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18爸爸,我也要抱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18爸爸,我也要抱抱字體大小: A+
     

    八月末緣故,即便傍晚,天還是很亮,夕陽光從窗外投進來,恰好落在青年身上。

    偏混血的面容,褪去了記憶印象裏的稚嫩,眼神裏的堅毅,自帶讓人等待他迴應的力量。

    “好,那我去接她和孩子。麻煩唐叔叔告訴我地址。”他伸出手,將手機遞了過去。

    唐成安愣了下,接過手機,輸入地址。

    臨風離開前,微微鞠躬,很得體的姿態。

    待他走遠了,始終愣住的兩人回過神來,面面相覷。

    “這是已經知道的意思?”陳欣潔低頭扶着額頭,一臉沉重:“天,到底是知道多少,還是裝傻呢?”

    “欣潔,或許,我們該讓他們年輕人自己做選擇。”唐成安說。

    “瘋了嗎?我不信蔣春知道了甜甜的存在會袖手旁觀!”

    “你、你先別激動,身子要緊……”看妻子如此,唐成安只好先安撫:“咱不說那事了,來,咱出去走走。”

    **

    陳新禾的住處在幽靜的環湖區域。

    一路穿過蔥綠,陽光如星點一樣落下。

    這人啊,一直都喜靜,而住所選擇,也如他給人的感覺,低調、神祕。

    某些程度來說,此類人能帶來安全感。

    輕冬拐過彎角,一高一矮的人站在一處不住地揮手。

    熟悉的軟糯甜聲喚着她:“媽媽,我們在這裏——”

    她過去的時候,注意到隔壁小花園的歐式鐵門敞開,院子的花有些凋零,並非有人居住的感覺。

    “我希望你們搬到這兒。”新禾牽着孩子過來:“是我一位舊友的房子,對方在國外遊學,未來一年都不會回來,所以委託我安排便宜招租或者借給朋友。”

    這樣說,已是提醒了她兩點:一、可以選擇租用;二、既然可以借給朋友,租金方面彈性很大。

    “我可能會搬來這兒,不過先前跟一個物業談好了,大概要先處理那邊的事。”女兒圍在她身邊跑,輕冬握住她的手,壓低聲音:“新禾,還有一件事想麻煩你……可以幫甜甜上戶口嗎?放在我名下。”

    她知道他有辦法。

    一如過去,總像個無所不能的英雄。

    過去太過依賴,忘了這與一個人的身份有關,而今懂得,卻事出無奈。

    “好!”新禾眼睛微彎,是安慰的口吻:“交給我吧,需要具體資料了,我跟你拿。”

    “恩恩,謝啦。我先帶孩子回家,她明天還要上幼兒園。”

    “我送你。”

    “不用了,我看你樣子有些累,去休息吧,我剛纔讓計程車在路口等着了。”

    輕冬抱起孩子,與他揮別。

    陳新禾站在原地,輕喚她名字。

    “怎麼了?”輕冬回頭,臉與甜甜的緊緊貼着,母女皆是好奇地看過去。

    “沒,只是很期待以後。”

    綠葉穿了光色,落在他淺色襯衫,他何時都是站在那兒便像靜默的景,有故事,也有沉默。

    即便不再相愛,輕冬依舊覺得,這人有時候莫名就讓人覺得心疼。

    “以後有些事還是要麻煩你了,真的,謝謝你……”

    “不,是我欠你的。”他笑了笑:“該還了。”

    輕冬笑了笑,抱着女兒離開。

    對於一些人來說,一些事是自己欠別人的,對另一些人說,那些是自己受得起的。

    喜怒哀樂,人之所想而已。

    “媽媽,我們要搬家嗎?”甜甜仰頭,“和新禾叔叔做鄰居?”

    “目前是這樣,但媽媽還要處理一些事,等確定了,我會告訴甜甜的。”

    “嗯,和媽媽一起就好。”

    甜甜蹦來蹦去,輕冬握着女兒的手,一路要提醒她小心些。

    周圍街道往來的車輛並不多,拐過彎,當一輛車突然停住,她也停下步子,看過去那刻,整個人怔住。

    熟悉的商務車,熟悉的人,卻是陌生的心情。

    三十多個小時沒見,卻覺此人好久沒出現,但沒有太驚喜,亦沒太恐懼。

    “咦,帥哥哥?”甜甜也看到了臨風,蹦得更高了,“嗨——又見到哥哥啦!你是來找新禾叔叔的麼?”

    臨風朝她招手,但沒回答。

    就這麼隔着一條馬路,青年眼窩彷彿將雙眼籠了陰影。

    而輕冬站在原地,抱起女兒,脣瓣貼着孩子的耳朵,與她說小心些不要吵到庭院裏的叔叔阿姨們。

    孩子很聽話,默默點頭,也學着她的樣子,看向那邊的人。

    隔着距離,各有心事的兩個人,讀不出各自情緒,只是遙遙相望。

    也是這個時候,蔣臨風纔看清了,她與甜甜的五官,除卻鼻子,其他的,那麼相似。

    或許不在同個場景,只覺天下好看的小孩都有一些好看姑娘的影子,唯獨站在一起,會有另外情緒,那種相似,以及給人的感覺,有種難以言喻的震撼。

    或許與血脈有關,或許,與愛有關。

    “媽媽,好餓噢……”甜甜歪頭,臉蛋貼着輕冬的,可憐兮兮地說:“想吃芝士蛋糕。”

    “那走吧。”

    女兒的話,將輕冬從短暫的怔神里拉回來。

    這樣的無言以對,還是引起了心裏酸澀。

    下意識地,想遠離。

    她抱着孩子匆匆離開,身後是迫近的腳步聲。

    “媳婦,有話好好說,跑起來會喘,對身子不好——”

    聽似調侃的口吻,讓輕冬一時不知說些什麼,然後就見某人衝過來,直接上前將她圈在了他與紅牆之間。

    有嫩芽從牆上探落,陽光彷彿在他眼裏跳躍,而眼底水色,如若夜空的星光,帶來安定與難過的情緒。

    他的欲言又止,何嘗不是她的不可抑制。

    輕冬斂眸,不想讓眼睛的酸澀擴散,壓低聲音說:“蔣臨風,晚些再說,我要帶甜甜去吃飯。”

    “一起去吧。”

    “嗯!?”

    “答應了就好。”臨風一手輕輕揉甜甜頭髮:“走吧,咱們去吃好吃的。”

    “媽媽,帥哥哥一起嗎?”

    “這稱呼該換換。”臨風一手輕戳着孩子的臉蛋。

    輕冬怔住,呆呆看着他。

    難道,他知道了?

    可看他那表情,真的不像……

    “走吧,我們順便聊聊一起住的事。”

    臨風乘着甜甜張開手臂要自己抱,立刻將孩子接過來,另一隻手臂則是自然勾住輕冬脖子,帶着往前走。

    “我、我……”

    “誰也不確定以後的事,但我知道,以後有你們。”

    是你們。

    輕冬默然不語。

    他還是不知道甜甜是他孩子,這樣突然的接受,或許與他知道自己跟陳新禾差些結婚時候所做出的反應類似。

    明明介意得要命,卻忍了下來,別人眼中的天子驕子,在她面前的時候,似是沒了脾氣。

    “其實沒有必要,你這樣,你那些親友都會覺得……”

    “唐輕冬,我們一起住吧!”

    青年眼裏躍起的光彩,在這酷熱盛夏,若拂來的爽風,有撼動人心的力量。

    輕冬沉默。

    甜甜卻激動起來,肉乎乎的手臂環住臨風的脖子:“家人要住一起噠!帥哥哥是不是喜歡媽媽呀?如果媽媽喜歡你,我也喜歡你!我們一起和新禾叔叔當鄰居!”

    這下,蔣臨風嘴角笑容僵住,不過很快流露出好奇的樣子,問孩子:“當鄰居?”

    “對呀!就住在新禾叔叔旁邊!”

    輕冬有些頭疼,忽略某人幽怨的目光,想接過孩子。

    剛伸手,某人卻抱着孩子跑了!

    “蔣臨風!”

    “前面有一間很不錯的主題餐廳,甜甜,Let’s go!”

    “有芝士蛋糕嗎?”

    “有。”

    “哇~我要吃!媽媽快來追我們呀——”

    看那一大一小奔跑的身影,聽他們笑聲朗朗,還有女兒明媚的笑靨,輕冬跟着跟着,眼裏蓄積的熱淚倉促滾落。

    此刻身處Hello Kitty主題餐廳,孩子吃完蛋糕便參與了店裏的兒童派對,而兩個大人,坐在邊上,一個喝着黑咖啡,另一個拿叉子戳着芝士蛋糕。

    熱鬧的場合,沉默的彼此,還是說明了假裝不見得多好。

    輕冬一直等他問,不管問甜甜的父親還是她這些年未婚媽媽生活的情況,不管哪個,她都設想好答案了,可他沒有,倒是在孩子喚他過去玩兒的時候,突然很積極,長腿一邁就跑了過去。

    輕冬拿着叉子的手微微顫抖。

    她以爲她可以假裝平靜,但不行,與他有關的,何嘗不是一直攪了她心裏設定好的情緒呢?

    他們彼此懂得,彼此不捨,於是,與過去無數次無異,一些不願提及的,就始終不提。

    這樣的默契,卻讓她覺得難受,試圖告訴,卻不可控制地想起甜甜昨日失蹤的事。

    輕冬摸出手機,將心裏想法問了林零。

    好友一直沒有回答,良久過後,纔回了四個字:見步行步。

    她愣住,然後感覺背後一熱,原來蔣臨風不知什麼時候從後面自然地虛環過來,下巴點在她肩頭,似是抱怨:“感情的事,沒必要問那個無法決定自己愛情的人。”

    “你倒是清楚。”

    “可不是嘛,可是不讓家人撮合我和她,我很早就查了她的感情史,確定她有男友的時候,你不知我多高興。”

    輕冬莞爾,的確是這人的風格。

    “爸爸,我也要抱抱!”

    輕冬眼睛瞪圓,看着蹦到蔣臨風腳邊、張開手臂抱住他一隻腿的女兒。

    **

    索妃愛:

    你們覺得喜當爹的蔣少爺知道甜甜身份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