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1我想你,很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11我想你,很想字體大小: A+
     

    “會滾,但不是現在。”

    臨風說完,低頭,脣瓣輕輕地蹭過她的,緩慢地,捲走她脣上的血。

    似之前數次獨處那樣,不訴疲憊,而是要以此方式索取溫暖。

    輕冬睫毛顫抖,眼眶止不住涌了熱淚。

    從清晨至入夜,與昔日好友爭鬥、得知所愛之人明日的婚事、送別母親、遭遇跟蹤之時驚覺舊愛終於有消息,一日接近結束,摯愛的人卻出現在面前,將她以爲會自此掩藏的祕密道出。

    好累。

    再自以爲堅強,心裏的委屈也會在這樣的寒夜和這人的溫柔舉動之中,拼命冒泡……

    所有的痛都是我在背,在我明白你明日終將走向另一個人之前,你爲什麼還要出現在我面前?

    呼吸之間都有對方的氣息,溫柔,卻也如影隨形。

    她仰頭,黑暗中,她雙手顫抖地擡起,緊緊掐住他的脖子。

    “媳婦……”

    是他的輕喚,沒有多言,卻和過去一樣,夾雜一種“只要她高興,怎麼樣都可以”的柔情蜜意。

    輕冬逼迫自己加重了力道,雙手顫抖的頻率在加快。

    “蔣臨風,你知道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了。各走各的吧……甜甜她不需要知道太多,如果已經缺席,那就這樣吧。”

    眼淚控制不住地流下,雙手卻像失去力氣。

    很多未來,不屬於他與她,那就不必假裝現在還是當初的模樣。

    她背貼着牆面,慢慢移動,忽而,手腕一疼,他已是將她摟入懷中。

    “輕冬,再等等,再等等……不要離開我。”

    他脣瓣貼在耳朵,熱氣拂來,那若呢喃的聲音,彷彿青年壓抑許久的請求。

    或許是感知到她的絕望,他握着她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脣瓣再次吻住了她的,比剛纔還要熱烈,卻也溫柔得要命。

    輕冬已不想過多反應,她想,當做最後告別了,明天,或許是適合離開這裏的日子。

    腦袋缺氧,而黑暗之中,所有感官彷彿甦醒,真切感覺他的脣沿着自己臉頰往下,在脖子、鎖骨流連,指腹的薄繭落在皮膚帶來些許疼感,卻準確地抓住她每一處的弱點。

    “蔣臨風,你瘋了是不是?”

    話出口,驚覺其中染了委屈與撒嬌的意味。

    “我想你,很想。”

    他站直,似想將她抱起,輕冬二話不說擡起膝蓋撞了過去。

    不知是踢中了他哪兒,臨風嗤了聲,然後整個人沒動靜了。

    黑暗裏看不清他的情況,輕冬立刻往旁邊挪動。

    “如果不需要我大喊大叫鬧得人盡皆知,你還是安分些吧。”她低聲說:“我知道,外面除了你得人,肯定也有其他監視你我的人。”

    “既然知道,說出這樣的話,你有沒有爲我們的孩子想過?”

    他的聲音由遠及近,輕冬想大跨步衝上樓梯已是晚了,腰肢被他攬着,一下子又被他摟入懷中。

    輕冬試圖掙脫,他卻突然說了句:“那傢伙應該有在手機裏轉告說我會告訴你怎麼做吧?”

    這兒距離二樓近些,有些許的燈光,很微弱,卻足以看清他面部的輪廓,深邃,卻能見眼眶微紅。

    她擡手,非要擋在兩人之間,微微低下頭,是有些抗拒的姿態。

    “你這樣問,我突然懷疑那通電話了。”

    “不,你該信我,因爲沒人會比我更希望陳新禾活得好好的,只有他,能證明我那日的清白。”

    “蔣臨風,失去親人的是我,而你,提及的資格都沒有。”

    他微垂的眼眸之中,似有千言萬語想傾訴,微光柔化他的面容,而他短暫的沉默,卻挑起她心裏那處微酸的情緒。

    此時此刻,她明白,她期望他的解釋。

    然而,他還是沒有,擡眸那刻,卻是突然轉身,朝二樓走去。

    “蔣臨風!”輕冬匆忙跟上去,抓住了他的手腕,似猜到他想做什麼,她不住搖頭:“不,你不能靠近孩子!她是我的,過去是,現在和以後都只是我的。”越說越委屈,“我只有她了。”

    他輕輕將她摟着,一手似安撫一樣,輕輕拍她的背,想讓她平靜下來。

    ——你還有我。

    他無聲地說。

    “蔣臨風,不要讓她以爲從今以後就是一家人了。”輕冬推開他,“與其給了幻想,不如好像從沒擁有。”

    二樓的燈光照在她臉上,那些淚痕,看得他心疼。

    “對不起……”

    這些年,缺席太久。

    所以,收到陳阿姨發來的手機信息時候,他纔會顧不得周圍潛伏,非要繞過監控趕到這兒,只因那個消息帶來的狂喜、悲傷、懊悔和心疼,每一種情緒都涌向一個信念——想見她,想見她和他的孩子。

    輕冬沒有回答,想擋住他前進。

    “乘着孩子睡着,我想看一看她。”他說完就上樓了,大長腿邁的步子很大。

    輕冬唯恐動靜吵醒孩子,心裏着急卻只能眼睜睜看他走去房間。

    房內開着橙黃色的星星燈,孩子背朝着那片星光,青年似是遲疑,站在牀邊凝望了許久,然後走向孩子,動作小心地,低下頭,在孩子臉頰落下一吻。

    “抱歉呀,爸比來晚了。”

    很輕的一聲,如嘆息。

    他說完,替孩子掖好被子,擡頭望了眼站在門口的輕冬,溫柔的目光裏,彷彿在給予她能量。

    “你走吧。”

    輕冬說完,瞥見被子動了動,一直沉睡的甜甜緩慢晃着腦袋,她做了個手勢,讓蔣臨風趕緊蹲下來,他不解,同時牀上的孩子已經滾了一圈,聲音軟綿綿地喚了句:“爸比。”

    蔣臨風立刻就應了聲,連着被子一起將孩子抱起來。

    “爸比,我和媽媽都好想你。”

    孩子的臉趴在臨風肩頭,還沒睡醒,肉乎乎的手貼在嘴巴,半睜的眼睛很快又閉上了,一副沉睡的樣子。

    “我也想你們。”

    窗外月,星光燈,父女的剪影,如同美好的畫面,映在了輕冬眼裏。

    過了會兒,大概是口袋的手機響起,他輕輕放下女兒,走去她面前。

    “訂婚宴明晚七點開始,輕冬,我希望你到場。你關心的事,我將當場公佈真相。”

    說完,他輕輕揉了揉她頭髮,在她脣瓣親了一下,在她擡腳想一腳踢過去之前,他避開,眼裏難得的有了往常那種狡黠。

    “我不會去的。”

    “雖然說這句話心裏不太舒服,不過,如果想見到陳新禾的話,一定要來。”他交代:“明日我會讓錦歡和曉岸來找你,你決定過來時候,將甜甜給他們就好,錦歡家的人也回來,不用擔心孩子安危。”

    他已安排好了。

    輕冬心裏總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感覺像是某場籌備已久的策劃即將啓動。

    “蔣臨風,我不會祝福你們的。”

    “這樣纔對呀。晚安。晚點見。”他晃了晃手錶,很快下了樓。

    輕冬沒有去送行,她想,不知他何時來,那就,假裝不知他離去。

    ***

    「海城郊外」

    婚慶團隊從早上開始忙碌,而作爲本次訂婚的女主角,林零很早便到化妝間,卻一直與化妝師確認各類化妝品情況。

    臨風到化妝間後,依舊通過手機給陳堡交代工作,聊完的時候,林零示意他過來。

    “你面色不太好,”她晃了晃氣墊BB霜:“要不要我幫你化一下?”

    “消受不起。”

    “行了,都什麼關係了,這種話聽着可真是見外。”

    臨風在兩個化妝師都小聲偷笑時候,低頭,佯作查看她的耳朵,小聲說:“演技不錯,繼續保持。”

    林零聳肩,然後喚了聲:“爸,你來就好了,特意帶莫聲先生來,還拿着禮盒,莫非咱們上回說好的‘禮物’終於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