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番外_番外1:【輕風夫婦】我想你喜歡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番外_番外1:【輕風夫婦】我想你喜歡我字體大小: A+
     

    咣地聲,歐式鐵門在眼前鎖上。

    “趕緊走!這已經不是你們唐家的房產了!別在這阻礙評估人員!”

    保安人員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十六歲的唐輕冬站在門邊,仰頭望着眼前託卡斯納風格的別墅,那是她生活了很多年的家,此刻卻只能眼睜睜望着穿着制服的人員進進出出,那些陌生的面孔將家中熟悉的諸多物什一件件地搬離,她試圖往前,手腕卻被一旁母親生生扣住。

    她聲音帶哭腔,側頭看向面色灰敗的父親:

    “爸爸,這裏真的不是我們的家了嗎?”

    唐成安低着頭,並沒有應答,面部肌肉微微抽搐。

    突然想起什麼,他猛地拉過輕冬,大步往停在不遠處的貨車走去。

    陳欣潔着急地大喊:“成安,成安,站住!你要帶孩子去哪?別嚇着她呀!”

    可只有女兒回頭,緊張地喚她名字,印象之中始終高大的丈夫,微彎着背,彷彿已難以直起身子。

    ***

    破舊的大貨車一路開到環境絕美的別墅區,越發與這裏景色不搭調。

    當瞅見那些別墅院子的露天停車場上的名車時,被母親緊緊抱在懷裏的唐輕冬擡起腦袋,盯着頭頂搖搖欲墜的車內燈。

    還沒將心底的疑問問出來,母親的眼淚啪嗒啪嗒地打到她的睫毛上,一些滲到她眼裏,有些酸澀。

    輕冬奇怪地轉過頭,聲音問:“媽媽,你怎麼哭了?我們不是要去找房子嗎?”

    陳欣潔愣住,大手扯住駕駛座上抽菸的丈夫,聲音哀憐:“成安,我們真的要這樣嗎?別忘了他們蔣家纔是最大的主導者!他們絕對不可能出手相助!更何況,即使給了,也無非是施捨罷了!你快掉頭,我們流落街頭也不要淪爲他人笑柄!”

    “別胡鬧!我已經是笑柄了,更何況,他們本就是我們的債主,再得一些施捨也好過流落街頭!”唐成安震怒地吼了聲:“別哭了,小心他們嫌我們喪氣!”

    輕冬眼眶有淚,默默抱住母親,臉在她衣服上蹭了蹭。

    “輕冬,答應爸爸,等會在將老奶奶面前多說些好話,蔣家那小子不是挺喜歡你嗎?你一定要引起他注意,讓他幫忙,那孩子是蔣氏以後繼承人,一家子都聽他意見……”

    唯恐孩子聽不見,唐成安不停重複着。

    狂躁而迫切。

    真刺耳呀。

    輕冬皺眉,想反駁,又唯恐踩中父親的情緒,只好仰頭不住看着母親。

    從唐成集團破產的消息發佈開始,學校裏的人好像一下子在她身上貼上“遠離”的標籤,諷刺和嘲笑伴隨在課堂內外,甚至有人當着三大家孩子的面,給她難堪!

    “媽媽,蔣臨風最喜歡的就是看我出醜,如果我們過去,就是自取其辱,我寧可死,也不要過去!”

    話音剛落,車子驟然停下,然後便是一聲怒吼,還有母親厲聲的阻止。

    可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覺腦袋一疼,一掌竟是這樣突然地扣了過來,原本還想憋着的眼淚,再也止不住。

    輕冬大哭出聲,在母親出手勸阻父親的時候,二話不說打開車門跳下車。

    “我討厭你!我也討厭三大家的人!如果你真的要去求蔣臨風,我們就再也不是父女了!”

    她邊說邊後退。

    看着母親爲了阻止暴怒的父親,眼淚瘋狂地模糊視線,她試圖過去幫媽媽,但看到父親抓起竹竿好像隨時要砸過來,嚇得她猛地後退。

    “你要是敢傷害自己女人,我倆日子也別過了!”

    “好啊,那離婚!誰情願帶兩個拖油瓶!”

    “唐成安,你終於說心裏話了啊?我偏不給你如願……”

    父母的爭執繼續着。

    輕冬惶恐地四下張望,試圖尋求幫助。

    轉身那刻,她看到眼前別墅二樓其中一扇帕拉第奧式窗中,容貌俊朗的少年倚窗而立,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書籍,他微微低下頭,墨色的劉海有些卷,陽光像是眷顧他一樣落在他的臉上,讓他睫毛踱金似的,隨着眼簾的上下膠着,睫毛在臉上投下的陰影在他素白的臉上移動。

    蔣臨風!

    她狠狠瞪了過去。

    停駐的別墅的正立面有古典門廊,大門上長方形雕花組成了排列圖案。

    輕冬眼珠子轉了轉,突然大喊:“蔣家的都不是好人!”

    脆生生的聲音驚擾了窗邊少年,他猛地睜開了眼,淺棕色的眼睛在陽光照射下好像玻璃珠子。低頭時,一眼就看見那個穿着布裙的女孩。

    似乎不管任何時候,這個人都好像很討厭自己。

    想起她剛纔說的話,他悶悶地哼了一聲,擡手,一把將手中的珍藏版書籍從二樓丟下去。

    書墜地後發出砰的聲響,一隻金毛嚇得從狗屋裏跑了出來。

    “你瘋了嗎?”輕冬瞪圓了眼。

    “在別人家門口亂停車,還吵吵鬧鬧的,你們纔是瘋了!”臨風探身過去,朝她做鬼臉。

    車內爭執的兩人聽到這兒的動靜,急忙下車。

    唐成安幾乎是衝了過去,一把抓住輕冬,低聲呵斥:“怎麼跟蔣少爺說話的?”

    “你要巴結他,不是我!”

    “閉嘴,唐輕冬!”

    輕冬躲去了母親身旁,眼神憤恨地瞪着二樓的少年,雙手扯住嘴角和眼角,衝他做了一個奇臭無比的嘴臉,舌頭上下襬動,本想嚇唬對方,卻發現那男孩分明就是在笑。

    唐輕冬愣住,隨後彆扭地扭開頭。

    她纔不會覺得這傲慢鬼帥氣!

    唐成安已是不住鞠躬,朝二樓的少年致歉:“剛纔這孩子冒犯少爺你了,我代她跟你抱歉!”

    說話時,窗邊少年拿出了一個銀哨,“嗶——”

    悠長而尖銳的哨聲引起了別墅內的轟動,而少年轉身回了房間。

    陳欣潔抱緊女兒試圖回去車內,唐成安冷冷喝住她。

    “他要出來了,你站住!”

    輕冬抓着母親的手,低聲乞求說走吧,卻只能被緊緊抱着,耳邊是母親壓抑而低啞的勸慰。

    不管何時,妥協,或許也是一種習慣。

    這是父母之間恆久的關係,她無法改變,此刻又急又氣,心裏將蔣臨風問候了一百遍。

    十分鐘後,別墅內門突然打開,兩位保鏢先走了出來,隨後一位身材瘦削麪容慈祥的五旬男人走了出來,步伐穩健,脣邊有涵養的微笑,而他身後,跟着的是蔣臨風。

    唐輕冬下意識地縮到母親身後,微微探出頭,眼神警惕地看着陌生人。

    那一刻蔣臨風笑容凝住。

    他想起好久以前,他爲了讓她陪自己玩,去搶她的玩具,最後卻害得她被罵。

    那個時候,她也是用這樣的眼神看着自己,警惕、防禦和憤怒,好像看着敵人一樣。

    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就是記得,但或許也因爲一直記得,所以,心裏起了一根刺,想拔掉,又覺得有些疼。

    ——爲什麼你比我還帶有敵意?我不允許!

    當聽到他說“這位就是即將在蔣家陪讀的唐輕冬吧”的時候,他想起來自己與父母提及過此事,未想到還真的如願以償,頓時,少年脣邊的笑意漾開了。

    即便此時被唐輕冬瞪着,他就是覺得心情舒暢。

    陳欣潔卻是怔住,然後猛地看向丈夫,眼眶發紅地質問:“唐成安,你什麼時候決定的?陪讀?你是要將自己女兒往哪裏送啊!”

    “你閉嘴!”唐成安過來,想將女兒拽到身邊,他壓低聲音,聲音急切,“除了蔣家,我們還欠不少人債務,如果不想走在路上都被人*,將輕冬交給他們!何況在蔣家,吃好喝好,你着什麼急!”

    “你瘋了,你瘋了!她是你女兒啊!寄人籬下算什麼啊?”陳欣潔猛地推開自己丈夫,“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將輕冬送到別人家,我不保證會不會殺了你!”她眼眶有淚,語氣卻是果決:“唐成安,離婚吧!往後,我的女兒,我來負責!”

    她說完,便帶着輕冬想離開此處。

    父親的爆吼聲傳來,輕冬預感到他可能會傷害媽媽,當即猛地看向那邊靜默的蔣臨風,大喊:“幫我!”

    剛說完,他不知說了句什麼,然後那兩個保鏢過來,一下子將唐成安制住了。

    “唐輕冬。”臨風走到輕冬面前,與她平視:“你真的不想來我家嗎?”

    “不想!”

    “爲什麼?”

    “我們這樣,都是你們家……唔!”輕冬還沒說完,嘴巴被陳欣潔捂住,她仰頭,正好媽媽的眼淚落下,她輕輕握住媽媽的手,小聲說:“媽媽,我們走吧。”

    唐成安怔住,低聲喚了女兒名字。

    “麻煩你照顧好她。”

    臨風看了眼欲言又止的男人。

    十四歲的少年,眼神已有些許凌厲。

    唐成安似乎想到什麼,眼神有貪婪的光,不住點頭說會的,嘴角的竊喜再也藏不住,在保鏢鬆手時候,趕緊朝妻女走去,討好般地說回家吧。

    “唐輕冬——”

    快上車的時候,輕冬聽到少年喚自己。

    她看過去,正好對上他溫柔而含笑的目光:“我想你喜歡我。這事兒,你記得了。”

    神經病!

    她冷哼一聲,隨同母親上車。

    後來,父母矛盾激化,最終離婚,而她與母親相依爲命。

    被嘲笑,被*,日子黑暗得彷彿不見光,卻似乎,總能安然無恙。

    後來的後來,已是蔣太太的輕冬問過某人,從我家破產開始,你是不是就開始保護我了?

    男子胸膛的溫度很舒服,一隻手臂環着她,另一隻手則是輕輕順着一旁女兒的頭髮,他脣瓣貼着她的耳,輕聲回答:“算不了保護,但我跟我爸說,如果他不想繼承蔣氏,沒事,交給我,條件是我要你和你媽媽平安無事。”

    以自由,換守護。

    年少尚且弱小,卻用自己的力量開始一場喜歡。

    真是……

    “太任性了你。”輕冬仰頭靠着他肩頭,嘴角揚起,眉眼盡是幸福。

    脣瓣微熱,他已低頭吻了下來。

    “幸好,如願以償。”

    **

    【索妃愛】

    蔣臨風是我寫過的男主裏,特別心水的一位~喜歡得執着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