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銀白的律動 » 永不遺忘的初心_第三十九章死亡迴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銀白的律動 - 永不遺忘的初心_第三十九章死亡迴歸字體大小: A+
     

    的氣味,嗎?”既然是雷姆說的,他自然知道這是「魔女」的氣息了,事實上早在魔獸之森的時候他就已經有些眉目了,而回想起來培提爾其烏斯似乎也說過類似的腦子有病的自述話語。   像這樣陷入思考的昴,雷姆用擔心般的目光看着。   讓雷姆困擾並不是昴的本意。暫且,把思考放到之後了。   “要是覺得我會去哪裏而不安的話,就像這樣抓住吧。”   “誒?”   “比力量的話絕對贏不了,這樣就覺得安全了吧?”   聽到這言外有着隱藏害羞之意的發言,雷姆來回比看着牽着的手和昴,“是的。”   微笑着點了頭,既不是在前面也不是在後面站在了昴的身邊。   像這樣,兩人並列着走去。稍稍低着頭,直直盯着握着的手的雷姆嘴巴緊緊閉着,什麼也不說地配合着昴的步子的速度。   帶着如此惹人憐愛的她,昴感受着牽着的手掌處傳來的觸感表情鬆緩着——不斷洶涌着殺意與憎惡。   ……過了一會,從飯館內走出來的拉着雷姆的手的菜月昴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去請求過普莉希拉·跋利耶爾、庫珥修·卡爾斯騰和安娜塔西亞·合辛這三位有實力的王位候選人,但因爲過於幼稚的交涉,他失敗了。他苦笑着,但看到看着自己、相信自己的雷姆,卻決然的走了出去,既然沒有人幫助的話,那麼一切都靠自己吧!   (時間回到過去,庫珥修宅內)   “昴閣下。私底下,發生了什麼心境上的變化了嗎?”身着嶄新黑色禮服的老執事,看着親近的兩人眯起了藍色的眼瞳。   “誒誒?突然怎麼了。是說就在這兩、三個小時裏變成美少年了嗎?”猶如真正全然不知一樣,這便是菜月昴的解釋。   “眼中有修羅紮根了。真正的,無可掩飾的!”被稱爲劍鬼的他眼神尖銳的看着他。   聽到這話,俏皮着回答道的表情變化了。   從曖昧的笑,變向「真正」的笑。   “討厭啦,威爾海姆先生。不就像是在說我有什麼奇怪的變化了一樣嗎?”   “實在很難說是微小的變化呢。那樣昏暗的光輝要宿於眼瞳中,必須要有相應的契機。——我,比任何人都知道這一點!”在點頭的威爾海姆的眼瞳裏,昴見到了從未注意到過的光輝威爾海姆也是,翻滾着對某種難以原諒的事物的殺意的人物。大概是因此,纔會注意到昴那憎惡的火焰的吧。   “會,疏遠我嗎?”   “不。會如昴閣下期望的做法去做吧。比起直到之前的你的話,還是現在的你要令我感覺好的多。”   交換着昏暗笑容的兩人。即便沒有相互說出心裏話,也僅在表面上有所理解的關係。   “昴,表情很壞哦。”雷姆看着昴的臉,說道。   “嘿嘿嘿……誒,痛痛痛!等,雷姆小姐!要裂了啦!”由於被拉着耳朵的疼痛,惡毒的對話中斷了。   “請不要讓雷姆不安起來。”少女請求起來。   “喂喂,超難得的雷姆的懇求也太不乾脆了吧。但是,安心吧,雷姆。不管什麼,我都會做點什麼處理好的吶。”   (交流中)   「今天最後的

    訪問者爲卿,這也還真是有趣的預定呢」   雖說預定被打亂,庫珥修卻彷彿莫名心情好地這麼說着笑道。   正正地座在接待室的椅子上,男裝的庫珥修修長的雙腿優雅地搭着。撫梳着深綠色的頭髮,琥珀色的眼瞳好似窺探着這邊內心般眯了起來。   這眼神的銳利,若是以前的自己的話一定會狼狽不堪昴這麼想道。不過現在是和雷姆兩個人,與她並列着正面對峙也不會變得不安了。   其克魯修的身後,搖晃着貓耳的菲利斯好似不服地瞪着這邊。   「所幸,距離晚餐時間還有空閒。到那時爲止都沒問題,就陪卿一下吧」   「事前什麼都沒說,突然在喵個時間說有事情了喵。昴親要對庫珥修大人的胸懷寬大,磕頭致謝吶」   「別擔心。不管是感謝還是磕頭,我都不會要求的」   「真是的,對庫珥修大人的男子氣概神魂顛倒了。打從心底……」   菲利斯唱黑臉然後由庫珥修來指責,主從無時無刻不在上演着鬧劇。   「就算說的太長也只會看不到邊,克魯修也不像是喜歡這樣的樣子」   雖然話題的進行慎重是必要的,但是迂迴的會話大概也只會惹克魯修不快。   「是卿請求的會談。開始方式就交給卿了。——期望爲何?」   真的,是理解迅速的人。   舔潤了乾燥的嘴脣,昴深呼吸了一下編織着言辭。   「魔女教那羣人,正在謀劃襲擊羅茲瓦爾的領地。爲了擊潰他們,想要藉助克魯修的力量」   單刀直入地,昴打出了達成目的所必要的條件。   對抗魔女教用的戰力——已經無法期待羅茲瓦爾,那就只能從其他地方拉出來了。而昴知道庫珥修的話正好滿足這個條件。   「原來如此,魔女教嗎」   在,室內每個人各自對昴的話的反應途中,庫珥修頷首道。那嫣然的微笑中蘊含妖豔,昴不禁對她這新的一面吃了一驚。   這個反應與昴所預想的每個都不一樣。但是,引線已經點燃了。   平復着加快的心跳,昴等待着庫珥修接下來的反應。但是,「怎麼了?應該說過了哦。這是卿該說話的場面」   對等待狀態的昴,庫珥修笑容滿面地歪着頭。對這出乎意料的反應,昴有些狼狽。   「不,所以說……就剛纔,說的那樣」   「該不會,想要說只是擺出要求就完了吧?卿這個要求的理由是?想要求怎樣的結果?答應這個要求,這邊有怎樣的好處。不把這些明示出來的話都談不上是交涉」   唔咕,盯着發出這聲哽住的聲音的昴,庫珥修彷彿無趣般合上了眼。   只靠這個動作,就讓昴認識到了自己思考的膚淺。   「這倒是。對不起,失禮了。那個,怎麼說。我也沒有像這樣交涉的經驗,所以稍微逗逼了一下」   「理解自己的不成熟也是必要的。不要在意。但是,會談限制只到晚餐爲止。——注意,不要忘記這點呢」   明白了這是在展示着寬大的一面的同時,提示着時間限制的恩威並施。   結果因爲無法說服庫珥修而被認爲狂人以失敗告終。   之後亦是如此……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