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銀白的律動 » 永不遺忘的初心_第六十章奇怪的禮品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銀白的律動 - 永不遺忘的初心_第六十章奇怪的禮品店字體大小: A+
     

    什麼時候,街道上出現了一家禮品店了呢,記得之前這裏完全是空地啊,城市這幾年變化越來越大了呢。   克洛諾斯的禮品屋?真是奇怪的名字,好像自己在哪裏聽過克洛諾斯這個名字啊,不過很快,他的目光就被商店上的牌匾吸引了,牌匾似乎是用金子做的?不,顏色更爲璀璨,應該是鍍金吧,門上還鑲嵌着彩色的玻璃,哥特式的建築風格,使得這禮品店充滿了神祕,與其說是一個禮品店,好不如說是一個沒有人探尋過的神祕城堡或者富麗堂皇的大教堂一樣,盡顯華美與尊貴。   在寸土寸金的日本開設這麼大這麼奢侈的一家店,不管怎麼看都是遊手好閒的富家公子做的吧,帶着少許羨慕,明明不需要禮物送人的他鬼使神差的走進了這家店。   與想象中的不同,店裏裝飾得更爲華麗,紅色的天鵝絨地毯,復古的水晶吊燈,帶着非常古老的氣息的木製傢俱,櫃檯是用奇怪的石頭雕琢的,看上去就像透明的一樣。唯獨有一點奇怪的是,在這大廳內擺滿了時鐘,有掛在牆上的布穀鳥鐘,有用紫檀木做的擺鐘,還有一些現代化的掛鐘和數字時鐘,還有古老的重錘式機械鐘等等,在大廳上擺了至少千檯鐘,種類造型各異,完全沒有重複。   “客人,需要點什麼?您想要的這裏一切都應有盡有。”說話者,穿着黑色的禮服,造型精美,工藝精緻,大約十五六歲的樣子,有着耀眼的金色短髮和同樣金色的眼睛,有着完美無瑕的笑容,但給人的感覺就如同雄獅一樣,應該是錯覺吧。   “你們,這裏有沒有一些神奇的東西,如果沒有的話,那真是抱歉呢,我這個人就是喜歡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他不知道回答,總不能說自己只是被裝飾吸引瞭然後就迷迷糊糊的來到這家店內吧,這樣也太不禮貌了吧,只好令這個應該是服務人員的人知難而退了。   “哦,那麼客人喜歡那種呢?”金髮少年沒有認爲這個人是來搗亂的,事實上也沒有敢來這裏搗亂,不是嗎?   他在內心咆哮起來:只好硬着頭皮上了嗎,真是的,爲什麼就不能多理解我呢!“就是那些能讓別人聽我話的東西。”對啊,如果有那種東西的話,怎麼會有人敢反駁我,還敢嘲笑我胖!   就像這家店就像一個引子一樣,緩緩的誘導出進來男子內心的黑暗面,仔細想想的話,普通的商店人員怎麼可能會有那麼高貴的氣質,而且面對店員的話他居然沒有任何懷疑,反而沒有任何疑惑的相信了。   “這種東西確實有,但我發現客人身上好像沒有足夠的價值來支付啊。”店員先是笑容滿滿的答覆起來,之後卻又蔑視地看向他。   可惡,

    連你也瞧不起我嗎?男子攥緊了拳頭,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殺了他吧。心裏有個聲音一直對他說道,他的眼神開始充血,並咆哮起來:“去死,去死,去死!”普通人看不見的狂氣開始包裹住他,他已經被某種惡念逼瘋掉了呢。   “真是可悲呢。”帶着毫無情況的眼神看着他,那個他認爲是是普通店員的金髮少年嘴角露出蔑視的笑容,他似乎在一瞬間被肢解了呢,錯覺嗎?剛纔所有的鐘都停止擺動了?而且金髮少年雙眼的瞳孔中各出現了一個時鐘,時鐘以順時針快速撥動着,而自己似乎也在緩緩消失,順時針嗎?原來如此,自己存在的時間在緩緩的消失啊。   他想起來了,原來自己早就在一週前被違法交通規則的超速跑車撞死了,自己已經成了鬼,而且想害人嗎?其實,美美子,最喜歡你了……思緒在這一刻停止,化爲無數光點的他緩緩流入金髮少年手中的沙漏內變成一顆砂礫。   “哎,我想真的開門做生意啊,但建立於時間軸的禮品店正常人完全看不到,而且作爲泰坦神明的我的氣息在西方太容易被識別了,真是過分啊,這個資源貧瘠的遠東之地哪裏有什麼客源啊。”克洛諾斯其實並不會時間的力量,事實上如果他會這麼強大的力量的話,哪有宙斯那個混蛋色小鬼什麼事情。但因爲不少人會把希臘神話中的最高神柯羅諾斯和泰坦神王克洛諾斯弄混的緣故,所以克洛諾斯因此獲得了部分時間的權能,雖然對於真正強大的存在聊勝於無,但自己真的變強了啊,甚至欺騙了看守被放逐到塔耳塔洛斯(地獄)的守衛,那三個笨蛋百臂巨人現在都發現不了吧,雖然同樣是母親蓋亞大人所生,但他們僅僅只是四……對,是百肢發達的醜陋傢伙罷了,居然還敢和獨眼混蛋們一起幫助宙斯那羣小不點對付我們,真是令人惱火。   “嘿,堤豐,你這個混蛋再敢把爪子往我的沙漏上面伸一下的話我不介意給你一斧子啊。”提豐又或者說堤福俄斯子嗣衆多,都是希臘神話中的著名魔怪,再加上本體那不可名狀的樣子,所以被人稱之爲萬獸之王,不過萬幸,這個怪物是來幫助泰坦的。否則的話,就算克洛諾斯自己每次看到他都冒冷汗,更別說其他泰坦了。   而與此同時的一個繁華街道內。   逢阪陸郎,他自認爲自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自私又怎麼了,他有錢啊,兒女這種煩人的玩意不就是丟一點錢就可以解決的嗎?兒女的感受,那跟自己有關係嗎?   坐上自己的敞篷跑車,這輛車可是非常金貴的呢,唔,不知道何時,周圍居然起霧了,而且白霧在肉眼可見的茂密起來,本來之前可以看到十幾米外

    的景物,現在卻連自己的手都有點看不清楚。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似乎霧裏隱藏着看不見的怪物一樣,真是奇怪啊,明明剛纔還有不少人在啊,現在的話還是不要啓動車子的話,免得撞到了的話自己會有多心疼啊。   車子動了,不,不是動了,是自己現在正在緩緩上升啊,雖然因爲大霧的緣故,看的不太清楚,但連人帶車被提起來的感覺也太可怕了吧。   擡起的動作停下來,他還沒舒一口氣,一個恐怖的巨嘴出現在了面前,霧裏具體的輪廓看不清楚,但自己就快要被吃掉了啊!   車子不動了,他的第一反應是停下來,哪知那個看不清楚的怪物說話了:“汝便是逢阪陸郎了吧。”   “你怎麼知道……不、不是的,我不是逢阪陸郎。”他開始慌慌張張解釋起來,現在不是好奇的時候,那個怪物不會是來殺自己的吧。   “吾是地獄的上位魔神「深海之王」高須海,本來平凡的你我是沒有興趣,但因爲吾的兒子高須龍兒和汝的女兒逢阪大河同居的緣故,我就當拜訪親家公了,聽說你很不關心自己的女兒,是嗎?”   面對那猶如汽車一樣的眼睛,他哪敢說是啊,急忙搖頭:“不、不是,我明天,不,今天就去看我的女兒,帶很多禮物,帶非常非常多的禮物,直到我女兒開心爲止!”   “是嗎?那就好,這些就當給親家公的見面禮吧。”說着,塔尕斯泰掏出了一個沒有上鎖的鐵箱子放在逢阪陸郎的車上,箱子裏面裝滿了極品珠寶。   把車子放下,塔尕斯泰離開了,之前的迷霧是他的特殊能力「迷霧監獄」,被他拖入迷霧監獄的人沒有他的認可的話一輩子都出不去,當然,成功率是不同的,差不多狀態不好的中位魔神自己就只有極小機率拖入「迷霧監獄」了,而且第一次成功機率最大,越往後成功機率會變得越低。   而逢阪陸郎看着這一箱極品的珠寶,急忙關上了箱子,看着周圍毫無察覺的人羣,他充滿了驕傲,總之,他覺得自己這個女兒做的太好了,魔神啊,那豈不是有什麼願望都能找他實現嗎?   而這些珠寶是怎麼來的?珍珠是一些海魔送上來孝敬塔尕斯泰的,而寶石是厄瑞交給塔尕斯泰的,地底埋藏着寶石非常多,而對於惡魔而言,沒有魔力的寶石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罷了,最多用來和貪婪的人類交易罷了。所以說塔尕斯泰隨口一說,厄瑞就給了他大量的非常極品的珠寶,給逢阪陸郎的其實都是塔尕斯泰看不上眼的次等貨。   希望那個男人能明白真正的父親要做什麼,父親的責任可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麼輕鬆啊,遠遠看了逢阪陸郎一眼,塔尕斯泰離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