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8久違的甜蜜(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8久違的甜蜜(一)字體大小: A+
     

    濃密的樹葉微微晃動,從陽臺看去,似輕拂過透亮暇白的圓月。

    輕冬身上披着厚厚的羽絨服,側靠着陽臺邊。

    一旁,ipad支起,屏幕之中正播放着關於蔣氏實業股東會的相關報道,設置了無聲的緣故,只有畫面在動,其中,正好播到蔣臨風推着輪椅,帶着蔣春從會議室走出,青年俊朗面容上掛着公衆人物該有的得體笑容。

    “媽媽——”

    怔神了會兒,直到手機傳來熟悉的喚聲,她猛然驚醒,將那ipad扣了下去,臉上凝重一掃而空,還朝前置鏡頭做了拋飛吻的動作。

    屏幕中,甜甜湊脣過來。

    從孩子穿的衣服和身處的房間,看得出來林零照顧得還不錯。

    “甜甜,明天就要和媽媽一起去旅行,聊完一定要睡覺噢。”一旁,是穿着寬鬆睡衣的林零。

    “乾媽也會去旅行嗎?”

    “不了,乾媽要在這兒準備人生大事。”

    那邊的手機轉移,輕冬看到了林零,對方的臉色看上去比她這位病患還要差。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新聞,不過,全國知曉,兩個家族都不能丟了面子。”

    “抱歉,我還在醫院,還要叫人幫忙收拾行李,哪有時間看什麼新聞。”輕冬臉上掛着溫柔的笑容,只是望着對方的目光並沒太多情緒:“我想和我的女兒聊天,林大小姐,委屈你一會兒,將手機給她吧。”

    多數人都對擁有社會地位的人羣格外關注,所以,那些報道,即使她不看,也能聽見一些護士或病患的討論。

    所幸的是,她並非情緒多麼外放的人,全部當做別人的故事,也就能夠假裝不在意了。

    那兒,林零嘲弄地笑了笑,將手機遞給了甜甜,然後起身走開了。

    “媽媽——乾媽最近好像生病了——”

    孩子扭頭望着林零,再扭回頭的時候,小聲地朝輕冬說。

    “生病?”

    “嗯,經常要去吐!”

    輕冬怔住,忽而想起那日,林零當衆宣佈已懷有身孕的情景。

    頭疼似又來襲,她想避開這個話題,所以不停地與女兒聊這幾日的情況。

    時至九點,孩子睡意顯然來了,輕冬便囑咐:“甜甜,明天媽媽帶你去很遠的地方,到時候,你新禾叔叔或許也會在。”

    甜甜一手揉着眼睛,可憐兮兮地問:“那爸比呢?乾媽說他在國外賺錢,他要多久纔會回來呀?”

    林零告訴孩子蔣臨風在國外?

    輕冬不想揣測這個謊言是善意還是惡意,聲音認真地說:“甜甜,他不會來,因爲一些原因,他可能很久都不能跟我們一起,但你要知道,不是他不要我們。”

    孩子顯然是困了,緩慢地點着頭,軟糯的聲音很輕:“他遲早會來,那就沒關係呀……”

    是啊。也許有那個遲早呢?

    輕冬苦澀笑起。

    屏幕那邊,能見林零伸手拿過手機,語氣虛弱地說了句明天見,但沒入鏡。

    而甜甜那句“乾媽是不是又吐了呀”的詢問,在寒夜之中,那麼明顯。

    輕冬掛了手機,倚在陽臺邊,長久沉默着。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那兒傳來動靜,腳步聲很倉促,她望着面色微紅的蔣臨風快步過來,還沒反應過來,他已將她緊緊擁抱如入懷。

    伴隨而來的,是與這兒淡淡清香味格格不入的酒味。

    “輕冬,輕冬……”

    他抱得很緊,重複的喚聲,帶着深深的無助,聽得輕冬心裏怪複雜的。

    ——新聞裏英姿颯爽的是你,在這兒撒嬌委屈的也是你,可是我的情緒,你又是否知道?

    心裏有怒火燃燒。

    “喝多了就別過來了,你知道我不喜歡聞這味道。”她說着將他推開,在他後退兩步終於穩住的時候,她自然地將手機藏到了一旁外套底下,“蔣少爺,併購重組要忙的事兒不少,蔣氏和金城投資也有一堆事情吧?你這樣過來,不擔心跟蹤你的記者胡寫一通?”

    聽到她的稱呼,臨風眉尖蹙緊,低頭四下搜尋,然後立刻看到了那部ipad,他問:“誰給你的?”

    “看來真的不希望我知道你和林零的婚期啊。”

    “那個是意外。”

    輕冬諷刺地笑,無法阻止地,想起那天婚禮林零當場宣佈的事情,還有剛纔女兒提及的情況,那股酸澀勁兒像是鑽遍五臟六腑,可眼前的人,卻還是一臉他才無辜的模樣,她心裏起了悲憤,在他試圖過來時候,猛地拍開他的手。

    “蔣臨風,你們那幫圈子的,家裏一個,外頭養幾個,難不成你也想這樣,啊?”

    她扯着他的領帶,說話時候解開他西裝襯衫的鈕釦,隔着汗衫,狠狠朝他胸膛咬去!

    “只有你。一直如此。”

    臨風圈着她,感覺到她的憤怒,他捏着她下巴,迫使她擡頭,然後低頭吻她的脣,溫柔纏綿,試圖用這個方式讓她先冷靜下來。

    臨風圈着她,感覺到她的憤怒,他捏着她下巴,迫使她擡頭,然後低頭吻她的脣,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這樣親密的舉動,令輕冬更覺憤怒。

    她狠狠踢了他雙腿一下,在他舌頭觸及自己脣瓣之時,咬了一口,在他本能避開時候,她擡頭,伸手捂住他的脣。

    “蔣臨風,你對我做那些事,還真不擔心這兒的人亂說什麼?”

    “我與我的未婚妻在這兒,不管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外人如何說都很正常。”

    未婚妻三個字,真是……心口撒鹽啊。

    輕冬垂眸,額頭點着他的下巴,輕輕笑出聲。

    她喜歡的女作家曾經在書中寫:我看着你持刀而來,並指給你心的位置。是經我允許,你纔有傷害我的能力。

    於她而言,而今竟也如此。

    “如果,我給你時間處理好所有事情,這個期限是多久呢?”她沒擡頭,輕聲地問。

    額頭觸及了他的下巴,胡茬帶來些許刺刺的感覺。

    臨風聽出她語氣裏的退讓,心裏高興她的體諒,將她圈抱起,朝室內走去,一邊應着:“兩個月。而這期間,風清資本也將完成在海城的部署,新的開始,即將啓程。”

    許多棘手的商業項目,可能要花費半年、一年甚至好幾年的時間。

    而風清資本和蔣氏實業併購重組的新聞也將引起效應,觸發國內各行各業的關注,有些會是機遇,有些卻是陷阱。

    一切並不簡單。

    像她與他的愛情——預估得了,卻難以確定。

    “恭喜了。”她在他耳邊輕聲說。

    話落,他已覆脣而來,抱着她走至另一邊專供給病人親屬休息的房間。

    屋內的暖氣很舒服,牀上的被褥也帶着某種熱度。當他緊緊扣着自己的手時,手掌上微涼的溫度,令輕冬身子瑟縮了一下,旋即卻陷入由他主導和牽引起來的熾熱之中。

    他有些醉,或許因爲如此,指尖撫過的每寸皮膚,比過往幾次深度接觸時候還要靈巧和溫柔。

    輕冬緊緊抱着他,感受着他的侵入,感受着他呼吸的頻率。

    不知持續了多久,那種充盈的感覺似要到達一個臨界點,耳朵是他呼出的熱氣,帶着一種性感至極的低啞:“要個弟弟,教他保護甜甜這個姐姐,好不好?”

    比任何時候都要真切感覺到他與自己親近,這樣的詢問,迫切而深情。

    “不好,我……唔唔唔……”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