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銀白的律動 » 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龍組_第五章超能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銀白的律動 - 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龍組_第五章超能力?字體大小: A+
     

    “這個稍後再說。”銀白色的絲狀物現在猶如水銀一般解除了對身體的覆蓋,這些不知是固體還是**的物質最後緩緩在許向東面前匯聚成了一個頭戴太歲的黑髮男子,這就是邪神太歲和太歲吧。   “邪族,是生存在世界與外域之間空間裂縫的以其他生靈的靈魂、意識和血肉作爲食物的一類怪物的總稱,邪族是鬆散的怪物集合體,每支邪族都以部落或者家庭的形式生存着,但就算是同一個種族的邪族都會互相殺戮,更別提不同的邪族了,但它們有着名義上的首領,邪魔神,它們聽從着邪魔神的指揮,對世界宇宙大舉入侵,所過之處,寸草不生,一切的一切都會被它們吞噬殆盡。因爲生存於空間裂縫內,它們要麼有着強悍的體魄,要麼擁有着詭異的能力,要麼有着極難殺死的身體或者繁殖後代的能力爆表,有的強大邪族甚至兩者乃至三者皆具。它們會趁着一個個位面產生空間裂縫的時候入侵那個位面,當然因爲貪婪的本性,它們大都是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通知其他邪族,所以入侵者一般來說都是一隻或者好幾只邪族,當然大舉入侵的也有,但每個位面的位面之壁都會將它們攔在世界之外,像這種的僅僅只是位面意識疏忽下的漏網之魚罷了。”邪神太歲慢條斯理地解釋起來。   “好痛,啊——!”本來還打算繼續問下去的許向東突然覺得自己全身都快被撕裂一般,身上也開始大面積滲血。這時,某隻看起來沒有節操的太歲哥哥(?)飛到了許向東頭上,一股暖暖的能量流入許向東體內,雖然還是很痛,但傷口都癒合了。   “好神奇,這就是太歲嗎?但爲什麼我會突然那麼痛呢?”看着本來沾滿血液現在卻光滑潔白的雙手,許向東有些好奇。“這是因爲我解除了附身,你之前的傷痛都被我抑制住了,但物極必反,這樣抑制的時間越長,等我離體的時候你傷和痛也越重。”邪神太歲解釋起來:“不讓你真以爲普通人能在沒有什麼保護措施的情況下使出那麼大的力,跑那麼快還沒有受什麼傷。”   “不會吧,你們的那種附身不應該就像穿了納米作戰服或者動力裝甲一般嗎?再不濟也該像動力外骨骼一樣啊,難道只有強化沒有對人體的保護措施嗎?!”許向東有些抓狂,而罕見的太歲哥哥和邪神太歲一起尷尬的搖了搖頭。   “不多說了,如果你想知道那虛僞的和平下隱藏的殘酷真相的話,那麼在內心呼喚我的名字吧。”邪神太歲背後伸長出如同機翼的銀色翅膀,噗嗤一下,便帶着太歲消失了,甚至許向東根本沒有感覺到氣流什麼的,是對力控制精妙無比還是翅膀只是一個幌子,這貨直接瞬間移動走了?   不過,好累啊,好像休息一下子呢。在閉眼的那一刻,他好像看到滿臉淚水的大小姐帶着一羣

    黑衣男跑了過來,錯覺嗎?   似乎時間過了許久,許向東慢慢睜開眼睛,看着天花板上刺眼的白光,他下意識的眯上了眼睛,等等,好像有哪裏不對,爲什麼總覺得自己下體很重,根本動不了,該不會是自己的腿斷了吧,亦或者大腿部壞死了?   撐起許久未到感到有些無力的手臂,許向東才發現,原來是他的下半身被壓住了,蘇有怡含淚睡去的精緻面龐更給其平添三分魅力,但一般人看到一個美少女趴在一個男人的雙腿之間絕對會被誤會吧。   正當許向東打算好好打量這個充滿少女風的房間的時候,“卡擦!”,房門被打開了,一羣人魚貫而入,走在最起碼的正是蘇龍華。許向東有一種自己死定了的預感啊。   估計要不了多久蘇龍華就會一聲令下:“這龜兒子敢對我女兒動手,宰了,餵我的扭玻利頓!”不對,這裏是中國,應該是喂野生純血藏獒纔對。想想那結局許向東就不寒而慄,趕忙開口:“蘇老闆,您誤會了啊,我什麼都沒幹啊!”   蘇龍華沒好氣的說:“混小子我當然知道你什麼都沒幹,如果你真的對我的寶貝女兒做了什麼的話,你就去觀賞池那裏‘種蓮花’吧!”   而這個時候,老李和之前那個騷包的黑衣男也走了進來,老李錘了錘許向東的胸口說道:“你小子行啊,藏得挺深啊,原來你有超能力啊。”許向東被這麼一錘,差點岔氣了,他苦笑道:“李叔,能不能別那麼用力,否則之前沒死,我現在就死了。”   而黑衣男則崇拜地說道:“許哥你那超能力怎麼來的,你救了我張揚一命,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了,以後你要我往東我絕不往西,要我抓狗我絕不攆雞!”   孩子,你是從九十年代來的嗎?現在不流行古惑仔了,而且你的老大就在我旁邊啊。許向東跑瞟了一眼蘇龍華,很明顯蘇龍華沒有什麼表示。   “額,你們沒看到奇怪的事情嗎?張揚你剛纔沒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許向東試探性的問道,他知道這個小區佈滿了攝像頭,但邪神太歲那麼大的人怎麼沒有人看得見,而且張揚好像之前也沒有聽邪神太歲的聲音。   張揚這個冒失的傢伙頭腦根本不轉彎,直接脫口而出:“沒有啊,我就看到許哥你大發神威,一個人直接霸氣側漏地變成了身披銀白色鎧甲的戰神,三下兩下就解決了那個牛頭怪物!”   許向東暗地裏觀察,周圍人好像也是這麼認爲的,那麼在一般人眼中,邪神太歲他們是不存在的嗎?“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就是看到那個怪物的鉤子準備襲擊大小姐所在的房間的時候,我就突然爆發了!”既然如此,那麼順着他們所看到的說下去就行了吧。   而這個時候,蘇有怡也醒了,她看着已經恢復過來的許向東,直接撲到他的懷裏,萬幸大小姐

    可不是老李,否則許向東又要遭到二次傷害了。“向東,太好了,你沒事!”現在的蘇有怡如同失去主人的寵物一般,淚眼汪汪的樣子讓人憐惜。   “咳咳,我們還都在呢。”蘇老闆表示你們這麼做我不就成了一個大燈泡了嗎?“爸爸?不、不是你想的那樣!”少女羞澀起來,索性如鴕鳥一般蒙在許向東懷裏不出來了。   蘇龍華這個時候開了一個玩笑:“誒,我以爲你們什麼都沒發生呢,難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不爲人知的事情嗎?”許向東已經無力了:城裏套路深,我要回農村!   誰能想到郝城首富都這麼會玩套路,實在太過分了吧。當然,尷尬沒持續太久,蘇龍華最後還是自己出來解圍了:“行了,有怡,讓人家小許好好休息,我們先出去。”然後他看向許向東,誠懇地說道:“小許,你救了我的女兒,我無以回報,等會你休息好了來找我吧,想要什麼直接說。”   說完,蘇龍華就帶着一幫子小弟離開了,而蘇有怡則在出門的時候回過身做了一個鬼臉說道:“哼~只知道佔我便宜的大壞蛋......不過,確實這次你沒事就好。”到後面的聲音柔情無比,許向東不是木頭,但有些事情戳破就不好了,雖然現在蘇龍華很欣賞他,說不定會爲了什麼異能者的名頭把他當心腹培養,但那又如何,難道他許向東就是一個吃軟飯的嗎?雖然這時候談大男子主義很不對,但爲什麼他不能努力用自己的雙手去爭取自己想要的一切,非得靠人施捨呢。   而且,最重要的,他許向東沒有什麼超能力啊,那是邪神太歲借給他的力量。這也是他不敢承諾蘇有怡幸福的主要原因,他,僅僅是個普通人罷了。靜下心來,他驚愕的發現自己腦海內不知何時出現了銀白色絲線編織的巢穴,他清楚的記得那是太歲所控制的能量。   “怎麼會這樣?難道說那股力量還在我的體內?”他集中精神,試着引出這股能量,但絲線好不容易引出來後,許向東看着手指衍生出的那幾根短小的銀色絲線,不由苦笑起來,與邪神太歲控制着數也數不清的絲線製造鎧甲,強化人體的超級力量比起來,許向東自己掌握的力量真的弱得可憐。   不過他轉念一下,這個能力可是憑空而來的,不要白不要。擺在他面前的路只有兩條,再也不去找邪神太歲,盡最大可能的利用這種力量來爲自己謀取一份好的未來;另一個就是找邪神太歲,瞭解這種力量,然後期望他不會把這力量回收掉。   第一種看上去毫無風險,似乎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第一種方法,但邪神太歲口中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自己爲什麼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以後是否還有邪族入侵等等都讓他內心備受煎熬,最後他還是決定呼喚邪神太歲,因爲他不想被矇在鼓裏,一無所知!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