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4臨風:陳新禾,抱歉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4臨風:陳新禾,抱歉了!字體大小: A+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所以之於他而言,這幾天大抵經歷了二十年光景。

    臨風垂眸,若有所思,對背後那些對自己的非議並不在意。

    “老大,我一直跟傅錦歡還有Ethan解釋說我們能解決不需要他們派人手過來,他們還是想找林一誠談談心。你也不要管他們倆了,他們自有分寸。嫂子那兒,可以撐得住的,你別太擔心。”陳堡輕輕拍了下旁邊青年的肩頭:“我覺得那變態針對的只是陳新禾。”

    話說是這樣說,但他自己都覺得這話聽上去太沒說服力了,不過聽着後頭兩個上班族的討論,他真的特別想衝過去跟他們單挑順便解釋。

    “需要冷靜的好像是你。”臨風瞟了眼他握緊的拳頭。

    “我、我也是心裏覺得憋屈,尤其他們瞎了眼的竟然那樣說你,愚蠢的人!”陳堡小聲嘀咕:“我老大最棒了,哼!”

    “再厲害也沒守住自己的媳婦,所以,別人說我中看不中用,似乎也沒錯。”

    “老大,我覺得嫂子會理解的,何況老太太術後也不忘將股權給你,必然是肯定你能守住,不會將自家產業白白給心術不正的人拿了去……”

    說着說着,陳堡噤聲,有些懊惱自己怎麼提了那事兒。

    “她不知道這些,白遭受了,說到底還是我的緣故。而且啊,還是擔心陳新禾那廝不靠譜,如果出了點差錯……”臨風蹙眉,表情凝重。

    公交車緩緩停下,他餘光見到手腕上畫着的“假手錶”,想起了交給劉曉岸暫時照顧的女兒。

    那個孩子不知真相,但在他說她媽媽去出差時候,不吵不鬧地賴着曉岸,堅強得不像是一個快五歲的孩子。

    想至此,臨風忍不住敲了下腦袋,眼睛凝了決心。

    “走吧。”

    他站起,與陳堡一同下車,朝平板之中紅點所在位置走去。

    這兒是與海城相鄰的小鎮,而紅點所在地則是一排倉庫,一路走去,不見人煙。

    走了一段路,快到紅點所在處的時候,能見周圍有近十個保鏢,皆是一臉戒備的樣子。

    一見到他倆,好些人過來,卻表明需要搜身。

    “搜吧,反正一毛錢都沒有。”陳堡舉起手。

    “莫聲在哪?”臨風也配合,隨口問了句。

    倉庫的門是在此時打開的,他們這個角度正好見到裏頭中央坐着的莫聲,以及……

    角落裏低垂着頭,不知是暈厥還是睡着的男女。

    距離太遠,甚至看不清他們的臉。

    但蔣臨風知道,那兒有他摯愛的人、他未來的妻。

    “許久不見啊,蔣少爺。”斜靠着木椅的莫聲一手端着茶盞,薄氣氤氳朦朧了他的面容,“蔣老太太似乎還在休養吧?勞煩你告訴她一聲,沒必要四五個保鏢全天候護着,從她將股權給了她孫子開始,她是死是活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我不會花費人力去對付一個活不久的老太太。”

    陳堡暗罵了聲,微微挪步。

    臨風擡起手肘,擋住他欲往前的步伐,然後獨自前行。

    “莫聲先生跟林一誠關係果然不錯,這種事兒都知道了。不過,他要股權,我知道你不是。”

    隨着他的行進,莫聲旁邊的保鏢眼帶警惕地瞪了過來,已作出摸槍的手勢,不過很快,在莫聲輕咳聲之中,放下了手。

    “對蔣少爺這種人,沒必要威脅他,直擊要害就好。”面色陰鬱的男子緩緩笑起。

    茶杯落盞,清脆一聲響起的同時,角落那守在輕冬旁邊的保鏢突然拿起槍,槍口對着輕冬。

    旋即槍聲傳來,窗邊塵土飛揚而起,一隅彷彿紗簾落下!

    陳堡瞪大眼,餘光瞥見蔣臨風握緊了雙手,他緊張地想過去,莫聲旁邊的人卻將槍朝着他,凶神惡煞的樣子,極駭人!

    而角落那邊的兩人聽到動靜似是驚醒,也擡起了頭。兩人眼睛都纏着黑布條,抿緊嘴脣,沒有吭聲,但都面朝着聲源。

    “蔣臨風,看到了吧?你的情人和情敵都在那兒……”莫聲翹着二郎腿,一臉悠哉地注意着眼前青年的表情:“林一誠要的是股份,拖拖拉拉的,我要的很簡單。”

    話音剛落,角落那邊的兩個人突然動身,分別將輕冬與新禾眼前的黑布條扯下,而同時,他們拿着的槍也分別對着他倆、莫聲從口袋拿出的槍則是對着臨風!

    陳堡睜大眼,想挪動,可莫聲後面那人的槍口鎖定了自己,他只好緊張地看向一直沉默的臨風。

    “莫聲,你無非是希望我一槍崩了陳新禾,當然,你不會忘了用錄像形式記錄整個‘犯罪過程’。”

    氣氛凝滯。

    輕冬腦袋發暈,持續幾日,身體幾乎沒有氣力,剛纔的槍聲將她從昏昏欲睡之中驚醒,驚覺蔣臨風過來的時候她才從混沌之中抽離,卻沒想到會聽到他這樣說。

    這幾天,莫聲並沒有對她與新禾做什麼,只是一直將他們鎖在這兒,之前是將他們兩人分開,還用擋板阻隔了交流,但她知道,莫聲那邊給她和新禾都放了電視,她那邊的電視輪播着蔣氏與千林娛樂相關的新聞,而新禾那邊,她聽不到太多的聲音,卻能感覺他在受着折磨,似陷入夢魘的人,胡言亂語,卻重複喚着“嘉子”,夾雜着那麼多的求而不得,藏在分秒之中。

    她後知後覺明白莫聲想做什麼,任何折磨都比不上精神的傷害,那個人,知道她在意蔣臨風,所以故意如此,卻也清楚新禾的軟肋是什麼,只是,比起新禾的異常,她已經有些麻木了,打從心底地覺得她與蔣臨風不再有可能,於是沒有太多悲喜,只是覺得疲憊。

    可是,在她懷疑的時候,他出現了。

    起初她還沒回過神,當槍口朝向自己的那刻,她意識回籠,卻沒想到會聽到臨風那樣說。

    蔣臨風,我父親的死,與你無關,兩家聯姻,也非你所願,對吧?

    她望着他所在的方向,遠處窗戶的光彷彿將他的身影虛化,她看不清他的面容,卻知道他在看自己。

    快走。

    別過來。

    她嘴脣翕動,欲言,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一種絕望感籠罩心頭。

    如果他也有事,甜甜以後該如何是好?

    “蔣臨風,你要怪就怪陳新禾將你捲進事件,知道太多的人都活不久,多正常啊。”

    莫聲那近乎癲狂的聲音在空曠的場地顯得有些可怕,然後砰地一聲,一槍落下,竟然擊中了臨風后頭的那扇門。

    “你似乎太急了點,”臨風視線回到莫聲那兒:“我沒說不做。”

    “蔣臨風,你真的信他說的?”新禾虛弱的聲音傳來:“你若殺了我,等於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話落,莫聲的槍口便朝着他。

    “閉嘴!”似乎被觸怒,莫聲表情幾近猙獰:“在這兒,唯獨你陳新禾沒資格說話!”說着走向臨風,過去將槍送到臨風手裏,流露出一種假裝好意的笑容:“我們就在隔壁倉庫看着,你若不過去,唐輕冬會死你的助理也是死無葬身之地。當然,你配合的話,自然會有人送上唐輕冬那腳銬的鑰匙,我會放你們走。”

    說着,他打了個響指,外頭兩個保鏢朝陳堡逼近。

    “哎哎哎,我們是想來談談心,幾位大爺不要動手啊喂……”陳堡硬是被拖走,無奈有兩把槍指着,只好噤聲。

    一幫人移動到了另一個倉庫,裏頭放着好些監視器,拍攝的正是隔壁倉庫的情況——

    畫面中央,蔣臨風靜靜站着,面朝角落方向,然後緩緩走去。

    “陳新禾,抱歉了。”

    聽到臨風說這句的時候,輕冬睜大了眼,眼見他將槍拿起來,她猛地朝一旁挪動,無奈移動的距離有限,距離新禾只有五六釐米的距離卻無法觸及。

    “不,不要……臨風,住手,莫聲斜坡你做犯法的事,你如果做了就真的錯了……不要信那個人……”

    輕冬眼眶發紅,喉嚨乾澀得發疼,卻不停重複。

    “可沒有辦法了,不這樣,我、你甚至陳堡,都會死無全屍。”臨風深情地看着她。

    輕冬怔住。

    不知是否自己的錯覺,那目光,彷彿帶着一種“不要擔心”的情緒。

    “陳新禾,抱歉了。”

    臨風說着,扣動扳機。

    槍響傳來!

    輕冬睜大眼,腦袋機械地轉向旁邊,親眼見到新禾身體僵硬地朝前倒去!

    “新禾!!!”

    臨風卻是看向了攝像頭的方向,大喊:“我要腳銬的鑰匙!”

    “新禾,新禾……”輕冬哭的歇斯底里。

    她擔心新禾,更是恐懼將來,這兒的黑暗彷彿要將她侵蝕,身體不住地發冷。

    臨風看出她的異常,過來緊緊抱着她。

    “沒事的,你不會有事的。”

    輕冬恍若未聞,目光呆呆地望着新禾流出的血,他蜷着身體,發出可憐的呻吟,眼裏似有恨意,就這麼直接地看着她這個方向。

    等了會兒,有人從倉庫進來——是剛纔在陌生後面的那位助手。

    那人一手抓着槍另一手拿着一把鑰匙,隔着十多米距離給臨風丟了過去,與此同時,有人將陳堡帶過去,硬是將他往倉庫裏推。

    “哎喲——小心點啊你們!”

    陳堡摔在地上。

    同時,倉庫的門落下。

    莫聲魔鬼般的笑聲從倉庫的喇叭傳來——

    “蔣臨風,謝謝你啊,蔣家大少爺即將身敗名裂,不如我就此送你一程。當然你放心,你殺人的視頻,或許能成爲林一誠的籌碼,也許就不會公開呢呵呵。——準備汽油!!”

    ***

    【索妃愛】

    這周過生日去了T.T以及……糾結了好久終於想好用哪種方式寫這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