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銀白的律動 » 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龍組_第十二章我已經不會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銀白的律動 - 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龍組_第十二章我已經不會再——字體大小: A+
     

    門被打開了,果不其然敲門的就是蘇有怡,她換了一身很隆重的紅白相間的漢服,長裙垂地,簡單又不失大雅。再配上她如畫般精緻的面龐以及莊重的神情,給人一種凜然不敢輕薄之感。   這件衣服瞬間觸動了許向東內心的某根柔軟的弦,自己似乎好久沒有看到過這種寬袍大袖、長袖飄飄的衣服了呢,有些懷念,又有些害怕,自己也老了啊。   “喵~”這聲貓叫瞬間把許向東拉回現實,西馬達,總覺得自己的這一世的短暫人生就要結束,該不會以後的自己的墓誌銘就是:他生前打算上了一個幼女,然後死了。不會這麼慘吧,我還是處男啊,我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一下啊!   “哦,估計是哪裏的貓的聲音吧,這不重要,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許向東已經滿頭大汗了,最後只好尷尬地撓着太陽穴,並且眼神飄忽不定,沒辦法,他又不是網上那些臉皮厚比城牆的紳士們啊,滑稽什麼的用在這裏會被打死的吧,一定的吧!   看到許向東的反應,少女心中暗暗碎了一口:信你纔怪。然後卻不揭穿,反而笑眯眯的說:“可是那貓的聲音好像是從我牀底發出來的呢~”   被笑眯眯的大小姐盯着的許向東感到大事不妙,他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容臣死之前在吸一口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纔怪,他還沒有到極限的時候呢。   蘇有怡開始漸漸向他靠近......而另一邊的莫德發現自己實在抓不到某個逗逼如貝斯里森的貝斯里森,嗯,這句話沒毛病。   “小白在不在,小白在不在?對、對對、對對,我是嬌妹,能不能帶人家一起玩♂嘛?”這是莫德在網上學得一個招式,再配合上自己名爲黑翼的弒神兵器之身,他分分鐘就變了聲來坑人了。至於小白?那是某貝的小名啦,別問他是怎麼知道的,你們不會想知道的。   “這個女孩子是怎麼回事啊,許向東你揹着我去做了PY交易嗎?”蘇有怡看着穿着女僕裝的貓娘,氣不打一處。而許向東則內心痛苦無比:爲什麼你會這麼熟練啊!你到底做過多少次了啊!?   “我說她是被送過來的你信嗎?你聽我——”“我不聽我不聽——”   以上劇情並沒有發生……現場情況是這樣的。   “解釋起來或許會很複雜,但這個孩子確實今天才出生啊,而且還不是人類,大小姐你要相信我的節操啊,它還沒有掉啊。”許向東這個時候已經

    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了,最後他只能苦笑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會這麼說嗎?怎麼可能,你當我笨蛋嗎?”蘇有怡雖然知道許向東不是一般人,他說的也有道理,但女孩子的天性使她不敢承認,最後只能嘴硬下去。   愛情就是一方對另一方的妥協,如果兩方都不妥協的話,最後只會破碎,然後一點點回憶都不剩下,人總是自私的,他們總想讓另一方爲自己不斷付出,而自己不斷索取罷了。這麼想着,許向東有些悲哀,他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有了愛的感覺,但爲什麼會這樣呢?   “工作什麼的,已經無所謂了。因爲已經不再有遊戲,值得去玩了。傳達不了的戀情,已經不需要了。因爲已經不再有人,值得去愛了。”說着,許向東頭也不回的跑到房外,沒有一絲猶豫。   而就在蘇有怡破門而出追他的時候,他心裏暗爽:果然尤諾迪奇桌上那本《套路的藝術》真的有效,接下來就是我不聽我不聽了,我真是太聰明瞭。   雖然這個套路就如同八點檔狗血劇一般,但許向東相信涉世不深的少女一定不會知道的,沒錯,尤諾迪奇可是靠着套路獲得N個女朋友的男人,他爲什麼不能試一下。   (接下來將會變成第一人稱來增加代入感,第一人稱版哦)   蘇有怡眼裏含着淚光,對着我:“親愛的,你似乎忘記東西了呢?”   這時候就一定不要慫,誰先服軟誰就完蛋了啊:“沒有忘記,那些都當我留給你的一個寶貴回憶吧!”   蘇有怡抹起眼淚,說道:“我的父親給你的房子不要了嗎?超級跑車不要了嗎?三億的人民幣不要了嗎?”   我想要,真的好想要,我的聲音開始發顫:“這、這是真的嗎?”心裏開始無比的緊張,似乎自己馬上就要休克了一般。   “假的。”突如其來的話語瞬間把我擊沉了,蘇有怡露出了一副死魚眼,然後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的套路,早已被我揭穿了。”   納尼,自古深情留不住,總是套路得人心啊!我剛纔動了真情啊。等等,尤諾迪奇的《套路的藝術》還有PS?   結尾PS:如果套路的目標是你女朋友或者暗戀對象的話還是算了,她們是最會玩套路的,別問我是怎麼知道的,我不想說。   (輕小說版1)   必需……要做個了斷嗎?灼熱的陽光穿過綠葉的間隙,冰冷蒼白的手指開始止不住的顫

    抖,即將化爲修羅場的這裏,唯有記憶中的少女能讓他感到些許安慰。少女女面色蒼白,飄着紅白衣衫。   自己死掉也不錯,只是希望她能原諒自己。   少女臉上掛着晶瑩的淚珠,眼中閃爍着對他的擔心,他微微一笑。   放心吧。   這麼多年來,我似乎從未知道自己爲何而奮鬥。   唯有今天,唯有今天……!   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很開心啊。   那天少女問自己:吶,即使是許君這樣的人,也會害怕吧。   是啊,我很怕你死掉啊……   (輕小說版2)   我,討厭高官兒女。溫柔的富家兒女也,討厭。   出身的差距,已經體會過無數次了。久經沙場的我,不會再中招的。   不管是被貴族豪門叫做螻蟻,還是孤獨地呆在郝城或者龍組,我都習慣了。唯獨你是不同的……當我打算捨棄自我的時候來打破這不可避免的僵局時,沉默被打破了。   打破這沉默的,是張揚的聲音。   沒有許君在的地方,就不是我要回去的地方!   沒有許君在的蘇家,纔不是真正的蘇家!   張揚說着。   望向自己的身後,原來那些傢伙,都跟了過來。可惡,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就是夥伴啊。米娜,阿里噶多。   被守護的感覺……真好。   (輕小說版3)   “你剛纔的說法,我不能理解。”   這聲音比張揚冷酷百倍。像極地的寒風一樣,又像極光一樣吸引人。   “雖然沒法很好地說明,但你對張揚的那種做法,我非常討厭。”   蘇有怡緊緊地咬着嘴,瞳孔中迸發出無處可去的怒火。   “還以爲……你和我是一樣的。”   冷漠地說完,蘇有怡轉身離去。   沉着的,冷靜的,優雅的,追求絕對理性的,冰雪一般的蘇有怡。   和我同樣孤獨、孤高的蘇有怡。   擅自期待,擅自強加理想,又擅自認爲互爲同類,然後擅自失望。   我似乎初次討厭自己了。   陽光明媚的郝城與蘇家並不是我的歸處。   暗中陰暗崎嶇的龍組纔是我該站立的舞臺。   許向東一個人的舞臺。   (輕小說版4)   即使是這樣的我,能被人需要,被人依靠,能在這裏和大家並肩作戰,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幸運的事了呢。來吧,邪族們,我已經,不會再恐懼了!這片土地,就由我來守護!感受來自煌煌華夏的威嚴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