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章 橫死重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章 橫死重生字體大小: A+
     

    秋日的陽光正烈,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路旁的店鋪小攤叫賣着各式各樣的商品,從一文錢一個的素菜包子到價值千金的古董珍品,應有盡有。有人說,在京城,只要有權有錢,只有想不到的,沒有買不到的東西。

    外地來的客商從人羣中穿行而過,望着眼前的繁華景象,不由得感嘆:“不愧是京城啊!帝都氣象,果然不同凡響!”忽而見有尼姑在路邊化緣,他是個虔誠的信佛之人,忙從袖中摸出幾個大錢,買了數個素菜包子,送給了尼姑,得了一番稱頌感謝。

    忽然,街尾處的人羣一陣騷亂,驚慌失措地向路邊躲去,隨着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六匹高頭大馬載着穿着一致、全副武裝的護衛,急馳而來。後面還跟着一輛華麗的大馬車,馬車後,又是一輛小些的馬車,同樣裝飾着珠玉瓔珞,車後還有另六位騎士護衛。這一行十二騎兩車,彷彿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人來人往的街道似的,只顧着往前衝,驚得行人爭相走避。

    車馬急馳而過,帶起漫天塵土。行人咳嗽着重新回到路間,都望着那車駕遠去的背影,指指點點。

    那客商被塵土薰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好不容易舒服些,便看到方纔正跟自己說話的尼姑摔倒在地,忙問:“小師父,你沒事吧?”

    那尼姑緩緩爬起身,合什一禮:“貧尼不妨事,多謝施主相詢。”便低頭拭那齋砵,可惜裏頭的飯食都已沾上了塵土。

    那客商這才發現,這尼姑長得眉清目秀,皮膚白晳,年紀不過二十許人,緣何就出了家呢?可惜可惜。他暗暗嘆了口氣,問旁邊的攤主:“方纔那馬車的主人是什麼來頭?好生霸道!”

    那攤主道:“客人有所不知,那是咱們京中有名的絕世美人,柳尚書家的少夫人,平陽顧氏嫡出的六小姐!真真正正的名門閨秀!”

    客商納悶了:“即便是出身名門,也沒理由霸道至此吧?”

    那攤主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她夫家本就厲害,但最厲害的是她的靠山!你不知道吧?她背後站着好幾位貴人呢!聽說連當今皇后娘娘,見了她都是以姐妹相稱的!”

    客商更納悶了:“這是什麼緣故?”

    那攤主笑而不言。

    “靜虛!你在哪兒?!”不遠處傳來一個女聲,站在邊上正出神的尼姑反應過來,忙對客商再行一禮,匆匆而去,對迎上來的另一名中年尼姑低聲叫“師姐”。

    那中年尼姑皺起眉頭:“怎麼把齋飯弄髒了?師父正喊我們呢,再不回寺裏,就要耽誤午課了!”

    “是……”年輕的尼姑低頭合什,溫順地跟着她走了。

    那客商目送她們遠去,發現在那中年尼姑的醜陋面容襯托下,年輕的小尼姑更顯姿容秀麗,這樣的美人爲何要出家呢?想起方纔傳言中的馬車主人,乃是位絕代佳人,他便不由得搖頭。佳人又如何?女兒家還是要溫順柔婉纔可人呀!

    “這位客人,我這裏有各式精製簪釵步搖,您可要買一些回去?讓夫人和小姐戴上,更添幾分風采呢!”攤主熱情地向他推薦自己的貨物,他瞧了瞧,想起家中小女兒,已是花樣年華,便蹲下身,興致勃勃地挑起來。

    街上又恢復了原本的熱鬧,彷彿方纔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然而在有的人心裏,那輛馬車與威風八面的護衛,卻是無法輕易忘卻的。

    大報國寺西北面,是一片茂密的樹林,林後有一所庵堂,原是本寺轄下的女尼修習之所,偶爾也會有外地遊尼前來掛單。這日天色暗下來後,庵中衆尼做過晚課,便各自回了房唸經。

    白天曾在那外地客商面前露了一面的中年尼姑正歪在榻上,拿根細竹籤挑着牙,抱怨道:“這大報國寺的齋飯聽聞是極美味的,不然我也不會勸師父到這裏來掛單,沒想到庵堂是另行開伙,做的飯菜難吃死了,出門化緣又沒化到好東西,真真倒黴!”

    她說話的對象正是那年輕的女尼靜虛,後者眼下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閉目唸經,聽到她的抱怨,沒搭話。

    那中年尼姑不滿了:“我正跟你說話呢!擺什麼架子?!”

    靜虛唸完一遍經文的最後幾個字,才睜開眼淡淡地道:“師姐,出家人需戒嗔,需清心寡慾。”

    中年尼姑翻身而起,冷笑道:“我纔是師姐!你在師父跟前才待了幾年?就給我說教起來?!”

    靜虛低頭不語。中年尼姑知道她是個溫順沉默的性子,也不再罵,只面帶嘲諷地道:“我知道你今兒心裏不爽快!在街上時,就聽說那橫衝直撞的貴人是柳尚書家的少夫人,平陽顧氏的六小姐!你不也是平陽顧氏的小姐麼?那又如何?!人家是高高在上的貴人,錦衣玉食,你卻只能窩在這裏,青燈古佛,吃着難吃的齋飯!死了也不會有人多看一眼!”

    靜虛眼皮輕顫,復又重歸平靜,淡淡地道:“那都是前塵往事了,我已忘卻,師姐又何必還記着?”

    中年尼姑冷笑:“你倒說得輕巧,天天風餐露宿的,你又三災八難,受罪的是我們!若不是我勸得師父到此掛單,她老人家又認得幾位誠心的官家夫人願意聽幾回佛法,我們早餓死了!你既是出身望族的千金小姐,爲何不能給師父和師姐們分憂?!”頓了頓,她忽然想起一件事,頓時轉怒爲喜:“是了!方纔聽庵裏的人說,那位貴夫人今兒要在大報國寺祈福!你們都是一家的,不如你去跟她說說,讓她多賞我們些香油錢吧?!也是對師父的孝心不是?”

    靜虛沉默不語,中年尼姑急了,便上前來催她,她起身避開,轉身出了庵堂,卻沒往前頭寺廟走,只在樹林邊上徘徊。

    夜深露重,一陣秋風吹來,她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呵了呵手,偶然擡頭望天,卻發現今日是滿月,月亮又大又圓,明晃晃地掛在天上。她看着看着,忽然落下淚來。

    她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賞月了,上一回,還是祖母在世時吧?她自幼父母雙亡,是由祖母教養長大的,因無兄弟扶持,在族中不過是個受人忽視的旁枝女兒。祖母去世後,更是沒了依靠。她小心翼翼地,嚴守閨訓,不敢多說一句話,多走一步路,生怕被人看輕了,但最後的結果卻實在算不上好。

    她這輩子做得最大膽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拒絕族長安排的婚姻,毅然出家了吧?雖然出家人的日子十分清苦,她卻覺得輕鬆多了,相比於在那個大家族裏規行矩步的壓抑生活,她寧可忍受飢餓與寒冷,連師姐每日的抱怨挖苦也甘之如飴。

    又是一陣冷風吹來,靜虛一個哆嗦,再望向月亮,卻覺得月色變得有些詭異,居然帶了些血色。她還以爲自己看錯了,正想再看清楚些,卻忽然聽到有腳步聲正急急往這邊來。難道是寺裏的僧人?靜虛忙避到樹後。

    然而出現在月色下的,卻是一行三人,兩男一女,其中一名男子穿着護衛服色,正與白日裏見過的騎士相同,而那女子,麗色奪人,不是那位家境富貴、地位顯赫的六堂姐又是誰?

    靜虛一陣恍惚,忽而得見故人,她不由得感嘆萬千。六姐一直是平陽顧氏的明珠,從十歲起,便以才貌聞名。她父親在朝中任高官,兄弟又都是出色的才子,昔日一族中的姐妹,再沒有比她更風光的了。

    “誰?!”另一名男子忽然出聲,三人的目光遂向靜虛所在的方向掃來。

    靜虛一陣心悸,忙走了出來。那男子身上雖是華服,眼中卻滿是唳氣,絕非善輩,她還是儘早表明身份的好。

    三人見是個尼姑,稍稍鬆了口氣。只是那貴夫人見這尼姑一直盯着她,有些不悅:“你是哪裏的女尼?!”

    靜虛苦笑,一別不過數年,她已不認得自己了麼?便開口喊了一句:“文慧……”

    那華服男子臉色一變,不等她說什麼,手上銀光一閃,靜虛便覺得心口發涼,接着便看到一柄銀劍沒入自己胸口,隨着劍身被拔出,她全身力氣盡失,軟軟臥倒在地。

    文慧急問:“你殺她做什麼?!要是惹得住持生氣,難保不會將我們的事泄露出去!”

    那華服男子卻冷笑:“這尼姑知道你的名字,誰知有什麼企圖?倒不如搶先下手,省得麻煩!咱們快走,只管將殺人罪名丟給後頭的人就是!”文慧聞言也不再糾纏,急急隨着他們走了。

    靜虛躺在地上,身體漸冷,目光漸散,可她不甘心,爲什麼……好歹給她一個理由!

    只是鮮血的流逝漸漸帶走了她的生命,她的意識完全沉入了黑暗中,只有那詭異的月光仍舊照耀着她的屍身。

    不知過了多久,她從炙人的灼熱中醒過來,只覺得身上彷彿有火在燒,輾轉反側,痛苦低囈。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她耳邊呢喃:“一定要平安無事,一定要挺過去呀……”

    她在記憶中搜尋着這個聲音,答案卻叫她不敢相信,猛地一睜開眼睛,望着眼前慈愛的臉龐,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醒了醒了!老夫人,小小姐醒了!”老婦驚喜地直起身,往外奔去。

    而靜虛,則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一雙小手,又掃視屋內的擺設一眼,只覺得腦中轟隆作響。在方纔那老婦的攙扶下進門的,不正是她去世多年的祖母麼?!

    是佛祖在保佑麼?這是做夢還是真的?她居然重生了!

    這時候的她,還是個十歲許的女童,家業還未敗落凋零,祖母還未去世,她還不是無依無靠只能任人擺佈的孤女,還未出家……

    她的名字……還是顧文怡。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