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05祝你訂婚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結局章_05祝你訂婚快樂字體大小: A+
     

    海城樓層最多的帝富酒店頂樓,剛結束了一場商業宴會,散場時候,作爲組織者的蔣氏一衆在出口處送客。

    等待穿着一身白禮服的林一誠過來,一直掛着禮貌笑容的蔣臨風驟然掃過去,眸色極冷。

    蔣春側頭瞪了長孫一眼,再看向那位千林娛樂創始人的時候,面色掛上和藹的笑:“林總,你剛從香港回來便賞面來這,真是感謝。”

    “兩家終將成爲親家,過來一趟本就應該。”林一誠笑。

    臨風站在自家奶奶旁邊,如往常那樣清朗和煦:“林叔叔既然這樣說,不如正好找個日子,約上那位莫聲,再幫咱一把,談談跟那人合作的事?”

    “若是談合作,想來無妨。若是問其他,臨風,莫聲先生並沒那個時間。”

    站在後頭的陳堡微微皺起了眉頭,雙手微微握成拳。

    “據聞他那兒有一些特殊的視頻畫面,我尤其好奇畫面中的我會是如何的樣子,所以,想跟他坐另外的交易,麻煩林叔叔你牽橋搭線了。”

    “自然,等確定好時間,到時候我們再聚。”林一誠頷首:“我家林零也勞煩你了,那孩子最近心情不好,你們若是見面,開導一下她。”

    “下週便要訂婚了,女孩子家大抵難免會有些緊張。”蔣春笑得臉上的褶子顯現:“但說起來,這倆孩子還真是般配。”

    臨風禮貌地笑了笑,待到林一誠離去,他臉色微冷,轉身便走。

    “站住。”

    隨着自家奶奶話落,已有好幾個保鏢過來擋在前面。

    陳堡站在臨風背後,似乎也是想叫上那些他們安排的保鏢,見臨風擡手,只好示意那些人無需過來。

    “想去看唐輕冬?”

    臨風轉身,並沒應答,只是望着妝容遮掩不住疲憊面容的長者。

    對方卻沒有直接開口,示意他跟上,然後拄着柺杖走去停車場。

    蔣氏海外項目出了意外,牽扯到所在國家的某些領導者決策,損失以億疊加,連同從不參與蔣氏工作的父親也不得不參與進來周旋,更別說一直是掌門人的奶奶了。

    蔣臨風跟着一同上車,看陳堡一臉擔憂,便讓他先回去車裏。

    等到許安將車門關上,蔣春纔開口:“臨風,我不想理會真相,但莫聲那邊說拍到的視頻裏明明確確地拍到了你。我可以直接說,唐輕冬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事外界會以爲與你有關,而8號工廠,也明確地屬於蔣家,藏了什麼東西,你也是清楚的。”

    是啊,太清楚了。

    於是知道,擺脫不得,只能迎擊。

    “那就先這樣吧,既然林一誠答應說訂婚後會和那人拿到視頻源片,那就信一次。”

    “你有這想法很好。”

    臨風探身去拿車裏的礦泉水,淡淡說了句沒事我先走了,然後打算下車。

    “孩子,何時都別忘了你的姓氏意味着什麼。”

    “也許吧,但我也很好奇,你與林一誠密謀的合作之中,是否包括讓莫聲將人帶到8號工廠、引爆工廠、在爆炸發生後在外頭故意說爆炸是蔣氏故意壓下消息?或者說,你們的確密謀過互相配合,但你並沒想到那場意外,會害死唐成安,而且京城四少之一的陳新禾還失蹤了。”

    車內的燈光將老者面容分割出明暗,那張帶着皺紋的臉龐微微顫抖着,似是被人踩中痛腳,指着臨風的那隻手顫得厲害。

    “滾!你滾!”

    “蔣少爺,老太太不能受刺激,你這是非要她有事嗎?”許安過來,語氣有些痛心。

    “受刺激?你們遭受的,哪能比得起唐家的人!她們每個人,可能一輩子都會活在那場噩夢裏!如果你們能有所意識,可能會心安一點。”

    許安面色有些凝重,卻見車裏的蔣春滿臉是淚,那麼驕傲與尊貴的人,哭得彷彿無所依靠的孩童。

    “太太,你也不願的,那些結果,與你無關哪。”許安輕聲說,話出口,才知已哽咽。

    “不,有關係的,可已經那樣了,我只能繼續了……我不能讓蔣氏敗在我手上,我護了大半輩子的集團,怎能有事!”似乎從短暫悲痛之中回過神來,蔣春抓着許安的手:“記得,訂婚宴不能有絲毫意外,近期必須確認那孩子的行蹤,若他去找了唐家的人,你便想辦法讓唐輕冬知道他將訂婚的事!”

    樹影遮圓月,夜色之中有薄雲隨冷風飄過。

    等臨風回到車裏,陳堡離開驅車離開這兒。

    “老大,你不會真跟那個林零訂婚吧?”陳堡擔憂地看過去:“Diya說開始部署了,莫聲和林一誠非法交易的一些證據也開始收集,你可以不必……”

    “沒事,正好讓我奶奶安心些,免得她亂來。”

    “但訂婚……”

    “沒事,也沒太多人會在意。”

    陳堡默然,並沒有問,因爲最渴望的那個人不在意,所以,才覺得沒關係了麼?

    “老大,辛苦了……”

    “開去別墅那兒。”

    “老大你終於要去看嫂子了,感動!”

    臨風失笑,擡手肘撞了下這哥們,想起什麼,問:“陳新禾的行蹤,Diya那邊還是沒消息?”

    “對,但就像你說的,應該是阿滿將他帶走了,至於去了哪兒,只有那傢伙會知道。”瞥見臨風在沉思,陳堡立刻說:“老大你別擔心啦,那傢伙要是有事,阿滿那邊估計早就叫上京城陳家的人砍過來了。”

    具體情況,誰也不知道。

    就像,不知陳新禾的失蹤,在未來是帶來事件的逆轉,還是惡化。

    但臨風沒有去細想,壓在心頭的事情太多,多數時間還被蔣氏、風清資本和金城投資三個公司的工作瓜分,他不允許自己沉溺在某些情感假設裏。

    太過思索,便會覺得已經失去。

    他不想承認。

    ***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九點。

    輕冬走近院子之前,特意抱着孩子過去旁邊的別墅外看了看。

    屋子沒有燈亮,院子一些花草已是枯萎的姿態,靜謐得彷彿主人離開許久。

    “新禾叔叔……”甜甜小手探向鐵門,聲音聽得出來是在詢問。

    “他出國工作了,最近都不會回國,甜甜,我們還要等一段時間。”

    孩子圓圓的眼睛蓄積水光,彷彿陷入了悲傷。

    “新禾叔叔會回來的,甜甜,我們要相信。”

    孩子不住點頭,臉趴在她肩頭,像是需要溫暖一樣,不住地蹭她的脖子。

    突然,像是看見什麼,雙手雙腳撲騰:“爸比,爸比……”

    輕冬側身緣故,這才發覺樹影之下停着的那輛車。

    車門開,蔣臨風抱着一堆東西下來,車內陳堡還擡手打招呼說了句嫂子好久不見。

    十天,二十天,還是三十天?

    她記不得多久沒有見到面前稍顯清瘦的青年。

    偶爾穿街走巷,總會看到熟悉的商務車,卻不知是否錯覺,她甚至不敢多看,便匆匆離開,唯恐一場不巧相遇都成了爭執的開始。

    “走吧,我們回家。”

    甜甜卻突然拒絕:“不!我要臨風爸比……”

    “外婆還在家裏等我們,乖。”

    “爸比——”甜甜突然大聲喊,然後嗚哇哭出聲,“甜甜想你。”

    這是一個月來,孩子第一次這樣直接地表達情緒。

    輕冬不知她心裏將蔣臨風視作如何的人,卻發覺孩子喚蔣臨風的時候沒有加上他的名字,那樣直接而渴望,彷彿那纔是她的依靠和港灣。

    血緣這東西,有時候真的很神奇,無法預料,卻有割捨不去。

    “甜甜。”男子清朗聲音由遠及近,“爸比最近一直在外面忙,今天特意買了一些禮物來道歉,原諒爸比最近沒有來,好嗎?”

    “嗯!”

    這回答也太快了吧……

    輕冬無奈,甜甜卻是揮着手臂,已經開始說抱抱。

    ——之於她而言,在那場意外之中將她帶回來的人,可能是英雄和可以相信的人,也可能是讓她想起噩夢的存在。所以,建議先用試探性的形式,看看孩子是否需要那個人,若需要,那人能幫助她的治療。

    心理醫生說過的話,輕冬卻一直不敢施行。

    她不敢試探,甚至於,偶爾孩子自言自語提到臨風爸比時候會有些難過的時候,她也會告訴自己,孩子不想見到他。

    不管是自欺欺人還是自我傷害,她也這樣堅持了下來,只是此刻看着孩子兩眼放光,而蔣臨風就在一旁目光溫柔而徵詢地看着自己,她心裏那兒,起了久違的酸。

    他與甜甜,是親人啊。

    “我媽不想見你,若是知道你出現,她會瘋的。”

    “我知道,所以如果可以,咱帶孩子去公園走走。她現在應該不想坐車。”

    似乎是被說中心事,甜甜不住點頭。

    “好吧。”輕冬看了眼他抱着的那些東西:“先放車裏吧。”

    你這樣,不方便抱孩子。

    這句她沒開口,卻看他像是得到鼓勵,舒展笑顏,然後大長腿邁回馬路對面,很快又跑了回來。

    “老大你們慢慢逛,我在這兒睡會。”陳堡臉上的笑容那一個騷氣十足:“現在天冷了,擁抱是冬天的必備品噢!”

    “作爲資深單身狗,看來你懂得不少。”

    “抗議,這是欺負人……”

    輕冬嘴角微勾,連甜甜也是,雖然聽不懂的樣子但跟着嘻嘻笑。

    “爸比,抱抱。”

    臨風應了聲,站在輕冬面前,接過孩子。

    他抱着的姿勢很專業,而孩子呢,小臉蛋一直蹭着他的,路燈下的雙眸似有水光,輕冬鼻翼發酸,但沒多言。

    一路走,幾乎都是他在問甜甜問題。

    而孩子,很配合地,一直在回答。

    到了公園,孩子困了,趴在他身上,睡顏恬靜。

    輕冬拿出絨毛毯子覆在孩子身上,感覺他一直看着自己,她輕聲說:“聽說你們快訂婚了,祝你訂婚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