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43章 兩下思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43章 兩下思量字體大小: A+
     

    四年後,三月春,西山村,顧家小院。文怡放下手中的賬冊,微笑地看向張叔,眼中露出嘉許之色:“真不愧是張叔,事事都辦得周到。”

    張叔高興得眯了眼,搓了搓雙手,笑道:“小的不過是照着老夫人、小姐的吩咐去做罷了,可不敢居!”

    文怡笑着搖搖頭:“誰家管事不是這麼做的?怎的不見別人家都能家業興旺?能做到管事的,不是長年在主人家身邊侍候,便是家生子弟,可有的太過愚笨不會辦事,有的寸未立,卻仗着主人的勢四處惹事生非,有的自以爲精明,糊弄了主人,從中謀利,主人家還打着饑荒,他家裏卻是金山銀山……多少大戶人家,都是敗在這些小人手裏!當日祖母將張叔提上來的時候,也不是沒人說過閒話,也有薦人過來的,祖母一概不應,只信張叔一人。如今怎麼樣?到底是張叔能幹,才叫那些人打了嘴,從此不再敢小瞧你了!若當初用了別人,今天是人什麼情形,還不知道呢!”

    張叔生平最得意之事,就是被提了管事,又把主人家的產業料理得紅紅火火,雖然他心裏清楚,。自己只不過是聽命行事,大多數決策都是盧老夫人與九小姐文怡定下的,其中又以文藝爲主力,因此一直對兩位主人滿懷感激,但眼見六房家業越來越興旺,他參與其中,也生了幾分自得。不過他爲人老實,聽到小姐誇他,得意之餘,也紅着臉道:“小的是託了老夫人和小姐買了這處田產,又買了藥香谷,細心料理着,熬了幾年,如今每年光是出產的糧食、瓜果蔬菜和藥材,就有八百多兩入息!今年坡上的果林也能打果子了,這又是一筆。

    再加上去年年下從舅太太那裏接受的西南坡地,眼下已經翻過土了,馬上就要播種,到了秋天。又是一筆產出!從今往後,咱們家再不用愁了!外頭的人知道了,誰不誇老夫人睿智精明,小姐聰慧能幹的!”

    文怡笑笑,並不在意:“外頭的人不過是面上情兒,說幾句客套話罷了。八百多兩的入息,說出去還不及長房一個零頭,誰家會看在眼裏?如今還是開頭呢,且看以後吧。”

    張叔聽了更高興了,興奮了還一會兒,才按捺下來道:“是,小的聽小姐吩咐!”

    文怡命丫頭將賬本放入裏間的鏡匣,上了鎖,又接過鑰匙貼身放好,方纔道:“昨兒我進城給舅舅舅母請安前,託張叔辦的那件事,不知怎樣了?”

    張叔忙肅然道:“是,已經照小姐的吩咐去清點過了,咱們家庫裏還存有八萬斤紅薯,本是預備做種的,因小姐吩咐今年西南坡改種玉米,因此還放着沒動,只等農忙過了,四五月間青黃不接時,正好賣出去。”頓了頓,有些猶豫,“小姐,那玉米聽說北方和山地裏有人種,咱們平時也極少吃它,爲何小姐要改中它呢?”

    文怡淡淡的問道:“今年開春後,雨水如何?”

    張叔想了想:“少!開春至今還沒正經下過一場呢!只有兩天飄了點雨絲,其他時候到時出太陽居多。”忽的心下一驚,“小姐的意思是”

    “天時如何,我等凡人誰也不知,只是聽村裏老人說,今年雨水怕是比往年少。玉米雖不中吃,卻要比別的莊稼耐旱些,又長得快,若是順利,夏天就能收了,到時候補種一茬玉米,或是改種瓜菜也行。如此輪種,咱們一年能多得好些糧食呢。本來紅薯更耐寒,只是長得慢,春天中了,要求天才能收,倒不如改種玉米。這些年大表哥一直讓人在西南坡種紅薯,已將地養肥了,相比出產會更多。”

    張叔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小姐說的有道理!雖然如今還沒見旱象,但就衝玉米長得快這一點,改種它也是好的!紅薯也不大中吃,價錢更賤,但玉米到還有人喜歡,運到康城去賣更好賣呢!”

    康城是大港,人來人往,南北商販齊聚,自然有不少人口味與本地不同。但文怡的用意不是爲了賣錢,在她的記憶中,今年太平江沿岸都有旱情,連東江中下游也要受影響,入了秋後,便少見雨水,有些地區甚至連旱半年!許多田地顆粒無首。她不過是見玉米收的早,產量又高。才改種玉米的。前世裏,這回旱情導致了民亂的發生,她沒將消息傳出去,讓世人警示,只能盡她所能減少自家的損失了。

    想到這裏,她又問:“我年下說的古人在村裏多打幾口井的事,你可有了章程?”

    張叔不知她爲何忽然問起這件事,便答道:“如今大家都在忙農活,只等過了這一陣再說,小姐,雖然今年雨水少,但如今纔到春天呢,不是有人說春雨貴如油麼?入了夏就有雨了,未必真的會旱,您別擔心。”

    文怡心下苦笑,不好告訴他實話,便道:“你只有別忘記這件事就好,四五月間,正式農閒,若是村裏有壯勞力不用忙着種菜種豆,你便將他們分編成幾對人民,分給工具,叫他們在村前村後多打幾口井,若是今年真有旱情,早早預備下,也免得事到臨頭慌亂。”頓了頓,“咱們家的長工打井時,吩咐他們多打深井,打好以後叫人仔細看好了,別叫人胡亂用水。要緊的時候,有錢也換不來呢!”

    張叔雖不明白她爲何如此慎重,但還是一一應下了。

    文怡又道:“至於庫裏清點出來的紅薯,你好生叫人料理了,細細存起來,別叫黴壞了,同時在外頭放話,說凡是無力買糧種的人家,均可前來立約,至於秋後收穫是,上繳二成的產出,咱們就把紅薯憑給他們播種。先到先得,但一家至多隻能拿二百多斤,不許多拿!”

    張叔驚道:“這這不等於是白送麼?!小姐,如今沒錢買糧種的人家可不少,上個月咱村裏不就有幾家因爲鬧了饑荒,不得以求着咱們家把地接過去麼?小姐好心,許他們繼續耕種田地,過三五年把地錢補上,就扔叫他們吧地契拿回去。可他們是一個村裏的鄉親,幫幫忙倒沒什麼要緊,外頭的人家又與咱們什麼相干?他們又不把抵押給咱們家,若是他們沒有收成,咱們家不就虧了麼?!”

    文怡卻一心要設將平陰一代因旱情受災的農戶儘可能減少,只要民亂不成,熬過一年,明年就好過了。

    平陰縣地方不大,太平山周邊的幾個村子就佔了縣下所有村鎮的一般,她雖然能力有限,卻也不是什麼都做不了。原本她試過好幾回勸舅舅一家移居康城或者平陽,都沒勸動,大表哥反而因爲身體好轉,入了平陰縣學讀書,今年要參加秋闈,真真是雷打不動!他實在是沒辦可想了,總不能直接跟他們說,平陰城今年要鬧民亂,叫他們快搬走吧?!

    她暗暗嘆了口氣,到:“我心裏有數,幾萬斤紅薯與我們而言,賣的銀子有限,但窮人家得了去,不種可以做口糧,中了就有機會的出產,這東西耐旱,說不定遇旱也能熬過去呢?你只當我是在行善積德好了,就以祖母的名義把話放出去吧。”

    張叔猶豫了好一會兒,方纔勉強應了。文藝又囑咐了幾件事,方纔讓他退下。

    大丫環紫蘇捧着一個捧盒進來,道:“小姐,別人家行善積德,施粥舍藥是常見的,也有人修橋修路,或是收養孤寡。像小姐這樣,平白將紅薯送人,卻是從未見過呢!”

    文怡笑笑,沒說話,身旁的另一個大丫環東葵白了她一眼,笑罵道:“呆子!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舍了種子叫人耕種,將來收回來的紅薯,咱們家只要er成,剩下的都是他的,人家有了盼頭,誰不願意花力氣?!又不用他出本qian!紅薯這東西產量大,別以爲咱們只收er成就kui定了,說不準還會大zhuan!這樣又能得li又能得好名聲的事,只有丅小姐才能想出來,偏你這呆子想不明白!”

    紫蘇壓不生氣,細細一想,似乎有些道理:“我明白了!別人施粥舍藥,不過是一錘子買賣,今天得了,明天不一定會有,不像舍種子,莊戶人家拿了種子回去,是到將來必有收穫,一家子都能安下心來,若實在沒了糧,紅薯也能吃,他們就不會餓死。”朝文怡笑了笑,“老婦人平時沒少做善事,可就算給廟裏舍再多的香油錢,也不如小姐救得人多呢。”

    文怡聽得好笑:“少拍我馬屁了。我知道自己今年是要賠本的,只不過是盡一份綿薄之力罷了,橫豎家裏不少吃穿,只當是回報鄉親們這幾年的關照好了。”她不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便問紫蘇:“你拿的盒子是什麼?這不是咱們家的東西吧?

    紫蘇忙將捧盒放到桌面上:“這是表小姐差人送過來的,說是她今年兒新學做的點心,讓小姐嚐嚐。”

    文怡失笑道:“昨兒才聽說她要學做,今天就能送人品嚐了?真有夠快的,只不知道滋味怎樣?”她打開盒子,見裏頭四個小格,分別裝了四樣點心,其中一種最好認得,能知道是豌豆黃,卻是切得歪歪扭扭,有一塊還碎了,另外三種一點都認不出是什麼東西。文怡一時遲疑,不知道該不該鼓起勇氣去嘗試。

    東葵抿着嘴笑了笑,瞥了紫蘇一眼:“有你愛吃的豌豆黃呢,快替小姐嘗一口吧!”

    紫蘇狠狠地擰了她的臉一把:“你這小蹄子,平時不是常說自己最忠心麼?怎的這時候不見你好好表白表白?!”

    文怡猶豫半天后,終於伸出手拿起一塊豌豆黃,驚得兩個丫頭地叫出聲:“小姐!”她看了她們一眼:“以表姐的性子,若不是做得最好的,她也不會叫人送來,應該不會有大礙。”說罷大着膽子掰下一塊吃了下去,沉默半日,方纔送了口氣:“味兒還好”

    文怡笑着看他出門,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問冬葵:“今年釀的過久可送過舅舅家去了?”見冬葵搖頭,她要咬脣,便吩咐:“叫人儘快裝車,送過去吧,大表哥那裏的共給不能斷。還有叫人打聽一下,他在縣學過的如何?有沒有不如意處?”

    冬葵疑惑地應聲,出去叫人了,文怡坐在桌前,思量半日,終究只能嘆了口氣。

    可惜文怡的明示暗探都付諸流水,聶在縣學過的很如意,還結識了幾個談得來的朋友,加上身體好轉,課也很順利,舅母秦氏還打算今年給他好好過一次生日呢,聶以學業爲由,好歹勸住了,但也免不了自家人辦了一桌酒,文怡因爲農忙之事在西山村小住,也被請了去。

    次日回到西山村,文怡心情有些黯然,想到昨夜間舅舅與大表哥連上的喜意,她便沒開口在勸他們遷居。

    還好派送紅薯的事情進行得挺順利,七天過後,共有一百多戶人家領了紅薯回去,其中八十多戶是太平山周邊村子的人,文怡暗地裏打聽他們家的土地,總共也有千多畝,雖是杯水車薪,但卻聊勝於無。她又命張叔將庫房裏剩下的四千多斤紅薯保存好,預備將來做救濟糧,然後讓他帶着有閒的勞動力去打井了。

    把這些事忙完後,文怡正打算帶人回顧莊去,看守藥香谷的家人忽然來報:“蕭老大夫今兒叫徒弟小柳來,領走了三十七種藥材,每種五斤。小柳又領來一個小子,說今後就讓那小子來領藥,他跟小羅不再來了。”

    文怡聽得一驚:“怎麼回事?!以前一向是他們領的不是?”

    那家人道:“是,之前三年多的時間,一直是小柳和小羅兩人來領的,但聽說小柳要出師了,小羅也有事要回家,因此蕭老大夫另尋了一個藥童來接手。”

    文怡驚詫不已,正沉思間,紫蘇插嘴問道:“我常聽人說,學醫的人沒人十年八年也出不了師,那柳後生怎的才學了不到四年就能出師了?!”

    家人卻不知道原因,沒回答。文怡心下有數,那人學的不是醫術,而是兵,三年多也不算短了

    這些年,除了開始的時候,她跟那人還能見上幾面,後來大了,邊只能從旁人那裏聽到對方的消息。雖然不能常常相見,但三年下來,她已經習慣了,有個人會定期去藥香谷,偶爾跟看守的家人說起幾個養生的方子,然後她就會按照方子做些湯水,或是送給祖母,或是自己用了。逢年過節,便備下三份節禮,叫人送到蕭老大夫那裏去,當中有衣裳也有吃食,她都細心關照過。有時候,她也暗暗心生驚懼,覺得自己在做意見不合規矩之事,但又覺得兩人之間坦坦蕩蕩,無時不可對人言,便將驚懼強自壓下,照舊形式,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如今去湖人聽說,那人要出師了,那出師以後呢?!是不是就要去奔他的前程了?

    文怡猶自糾結着,卻不知此時的太平山天王頂上,柳東行正向蕭異磕頭辭行。

    蕭異嘆了口氣,道:“我也不多說什麼了,你是個聰明孩子,只是心性偏激了點,幾年下來,到沒見你生過什麼不好的念頭。能叫你的我讀交了,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你去吧,今後在外頭,不要提起是我的學生,我也不會認你。”說罷扭頭過去,徑自搗藥。

    柳東行鄭重向他磕了三響頭。便退了出去,纔出了門,就被羅明敏拽到偏僻處,劈頭就問:“你忽然要走,是不是跟上回出門時遇見的那幾個人有關?”

    柳東行沉默地扭開了頭,羅明敏泄了氣,忿忿的道:“這回你叔叔嬸嬸又要叫你回去任他們使喚了!若你下了山能奔前程去,我也不說什麼,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他泄憤地踢開一塊山石,忽然想起一件事:“說起來……你已經十八歲了!回去以後,說不定便要定親,你……”有些遲疑,“你心裏有什麼打算?”

    “能有什麼打算?”柳東行淡淡的道。“這是一輩子的大事,我已經拿定了主意,不會叫他們任意擺佈我!大不了魚死網破!”

    “怕是不行吧?”羅明敏嘆息一聲,“你叔叔是族長,他開了摳,誰會替你說話?鬧大了,吃虧的是你。”頓了頓,眼睛一亮,“哎,你說……鑰匙他們夫妻說的親事你也能接受呢?我記得……估計那個丫頭就是你嬸孃的侄女兒不是?”

    柳東行皺皺眉,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熟悉的纖弱身影,想起那人眉間的堅毅神色,他不由眉頭一皺,認真思索起這件事的可行性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