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17輕冬去接孩子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17輕冬去接孩子了字體大小: A+
     

    雨還在下,模糊窗外世界,隔絕了的聲音,那匆匆而落的景象,卻像落在心底。

    “媽媽,我會乖乖在新禾叔叔家裏玩兒,你明天記得來接我噢!還有呀,樓下有好大好大的遊樂場!超——棒——噠!”

    女兒的臉在手機屏幕裏時而湊近時而退後,輕冬伸手輕輕觸碰屏幕,彷彿觸碰女兒的面容。

    “好,媽媽一定會來接你,甜甜記得跟着新禾叔叔,但記得少吃些甜食,那對牙齒不好。”

    “嘻嘻——阿滿哥哥端水果來了,媽媽,我吃蘋果去了!媽媽要好好照顧外婆噢!”

    “去吧。”

    輕冬背靠着枕頭,見到新禾的時候,等待了會兒,直到孩子的聲音從手機那邊聽不太清楚了,她纔開口。

    “蔣春將孩子帶走了,對吧?”見對方點頭,輕冬目光哀傷,笑得無奈:“料到了。”

    “輕冬,這是第一次,卻可能不是最後一次。”手機視頻裏,新禾表情嚴肅:“我來安排,你們搬到我對面吧。”

    “……我、我打算搬家了。”

    話落,彷彿像遠離一樣,她匆忙說了句明天確定時間會去他那兒接甜甜,然後關了視頻通話。

    閉目養神了會兒,聽到敲門聲,她看過去。

    看父親滄桑面容透出愧疚,輕冬微嘆,問他:“媽醒了麼?”

    “還沒,醫生說估計要再等一個小時左右。”

    輕冬自己身子也難受,可知道不能怪他,母親的性格和她很像,有時候逞強起來就愛自己擔着事情,所以她沒說話,倒是唐成安問詢了她的情況,她一一作答,不親近但也不疏離。

    這樣的時候,她知道家裏需要人扛着。

    即使不肯承認,卻知道唐成安在這兒照看母親,她心裏也放心些。

    “孩子,我弄的早餐店距離甜甜的幼兒園很近,以後你不用太擔心孩子去哪兒了在哪裏。不過呀,甜甜的戶口還掛在你媽媽名下,若是可以,孩子,直接轉吧,不管單親與否,好過以後甜甜心裏難過。”

    沒想到他會這樣說,不問過去,不加指責,她倒是有些難過了。

    “或許要搬家,具體的事兒,等媽出院了再說吧。”

    等父親離開休息室,輕冬打電話給臨風,可他並沒接聽。

    一直到晚上,她都無法聯絡到他。

    過去最熟悉的號碼,只有機械而重複的話迴應。

    她想,或許,他已知曉答案。或者說,不完整的答案。

    忽而失聯,大概是他對自己是單親媽媽這件事所做出的回答。

    ***

    「十號海岸」

    汽車急剎在海岸邊時候,一直焦灼等待的傅錦歡立刻蹦了起來,朝那還需要陳堡攙扶的身影揮手。

    “靠!蔣臨風你不是給爺喝酒了吧?”

    與助理一同站在後頭的魏青意微微眯起眼,注視着那長腿邁來的青年。

    她捲髮攏到左肩前處,手指夾着的女士香菸時不時湊至紅脣,似乎想起什麼,脣角微勾,等到人來了,她聲音悠轉道:“難得三家長輩一塊安排了任務,現在一個沒穿正裝,一個穿了卻是醉醺醺的,你們哪,莫不是要我一女人家出馬吧?”

    傅錦歡嘿嘿笑:“青意姐,你想多了,有我在,你負責貌美如花得了!”想到長輩的囑咐,他抓狂地扯了扯頭髮:“說是京城來頭,我就不明白了,海城南邊那些舊宅的主人怎麼是那人的……”

    “家業大,都有涉及也正常。”蔣臨風雙手弄着領帶,微微仰着頭,睫毛打下的陰影掩住眼裏倦意。。

    傅錦歡和魏青意一聽他聲音,齊刷刷看過去,皆是驚訝的樣子。

    “怎麼?”

    臨風淡淡掃過去。

    傅錦歡不怕死地說了句:“沒,就覺得我哥們好像突然長大了。”

    “皮癢了?”

    錦歡嘿嘿笑,“咋了啊你,有什麼事直說,咱幾個人,從小就一起玩,沒什麼好隱瞞的。”

    魏青意一手輕輕抖掉香菸的灰燼,應柔地應聲是呀,眼裏有莫測的笑意。

    “沒啊,在想一些事而已,關於現在和以後。”

    蔣臨風面側身朝着海面,若有所思。

    夕陽染了海色,那景色落成他眼底的一道柔和。

    感受到傅三少爺那極度幽怨的眼神,陳堡默默仰頭看天,他也不知道老大怎麼了啊,就知道他昨晚開始加班還不吃飯累了就喝酒。

    “貴客來了,幹活兒。”

    注意到氣氛不對,魏青意提醒說。

    名門望族不少的海城,三大家素來彼此支撐,互相共贏,有些大項目或重要事情,長輩牽線,晚輩執行,成了多年傳統。

    他們都知道,來者尊貴,自然不能怠慢。

    幾人臉上幾乎默契地掛上了一種得體卻不顯公事化的笑容,靜候走來的那些人。

    爲首的男子,寸頭,墨鏡擋住大半張臉,留有些許胡茬,一過來,禮貌性地與他們點了點頭,然後看向臨風,突然問:“你認識陳新禾吧?不知他身邊女人,和你有什麼關係?”

    夕陽正好,海風拂面,這一問,餘下的人皆是怔住。

    臨風卻是嘴角微勾,瞭然這是來者不善。

    “海城的多數人都認識我,不過你說的陳新禾,有過幾面之緣,此外,你若指他身邊的女人是唐輕冬,那抱歉,莫聲先生,你可能誤會了,他只是我未婚妻的前任而已。”

    似乎聽到正確答案一樣,莫聲那看上去極度陰譎的臉龐有了一絲笑意。

    “許久前見過蔣少爺的未婚妻,當時他們還在一起,所以誤會了。抱歉了。”

    “沒事,現在知曉就好。”

    錦歡有些摸不着頭腦,不過知道臨風雖然面色不改但肯定是惱火這人突然的詢問了,於是上前,熱忱地示意莫聲一同過去度假村談事兒。

    莫聲應允。

    一幫人走在前面,蔣臨風與魏青意走在後頭。

    “你啊,忍着些,這人不明來路,但家裏肯定是京城那兒有權的,不能得罪。”

    “我也不是屁孩了,真不用你提醒。”

    “嘖嘖,瞧,怒氣撒我身上了,”魏青意嘴角揚起:“你這樣,我倒是想起想告訴你第一件事。”

    臨風掃過去,蹙眉,面色不解。

    女士香菸的微火燃燒着,魏青意語調慵懶:“大概五年以前,你奶奶想撮合你我,也想阻止你與唐輕冬在一起,於是讓安姨做了件混賬事。手段挺不厚道的,我不想多言,只說結果吧,我並沒參與,卻是知道,唐輕冬吃了不該吃了,經歷了不該經歷的。”她掃向他:“對不起她的,永遠是蔣家。但對於從不認爲自己有錯的老一輩,一個家族還是一個女人,便是你該做出的選擇了。”

    臨風眸色起怒:“青意,你說的話,我總要打半折的。”

    “的確,是真是假,你自己權衡,”魏青意眼睛微彎:“我說了件往事,你也該給我些東西,所以,麻煩通過一下我委託給金城投資的融資項目,噢,上億呢。”

    臨風嗯了聲,恍若沒事樣兒,過去莫聲那兒,迅速進入談判狀態。

    但顯然,對方只是與他們聊了何時購置那片舊宅,卻在他們每次提出報價之時,以巧妙的話題避開。

    度假村逛完了,晚餐也吃了,依舊沒有進展,最後莫聲以接到緊急公務電話爲由,率領一幫人離開這裏。

    “難怪我大哥說來這兒感受下別人家的傲慢……”傅錦歡說着看青意和臨風分別朝兩邊走,他餵了好幾聲:“你倆有這麼忙嗎?”

    “忙!所以讓陳堡陪你吧!”

    臨風擺手,朝着車子停泊的地方過去。

    剛找到自己的商務車,聽到有人喊自己,回頭一看,首先見到的是穿着藍色長裙的林零。

    她面色很差,微低着頭看上去在擦拭眼淚,而林父林一誠已經過來。

    畢竟長輩在這,臨風禮貌應答對方的詢問,不過身旁這位千林娛樂的老闆似乎話匣子打開了,“蔣老夫人提過你們想要南邊那片舊宅,正巧我與莫聲那邊關係不錯,是否需要幫助?”

    如此知悉情況,臨風嘴角笑容僵住,卻是道:“若可以,有林叔叔幫忙也不錯。”

    “這些也是咱們林家心意之一,畢竟以後兩家終會成爲親家,力所能及的,林叔叔自然會幫的。”

    “爸,您出門又忘了吃藥的話,我還是讓司機回去拿過來吧。”是林零的聲音:“蔣臨風知道我和誰在一起,我也知道他愛的是誰,現在咱倆都在這兒,我也與您說清楚了,我與他不可能!”

    林一誠震怒,瞪了過去:“這不是家裏,別在這胡言亂語!”

    林零別開臉,一臉不認可。

    “林叔叔應是來這兒吃飯的吧?”臨風打圓場:“今晚我請,我會與青意說的,不過還有些重要的事,先走了。”

    “還是這孩子懂事……”

    臨風笑了笑,很快驅車離開這兒。

    路上,摸出手機時候,他點開了未接來電,再撥過去的時候,一聲聲響,然後提示說暫時無法接通。

    臨風握緊方向盤,霎時瞭然,她將自己號碼拖黑名單了。

    車子開到醫院,一直沒見到輕冬,拐去高級病房時候,正好見到唐成安攙扶着陳欣潔在走廊走着,後者注意到他,別開臉,卻是拍了拍自己丈夫。

    “輕冬去接孩子了。”唐父並沒顧忌,直接說。

    陳欣潔餘光掃向青年,注意着他的表情。

    **

    【索妃愛】

    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過了頭,不願失去,所以,假裝不在意。——妃朋友對臨風的評價,個人認爲十分準確。對他來說,「現在和以後」絕對是與輕冬有關。

    PS:妃再次壯烈中暑,親們記得防曬TAT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