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9一起走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9一起走吧字體大小: A+
     

    車子一路前行,下午兩點半的時候,海城機場漸漸落入視野。

    車內,劉曉岸抱着輕冬,一臉悲愴的樣子:“冬姐,吉祥物回來之後肯定不會放過我的,‘你竟然在我哥們送完訂婚禮物之後護送她未婚妻離開,你活膩了吧醜女’,噢!與其讓我聽到他這樣說,冬姐你帶我一起走吧,我能吃苦還會當保姆呢!”

    輕冬攬過她,不住安慰着。

    前面開車的傅天羽看了眼後視鏡,低聲說:“等蔣臨風提刀過來時候,傅錦歡便是你的*,沒必要給輕冬壓力。”

    曉岸噗地笑出聲:“傅總,你一說,冬姐壓力更大了吧?”

    “我也覺得。”輕冬附和。

    “冬姐,我是逗你玩的。諾亦跟我說,你的選擇一定是你自己認定的,尊重你的選擇纔是真友誼。所以,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是你還是我的乾女兒!”

    人的情誼或許就是這樣——最開始視作唯一的那位,吵了鬧了分裂了,而中途相識的,卻意外地貼心。

    最初在背後偷偷說她壞話的兩個姑娘,似乎都用各自的方式撐她。

    輕冬眼眶有些熱,輕輕圈住了曉岸,重複說着謝謝。

    車子漸緩,停在機場外。

    按照林零發來的訊息提示,輕冬需獨自推行李箱進去機場。

    曉岸自然不放心,但在傅天羽的提醒下,只好應允,一直與她招手,大喊着:“冬姐,記得將你和甜甜的自拍發到我微信,我保證絕對不會讓別人看到!我想知道你過得好!”

    輕冬回頭,與她招手,卻不知是否自己看錯,似乎見到一輛車的駕駛座坐着陳堡,不過車子一閃而過,遠離了視野。

    應該是錯覺吧?

    她收緊手,感覺周圍有人看來,側頭看去,一眼便見到身材高大的男子朝她指了指二樓。

    想起林零發來的提示訊息,輕冬當下確定自己已處於對方的監視之下。

    她快步朝扶手梯走去,剛到二樓,便聽見甜甜喚自己。

    孩子戴着卡通毛線帽,亮黃色的羽絨服穿着身上格外顯眼,一撲入她懷裏,孩子不住親她的,可憐兮兮地說:“媽媽,我好想你。”

    輕冬摟她起來,瞥見不遠處站着的林零,她臉上笑意漸褪,目光警惕地望着周圍昔日好友。

    “我想,他或許知道你要走。”林零開口,不忘給甜甜遞一根棒棒糖。

    聽到這句,輕冬怔住。

    甜甜不知兩人說些什麼,喜滋滋地吃着,小腦袋轉啊轉,誰說話就瞅誰。

    “不過沒事,你前任的助理說,他們會想辦法。”林零湊到輕冬耳邊,紅脣微微揚起,“一年之內,你若回了海城,我想你也應該看不到陳阿姨。”

    輕冬瞪大眼。

    “放心,她現在正爲收到了你送過去的禮物而高興呢。”林零輕笑:“我不會虧待她,你也可以照舊地給她打電話或視頻,但輕冬啊,你該知道,我無法容忍孩子的父親知曉你的行蹤。”

    又一次地重複這件事。

    輕冬覺得很諷刺,距離如此近,對方的那些話,如刀刃落在心上。

    “我會如你所願。”她輕聲開口:“不過,即使你的孩子父親並非他,我也不會祝你幸福。”

    林零睜大眼,微微收緊了手,卻恍若未聞,柔聲與甜甜道別。

    “乾媽什麼時候會帶弟弟來找我們呢?”

    孩子肉乎乎的小手輕輕觸着她臉頰,聲音疑惑。

    輕冬低頭掃了眼對方的肚子,咖色風衣鈕釦扣上,看不出來什麼。

    “以後哦。”

    “好,拉鉤!”

    輕冬斂眸,笑容沒有太多情緒。

    “聽說,陳新禾的情況並不妙。至少,那個人比他需要你。”

    那個人,自然是指臨風。

    輕冬輕輕笑出聲:“莫聲即將遭受法律制裁,而你父親還自在地走在河邊。你該操心的似乎是這個。再見。”

    她說完,不想理會林零凝重面色,抱孩子過去與阿滿會合。

    青年很激動,一路與她交代新禾目前的身體狀況,並沒有用太多專業詞彙,只是期許她勸他好好治療。

    “我會的,畢竟,和我也有關係。”輕冬晃了晃機票:“不過你也不用一次性說這麼多,飛新西蘭呢,時間那麼久,想交代又怕新禾聽見的話應該說得完吧?”

    “少爺就在前面的候機廳等着你們。”阿滿撓頭,一臉沒辦法的樣子,“他自個兒走路都不太方便,非說要跟你們一起。”

    輕冬緩下步子,體貼地問:“那是否有些話需要先跟我說的?”

    甜甜也好奇地瞅着他。

    “莫聲的妹妹可能想起以前的事,私下想找他,但我敢肯定那個女人一定不是因爲在乎他!”阿滿有些急:“這事我沒告訴少爺,但放了一些消息出去,讓外面的人以爲他已經結婚。”

    別人的過去,別人的愛與恨,旁人如何揣測也不知當事人真正的心思。

    “沒關係,你隨意吧。不過確保這消息不會打擾我母親的生活就好,我不希望她擔心。”

    “好,我保證不會!”

    甜甜一直在默默地啃棒棒糖,等他們說完話,她仰頭問:“媽媽,新西蘭好像在好遠好遠的地方呀,我們要去玩嗎?”

    “對的。”

    “臨風爸比來嗎?”

    “他工作太忙,不會來了。”

    甜甜噢了一聲,眼淚立刻涌上眼眶。

    “甜甜不哭,你新禾叔叔給你買了好多好多好吃!”阿滿趕緊說。

    “可他也不在呀。”

    話音剛落,熟悉的聲音傳來——

    “甜甜,叔叔在這。”

    不遠處,新禾單手搭在手杖,風衣衣領豎起,墨鏡擋住大半張臉,顯得膚色更白,他另一手提着一個卡通揹包,冷峻面容掛着淡笑,臉龐的釋然好像是等待許久終於見到想見之人。

    輕冬抱着孩子過去,看出他臉色蒼白,正欲說話,他已低頭,微涼的脣瓣落在她額頭。

    “一起走吧,輕冬。”

    在他將孩子抱過去的時候,輕冬脣角微揚,回答:“嗯,走吧。”

    ***

    將近一個月,蔣氏實業、風清資本和金城投資的員工均是保持備戰狀態,以防正好撞上大BOSS蔣臨風的情緒爆點。

    而外界評價溫柔俊朗情商高的蔣臨風爲何會心情不佳,員工們各有說法,有人猜測跟工作壓力有關,有人猜測跟千林娛樂千金有關,也有人猜測BOSS恐婚了……

    喬易森端着造型頗萌的咖啡杯走進總裁辦公室,笑得格外痞氣:“噗哈哈,你們知道我剛纔無意在茶水間聽到什麼嗎?”

    “瞧你一臉欠揍的樣兒,該不會又有哪個女人私下稱讚你比我帥了吧?”

    一直埋頭敲電腦的傅錦歡猛地擡起頭,一臉不服氣的樣子。

    陳堡不住咳咳咳,無奈那邊兩位完全不理會這邊的情況,一個太激動另一個賣關子。

    他忍不住偷偷瞄了眼依舊低下頭,重複着“翻看文件然後簽字”這件事的老大。

    這樣恍若未聞的狀態,持續了許久。

    偶爾的時候,他會想,一堆哥們總是過來,或許也因爲每個人都希望他能夠從那種太過投入工作的執迷狀態裏,稍微地抽身而出。

    “臨風,哥我在這兒等你雙手捧到臉頰邊、眼睛一閃一閃亮晶晶地看着我呢,讓哥如願一回吧。”

    喬易森大長腿邁過去,靠坐在桌旁。

    “我妹計劃向你求婚,應該沒有事情比這件搞笑吧?”臨風翻文件。

    “哇靠!不早說!我去北京出差一週!”Ethan大驚失色,放下咖啡杯抓起公文包快步跑向辦公室門口,然後突然急剎車:“對了,那個笑話是——有人說你情緒不佳是因爲前任不知所蹤。得了,愚蠢的人類們,我弟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去,對伐?”

    “哦。”

    這反應,在場其他人已經習慣了。

    傅錦歡過去,嫌棄地叫Ethan趕緊走,而陳堡則是繼續接聽電話忙碌公事。

    “傅三少爺你女朋友協助他女人離開,真不知道唐輕冬去了哪?”

    “我跟你拼了,這時候提這事兒做什麼呢!”錦歡給他一記過肩摔。

    兩個性格迥異的大長腿頓時打鬧起來。

    陳堡不住搖頭,習慣性拿起手機,過了會兒,一接聽,他脫口而出:“林小姐捧着花到蔣氏樓下?”

    那邊鬧騰的兩位猛地看過來,又齊刷刷看向臨風。

    後者執筆的動作停了下來,鋼筆筆尖在紙上暈開一片深色。

    “貌似,你們風清資本今早剛注資千林娛樂,成了大股東。”錦歡咧嘴笑,“這是鮮花炮彈殺來了哇!”

    “同意,不過正好,我可以問問林小姐,唐輕冬的不告而別跟她有沒有關係。”Ethan特意看了眼臨風。

    臨風放下筆:“你倆日理萬機的,真有空的話,陳堡,帶他倆下樓喝茶順便談談工作。對了,記得確認下我的航班。”

    陳堡點頭,擼起袖子就拽兩人出去。

    傅錦歡哪裏情願,嚷着要看好戲。

    Ethan倒是冷靜,等到三人進了VIP電梯,他一把勾住陳堡脖子,高冷臉瞅着他:“我弟要飛哪?”

    ***

    【索妃愛】

    明天發正文結局章~~~更新情況一般會在weibo說哈,謝謝等待的妹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