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5章 下榻農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5章 下榻農莊字體大小: A+
     

    文怡由舅舅護送着來到山邊的莊子,下榻在一戶殷實人家的後院。

    說是殷實人家,其實也不過是莊上稍稍富裕些的農戶罷了,前後兩進院子,都是土牆瓦屋,六七房,倒住了十四五口人,分別是一對老夫婦帶了兩個兒子,還有媳婦、孫子孫女等人,再加上一個小女兒。因聶家臨時賃了他家房子,是許了大價錢的,老夫婦兩人忙吩咐媳婦們收拾屋子,便帶了全家到同村親戚好友家借住去了。

    聶家此行,帶了八九個青壯,還有一個丫環阿櫻。這阿櫻卻是個機靈能幹的,很快就將後院的正房廂房都重新收拾了一遍,迎了文怡進屋歇息,打水侍候着淨面,便立即跑去廚房燒水泡茶,趁着等水沸的空隙,又到外頭尋了兩個莊戶農婦,給了一串錢,請她們幫着準備晚飯酒水。

    文怡冷眼瞧着,暗暗點頭,想到自己家中,一個能幹的幫手都沒有,趙嬤嬤年紀這麼大了,還總要辛苦她去做洗衣掃地的粗活,便有些黯然。她心下盤算着,等回家後,是不是問問家裏是否有餘錢,若沒有,就省下做秋季新衣的花費,或是自己做點針線活偷偷叫趙嬤嬤拿出去賣,但凡能勻出三四兩銀子,買個年紀大些又有點力氣的粗使丫頭,嬤嬤也能輕省些,自己也不必事事倚仗張嬸。

    正想着,阿櫻便進來了,說是老爺請表小姐到正房敘話。文怡忙整理了一番儀表,隨阿櫻過去了。

    甥舅倆敘了一番離情,又哭了一場。說起這幾年的遭遇,文怡也記不全了,又不想舅舅擔心,便只撿些無關痛癢之事說了說。但聶家昌活了四十來歲,又隨父親在任上見識過世面,文怡即便是兩世爲人,也只是個年輕女孩兒家,哪裏瞞得過,不到半個時辰,就叫舅舅試探出來,氣得他怒髮衝冠:“顧家百年望族,在外頭端得是好名聲,沒想到也是如此不堪!孀婦弱女,便是沒了男人倚仗,難道就不是他顧家的人?!護着些又能費得了多少心思?!可憐我外甥女兒也是顧氏血脈,卻被人欺凌至此!他們以爲我這個舅舅是死的不成?!”說到這裏,看着文怡,只覺得滿心憐惜:“都是舅舅不好,就算有再大的氣,也不該丟下你不管,你這些年受了這麼多苦,都是因爲沒人替你撐腰的緣故。”

    文怡含淚搖搖頭:“怪不得舅舅,原是祖母性子執拗些,又向來是在外頭強硬慣了的,便是知道自己理虧,也不肯先低了頭。舅舅這些年都有派人來看外甥女兒,外甥女兒心知肚明,早有心來給舅舅請安。只是先前守着孝,族中規矩又嚴,女孩兒家輕易不能出門,纔會拖到今日,還是託了舅舅大壽之福,外甥女兒才能出來。”

    聶家昌冷哼一聲:“規矩嚴又如何?顧家人以爲規矩嚴些,便是望族體面了?!心不正,再多的禮都是虛的!”望向文怡,目光又放柔了些:“你這孩子倒是沒沾上那些酸腐氣,是真正知禮的。”

    文怡臉一紅,卻是低了頭不敢吭聲。她若不是重生了一回,也沒想過要來看舅舅,哪裏是個知禮的人?方纔所言,也有大半不實,舅舅這麼稱讚她,倒叫她羞愧難當:“外甥女兒……當不得舅舅的誇獎……”

    聶家昌擺擺手,看着文怡,只覺得是看到了妹妹小時候溫順可愛又害羞的模樣,心裏有些發酸,又有些欣慰:“幾年不見,你長高了,也長開了些,倒是越發象你母親了。那年舅舅去康城求學,你母親就差不多是這個年紀,低着頭,流着眼淚,拉着舅舅的衣袖叫舅舅別走,舅舅勸了半天,才把她哄順了,到了年下回家,她便天天巴着我不放,明明那麼大了,還象個孩子似的……”

    文怡鼻子一酸,陪着他又哭了一場。

    過了一會兒,阿櫻在門外問酒菜幾時上,聶家昌忙擦去淚水,命她上菜,又囑咐說不必上酒了,連底下人們,也不許多喝,免得半夜裏誤事,或是明早耽擱行程。阿櫻一一應了去,不過片刻,她就帶着兩個小女孩,將備下的飯菜送了上來。

    送上來的是四菜一湯,鮮蘑溜雞片、葫蘆條兒炒肉絲兒、小魚乾燜茄子、熗炒小白菜,外加一個雞蛋湯,並不算豐盛,但都是莊上能找到的材料,因爲新鮮,聞着倒是香噴噴的,讓人食慾大開。

    兩個小女孩都是八九歲年紀,頭髮衣裳收拾得乾淨整齊,看打扮言行,應該是莊上的孩子,還帶着天真純樸的笑容,外加幾分好奇,兩雙眼睛滴溜溜地朝文怡看,其中一個有些豔羨地看着她頭上的珠花,另一個則盯着她的繡花裙腳。

    阿櫻瞪了她們一眼,悄悄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們出去。兩個女孩子捨不得,巴巴地用眼神求她,她有些頭痛,抿着嘴親自扯着兩個孩子的袖子拉了出去。不久,外頭傳來小女孩歡快的笑聲,腳步聲往門外去了,聽話頭似乎是得了好看的頭花,然後就是阿櫻在二門上招呼家丁們,傳達主人指示的聲音。

    文怡笑道:“舅舅家的丫頭真能幹,只一個人,便能頂別人家三四個呢。”聶家昌一挑眉:“那是,這是你舅母特地給你姐姐挑的,可惜年紀有些大了,過幾年就要配人,要不然……”忽然驚覺自己失言,忙住了口。

    文怡卻在想,怪不得這丫頭能幹,原來是舅母給表姐挑的,實在是一片慈母之心,若是自己母親在世,會不會也對自己這般疼愛?這麼一想,卻是心頭酸楚難當。

    聶家昌卻忽然有了個念頭,想了想,又覺得還是要跟妻子商量過纔好,便先招呼外甥女兒用飯。

    文怡已是累了一日,又見了舅舅,心中大事放下一半,因此這頓飯吃得格外香。待吃過飯,阿櫻上來撤了碗筷,又送上熱茶,甥舅倆便又開始閒話。

    文怡記起那個少年劫匪的事,便跟舅舅說了,問:“舅舅可曾見過他?真的是大表哥的小廝麼?”

    聶家昌冷哼一聲:“他倒不算撒謊。他從八九歲上到你大表哥身邊當差,也有三四年功夫了,本來見他笨笨的,還算老實,我跟你舅母正打算過了年就給他提工錢,再叫他陪你大表哥往書院去,若能認得幾個字,將來你大表哥也能有個幫手。沒想到上月他推說母親重病,非要回家侍疾。我們家也沒有攔着人盡孝的道理,就放了人,連身價錢都沒要,直接賞他了。不料才幾天功夫,他就丟下生病的老孃不管,跑出來劫道!還劫到我親外甥女身上去!真是養了只白眼狼!”

    文怡見他生氣,忙上前替他倒茶,勸了幾句,才道:“我聽他話裏話外的意思,是說他母親的病急需要錢抓藥,卻又沒銀子,方纔被人攛唆着做下錯事,還好頭一回就被人制住了,並未造孽。他是爲了他母親方纔一時糊塗,又有改過的想法,舅舅……就饒了他吧……”

    聶家昌嘆道:“你這孩子,學誰不好,偏學得象你娘一般心軟!你只道那個混帳東西可憐,卻沒想過,若你不是遇上好人相救,你比他更可憐呢!”

    文怡低頭不說話,聶家昌見她這樣,只得嘆氣:“罷了罷了,到底在我跟前長了這麼大,就這樣送到官府去,只會丟了性命,到頭來他家裏也是沒了活路,我就當積德吧。”叫了一個管家來,命他去跟兩位恩人說,那幾個劫匪既是附近的山民,若不曾說謊,又真有改過之心,就任憑兩位公子處置,卻又叫這管家另行對那小廝說,自己回城後,會報知官府有山匪出沒的事,如果他們再敢出來劫道,被官府抓住,定死無疑,他就算求自己這個舊主照顧家人,自己也是不應的。又命官家給那小廝一吊錢,叫他不要再上門。

    文怡看着管家領命而去,有些惴惴地看着聶家昌:“舅舅……”聶家昌笑道:“舅舅也不光是爲了你,你大表哥這些年總是多病多災的,偏又執意要出門求學,身體哪裏能好起來?我跟你舅母只願他平安康泰,每年往廟裏捐錢捐物都不少,這回只當是做了好事吧!”

    文怡這才安心了些,又想起兩位恩人,笑道:“柳公子和羅公子都是好人呢,若不是他們,外甥女兒這回就要遭罪了。那位柳公子還是恆安人士,說起來跟顧家還有親。”

    提起兩個少年,聶家昌也是滿心感激:“是麼?那我們可要好好備一份謝禮才行。說來他們跟你大表哥還曾是同窗呢,只是你大表哥今年年後便沒再回康城,就斷了聯繫,不過我記得現下離中秋節還遠,他們應該正在書院上課纔是,怎會跑到這裏來?”

    聶家昌疑惑柳羅二人爲何爲在學中離開書院,正想着是不是第二天早上請他們回家做客,一來是向他們致謝,二來也是爲了叫兒子知道些書院裏的事,給他解解悶,沒想到天亮以後,兩人都已經離開了莊子,帶着那三個劫匪,不知去向了。問起家丁和莊戶,都說不知是幾時走了,唯有住在村莊邊上的一戶農家,老爺子習慣了早起,曾在拂曉時分看到幾個人影往山那邊去了。

    聶家昌只得嘆息一番,命下人收拾東西,預備回城。

    文怡早起得知兩個少年都不告而別,心下悵然,坐在窗邊發呆。她早發現那自稱柳觀海的黑衣少年有向自己隱瞞來歷的意思,但這到底是爲了什麼呢?柳家子弟繁多,自己不過是柳家姻親之一的顧氏族中一個旁枝女兒,平素跟柳家是從無來往的,他那樣作態,又有什麼意思?!

    阿櫻捧着托盤進來,柔聲道:“表小姐,老爺命奴婢給您送早飯來,您用些吧,再過半個時辰,就要出發了。”

    文怡驚醒過來,忙向她道謝:“姐姐辛苦了。”

    阿櫻滿臉是笑:“這可不敢當。表小姐折殺奴婢了。”

    文怡坐到桌邊,看着她送來的早飯,是一碗小米粥,兩個小巧鬆軟的白麪饅頭,還有兩小碟醬菜。她吃了幾口,有些動容:“這是用魚乾做成的醬?是姐姐做的?用的都是莊上的東西?”

    阿櫻笑道:“粥是奴婢熬的,點心是託了莊上的大嬸們做的,這醬菜也是她們自家做了下飯的。表小姐若喜歡,就買一罈子帶回去好了。”

    文怡倒沒這個想法,只是問:“這是在山邊,怎麼會有魚乾?吃着倒沒有其他魚乾常帶的腥氣。”

    “聽說是山上湖裏抓來的小魚,一條只有手指那麼長,因爲太小,沒什麼肉,就炸了做下酒菜,拿來做醬的人家並不多。”

    文怡心中一動,忙再問了些莊上的出產,但阿櫻不是本地人,所知有限,她最後只能怏怏地低頭吃飯,接着收拾東西,聽得阿櫻來請,便出門上車。

    踩在車板上,她趁着轉身的功夫,往遠處掃視一眼。昨晚來時,天已經黑了,因此看不清楚,現在才發現,這個莊子並不算大,佔地倒是很廣,與太平山隔了一條路,稀稀拉拉的散落着三四十戶人家。遠處是一片金黃的稻田,約有半個顧莊大小。隔着山道,對面山坡上是一片緩緩的斜坡,原本茂密的林子被砍得七零八落的,露出黃褐色的土地。

    “孩子,在看什麼?我們要出發了。”聶家昌催促着,文怡忙應了聲,收回視線,走進車中坐下,心裏卻盤算開了……

    前世守孝時,似乎曾聽說,有個外來的財主,在民亂後用低價買下了太平山西北面的一大片土坡,開墾出百頃良田,還有一大片果子林,不過三四年功夫,就有了大進項。顧氏族中還有人打過主意,只是因地方離得遠,不便宜,就算了。

    那個外地人買的會不會就是這一帶的山地?說起來,離舅舅家倒是很近,只是不知道,這些地現在價值幾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