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2章 林間傾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2章 林間傾訴字體大小: A+
     

    文怡祖孫一行人前往平陰縣,因走的是官道,同行又有老人的緣故,馬車走得慢些,中途還在一個小鎮上借宿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上午方纔到達平陰縣城外。在盧老夫人的堅持下,她們沒進縣城大門,只是略歇了歇腳,便調轉方向,往山村的方向去了。過午不久,便到達了目的地。

    紫櫻熟門熟路,飛快地下車找到了張叔,沒費多大功夫,就把盧老夫人和文怡安頓好了。

    張叔賃的並不是文怡上回住過的那個院子,而是位於莊子邊上,離山邊較近的一處農家小院,雖然只有一進,但房屋條件要好得多,聽說是四五年前才新蓋的,屋裏收拾得乾乾淨淨,院中還種了兩棵桂花,正散發着淡淡的清香。盧老夫人一進門,看到那花,就覺得歡喜:“這裏不錯,雖簡陋些,卻還算別緻。”進了正屋,見牀、櫃、桌、椅、茶具都潔淨整齊,便覺得張叔辦事穩妥了許多,對着他也添了笑臉:“辛苦了,這差事你辦得很好。”

    張叔喜得都快不知道說什麼了,只是一味在那裏唸叨:“您滿意就好,您滿意就好……”

    文怡心中暗歎,張叔雖然爲人太過老實了,有時候顯得有些傻,但論忠心穩妥還是有的,怎的就娶了那樣一個老婆呢?如今張嬸的行事越發不着調,可偏偏他們夫妻一體,礙着張叔,總不好把張嬸隨意打發了,可是留着張嬸,卻又後患無窮。只能期盼祖母的法子真的能把這件事料理妥當了。

    她掃了一眼裏屋,見紫櫻利落地將帶來的乾淨被褥搬到牀上鋪開,又轉眼間將祖母的梳洗傢什夥兒收拾好了,隨即出門去了廚房,聽動作的聲響,就知道是燒水泡茶去了。她又再將視線轉回小院門口處,張嬸正倚在那裏一邊扇風一邊喘氣,還時不時罵一句路過的莊戶農婦,不許他們近前打量主人家的馬車和行李。

    文怡暗暗搖了搖頭,細細算了算上個月積攢下來的幾兩零錢,打算明日見到聶家的家人後,便悄悄向他們打聽如今市面上僕婦的身價是多少,看能不能叫聶家幫忙牽線,叫一兩個人伢子帶人來相看。家裏原先只有祖孫倆,又沒什麼營生,只有三個男女僕從,還能勉強應付,如今先是置產,又要處置張嬸,趙嬤嬤年紀也大了,總得添些人手纔好,不然象這回出門一般,總要向族人借僕役,實在太不方便了。

    過了一會兒,張叔退了出去,盧老夫人開始覺得累,文怡便勸她:“紫櫻已經收拾好了牀鋪,祖母進房略歇一歇吧,廚房正在做飯呢,等祖母歇好了,吃過飯,再派人去尋舅舅家的管家來問話,如何?”

    盧老夫人覺得這麼處置挺妥當,只是有些心急:“那塊地在哪兒?你說是在山坡上,從這裏可能見到?”

    文怡笑道:“出了門就能看見了,方纔下車時,祖母沒瞧見對面坡上那一大塊光禿禿的空地麼?跟孫女兒上回來時相比,樹更少了,怕是舅舅家的人在山上起房屋,砍了去呢。”

    盧老夫人眉頭一皺:“既是咱們家的地,怎能叫他家砍了樹去?!”

    文怡笑道:“都是些雜樹,咱們家將來不論是拿那塊地耕種,還是栽果樹,都要把樹清走的。舅舅怕是想替咱們省事呢。”

    盧老夫人這才罷了,只是還有些不滿:“總得叫我們先過了目,再處置不遲……”邊說邊在孫女的攙扶下走到牀邊坐下,道:“方纔在城門外歇腳時,我已經吃過乾糧,如今並不餓,倒是覺得身上顛得發痛,骨頭都快散了。你跟他們先吃飯吧,不必來叫我,我要好生歇一歇,待明兒再叫人來回話。”

    文怡一邊應着,一邊給祖母脫衣脫鞋,待她給祖母蓋上薄被時,又被老人家抓住袖子:“罷了,我雖沒精神見人,你還是應該先問他們家的管事一聲,山上山下的地都是個什麼章程,問清楚了,晚上來跟我說……”

    眼看着祖母慢慢閉上了眼,文怡輕聲應承着,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

    紫櫻捧着兩個大瓷碗從外頭走進來,見狀用嘴形問了句:“老夫人睡下了?”便將碗放下,讓文怡看裏頭的菜,“一個是韭黃炒雞蛋,一個是肉乾炒葫蘆條兒,鍋裏還有一個上回小姐吃過的小魚乾燜茄子,奴婢再拿小白菜加幾片豬肉做個湯,再過一會兒就能吃了,小姐覺得還行麼?”

    文怡笑着點頭:“還好,午飯隨便對付着就行,若有好東西,留着晚上再做。祖母累了,方纔又用過了點心,說不吃了呢。你利落些,回頭我吃過了,還要去找人問話。”頓了頓,又問:“跟來的人吃的飯可都有了?”

    紫櫻笑道:“兩位大叔是一葷一素,麪條管飽,都是今年新磨的麪粉,香着呢,葷菜是紅燒肉,素的就是清炒小白菜,方纔奴婢已經讓張嬸去做了,可能要磨蹭些時候,奴婢便先煮了一大鍋蛋花湯給兩位大叔送去了。”

    文怡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昨兒晚上我就覺得不對勁兒,你跟張嬸可是拌嘴了?”

    “怎麼會呢?”紫櫻笑眯眯地道,“奴婢一向最敬重老人了,昨兒才向張嬸請教過針線活來!”

    這話一聽就知道不盡不實,張嬸在廚活上還有些本事,若論針線,怕是顧莊上十歲的小丫頭都比她強些。文怡想到昨晚張嬸對紫櫻一臉忌憚的模樣,便知道她吃過虧了,不過這又有什麼要緊呢?她微微一笑:“別叫九房的人看出端倪來,也別叫人拿了你的短兒。萬事有我呢。”

    紫櫻會意地笑着躬身一禮,便掩口忍笑回廚房去了。

    文怡一個人吃了午飯,進臥室看過祖母,見她精神好了些,便陪着說了幾句話,方纔退了出來。經過廚房時,她看到張嬸正坐在小板凳上擦洗兩個大大的鐵鍋,兩手都油乎乎的,嘴裏還在小聲咒罵着什麼:“白吃飯……啥都不會幹……趕個車,道都走不直,我男人比你們強多了,還沒你倆吃得多……”又罵:“小娘皮,眼裏沒人了,等姑奶奶得了勢,看不把你臉抽爛……”

    文怡知道她定是受了氣,但這些話不乾不淨的,實在是污了人的耳朵,正想要開口訓斥,便聽到紫櫻在自己身後開了口:“張嬸,你說話也看看地方,沒瞧見小姐在這裏站着麼?!”

    張嬸這才發現文怡站在門外,慌忙起身,有些手足無措地賠笑道:“奴婢一時沒看見……”看向紫櫻的眼神卻有些不善:“姑娘怎的也不提醒我一聲兒?!”

    紫櫻沒理她,只將手裏的籃子拿給文怡看:“小姐,你瞧,這是方纔這小院的主人孝敬的,是新鮮的甜玉米呢,還有幾樣山上摘的野果,聽說莊上的人家都愛吃這個。”

    文怡歪頭看了看,果然見到一紮黃澄澄的鮮玉米,顆顆飽滿,四周拌着一圈兒五顏六色的小果子,有大紅色的,有紫色的,有綠色的,有黃色的,還有紫得發黑的,全都剛剛洗過,還帶着水珠兒,看上去甚是誘人。她心中一動,覺得這籃子配上這果子和玉米,野趣之中頗有些不俗的味道,不象是尋常農戶的手筆。

    她小聲問紫櫻:“房主人可在?”紫櫻搖搖頭:“東西拿過來後,人就走了,是個三十來歲的婦人,長相還算端正,穿得雖平常,說話卻挺文氣的。她是個寡婦,帶着一對兒女,大女兒有十二三歲了,小兒子看着只有四五歲年紀,聽說是幾年前才從外地遷過來的。”

    是個外地遷來的寡婦?文怡皺皺眉:“怎麼賃了她家的屋子?她既是外地來的,在本地想必沒有親戚,又帶着孩子,要住到哪裏去?”

    “小姐放心,她在本地雖無親戚,卻認了村長的老婆做乾孃,如今帶着兒女搬到村長家的空房子住去了。奴婢先前問過,張叔並沒有逼他們搬家,少爺知道後,還吩咐婆子送了兩吊錢過去呢。”

    文怡這才放心了些,聽說聶珩也插了手,便問:“大表哥也來了?”

    “少爺如今就在山上呢,方纔奴婢在莊子裏遇見了管家,怕是過一會兒,少爺就要下來了。”

    文怡聞言大喜,忙問了茶葉在哪裏,親自燒水泡茶去了,又命紫櫻將果子用碟子盛好,送進屋中。

    張嬸在旁看得眼熱,不甘心地嘀咕:“也不知道這些窮鬼送的果子乾不乾淨,就這麼拿來了,小姐可是金貴人呢,萬一吃出個好歹來……”但想到聶家表少爺來了,不知道這一趟又能得多少賞錢?

    過了小半個時辰,聶珩果然到了。文怡想到祖母就在裏間歇息,爲了不打擾到她老人家,便將聶珩請到了廂房裏,親自斟茶,謝過他和舅舅在自家置產一事上出的力。

    聶珩微笑道:“本來想直接送你的,你不要,我們父子只好多出一把力了。”頓了頓,又面帶愧色地壓低了音量:“請別怪母親自作主張……”

    文怡忙道:“這有什麼?本就不是我該得的東西,舅母拿了去正好呢。況且我受舅舅、舅母和大表哥恩惠良多,正發愁無以爲報,若是山上的溫泉真能對大表哥的身體有所助益,便是我的造化了。”

    聶珩笑了笑,低聲說:“終究……失了信用……也失了厚道……”他摸索着茶杯邊緣,似乎在想些什麼,文怡留意到,他的手指越發細了,骨節微微突起,皮膚比上回見時更蒼白了幾分。

    文怡心中一緊,再擡頭仔細端詳他的氣色,果然比上回差了些,眉間輕蹙,似乎隱隱有些憂鬱。

    難道大表哥是因爲舅母奪了溫泉地,心裏想不開麼?

    文怡咬咬辰,擔心地看着他,手摸了摸袖中的硬扁之物,勉強笑道:“大表哥,上回我只是遠遠看了看地方,後來又瞧了魚鱗圖冊,但那塊田地究竟是怎樣的,我心裏實在沒數。不如你當嚮導,帶我去瞧一眼,如何?”

    聶珩露出笑意,點了點頭:“沒問題,從這裏過去,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你隨我來。”說罷就站起身,卻忽然晃了一晃身體。

    文怡嚇得忙忙扶住他:“沒事吧?要不多歇一歇?或是叫管家帶我去就好了。”

    聶珩閉了一閉眼,笑道:“不妨事,只是起得急了點,如今已經好了。”接着不管文怡勸阻,硬是要往外走。

    文怡沒法子,只好叫了一個車伕,駕着小車,帶他們兩人過去。聶珩笑道:“才幾步路的功夫,何至於此?叫人看笑話了。”文怡正色道:“馬車上不了山,大表哥就當是爲了待會兒上山積攢力氣好了。你雖覺得無妨,我瞧着卻擔心呢。”

    聶珩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隨了她,表兄妹倆就真的坐着小車,從院門出發,先是出了莊子,再橫穿大道,停在山腳下。

    聶珩下了車,指了指前頭一大塊平地:“就是這裏。我已經叫人翻過土了,只要種子一到,隨時都可以播種。你不是說要種秋麥麼?這裏的土質倒是適合種麥。田那邊就是河,水是從山上的湖裏流出來的,灌溉甚是方便。”

    文怡讓車伕留在原處,自己跟在聶珩身後,一路看着自家新買的田地。聽着聶珩的介紹,她心裏漸漸添了喜意,笑道:“大表哥想得真周到!我來之前,還擔心秋收農忙時,未必能僱到人手整地呢,沒想到你已經替我辦好了!”

    聶珩道:“本地人手不多,我們家是從別的村子僱人來的。其實你若是打算把地佃出去,倒是能省好些功夫,以後也不必太操心,只需要派一個管事看着,按時收租子就好。播種灌溉什麼的,佃戶自己會辦妥。不過佃了地出去,收益就少了許多,只僱長工耕作,自家要多操些心,但收益大多歸了自己,倒比佃出去划算。”

    文怡想了想:“我們家的情形,倒是把地佃出去更好,只是我還沒跟祖母商量過,等問了她老人家的意思才能定下來呢。”

    聶珩點點頭:“最好儘快,再過幾日就是秋分,正是種麥的時候,再往後就遲了。若是決定僱人種,我們家買種子時,幫你們一起買了吧。我們一向種開的那種麥子,出產很不錯的。”

    文怡向他謝過,兩人又沿着山路往坡上走。那一大塊林地,已經整理好了,聶珩甚至叫人挖好了種樹的土坑,又告訴文怡,沒砍掉的樹都是什麼品種的,會長出什麼果子來,哪裏適合種什麼樹,哪種樹是眼下適合種的,種了以後要多少年才能結果,要如何料理,等等等等。

    文怡聽得發愣,一邊用心記下,一邊佩服大表哥的博學,兩人走到林子邊上,她見聶珩喘氣喘得厲害,便請他略歇一歇,又笑道:“從前只知道大表哥學問好,卻不知道你原來對農事也瞭解得這麼清楚呢。”

    聶珩愣了愣,接着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兒,才微微苦笑:“我這個身體,若不想當廢物,就只能在這些事上多用心,才能爲家人分憂了……”

    文怡柔聲勸他:“大表哥,其實……你真的不用想太多。你的身體不好,就是因這多心二字而來。舅舅舅母都在心疼你呢,哪怕是爲了二老,你也該放寬心,把身體養好呀?”

    聶珩搖搖頭,回頭看着文怡:“顧表妹,你心裏當真不怨麼?你沒了父母,跟祖母相依爲命,在族裏也是常受人輕視的。好不容易看中了一處好產業,求到唯一的親孃舅家,舅舅舅母和表哥親口答應了會幫你辦好,結果回頭自己卻看中了,先一步將地買了下來……別說是親骨肉,就算是遠親,或是一點親緣都沒有的陌生人,這種事也是失於信義的。你心中當真一絲埋怨都沒有?!”他低下頭:“至少,換了是我,就決不會毫無怨言,可是我不能說什麼,母親一切都是爲了我……”他苦笑:“表妹先前說,那塊地你本來就不想要的。可是,先問一聲又如何呢?這回表妹大度,不放在心上,下回若是遇上別人……父親本是赤誠君子,母親本是賢良婦人,可是爲了我,卻什麼都不顧了,這叫我如何承受……”他眼圈一紅:“眼看着至親爲了自己,連原本在意的事都拋開了,這種滋味……”

    文怡聽得呆住,萬萬想不到大表哥的憂鬱是因此而來,心中忍不住一酸,想起了祖母。祖母本是不愛與族人來往過多,也不愛理會俗務的,但爲了自己,全都顧不得了,先是九房的十五叔夫婦,再是二房的四伯父四伯母……因爲自己心底的盤算,要連累年邁的祖母與人耍心計,真的是孝順之舉麼?

    她擡頭再看向聶珩,卻發現他已經走出很遠了,忙低頭輕輕拭去淚水,打算追上去,忽然聽到有人在旁邊問:“你心裏真的不怨麼?爲什麼?”她嚇了一跳,連忙轉身望去,便看到不遠處的大樹後,站着一個多日不見的人,正是那位“柳觀海”。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