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9章 靜水微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9章 靜水微瀾字體大小: A+
     

    盧老夫人盯着二房派來傳話的家丁,沒說話,直到那家丁額上滿是汗漬,方纔移開了視線,冷笑一聲:“路祭?!我們六房的主子一個都不在,設的哪門子路祭?!”

    那家丁吞了吞口水,小心地答道:“我們老爺說,六老太太的身份不一般,跟那些旁支末系的族人不能比,即便您人不在顧莊,族中有什麼大事,也不能漏了您那份!”

    “哦?”盧老夫人挑挑眉,“這麼說來,他們到底設了幾個祭棚?!”

    “從長房到六房……都設了,本來七房九老爺已經進了城預備過節,聽說消息後,還特地帶着一家子趕回來參加,但二老爺說九老爺既無功名,又非嫡系,纔沒讓他出面,只叫他帶着兒子隨長房行事。”

    盧老夫人卻聽得冷笑一聲,又再冷笑兩聲。那家丁臉上一紅,心知肚明,卻不敢說什麼,只縮了縮脖子,一副聽候吩咐的恭敬做派。

    文怡在旁聽了,心中敞亮。嫡系的六房族人中,三房因早年有難,爲賣族田之事與其他族人有了爭執,事情解決後就搬離了顧莊,聽說已經在外落地生根,她前世住在二房時,還曾聽說他們派人回來請求遷祖墳,打算另行開宗的消息。三房既然人都不在場,特地以他家名義設路祭,卻是極其可笑的事。這也不知道是長房還是二房的主意,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看了那家丁一眼,文怡有些謹慎地問道:“先前不曾聽說康王移靈之事,想來也是倉促間決定的,今日靈柩途經平陰縣城,也是匆匆而過。按理說,朝廷尚未有明旨,事涉藩王,咱們這樣的人家不是更應該謹慎行事麼?便是設了路祭,一家只設一棚就是,哪有每房人各設各的,叫人以爲我們族人之間生份疏遠的道理?”

    她外表年紀甚小,因此那家丁也不以爲意,只是笑道:“這是長房二老爺特地發了話,叫各房置辦的,想來二老爺自有道理。咱們年紀小又沒見識,哪裏能體會二老爺的用意?”

    文怡眉頭一皺,便不再理會他了。盧老夫人聽得生氣,冷笑道:“我道是誰想出來的,原來是他?!山中無老虎,猴子當霸王!老大不在,老二就抖起來了?!平時也不見他做什麼正經事,如今倒是積極得很!可惜了!康王盛年早亡,世子不過是個小娃娃,算起來比他家小七的年紀還要小些,便是老二拍足了馬屁,人家也未必認得他是誰!這不是媚眼做給瞎子看麼?!”

    因罵的不是二房主人,那家丁也只是諂媚地在下邊笑着,文怡擔心他回了顧莊後胡亂說話,會引起他人非議祖母,忙悄悄扯了扯盧老夫人的袖子,後者瞥她一眼,忍住氣道:“你過來就是爲了告訴我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過些天等我回去了,自會把你家老爺太太替我們六房墊的銀子還回去!你下去吧。”

    那家丁有些遲疑,又在賠笑問:“六老太太,您……不打算回莊裏過節?我們太太早就念叨着呢,生怕您家今年事忙,不及準備,還特地把親手打的幾樣月餅都送去宣和堂了,若是她知道您不打算回莊過節,一定要難過的!”

    盧老夫人眯了眯眼,淡淡地道:“今年新莊子上事情多,我們祖孫倆就不回去了,你替我傳話給你們太太,就說我老婆子領她的情,等我回了家,一定補上重禮!”

    那家丁還要再說什麼,盧老夫人卻已經聲稱自己乏了,要張叔送客。家丁只好磕了頭下去,心裏犯起了嘀咕:“早聽說六房老太太刻薄得很,又有人說只是以訛傳訛,今日看來,果真刻薄,話都不讓人說完就把人打發走,別說賞錢,老子跑了一天的路,居然連頓飯都不肯招待,不是傳說六房發了財麼?怎的還這般小氣?!”

    結果張叔才送他出了正屋,便拐回去待了片刻方纔出來,很是熱情地拉他去吃飯,到了廚房,卻是有肉有菜,雖然在他眼中略顯簡薄了些,還算能入口。張叔又特地打了酒來,對他道:“兄弟來一趟辛苦了,路上不好走吧?我們家小姐說了,如今已過了午,兄弟怕是來不及回去了,回頭就在莊上問農戶借一間屋子,暫時委屈一晚,趕明兒再回去不遲。若抄近道,快馬只要大半天就能趕回顧莊,等向主人回了話,還能趕上吃酒賞月呢!”說完又從懷裏掏出個賞封:“這是我們老夫人和小姐賞你的,難爲你大過節的辛苦。”

    那家丁一接過賞封,就掂出裏頭有五錢銀子,臉上閃過一絲喜意,嘴裏感念道:“六老太太和九小姐真是體恤下情!”手裏卻迅速將賞封往懷裏一揣,再看面前的酒菜,便覺得順眼起來,笑道:“若是大半天就能趕回去,那我吃了就走,明日莊裏還有戲酒呢。”

    張叔一邊應着,一邊小心朝廚房外頭張望一眼,紫櫻扒在門邊悄悄給他使了幾個眼色,他便連連點頭,然後親自把盞,勸那家丁多喝幾杯。

    等到那家丁滿身酒氣地躺倒在鄰居農家的一間空房後,張叔忙忙跑回小院,文怡與紫櫻已在正屋內等候多時了,見狀忙問他:“如何?!”盧老夫人也從裏間慢慢走出來,在孫女的攙扶下坐上正位,再次詢問張叔。

    張叔道:“小的照小姐教的話,跟那人說了,那人起初嘴緊,後來喝得痛快了,便倒豆子一般都說了出來。原來當日老夫人和小姐離開顧莊沒兩天,莊裏就有傳言說,長房大老夫人之所以會得病,是被六小姐氣的,因此六小姐纔會被押送回京城!長房老夫人和二太太雖一再辯解說是沒有的事,卻擋不住人家的嘴巴,結果大老夫人又病倒了!”

    盧老夫人眉頭一皺:“既是她病倒了,若有意叫我們回去,無論是探病,還是澄清,直說就是,這般拐彎抹角的做什麼?!”

    文怡小聲道:“大伯祖母先前已有避我們的意思,如今怎肯明說?想是他家心虛呢,只是不知爲何,派人來的是四伯父?”二房跟長房可是面和心不和的!

    盧老夫人被她提醒了,忙問張叔:“那人還說了什麼?!”

    “是,回老夫人的話,那人說長房見莊中流言不散,便發話要在中秋節大肆慶祝一番,不但要開流水宴,還要從康城請有名的戲班子來湊樂。莊裏莊外見有新鮮事,沒兩天就把六小姐的閒話丟到一邊去了。”

    盧老夫人冷哼一聲,悶聲道:“既然沒事了,又來擾人清靜做什麼?!”

    張叔小心地說:“是因爲……康王世子送靈入京……二老爺硬要大設路祭,說是顧氏身爲平陽望族之首,不能錯過這個長臉的機會……各房人有的贊成,有的反對,但因是長房有令,便都依令行事了……只是事後有幾房偏支沒得到這份體面,又開始說起長房的閒話,連中秋節上的戲酒都不顧了。眼看着莊中流言肆虐發,四老爺四太太擔心事情再鬧大,大老夫人的病情會加重,偏偏族中能壓制二老爺的就只有她老人家了……四老爺是覺得……老夫人您也是位誥命,在大老夫人跟前都是有體面的,若您願意出面勸說二老爺……”

    盧老夫人冷笑:“他如今倒記得我是誥命夫人了?!只怕人家早就忘了呢!”

    張叔不敢答話,低下頭去。文怡忙上前勸道:“祖母何必生氣?四伯父想來是一時心急,糊塗了,不管什麼法子都要試一試。您想想,這設路祭,向來都是有規矩的,二伯父也不知是怎麼了,忽然這般積極起來。四伯父一向管着族務,想來是覺得不妥,卻又沒法說服二伯父,因此正病急亂投醫呢。咱們不管他們的閒事就是了,二伯父眼裏未必有我們,我們又何必回去礙他的眼?”

    盧老夫人嘲諷道:“怕不是爲了路祭之事,而是嫌老二搶了他的風頭吧?!”

    文怡低頭不語,盧老夫人也有些泄氣:“咱們都躲出來了,煩心事怎麼還要找上門呀?!咱們避着躲着還不夠麼?!我老婆子做了什麼?平時沒人想起我是個誥命,如今有事,就要把我拉出來做擋箭牌!”說罷吩咐張叔道:“等那人醒了,就打發人走吧,只說我身上不好了,趕不得路,要歇幾天再回去。”

    張叔領命下去了,文怡見祖母心緒不佳,正要想法子勸慰,盧老夫人卻伸手過來:“九丫頭,你且扶我回房。”文怡忙扶住她往裏間走,紫櫻站在原地想了想,便退出正屋去,細心地關上了門,左右看看,回房取了針線籮來,坐在階前繡起了花。

    屋內,文怡將祖母扶上牀,便替她脫了鞋子,拉過薄被,又要給她捶腿。盧老夫人攔住她,嘆道:“這不是你做的活,快住手!坐得離祖母近些,祖母有話跟你說。”

    文怡笑道:“孫女兒侍候祖母,是天經地義的事。”說着就擡過板凳,在牀前坐下。

    盧老夫人想了好一會兒,才道:“方纔你也聽到了……這顧氏族裏……不是一汪靜水,咱們祖孫倆雖想過自己的小日子,卻耐不住別人尋事。六房雖斷了香火,卻是嫡系後人,我頭上又有誥命,平時別人不把我們放在眼裏,遇了事,卻難免要找上門來……”

    文怡聽得有些黯然,低聲道:“祖母別理會就是。任憑誰家得了勢,也沒道理找孤兒寡母的麻煩!祖母一概推說不知道、不想管,他們又能如何?”

    盧老夫人嘆了口氣,道:“話雖如此,實際遇到了會如何,卻是難說。”她看向孫女:“我跟你說這話,是要提醒你小心,顧氏族中,並非鐵板一塊,因長房族長長年在外,又未能帶攜族中後輩,族裏有異心的人,不是一個兩個。這種煩心事,本不與我相干,但我最怕你會被攪和進去。往後你要記得,除卻祖母,族裏其他長輩要你做什麼事,你只拖着,千萬別明言答應!哪怕是對你四伯父四伯母,還有十五叔十五嬸,也是如此!”

    文怡心中一驚,咬咬脣,鄭重應下:“孫女兒記住了。”

    盧老夫人這才放緩了神色,又道:“聶家……我是看不慣的,也改不了了。但他們對你還過得去,你遇事多向他們求助,也是好的。到底是骨肉至親,只怕比一脈相承的族人……還要可靠些……”

    文怡心裏卻有些不一樣的想法,她小心看了看祖母,方纔大着膽子道:“孫女兒如今什麼事都不懂,自然要多向舅舅、表哥請教,可是等孫女兒學會了,就不能再事事求他們家幫忙了!總是依靠別人,終非長久之計。舅舅和大表哥還有自家的事要顧呢!”

    盧老夫人面露訝色,忽然明白了什麼:“這些天你總是向人請教農桑之事,難道……”

    文怡微微紅了臉,低頭道:“孫女兒知道,這於閨閣中略嫌驚世駭俗了,但孫女兒……真的怕了,寧可被人笑話幾句,也不希望將來事事要依靠別人。孫女兒……只不過是年紀小些,懂的事少些,如此而已,可只要我學會了,絕不比別人差!男孩子能支撐家業……孫女兒也能!”

    盧老夫人想起她的那個“夢”,又記起聶家買地之事,沉默下來,半晌,才嘆道:“你先出去吧,待祖母……好好想一想。”

    文怡不安地擡頭看她,見她閉上了眼睛,不發一言,只好行過禮,退出房間去。待她關上門,盧老夫人便睜開雙眼,眼圈一紅,喃喃低語:“終究……是我老太婆無用,連累了孩子……”

    文怡出到正屋檐下,不停地回頭看向裏屋,心裏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方纔那一番話,是不是太過直白,惹祖母生氣了?

    “小姐?”紫櫻叫她一聲,她回過頭來,勉強笑笑:“什麼事?”

    紫櫻指了指身後:“雲妮兒來找小姐,說有話要跟您說。”

    文怡看過去,果真見到秦雲妮戰戰兢兢地立在那裏,手裏抱着一個包袱,衝她行了個禮:“大小姐。”

    文怡勉強擠出一個微笑來:“不必多禮,你這是……要走了?立時便要出發麼?!”

    雲妮搖搖頭,忽然跪倒在地,紅着臉將包袱呈上:“這是送大小姐的,您是大好人!我這輩子都會記得您的大恩大德!”

    文怡一呆,望向那包袱,心情忽然複雜起來。

    書號:1735891

    簡介:嫡女pk無良後媽,荊棘商路成就綿繡良緣。先求自保,再來反擊,你們鋪就一條荊刺之路,我偏走出一路錦繡,且看我嫡女無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