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15你口中的甜甜,是哪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15你口中的甜甜,是哪位?字體大小: A+
     

    長廊盡頭的窗外看去,雨一直下,落下一片朦色。

    “我媽她有胃癌,在做根治性切除手術……我沒法走開,林零,可以去我家幫我照看甜甜麼?”窗邊,輕冬聲音低啞,帶着明顯的顫音。

    母親的胃從家中破產、獨自扛起家中重擔開始,愈來愈不好,之前住院是因爲胃炎,但沒想到現在是胃癌早期。若不是從父親口中知道,她沒料到會這樣。

    輕冬隱約覺得,母親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只是與過去的自己一樣,將過錯歸咎於當年害得她們人生髮生改變的海城三大家。

    所以,母親對蔣臨風的敵意,或許也有這樣的原因。

    愧疚,無奈,涌上心頭。

    這樣……以後又該如何是好?

    聽到林零的肯定回覆,她才稍微鬆了口氣,聽着好友問她是否病了,她撒謊,又拜託了幾句,掛斷後,無力地靠着牆,臉頰有些奇怪的熱,她半垂着眼,無需探自己額頭溫度就知道是發燒了。

    零碎的腳步聲傳來,除了醫生的聲音,唐成安怯弱而擔憂的聲音與蔣臨風清朗而具有力量的聲音在這空曠的長廊形成鮮明對比。

    “輕冬!?”臨風看她好像隨時要摔倒,匆忙過去,將她摟入懷裏。

    青年的手背落在額頭,與自己額頭燙度相比,有些涼。

    “我先帶她去休息,廖醫生、唐叔叔,若有情況,麻煩告知我。”他看了眼急救室方向,眼裏有憂色。

    唐成安看着自己女兒,面色擔心,欲言又止。

    “我朋友會幫忙照看。”輕冬猜到他擔心什麼,便與他說了一句。

    “那、那就好……”

    臨風有些疑惑,但看輕冬睫毛一直上下顫動、面頰有不自然的紅,便立刻抱她過去休息室。

    “我沒事……”輕冬想下來。

    母親在急救,女兒是否被好友找到也不確定,即使現在腦袋發昏也不想休息。

    心裏總覺得不安,彷彿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混在一起,她很想讓蔣臨風去找甜甜……

    “你必須休息,渾身都在發燙。”臨風低頭,輕吻她額頭:“陳阿姨會沒事的,我在這兒看着,有任何情況都會知曉,我讓醫生給你看看,咱打個吊針再休息一下。自己的身體也很重要,乖。”

    “臨風,如果等會林零給我打電話,你記得給我。”

    臨風蹙眉,低頭便能見到她疲憊的面容,他沒多問,朗聲應:“好!”

    窗外,雨依舊下。

    臨風急救室和休息室兩邊跑,又與陳堡電聯處理了一些公事,再回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急救室的門打開。

    這裏醫院有蔣氏的投資,知名醫生都是眼熟的,一見他,對方點了點頭。

    手術成功。

    唐成安也讀出對方表情的意思,下意識做了個感謝的手勢。

    聽完醫生的交代,臨風先陪着唐成安過去病房。

    “蔣少爺,謝謝……”

    “唐叔叔,您別這樣說,如果不是我在場,陳阿姨也不會生氣。”

    兩人正好走到病房門口,本來還一臉遲疑的長輩突然轉過身,臨風這才注意到對方臉上皆是熱淚,腿一彎竟是要跪下的樣子。

    “唐叔叔!?”臨風抓着他手臂,“有話我們好好說,您這樣我有點緊張啊。”

    “叔叔知道你喜歡我們家孩子,真的,以前便感覺到,可是啊,門當戶對在這個時代依舊重要,只要我們在海城一日,我便理解你陳阿姨的擔憂。你們倆啊……真是不適合……這樣長久下去,傷的人不只是她……”還有甜甜啊。

    唐成安渾身顫抖,低啞的聲音帶了一絲乞求:“唐叔叔並不是好榜樣,也知道對不起我的妻女,你暫時借我還給你奶奶的那筆錢,我會慢慢還,可還是希望,你離我們輕冬遠些。若真是不行,我們將一家都離開這座城市。”

    臨風睜大眼,不自覺地加重了手勁。

    “唐叔叔,我與她,兩情相悅,我家裏的情況的確是特殊,可往後,蔣氏集團都在我手上,你們總不能因爲懼怕我奶奶,便否認了我能夠保護你們一家人的能力吧?”

    見長輩一直搖頭,臉上盡是淚,他緩緩鬆開手,不知再說些什麼。

    在美國時候,有學業,有同伴,有夢想,唯一沒有的是愛了多年的人。

    世界總是難以盡善盡美,尤其是感情,看上去是兩個人的事,實際上是兩個家庭的博弈。

    可是,最想要的有了,其他的,都不該成爲問題。

    “說多了,您估計會覺得我在胡說,那麻煩我們都等等,我不會讓我奶奶傷害你們一家人,也不會出現在陳阿姨面前,但唐叔叔,我不能見不到她,不然,我也不知道會做些什麼。”他後退:“我先去看看輕冬,您也擦擦眼淚,我想陳阿姨醒來也不願見到你這樣。”

    說完,他步伐匆匆離開此處,拐彎至長廊,靠牆站着,仰頭看天花板。

    直到心裏那股發脹的酸澀散去,他纔過去休息室找輕冬。

    正好護士從裏頭出來,一看是他,小聲說:“那位小姐睡着了,還有一瓶,全部打完估計要一個小時。”

    “好。”

    臨風進去,望着躺在病牀的人兒,他眼裏染了一絲柔色。

    平時看上去有些難以靠近的面容因爲生病緣故,多了些柔弱美人的感覺,不知夢見了什麼,她眉頭緊緊蹙着。

    注意到她擱在被子上的雙手還抓着手機,臨風過去,拿起來時候,正好看到一條信息提示跳進來。

    中介陳先生:唐小姐,業主讓我問問你打算何時搬到藍海公寓呀。

    臨風皺眉,然後看着另一條短信進來。

    新禾:在麼?我陪着甜甜,無需擔心,晚點我們約個時間,你來接她。

    “甜甜……”

    頓時,他想起了一張可愛的笑臉。

    下意識地,他拿着手機出去,摸出自己手機想給陳堡電話,剛碰到,輕冬手機突然響起,聯繫人寫着林零的名字。

    蔣臨風立刻接聽。

    “輕冬!甜甜不在家裏和小區,我在周邊公園也找了,還問了小區居民,全部人都不知道她在哪兒。你知道孩子具體位置麼?我現在過去找她!”

    第一次聽到這位千金大小姐用這樣擔憂的聲音說話,臨風輕笑出聲。

    “輕冬?……不對,你哪位?”

    “林零,你口中的甜甜,是哪位?”臨風語調聽上去帶着一絲好奇,只是拿手機的手微微顫抖着。

    “哦我乾女兒呀!”

    “她父母呢?”

    “我在英國的朋友啊,反正孩子喊我和輕冬媽媽,你趕緊將電話給她,我要問清楚!”

    臨風沉默,大概說了一下輕冬發燒的事,然後說:“你在哪兒,我陪你一起去找那個孩子。”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

    聽着手機那邊傳來的忙音,臨風立刻撥給了陳堡,交代了一些事,隨後,撥了另一個號碼。

    “新禾少爺,你好啊,我蔣臨風。”他望着長廊深處,一直落下的雨幕,聲調之中,染了一絲低沉:“不知現在是否方便見面?”

    聽到拒絕的回答,他語調帶了些咄咄逼人的意味:“沒事,反正我會立刻找到你。”

    ***

    車子匆促開過,地面飛濺起水花。

    “老大!淡定!你這車速有些嚇人!”坐在副駕駛座的陳堡大喊起來:“我好不容易雨中送車,還送上你情敵的行蹤,老大,你記得我的生命安危好麼?”

    “再吵讓你去熱帶雨林。”

    陳堡只好閉嘴,但車子闖了兩個紅綠燈之後,他還是忍不住提醒自家老大注意交通規則。

    “別說話,立刻用Diya給你的平板,看下陳新禾所在位置有沒有變!”

    “行行行……”陳堡拿起平板,看着上面移動的紅點,說:“咦,他開向了魏家剛開不久的植物園……”突然,他哇了聲:“這裏顯示老太太平日常坐的車子也在這!”

    雨刷擺動,不知甩開多少輛車的尾燈,蔣臨風面色僵着,抓着方向盤的手,能見手背突起的青筋。

    這樣沉默而憤怒的蔣臨風,陳堡有些擔心。

    不用想都可以猜到,肯定跟唐小姐有關,只是……陳新禾和老太太咋那麼巧會在同個地方?

    “等會你在車裏等我,你坐駕駛座。”快到植物園的時候,臨風突然開口:“此外,查找許安和我奶奶具體在哪個樓層,找到後截圖發我微信。”

    “好的老大!”

    車子開進植物園地下停車場的時候,陳堡注意到對面車位有人下來,一看,下意識看了眼旁邊的臨風。

    “真是巧。”臨風笑得有些牽強,但立刻下了車。

    “老大,真不想要我跟着?”陳堡嘶嘶了聲:“對方帶了助理呢!”

    臨風恍若未聞,也沒看陳新禾,直接過去電梯那兒。

    “蔣少爺,這麼巧?”對方卻是快步過來。

    “對啊,很巧。”

    阿滿瞪了眼臨風,又瞟了眼自家少爺,收到對方的眼神示意,他微微嘆息,只好回去車內。

    電梯門開,高挑的兩人同時進去。

    “既然能跟蹤,那麼,不知你是否知道我在這兒的目的。”新禾看着鏡壁之中的人。

    “我知不知道都跟你沒關係。”臨風說話時候,拿起手機,接聽那刻,聲音驟然變冷:“安姨,勞煩你告訴我,你們在植物園幾樓?”

    那邊的人卻表示不解,似乎不知他爲何這樣詢問。

    呵,果然。

    臨風似乎料到了,立刻掛斷,查看陳堡發給自己的截圖,隨即摁下三樓的樓層按鍵。

    抵達時候,嘭地聲,陳新禾手臂橫在了電梯之間。

    兩人對視,眼裏有同樣的敵意。

    **

    索妃愛:大家週六愉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