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3輕冬,危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3輕冬,危險!字體大小: A+
     

    一家三口……

    林零的宣佈,如平地一聲雷,激起在場所有人的情緒——或是圍觀,或是震驚,或是訝異。

    賓客們多是與蔣林兩家有合作關係的,有一定社會地位,此刻也顯得淡定。

    表現得最爲迫切的,莫過於被邀來的諸位記者們,一個個顧不得保鏢的阻止,皆是恨不得衝過去得到獨家採訪。

    而同時,莫聲那邊的一衆保鏢快步走向臨風,在臺下護着的那些人自是不許他們過去,兩方保鏢卯着勁兒,但默契地沒有在這樣的場合大打出手。

    現場每一處的畫風似乎都不同,卻是喧鬧的。

    “蔣奶奶,抱歉,先前瞞着你們了。”

    廣播裏,林零的聲音,似有些遙遠,聽着好像離麥克風很遠,可這樣的場地,音響設備極好,饒是誰都能聽見。

    所以,蔣春接着回答的那句“都是一家人了,抱歉什麼呢”,也清晰地散在風中。

    輕冬僵直坐着,周遭那些賓客也在討論,明明剛纔還覺得溫暖的陽光,此刻卻帶來某種炙熱感,如同夏季走在烈日的時候,世界所有的聲音都混雜渾濁霧氣之中。

    如果什麼都聽不見,會不會更好?

    她望着臺上的方向,目光所及,有許多人涌向他,她分不清到底哪些是蔣家的人,哪些是林家的,也不知他們說了什麼,卻真真切切看他朝那邊已被一衆記者包圍的林零走去。

    那麼急,那麼匆忙,似奔赴一場拯救。

    即使不願意相信林零所說的是真的,可是啊,當下所見,就是他做出的選擇啊。

    那所謂真相,竟成了告白,多可笑!

    輕冬眼裏冒了熱氣,雙手握成了拳,徹夜無眠的難受感,似有加重了。

    她突然意識到,失眠帶來的痛苦爲何會在今早決意過來的那刻消失,或許就是因爲她還是抱着某些僥倖心理,認爲他會解釋,他會走向自己。

    而此時此刻,真切地明白那是妄想。

    這是所愛之人與昔日好友的婚禮,你何必期待呢,唐輕冬?

    在眼淚匆忙滾落的同時,她猛地起身,朝出口的方向去。

    離開這裏。

    不要看了。

    不要……期待了。

    周圍侍應生路過,也有賓客看來,她顧不得那些目光,只是想盡快離開這兒。

    剛走到出口,突然就將一抹身影與周遭格格不入,連同離開的方向,也是逆行。

    對方走的是斜角,越走越近的時候,她突然怔住。

    那身形與側顏,分明就是新禾!

    她匆忙跟過去,感覺有人注視過來,於是不敢大聲喚住那邊同樣步伐匆忙的人,殊不知在她的背後,一直抓着一個小型平板的莫聲眼睛透出精光。

    當那邊的兩抹身影越走越遠,他抓起一個微型的麥克風——

    “目標出現,這次必須抓下來,擋我者,同樣的處置方式!”

    與此同時,眼見輕冬距離那個高挑的身影愈來愈近,而陌生那邊的保鏢彷彿收到消息一樣朝着那邊方向移動,而且人數比剛纔增加了近二十多人,卻都是穿着賓客禮服,臨風頓覺不妙,顧不得媒體在這,叫了聲陳堡,在對方擠過來之前,立刻後退想衝出這人牆。

    “臨風,你要在這。”林零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嘴角勾起了一抹溫柔笑容,然後主動湊在了他的耳邊,輕聲說:“你如果走了,就真的一切挽回不了了。剛纔那些都是現場直播,你真的要讓你奶奶顏面掃地嗎?”

    蔣春就在他們旁邊,聽得仔仔細細,即使畫着精緻妝容,此刻望着孫兒的目光也是透着一絲乞求和無力。

    臨風看了眼她,那一刻,不知爲何,覺得自家奶奶老了許多,彷彿被什麼痛苦的事壓在身上,面容那種疏離的高貴,似是消失殆盡。

    再看向那邊的時候,正好看到輕冬撲入了那個全黑身影的懷抱之中,枯黃的樹下,兩人身影彷彿融合一起,靜美如畫,而不同服裝的人卻一致地朝着那個方向挪動過去,即便有他的人過去,人數上根本就是弱了一大截!

    “老大——”陳堡朝他喊了一句,然後搖了搖頭。

    “抱歉!”臨風目光掠過一絲絕然,抓開林零的手,二話不說往外衝去。

    剛要衝破一圈圈的人牆,突然聽到林零驚呼了一聲,他下意識回頭,眼睜睜看着自己奶奶硬邦邦地往前栽去。

    那一刻,少年時期親身經歷的畫面閃過——他的爺爺,那位名譽海城的名人,抱着禮物朝他過來之時,也是如同突然遭受風吹雨打的樹枝,那麼突然而僵直地倒向地面!

    “陳堡!叫救護車!”他睜大眼,眼眶發紅地大喊出聲,衝了回去。

    現場陷入混亂,沒有人觀察到遠處的追逐持續着……

    “新禾,有人跟着我們。”

    跑過山坡,婚禮現場的那些人,彷彿微小的星點,漸漸快看不清了。

    輕冬心亂如麻,直覺那兒出事,可是回頭能見不少人追了過來,衣着有差異,一個個那樣子,跟尋仇似的!

    她拿出手機,立刻打給了蔣臨風,本以爲接聽,卻突然聽到了林零的聲音,但只是說有事在忙,便立刻掛了。

    循環的忙音,彷彿宣告着一段感情的了結。

    “輕冬,你信我嗎?”新禾握住了她的手,冷峻面容比以前滄桑多了,卻有種孤注一擲的堅定。

    “這話,我聽不太懂。”

    風吹起髮絲,有些颳得臉疼,她等他繼續說,可他只是帶着她一直往前跑。

    “我們在做一件事,所以,抱歉了……”

    兩人正好走到了山坡頂端,他還沒說完,嘭地聲,輕冬感覺那抓着自己手腕的手臂猛地震動,睜眼看去,新禾的眼睛睜大,一米八幾的人,突然失去重心一樣朝前傾倒去。

    那是下坡!

    “新禾!”

    她本能地撲了過去,卻止不住往下摔的勢頭。

    斜坡坡度很大,身體彷彿不再是自己的,不停往下滾,不知是利石還什麼東西刮到皮膚,還有跌撞的疼,傳遍五臟六腑,眼淚止不住地滾落。

    我會不會再也見不到你們?

    伴隨這個想法一同出來的,是孩子和那個人的名字,即使很諷刺地,那人正在進行着屬於他的婚禮。

    不知多久,感覺安穩了,頭暈目眩之中,她聽到新禾不停地喚着她的名字,伴隨而來的還有急亂的腳步聲。

    “陳新禾,果然,一收到我會在婚禮傷害這女人的消息,你就來了……”

    風吹來夾雜陰鬱的男音。

    “這附近有我的人,你這樣,真不擔心我學你的樣子,也找人拍下來?”

    “呵呵,你認爲我來海城搭上林一誠的人脈是爲了什麼?”莫聲俯下身,“爲了讓你插翅難飛,也爲了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並且,我不會受到任何的制裁!”

    這人對新禾的恨意,即便只是局外人,也能感覺到有多濃烈。

    輕冬眼睛發疼,勉強地睜開眼,黑乎乎的槍口就在面前,而且,不只是莫聲,圍攏在他們四周的那些人,也分明都舉着槍!

    她渾身發軟,只覺腦袋更暈了,偏生也不敢亂動!

    “你放心吧,即便我有事,也會拉你下水。”新禾的聲音卻依舊鎮靜:“我很高興,她也將你忘了,她選擇的人也有辦法將你推出她的世界,多好啊,留我們兩個,至死方休!”

    “你真的以爲我不知道是你想辦法將她藏起來的,啊?”

    嘭地聲,一槍落在了輕冬腳旁的位置,她整個人僵住,下意識緊緊地抓住新禾的手。

    “別說了,求你,別說了……”

    她不知道他們二人有什麼恩怨,可眼前這人,眼神裏的瘋狂,分明就不該進行任何的語言刺激!

    “看,又是你,瞧你的前任啊,哭得多慘。”莫聲一手竟捏住了輕冬的下巴,感覺新禾環抱着她的手臂在收緊,他狂笑出聲:“陳新禾,你失憶時候,跟這女人廝混一起,當時不還是要娶她麼?如果你當初安分點,即使記憶找回來了也別滾回北京,今日的事也不會發生!”似想起什麼,他面目猙獰,語氣越來越重:“你非要挑戰我的底線,還破壞了我的親情和人生,你欠我那麼多,你害了那麼多人,記住了,我做的,只是替天行道!”

    說着,他擡手,另外一些人竟拿着繩索過來,捆綁在他倆身上。

    輕冬摸到了新禾手臂流出的血,心裏着急,感覺他想動,她抓緊他手,看了過去,微微搖了搖頭。

    感覺他手只是緊緊握着自己的,輕冬稍微放心了些,隨後再也支撐不住,眼睛闔上,癱軟倒下!

    ***

    “海城蔣林兩家聯姻那一天,那個千林娛樂千金自爆有孕,蔣氏的大當家入院搶救,之後蔣氏海外項目賠償金額被人曝光,蔣氏股票一跌再跌,就算海城另外兩大家相助,這周也還在跌,外面的人都覺得蔣氏不行了……其實真不是我陰謀論,這蔣氏突然這麼慘,不會有誰故意要整他們吧?”

    “千林娛樂的老闆今早不是對外說婚禮將於一月底舉辦麼,這強心針估計穩住不少股民的心。不過實在話,那蔣少爺不都說名校海歸麼?怎麼一直沒見着有啥作用啊。”

    “誰知道呢,估計家裏保護得太好,就有個富二代的皮囊而已,中看不中用!”

    公交車一路往前行,後座的討論持續着。

    坐在靠窗位置的男子戴了鴨舌帽,雙手正抓着平板,目光注視着上面一直不動的紅點,在平板右上角,展現出了小型畫面,畫面中,兩抹身影靠在牆面,腳腕上的鐐銬折射出窗外投來的光,有些刺目。

    **

    【索妃愛】

    開始收尾的節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