晃晃地將點心盤子送到她跟前,引得對面衆人側目,還恬不知恥地笑着說:“這個味道不錯,九妹妹也嚐嚐?”

    誰是你九妹妹?!

    文怡強忍住掀翻盤子的衝動,皮笑內不笑地道:“謝謝柳公子的好意,我不愛吃這個,您請隨意!”

    柳東行愣了愣,訕訕地縮回手去,抱着那盤子,小心翼翼地坐回原本的位子,仍舊與文怡隔着一張椅子一張小几,又偷偷去KAN她。這回文怡索性起身,捧着茶碗坐到了對面的椅子上,KAN得柳東行一愣一愣的,不明白她方纔還好好的,似乎有了迴轉的意思,這會兒怎麼又忽然惱起來了?!

    對面傳來幾聲嬉笑,但很快就不再關注這邊的事了,柳東寧吟詩的聲音隨即傳了過來。

    文怡與東行對坐無言,漸漸地,柳東行的臉SE也黯淡下來。過了大約半個時辰,外頭預備開飯了,段氏派人過來請少爺小姐們。衆人紛紛起身出去,文怡幾乎落在最後,東行趁人不備,迅速拉了一下她的袖子,等她回頭,便兩眼直盯着她,低聲道:“我不是有意瞞你的!等有了機會,我便把所有事都告訴你!你聽完了再惱我可好?!”

    文怡一怔,忽然聽到如意在外頭小聲叫自己,便低頭扯回了袖子,走了出去。

    這一天,一直到宴席結束,衆人紛紛坐車回家,文怡都沒有再得到與柳東行獨處的機會。但她卻把他的話記在了心裏,暗暗猜想,他到底是有什麼苦衷?!又憶起席間三姑母暗地裏幾次三番的打量,不由得有些發冷。

    這一切疑團想得她頭疼,待送祖母回了房間,她正要告退,卻聽得祖母道:“你且別走,我有話問你。”又將丫頭們遣了出去,只讓趙嬤嬤守在外頭。

    文怡心生疑惑:“祖母有什麼話要吩咐?”

    盧老夫人招她到身邊坐下,猶豫了一下,才道:“我KAN你今天與那位柳家公子坐在一處,似乎有些刻意疏遠的意思,甚至人家給你倒茶,或是與你搭話,你也有些愛理不理的。若是平時,我定要說你失禮,但今日我聽了人家幾句閒話,倒想起一件事來了!”隨即壓低了聲音,“那位柳東行柳少爺,可是你夢裏……,………說過親的那位?!”

    文怡身上一震,咬着脣低下了頭,聲音比蚊子叫差不了多少:“若照他們的說……想必就是他了………”頓了頓,又補充一句,“但他應該不是三姑父的庶長子,他原是有父母的。”

    盧老夫人怔了怔:“你如何知道?!”

    文怡遲疑了一下,小聲道:“祖母不認得了?您不是頭一回見他了。在西山村,孫女兒請蕭老來給祖母KAN病時,他就跟在蕭老身後幫着提藥箱…,…”…他前幾年拜了蕭老爲師,卻不是學醫,而是學兵血,…,聽說蕭老原是軍伍中人,有些來歷……”

    盧老夫人大吃一驚,細細回想,猛然想起:“是了!怪道他向我見禮時,我總覺得他面善,還道是因爲他長得與東寧有幾分相象的緣故,原來是因爲早就見過!只是那時他穿戴打扮,還有整個人的精氣神兒,都與今日大不相同,我竟一時沒認出來!”但又添了另一個疑惑:“就算是蕭老的徒弟,平時你也沒怎麼見他,又如何知道他的家

    文怡猶豫PIAN刻,才道:,血那年孫女兒去給舅舅拜壽,路上遇險,就是他和蕭老的另一個徒弟救的。後來到了舅舅家,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大表哥的同窗好友。”頓了頓,“柳公子的身世,有些是孫女兒從大表哥那裏聽說的,有些是羅公子說的,也有……他自個兒閒談時無意中透露的……,…,…他好象是獨生子,父母都沒了,他養在叔嬸家中,嬸母待他不太好,又好象有些家產糾紛在裏頭,……,“……她小心地KAN了祖母一眼,,血畢竟是人家的私事,孫女兒不好問得太過真切,只有個大概的印象……柳公子在家中似乎頗受叔嬸薄待……”

    盧老夫人眉頭緊皺:“這麼說……風聞他是庶子之事……未必是真?”

    文怡低下頭道:“是真是假,孫女兒也說不清……今兒人多,又不好當面問他……”

    盧老夫人KAN向孫女:“你在夢裏可知道他的姓名?不然怎會幾年了,都沒認出他來?”

    文怡頭更低了:“夢裏沒聽真切,“………孫女兒也沒想到是他…”…”

    盧老夫人正要再問,卻聽到趙嬤嬤在外頭叫道:,…老夫人,小姐!聶家來人了,說是表少爺有急信!”

    文怡猛地擡起頭,忽然想起一件事,心下不由得一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