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1章 各有思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1章 各有思量字體大小: A+
     

    文慧一點兒都不認爲自己做錯了事,反而覺得文怡可惡:“孫女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大錯,只不過是說些閒話罷了,又不曾當面給人沒臉。這是在家裏,屋中都是孫女兒的手足,侍候的也都是家生子,孫女兒只當是最私密不過的了,悄悄兒跟弟弟、姐妹們說幾句笑話,不過是尋個樂子。哪裏想到會有人鬼鬼祟祟地跑來偷聽?!祖母不問清緣由便問罪於我,孫女兒不服!”

    於老夫人氣得直拍椅子扶手:“你還敢狡辯?!咱們是什麼樣的人家!你說這話時又何嘗真的背了人?!房門大開着,人人經過都能聽見,你不知自省,反倒打九丫頭一耙,你還有理了?!”

    文慧抿着嘴,小臉漲得通紅,下巴緊緊的,眼中卻透出強烈的倔強來。

    文嫺看得膽戰心驚,見祖母臉都青了,六妹仍是不肯服軟,擔心氣壞了祖母,六妹也要吃虧,忙上前一步要說話。段氏發現了,飛快使了一個眼色過來,制止她開口。她略一躊躇,沒理會,扭頭望向祖母,鼓起勇氣道:“祖母熄怒,六妹雖然說錯了話,卻不是惡意的,當時是真不知道九妹在旁。她……她其實是因爲跟九妹脾氣不相投,又見九妹對外頭一應時興物件都一無所知,纔會笑話幾句罷了,雖然不妥,但也……”於老夫人黑着臉瞪過來,她吶吶地也不敢繼續說下去了,瞥見繼母段氏一臉着急的模樣,心中有些後悔不該出頭。

    於老夫人哪裏不知道五孫女的用意?不過是把事情往輕裏說,將最要緊的一點抹過不提,仗着文慧年紀還小,最後以一句少不更事作結論,隨便賠個罪便過去了,先前七孫子也是這麼過關的。但這回又不同,不僅僅是堂兄弟姐妹之間不和,而是直接拿族中長輩說事了,若是隻有家裏人聽見,也就算了,偏偏遇上二房的侄媳婦過來,雖不曾明言,到底露了痕跡,過後隨便一打聽就知道實情了。六丫頭年紀再小,虛歲也有十三了,再過兩年便是說親的年紀,再怎麼“年少無知”,也沒有當着衆人的面說長輩壞話的道理。事情要是傳出去,必定會被人說“不知禮”,到時候整個顧氏一族的女兒都要叫人看輕了!

    眼下六房那邊還沒動靜,也不知道那老妯娌會不會鬧起來,真要鬧到族裏,連文慧的父親都有了不是。這個大兒子雖然擔着族長的名分,卻因長年在京中任官,對族務甚少關心,二兒子又是個喜歡吟風弄月不耐煩俗務的,因此族中大半事務都是二房的老四在管着。如今大兒子憑着高官顯爵,又有女兒婆家那邊的貴親支撐着,族中無人能撼動他的地位,但若是文慧品行有了污點,他做父親的臉上也無光,再說教化族人之事,無疑是笑談。

    想到這裏,於老夫人越發生氣,對着六孫女斥道:“我要罵你,不是爲了九丫頭,你們姐妹間有什麼口角,那也是小事,我知道你看不上她,你要說她壞話,雖然不好,但也算不得什麼大過。但你不該說你六叔祖母!什麼叫裝模作樣?什麼叫自以爲清高?!那些話也是你能說的?!六房再不濟,也是你的族親,你六叔祖母是你的長輩,別說私下非議,就是心裏想一想,都是不該!你還要在兄弟姐妹們面前說!你說了那樣的話,你五姐勸你,你反怪她,她不勸你,就是她錯了!你弟弟妹妹們年紀還小,你不說教他們尊重長輩,反倒當着他們的面笑話尊長,你做的什麼姐姐?!”罵到這裏,又罵文嫺:“你是長姐,也不知道教導弟弟妹妹們,攔着不讓他們犯錯,往日祖母教導你的,你都忘了不成?!”

    文嫺眼圈一紅,跪倒在地,文安文娟也慌忙跟着跪下。

    段氏起身走到於老夫人身邊,輕聲勸道:“老太太消消氣,若是氣壞了身子,叫這幾個孩子如何當得起?孩子們不好,慢慢教就是了,可您得千萬保重自己。”

    於老夫人見她來勸,稍稍氣平了些,話裏帶了幾分暖意:“你起身做什麼?當心身體!你肚子裏這個,可是老二的嫡長子,輕忽不得!”

    段氏面色微紅,羞澀地道:“媳婦一時心急,就忘了……”又換了正色,“還請老太太聽媳婦一句話,這件事……雖說是六丫頭理虧,但只要不傳出去,倒也不會壞了她的閨譽,只是六嬸那邊需得安撫住纔好。至於二房那邊,倒不需要擔心,他家如今還有事託咱們辦呢。”

    於老夫人無奈的嘆了口氣:“也只能這樣了,總歸是我老婆子沒把孩子教養好!二房的事,回頭等老二回來,你看着他親自寫了信,把事情說清楚,明兒就派一個妥當人進京,叫老大那邊先打點着,還有文良那孩子科考前後要住的屋子,也需得收拾好了,再撥兩個妥當人侍候。你叫老二在信裏跟老大說明白,不是我老婆子囉嗦,二房手裏拽着他家丫頭的把柄呢!少不得要多盡點心力!”

    段氏恭順地應下了,文慧在下面聽得分明,知道父母要爲自己說了幾句閒話而受累,不由得漲紅了臉,仰着脖子道:“祖母用不着這般!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用不着父親和母親賠小心。四叔四嬸要管閒事,只管衝我來好了!我纔不怕六房的人呢!她們要是有膽子,就來跟我對質!我還要問她們知不知道羞恥,不但上門討要好處,還偷聽上了!”

    “你給我閉嘴!”於老夫人大怒,腦子裏轟的一聲,便覺得眼前有些發黑,身體晃了一晃,段氏忙扶住她,四個大丫頭也都亂成一團,倒茶的倒茶,打扇子的打扇子,拿藥的拿藥,拍背的拍背,好不容易於老夫人才緩了過來,臉色已經蒼白不已。段氏忙叫人請王老太醫去了。

    文慧見祖母被氣着了,心中也有些後悔,雖然不認爲自己錯了,卻覺得自己其實沒必要跟祖母頂嘴,老人家哄一鬨也就過去了,鬧得如今這般……

    文嫺卻是害怕得發起抖來,雖然錯的不是她,但她方纔豬油蒙了心,居然不顧繼母的勸阻,幫文慧出頭,往重裏說也是一個“頂撞尊長”的錯。萬一祖母有個萬一,自己一個沒孃的孩子,繼母如今又有了自己的骨肉,還不知道父親會怎麼對待自己呢……

    段氏指揮着丫頭僕婦們將於老夫人擡進臥室,回頭吩咐人去備水備藥,以及太醫上門後用得着的東西,瞥見幾個孩子仍舊跪在堂中,惴惴不安,便扶着丫頭,一副不堪勞累的模樣,走到他們身邊嘆道:“六丫頭,你怎的就犯了糊塗呢?!老太太年紀大了,受不得氣,你不知道麼?!”

    文慧咬着嘴脣不說話,心中卻覺得十分別扭。文嫺顫聲問:“太太,祖母她……不要緊吧?”

    段氏原想說不要緊,但轉念一想,又改了口:“我又不是大夫,哪裏知道?等王老太醫來了看過,才知道具體如何,但瞧老太太的臉色,怕是得養些時日。你帶着小七和十丫頭回去吧,晚上再來侍疾。”又對文慧道:“六丫頭,不是二嬸不疼你,這事實在是你的錯,你少不得要跪上一兩個時辰,老太太一向疼你,回頭消了氣,自然會饒恕你的。”

    文慧冷笑道:“用不着二太太吩咐,我本就打算跪在這裏等到祖母開口讓我起身爲止!我便是再不懂事,也不會不懂這個禮!二太太有空閒,還是回屋養胎去吧!”

    段氏一陣氣惱,勉強掩住怒色,讓文嫺他們三個走了。文嫺再三求她,一有消息就叫人傳信給自己,她點了頭,又安撫幾句,得了繼女一番感激。文安要留來下陪姐姐,她就勸道:“要緊的是老太太的身子,你若真有心替你六姐說情,不如到前頭等王老太醫,人一到就請過來,寫方子磨墨,抓藥跑腿,什麼事辦不得?你祖母知道你孝順,心裏一高興,就會放過你六姐了。”

    文安一聽覺得有理,忙調頭去了前院。段氏走到門外,回頭看一眼文慧,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沒過多久,王老太醫來了,見文慧跪在正堂,雖然心中疑惑,但文安催得緊,他就沒說什麼,直接進裏間看了診,說是一時氣急攻心,沒什麼大礙,但要臥牀靜養,又開了方子,囑咐了一通飲食禁忌,並嚴令不能再讓病人動氣,方纔告辭。文安一路送他出門,立馬就帶了小廝去藥鋪抓藥了。

    於老夫人睡了一覺,傍晚醒來,已經好過許多。見段氏在跟前服侍,便有些責怪:“你不去歇着,在這裏做什麼?當心累壞了我的孫子!”段氏笑道:“媳婦不累,活都叫老太太屋裏的姑娘們幹了,媳婦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罷了。”

    五福從外間進來,送上一碗藥:“老太太,藥已經好了,還有些燙,您回頭喝?”於老夫人點點頭,她將藥放下,又道:“老太太,六小姐在外頭已經跪了半日,眼看着就要天黑,晚上風涼,您看……”

    於老夫人身體頓了頓,纔在如意的攙扶下坐起身,神情有些猶豫,又有些心疼。段氏掃了五福一眼,笑道:“論理,六丫頭正該好好受個教訓纔好呢!不然將來還是這樣的脾氣,到了婆家,哪有不吃虧的?只是老太太向來疼她,她若生了病,老太太便先捨不得了。如今她跪了幾個時辰,想必也知道錯了,還是讓孩子回去吧,免得弄壞了身體。”

    於老夫人沉下臉:“她那脾氣,怎會知錯?!正該叫她吃點苦頭纔好!”話雖這麼說,到底是疼愛了十幾年的孫女,又怕孩子跪出點毛病,耽誤一輩子,於老夫人終究還是叫丫頭出去傳話,命文慧回去了,只是她餘怒未消,不肯見孫女兒。

    段氏坐在牀邊輕輕吹着藥,不一會兒,便侍候婆婆將藥吃了,然後勸道:“文慧這孩子,別的都好,就是脾氣太倔了。方纔媳婦勸她時,她雖沒說什麼,但看神情,還是不大服氣。她這樣的性子,若沒人用心管教,將來是要吃苦的。如今老太太這樣,媳婦……又不方便,五丫頭又小,還有誰能管着她呢?”

    於老夫人嘆了口氣:“只能我老婆子掙命了。她父母將孩子交給我教養,不過一個月,兩個孩子相繼闖禍,若不是老天垂憐,未曾釀成大禍,我都沒臉見他們父母了!”

    段氏道:“您如今還病着呢,要是累壞了身子,可怎麼好?大哥大嫂心中也會不安的。老太太,媳婦給您出個主意,您別見怪。”

    “是什麼?你儘管說來聽。孃兒倆有什麼可忌諱的?”

    “媳婦是想着……大哥大嫂將孩子送回來,一是爲了叫他們替父母盡孝,二是因爲大嫂身上不好,無力管教的緣故。前兒京城來信,大嫂已經好了,倒不如將孩子送回去。媳婦想着,文慧性子再倔,到了父母跟前,總不敢胡鬧了吧?文安年紀也大了,正是讀書的時候……”

    文怡在家中等了兩日,卻意外地沒聽說二房放出什麼話來,心中有些疑惑。她託趙嬤嬤在外頭打聽了,仍舊是風平浪靜,只聽說長房的於老夫人偶感風寒,有許多族中女眷上門去請安看病,別的事就沒有了。

    她心中氣憤不已,原來二房那自詡“公正”的四伯母,也不過是個趨炎附勢之人,怪不得前世四伯父給自己尋了那門親事,四伯母一邊感嘆鮮花插了牛糞,卻又不肯替她說話。她早該看清楚這位長輩的真面目纔是!

    罷了,既然長房有意粉飾太平,她也不必揪着不放,免得兩房鬧起來了,自家反而吃虧。既然兩家不曾翻臉,將來祖母若是需要延醫……

    想到這裏,她又忍不住捶自己的頭,既然不想再叫人說閒話,她還唸叨長房做什麼?!倒不如另尋法子的好!

    只是……她家既然是絕戶,又哪有什麼援手?其他族人……也不過是看長房臉色行事。

    文怡思慮再三,倒想起一個人來。

    (《生於望族》已申請了12月PK,請各位多多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