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21我愛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21我愛他字體大小: A+
     

    “蔣臨風,不管我選擇哪種合作模式,你都想好辦法解決了。多問一句,也沒必要。”

    新禾低頭弄着花草,語調清淡,彷彿說着別人的事。

    臨風嘴角微勾,“我不管你爲何做出這種決定,不過——”他過去,眼底起怒:“關於蔣家的事,勞煩你不要對輕冬多說一句。不該屬於她擔心的事,我不想她知道!”

    “蔣臨風,競爭與合作,都無非是選擇更有益於自己的。更重要的是,若不是我接受了你奶奶拋來的橄欖枝,又怎會知道他們收回了那些原本要給你這位所謂繼承者的股權?”

    花灑劃下弧度,落在那些微小的嫩葉上。

    新禾側頭,看着有些驚訝的青年:“你真以爲你是風清資本幕後股東這種事,在信息時代能瞞得下去?”

    只要是需要執行總裁參與的一些大合作,再隱瞞身份,只要露面,再注重保密性也不能確保任何一個人不會走漏口風。

    臨風料到過這種事,甚至於也想過自家奶奶知道後會做出更驚人的舉動,只是沒料到這人會親口告訴自己。

    彷彿是……提醒。

    “我在處理,我不管你和我奶奶會進行哪方面的合作,祝你平安無事。”

    蔣臨風說罷,轉身要走。

    “你質問完了,似乎輪到了,”新禾起身,過去水龍頭那兒將灑水壺裝滿,眼睛半垂,寫滿莫測的心思:“我還是輕冬和孩子最合適的歸屬,你如果給不了她平靜的生活,我還是那句,隨時會帶她走,只要她願意。”

    嘭地聲,高挑的身影一下子撞在了鐵門,伴隨而來的還有真情意切的冷笑聲:“一個和前前任的哥哥不知有什麼恩怨情仇的人,有空檔對前任的現任表達敵意,不如好好想想,自己招的破事是否會影響到輕冬和孩子!”

    看來,他查清楚了。

    關於莫聲,也關於自己那不願提起的過去。

    新禾將水龍頭關掉,淡淡地說:“無非是不肯放下的緣故,但我不會允許那人靠近輕冬,所以……”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衣領微微收緊,能感覺對方忍着的怒意。

    他眸帶敵意地掃去,正好對上青年警惕的目光:“陳新禾,輕冬和甜甜是我要護着的,如果因爲你認識的人而受了牽扯,後果自負。”

    “挺可笑的,憑你這種性格,我還真不信你會將甜甜視如己出。”

    “我不會查甜甜的生父是誰,也不會讓我的人查。”臨風眸色微亮:“陳新禾,我認識她的時候,你估計跟其他女人在打情罵俏。所以,願你的行動和你的性格一樣收斂,如甜甜喚你的,叔叔就只是叔叔,而不是其他身份!”

    日光從雲團探出蹤影,敵意如陽光,悄然照落。

    ***

    ——下午兩點,老地方見。

    微信發送出去,等候了會兒,依舊不見林零回覆。

    再打電話,還是無人接聽。

    曾經關係密切的人,似乎刻意地,不與自己聯繫。

    樓下傳來朗朗笑聲,還有孩子一直喚自己,輕冬只好後退,餘光所及,是一個突然從屋子牆邊拋開的身影,一身黑衣,鬼鬼祟祟的感覺。

    她蹙眉,有種奇怪的不安感。

    不過這裏的道路往來都有保安在巡邏,進出都要嚴格的登記甚至拍照存圖,想至此,她便沒怎麼在意,應着女兒的呼喚,匆匆下樓。

    “這個燉蛋好好呲,臨風爸比太棒啦!媽媽快來呲——”

    坐在兒童椅旁邊的臨風止不住笑出聲,糾正:“吃,chi,來,甜甜跟爸比念。”

    “吃吃吃吃——媽媽吃——”甜甜蹦着兩隻小腿。

    輕冬過去吃了口燉蛋,下意識將放在桌上的蘋果電腦推到裏頭去,忍不住囑咐臨風:“小心掉下去,你哪。”

    “剛顧着去拿燉蛋,一時沒注意,”臨風將她摟過來,指着電腦屏幕:“來,你覺得哪兒合適些?”

    電腦屏幕界面有海城的各大樓盤,而且多是CBD商圈。

    外界已有傳聞,風清資本要轉移到海城,有人說是總部轉移,有人說不過分公司開在這兒。

    他是風清資本創始人之一這件事,他們互相之間鮮少提及,而且輕冬感覺很少人知道這事,所以也沒過問。

    “真要到國內了?”

    “嗯,不過聽了Ethan的建議,總部還是在美國,這幾年,會確認適宜國內市場的最佳模式。”

    “金城投資這塊區域挺好的,後頭不是在建一座大廈在招商期麼?”輕冬給出建議,見女兒一直揮着手臂想她抱抱,她自然地抱着女兒坐在自己腿上。

    甜甜似乎很高興,仰着頭,看看她,又看了看臨風,小白牙露出來,眼睛笑得眯起來。

    “臨風爸比,你明天送我去幼兒園好不好?”

    “好呀。”

    “明天週一,金城投資不是說要開會麼?”

    “沒事,讓陳堡告知推到下午。”臨風下巴點在輕冬肩頭,雙手輕捏甜甜的臉蛋:“閨女的事情放第一位。”

    “臨風爸比最好了!”甜甜趕緊又問:“我現在想吃草莓冰淇淋,可以麼?”

    多數孩子都喜歡“得寸進尺”,輕冬也瞭解女兒的性格,正想拒絕,某人已經應允,還主動帶甜甜去冰箱那兒。

    “蔣臨風,我們晚點聊聊如何育兒的事。”

    “提到這個——”臨風回頭:“我等下要去陳堡那裏,下午回來後帶你和甜甜去一個地方,記得穿上親子裝。”

    瞧,又轉移話題了。

    輕冬覺得他太寵孩子了,可是,之於他而言,這些或許是愛屋及烏的體現,而對自己而言,這對父女將缺席彼此人生有好長一段時間,這樣的溫情和寵愛,何嘗不是在填補她心裏的愧疚呢。

    注意到手機有新的微信,是林零發來的,應允見面的事,輕冬便說:“好,我正好打算出去買些東西,你事情辦好了,告訴我就好,我帶甜甜跟你會合。”

    “好的,媳婦——”

    聽着這兩個字的稱呼,輕冬微微握緊了手機,指腹不小心點開了手機的瀏覽器。

    已打開許久的畫面,赫然是蔣氏與千林娛樂即將聯姻的消息,一些是之前的新聞,而新的,則是千林娛樂的千金在訪談表達了對蔣少爺的好感。

    這個新聞,發佈時間就在兩天之前。

    ***

    下午兩點。

    紫薯拿鐵散發着香味,混雜着抹茶味雪糕的清香。

    輕冬將毛毯撲在座位,擦拭着女兒沾了抹茶色的嘴角,示意她直接在這兒午休。

    甜甜點頭,小手指着門口:“可我想等乾媽過來……”

    “乾媽說會晚些,你眼睛都要閉上了,乖,先睡。”

    “好吧……晚點臨風爸比會來接我們嗎?”

    “會的。”

    “那就好,我想臨風爸比。”

    一個小時前才暫時分別,孩子已想念他,輕冬莞爾,“以後會常見的。”

    “好嘞,以後都有爸比送我到幼兒園,那些小朋友就不會說我沒爸爸了嘻!”甜甜肉呼呼的手揉着眼睛,像是嘀咕:“我爸比還是超帥的,同學肯定會羨慕我……”

    擁有了,那些不曾說的心事,好像也變得不重要了。

    輕冬眼眶有些紅,輕輕替孩子攏了毛毯,等到她睡着了,她聲如輕訴:“肯定會,因爲甜甜你有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說着,注意到有人過來,她看過去,對上好友有些怔神的模樣。

    “林零,坐吧,要喝些什麼?”

    好友今日沒有穿那些偏緊身的服裝,倒是一襲長裙,戴了遮陽帽和墨鏡,皮膚看上去有些蒼白。

    “一杯溫開水。”服務員過來的時候,林零示意。

    聽出她聲音低啞,輕冬問:“病了?”

    “嗯,一直有些不舒服。”

    “怎麼不與我說?”

    “你知道的,我們倆,很多事也不用特意說。”林零摘下墨鏡,目光落在甜甜臉上,蒼白的臉上稍微有了笑意:“你約我出來,似乎很急?”

    輕冬沒說話,將手機遞了過去。

    上面,是她稱讚臨風的新聞,除此之外,還提及了婚事。

    “噢這個呀,”林零有些無奈地笑了笑:“那天我爸非要我接受採訪,後續,千林娛樂很多事大概就是交給我了,記者也想要八卦,我就提了下蔣臨風。”

    “我知道很多此類新聞不可信,尤其感情事的,但我想問的是,週六凌晨一點多,發信息給他說和他結婚的人,是不是你?”

    林零正接過服務願遞來的那杯溫水,聽到這,手一抖。

    溫水順着她的手滑落,她面色有一絲慌張,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就笑了笑:“啊,你看到了呀。”

    這樣的口吻,聽得輕冬莫名起了怒意。

    “林零,我愛他,像他愛我那樣。你們逢場作戲,我可以體諒,因爲我比誰都知道他在意我,而你也心有所屬。但你這樣主動,我擔心你是不是受了什麼逼迫還是……”

    “行了,你無非是擔心自己沒了個金龜婿罷了。”

    咖啡館裏,空調有些冷。

    指腹觸及的杯子邊緣,明明是熱的,輕冬卻止不住寒意從腳底往上冒。

    “在你心裏,我就是那種人?”她聲音乾澀道。

    “不然呢?”林零擡眸那刻,眼底帶着一種狂狷:“蔣臨風出身高貴,自己更是青出於藍,我是你,我也會將這種怎麼都甩不開的人死死抓着,多金、有實力、外形出衆樣貌佳,誰能不愛呢?”她頓了下:“我見到他開始,已心生好感,接手家裏工作了,我比任何時候都確定我需要如何的丈夫,而選擇一個自己喜歡還能幫自己的人,多好啊!”

    **

    索妃愛:

    回家鄉參加家姐婚禮~我是勤勞的存稿箱。如妃在微博所說,不醒八月初會完結~這節過後,進入結局章~番外的話,目前暫定寫輕風夫婦青春期的故事+傅天羽許諾亦《天生亦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