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7他也是風清資本創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7他也是風清資本創始人字體大小: A+
     

    樹影落在車頂,當面包車的車尾箱打開,看着塞了滿滿當當的行李和雜物,輕冬大概確認了數目,然後朝一旁曉岸做了個OK的手勢。

    “冬姐……”劉曉岸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你真的打算離開海城?”

    “欸,你別這麼難過,我就是帶孩子出去旅遊。”

    曉岸這下嗚哇哭出來了:“可是將家裏的東西都搬出來了呀!我真是太難過了,去年時候吉祥物和諾亦還欠咱們夏威夷遊呢,這個還沒實現,你就要離開海城了……”

    輕冬只好輕輕抱着她,低聲安慰。

    “還有嗚嗚嗚嗚我感覺我死定了,如果吉祥物和蔣少爺知道我幫你收拾東西,估計真要將我吊起來燜着吃。”

    “別擔心,傅錦歡一定捨不得。”輕冬笑道。

    “傅總和諾亦,你倆也幫忙勸勸啊,我就跟你倆說了甜甜被賤女人抱走的事兒!”曉岸淚汪汪地瞅着一旁沉默的兩人:“你們還叫我不要告訴蔣少爺,要是追究起來,咱仨一起完蛋了!”

    許諾亦一把捂住她嘴巴:“這兒是醫院,難不保有人過來,你小聲點行不行?”

    曉岸委屈地抹臉,嘀咕:“我捨不得冬姐和我乾女兒,而且她們走了的話,那個賤女人不就可以爲所欲爲了?我不高興嗚嗚!”

    今早突然收到輕冬的電話,本是高興的事兒,哪想到是要去別墅幫忙收拾行李。

    想到明天下午就要告別,劉曉岸哭得越來越兇,許諾亦只好拖她去一旁,朝自己未婚夫眨了眨眼,眼睛滿滿是愛意。

    傅天羽淡淡地點了下頭,沒有太過迴應。

    待她們走遠,輕冬揶揄:“既然訂婚了,好好待她。”

    “她還是公主病嚴重,我不能太寵她。”

    輕冬莞爾,想起明天下午他送自己去機場的事兒,便提前表達感謝:“天羽,謝了。”

    “現在說感謝似乎早了。”傅天羽一手輕輕翻着自己的手機:“我聯絡到了陳新禾的助理,順便將你和甜甜的情況渲染了幾句,對方說到時候會去找你們。”

    “看來你將我們母女說得十分悽慘。”

    傅天羽點頭:“差不多。但最終如何做選擇,還是看你自己。就像許諾亦說的,孩子回到你身邊之後,你若願意,應該可以找蔣臨風,那傢伙估計更需要你。”

    輕冬拿起甜甜最愛的小熊布偶,輕輕摟在懷裏。

    “不一定,他身邊也不止我一人,也因此,可能對孩子造成傷害的,也不止一個人。”她仰頭,望着樹葉縫隙之間透入的陽光:“而且很多時候,當愛融入血液,已是習慣,反而不那麼深刻了。但有些虧欠,落下的痕跡太重,若不奉還,一輩子都覺歉疚。”

    所以,她要離開這兒,走向另一個人。

    並非以愛之名,只爲問心無愧。

    **

    蔣氏實業股東會議持續了三個小時。

    集團股價一跌再跌,即便有海城其他兩個企業及千林娛樂的支持,外頭依舊有人抹黑蔣氏,對於並不知情的多數人股民而言,負面情緒很重,對公司品牌也造成一定損害,而風清資本方面提出的併購重組邀請則是會議爭論的主要原因。

    休息時間的緣故,幾方人馬拉開了試圖過來再次理論的老股東。

    陳堡默默收了視線,瞥見一旁臨風單手轉着鋼筆,另一隻手拿着手機在翻看類似好友圈狀態的東西,他探頭過去,然後噗了聲。

    “老大,”他湊臨風耳邊小聲說:“世界大戰了,你咋又在刷嫂子的好友圈?就算刷,也低調點啊,要是那幫老頭瞧見,估計要氣吐血了。”

    “沒事,等會就結束了。”

    “可Ethan還沒來。不過等會大批記者過來見證歷史性一刻,我現在有些激動。”陳堡眼裏是掩不住的笑意,只好用扶眼鏡的動作作爲掩飾:“蔣氏即將變成風清資本控股,真好奇一堆人知道這消息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臨風眼簾半垂,抿脣,原本滑動手機屏幕的指尖頓住。

    “確認一下我奶奶和許安的行蹤,看看她們是否……”

    還沒說完,大型會議室的前門突然打開,兩個保鏢開路,許安推着輪椅,帶着蔣春緩緩進場,後面竟還跟着林一誠!

    多數人骨子裏認爲這是蔣氏的當家,所以幾乎都忘了老人家已經將自己的股權給了自己的孫兒。

    老人家穿着青花色的旗袍,素顏緣故,面容顯得有些憔悴,長髮也只是簡單地盤起,只是那雙眸,即便佈滿歲月的痕跡,依舊透着一種凌厲的亮,不因身子虛弱而有任何改變,彷彿以此宣告着誰纔是蔣氏實業真正的主人。

    隔着十幾米的距離,輪椅朝着主席臺移動,而老人家一直望着臨風所在的方向。

    陳堡想叫外頭候着的保鏢進來,卻見一旁臨風擡了擡手,他只好放下手機。

    “Ethan和其他人大概多久能到?”

    陳堡立刻打開手機一個APP,然後迅速告知:“十分鐘。”

    “足夠了。”

    臨風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襯衫衣領,然後朝主席臺走去。

    那邊,尾隨過來的其他人已經開始弄主席臺上的麥克風,一個個放到了蔣老太面前,看上去是要爲她的發言做準備。

    “奶奶,您喜愛四處散步,這很好,不過怎麼跟着的不是我媽而是林總這位大忙人哪?”

    臨風過去,瞥見林一誠拿着類似合同的文件,不過文件被對方捲了起來,看不清具體內容,但看這位奸商眼睛之中掩不住的勢在必得,他心裏覺得不妙,面上則是沒事樣兒,立刻拍了拍手掌。

    周遭都是一幫屏息觀察主席臺情況的股東,聽到聲響,皆是有些驚訝。

    臨風笑得明媚,歪頭湊向麥克風:“會議繼續吧,最終結果即將揭曉。”

    話落,立刻有老股東朝蔣春表示抗議,堅決不想蔣氏實業跟外資企業弄併購重組,甚至喊着絕不支持資本主義的血液。

    “自然。”蔣春身子微微往前,目光冷冷看着自己孫子:“我也不認可這點。”

    臨風低頭,輕聲說:“奶奶,您別忘了現在誰是蔣氏最大的股東。”

    “不知道你父母還有臨歌的股權都在我這兒的,似乎是你。”蔣春淡淡掃了眼孫兒:“臨風,若不想沒有面子,站一旁,假裝已經知曉就好。”

    話落,臨風就覺手機震動,瞄了一眼,正是臨歌打來的。

    想來也是要告知此事……

    而臺下,幾十個股東代表均是面色肅穆地望着此處。

    “各位。”蔣春輕咳一聲,突然開口。

    與此同時,一聲悠長的喂聲傳來,在一衆屏息等待的時刻,顯得格外突兀。

    陳堡默默撓頭,看向臺上突然接聽手機的臨風,心裏不住祈禱Ethan快點過來。

    而接聽手機的臨風,也同時拿起了別在衣領上的小型麥克風,突然開口:

    “各位股東,大家好。”

    蔣春面色大驚,提前說:“我以蔣氏實業最大股東的身份宣佈……”

    “蔣氏實業與風清資本的併購重組是必然的,我以蔣氏大股東及風清資本創始人的身份保證,這種合作也是蔣氏成爲國際大企業的前提。”

    臨風的語速不急不緩,卻沉穩有勁。

    他開口時候,已有一幫媒體記者簇擁着喬易森從前後門進來,聽到消息,皆是發出起鬨聲,然後一個個跟上走來的Ethan,追問是否屬實。

    蔣春、林一誠、許安和臺下一衆股東,瞬間愣神,當那喧鬧聲蔓延,那些人也反應過來,只是臺上幾位目光慍怒卻隱忍怒火,臺下股東則是緊張兮兮地看着喬易森這位風清資本大股東兼代表。

    喬易森淡淡一笑,走上臺,探身捏着臨風領口彆着的麥克風。

    因爲這個舉動,在場好些女記者發出起鬨聲。

    不過當對方面朝衆人,簡單說了句哈嘍的時候,那種與書生外表差異極大的氣勢,帶來全場肅靜的效果。

    “本想在風清資本的新聞發佈會正式宣佈此事,不過,在這也當個提前預熱。”他另一手勾住臨風的脖子:“蔣臨風是風清資本另一位創始人,所以,他說的,便是風清資本的決策。而目前擁有蔣氏實業51%的風清資本,也將來未來一段日子,與蔣氏實業一同創造更多的歷史。”

    話落,蔣春睜大眼睛,渾身顫抖。

    林一誠也沒料到會是如此,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他咬牙切齒暗罵:“散戶……!”

    蔣春眼睛似有水光,捏緊了麥克風,臉上有種詭異又抽搐的笑容,又是大庭廣衆,只好低下頭,輕輕鼓起掌,語調緩慢道:“呵呵,我的好孫兒,真是厲害啊……”然後,突然脣對着麥克風:“除此之外,蔣林兩家婚禮照舊,期望在場各位到時候一同見證!”

    她是乘着大家都沉默的空檔說出這句,一說完,在場股東皆是鼓掌,記者則是蜂擁而去開始拍攝主席臺上的諸位代表。

    窗外,有薄雪微揚。

    凜冬依舊。

    **

    【索妃愛】未來兩日閉關,爭取多更然後本週完結麼麼噠!喜歡的親歡迎留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