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蔣臨風,我們結婚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蔣臨風,我們結婚吧字體大小: A+
     

    自己戴口罩想去尋蔣臨風的時候,酒店公寓的人遞了飲料過來,朝她喚魏小姐……

    按照指示喝了飲料去找那個房間之後,一路都聞到了好聞的香味,身體漸有燥熱感……

    意識渙散昏昏入睡時候,感覺有同樣發熱的身子貼向自己,耳邊有人在喚她名字,她卻一直以爲是太過想念蔣臨風,所以只當那是夢……

    曾經不願回想的片段,零碎地涌入腦海。

    不願面對的過往,她一直特意虛化其存在,此刻卻發覺,真的不曾忘,卻因爲明白了那場錯誤的對象是誰,而終於,心甘情願地接受。

    “我不會與任何人說這件事,這個報告,交給你保管。”林零將報告放回文件袋:“他很在意你,下午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和他奶奶說些什麼,我當時就覺得你出事了。”她低頭,無奈地笑:“還好你沒事。雖然那傢伙對着別人總有些過分,但對你,是真好,這就夠了。”

    輕冬接過文件袋,下意識抱緊懷中的甜甜。

    **

    夜風微涼。

    輕冬並沒料到,陳新禾竟然沒離開。

    “我送你回去吧。”他探頭出來,面色有些蒼白:“這兒叫車比較難,早些送孩子回去會好些。”

    “不用了,我……”

    “你的行李還在我車後箱。”

    新禾嘴角微勾,一臉無害的樣子,還打開車門,做出邀請的動作。

    他一手纏了繃帶,擺着固定姿勢,冷峻面容難得掛着某種類似得意笑容時候,輕冬有種此時此刻這人才是真實存在的感覺。

    “那麻煩了。”

    她還是很清楚這人性格的,看上去沒有太得寸進尺,可是堅持起來根本無法說服。

    上車後,輕冬下意識地將包放在自己與車門之間。

    文件袋在包裏,她還沒想到處理的方式,但知道不能給第三人知曉。

    “先前我覺得孩子總是在等你,但這次是我的緣故,抱歉。”

    “沒事……”輕冬有些累,斂眸看着女兒容顏,輕聲說:“以後,不會讓她一個人孤單的等了。”

    很想告訴孩子,你的爸爸是誰,卻知道不能衝動。

    若已經習慣了當下,如果給不了最明確的將來,那不如不要讓孩子知道一些事。

    “你今日,是不是跟蔣臨風的家人見面了?”新禾忽而問。

    輕冬抿脣斂眸,並沒吭聲。

    如此,已是默認。

    新禾目光心疼地看着她,輕聲說:“你休息下吧,到了我叫你。”

    “嗯。”

    輕冬的確是累了,但閉眼休息前,下意識開機。

    果然,數個未接來電,有來自劉曉岸的,來自傅天羽的,但更多,都是那個人。

    她並不想在陳新禾和女兒在場的時候與蔣臨風說話,所以發微信給對方報了平安說自己剛要休息,然後放下手機。

    太過疲憊,輕冬並不知手機屏幕因爲時不時傳來的微信提示,燈光一直亮着。

    而對面的新禾,拿過她的手機,看着那一條條的詢問,眼裏淡漠越發濃烈。

    *

    快到園新小區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

    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輕冬睜開眼,拿起手機的時候,也見到一輛車從他們旁邊開過,然後迅速打橫,擋在了車前方。

    負責開車的阿滿立即剎車,脫口而出罵了一句,解開安全帶正想下去,突然聽到唐輕冬說別動。

    阿滿猛地回頭,卻是看向新禾,眼神詢問情況。

    “坐着。”

    “好的,少爺。”

    輕冬將女兒小心地放在座位,朝新禾說:“麻煩幫我看一下甜甜,等會我跟他說好了會過來抱她走。”

    剛欲下車,他卻已握住她的手腕。

    “我如果不下去,你認爲那位少爺真的會甘願?”

    輕冬低頭,自己也知道不可能。

    “走吧,我們一起下去。等時候到了,你再抱甜甜上樓。”他說着,已先開了車門下去,朝那輛車過去。

    注意到那邊的臨風快步過來,輕冬只好囑咐阿滿幫忙照看下女兒,然後立刻跟上新禾的步伐。

    距離並不遠,兩個男人越走越近,彼此之間都有一種壓制人的氣場。

    先前沒有發生過什麼,但這次,她總覺不安,所以下意識衝過去,當看到臨風一把扯住新禾的衣領,她喝止:“臨風,住手!”

    上前那刻,他目光掃視過來,深邃的眼裏,收了凌厲,藏着類似受傷的情緒。

    但只是一瞬,他突然無奈笑起,一字一頓道:“是否每次都要我親眼看到你們在一起?輕冬,我纔是你的男朋友,這個人,已是你感情的過去式了!”

    他生氣了。

    “這不一定。”新禾說着,那隻沒受傷的手猛地一擡起,將臨風推開。

    眼見兩人又要起爭執,輕冬下意識撲向蔣臨風,攔住他那刻,低聲說:“要是別人看見還偷拍了,你怎麼辦?”

    “我會親自解決,你就不用爲他擔心了。”臨風咬牙切齒道。

    ——我是擔心你啊!

    輕冬皺眉,卻因他眼裏淡漠,一時不知如何說出口。

    陳新禾突然擋在兩人之間,擡臂壓着臨風的脖子,平日清朗男音此刻帶着冷肅感:“輕冬白天見過那位大名鼎鼎的蔣老太,你如果真的心疼,現在應該先讓她回去休息。”見男子咬緊牙,卻是瞭然的表情,他忍不住冷笑一聲:“看來你知道。”

    “我與她的事,與你無關。該解決的我會解決,而你……”

    “男人的事還是用男人的方式解決好了。”新禾打斷他的話,掃了眼蔣臨風開來的跑車:“走吧。”

    臨風目光落在輕冬蒼白的面容,想起傅錦歡提及自己奶奶在香港的時候與輕冬見面的事,頓時心生懊惱,上前將她摟入懷裏。

    “你先休息,睡醒後,打電話給我就好。我們到時候慢慢談。”

    說着,脣瓣眷戀地落在她的髮絲她的臉頰。

    輕冬嗯了聲,在臨風上車之前,餘光見到陳新禾指了下他那輛車的方向。

    她怔住,目送跑車開走。

    不知過了多久,汽笛聲響起。

    “唐小姐,你先帶孩子上去休息吧。”阿滿朝她揮手。

    輕冬上車抱走甜甜的時候,朝他說了感謝。

    “不用謝我,唐小姐偶爾關心一下咱們新禾少爺就好了,他啊,太孤單了……”

    “他和那位叫嘉子的人,發生了什麼?”

    “嘉子小姐好早以前就不記得新禾少爺了,而且……他們不可能的。”阿滿有些不好意思地撓頭:“唐小姐,如果、如果以後需要一個避風港,新禾少爺肯定願意的。他也是很在意你的,在南城那兩年,他當時也失憶了,待你,我相信一定是真心的!”

    輕冬攏緊毛毯,關門前,禮貌地應:“我與他,都很清楚自己所愛之人是誰。將就也沒必要。”

    答謝幾句,她抱着孩子回家。

    未料到的是,會在樓梯口遇到房東太太。

    一見到她,對方急忙過來:“唐小姐呀,不是我說呀,你們家多住了一個人,你媽媽還不說對方什麼來歷,這樣我多不安心!”

    輕冬怔住,只好說那是親戚,然後抱着孩子立刻回家。

    陽臺那兒傳來對話聲,一聽便是父母的。

    “輕冬?”陳欣潔聽到動靜,立刻走到玄關。

    “如果你真的決定讓他在這兒住,那以後各吃各的吧。”

    瞥見唐成安想過來又不敢,輕冬心裏無奈,可一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實在疲憊,懷中女兒也有轉醒的跡象,她沒多說,抱着甜甜回房間。

    “輕冬,你爸找好了位置,這個月都要開始準備那個早餐鋪的事兒,我會幫手,我倆會比較少回來,但甜甜在家的時候,我們會在的。媽怕你擔心,所以先跟你說。”

    這件事,她完全不知道。

    輕冬頓住,僵硬側頭,“隨便,媽你別拿生活費去補貼就好。”

    陳欣潔斂眸:“不會的。你若是忙,可以讓新禾那孩子幫幫忙,他與甜甜……”

    “如果我只想和蔣臨風一起呢?”輕冬回身。

    “我不許,絕對不許。”陳欣潔眼眶微紅地看着她,“我絕不許女兒進蔣家那個火坑!輕冬,你怎能允許自己嫁入那個害得我們變成如此境地的地方?你到底有沒有爲甜甜想過,他們容不下你,又怎麼會容得下你生的孩子!”

    甜甜睜着眼,不明外婆和媽媽爲什麼吵架,嗚哇哭出聲。

    夜風吹起屋裏的窗簾尾巴,輕冬突然覺得,冷意從腳底侵來。

    **

    晨光微曦。

    跑車穿過公路一排排的路燈,如虛化的場景,迅疾地穿梭其中。

    最終,車子停在了園新小區門口。

    蔣臨風腦袋還帶着眩暈感,顧不得天空下着微雨,他高挑的身子靠着車門,一手扶額,眉尖緊緊蹙着,仰頭看着熟悉的那棟樓。

    ……

    “蔣臨風,比起我,讓她一次次深陷危機的正是你。我陳家山長水遠,再多鬧事的人,也都在我預想之中,我可能愛得不夠深,但不曾讓她遭受意外,單憑這點,你已經輸給我了。”

    “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當然,麻煩你記得你背後有我這個情敵,我隨時會帶輕冬離開,只要她願意。”

    ……

    拼酒至深夜,對方明明也醉得差不多,說出的這些話,卻那麼清晰地落到他記憶。

    真是……

    惱火啊。

    等了許久,到了七點多的時候,料想到她平日在這個時間起牀,他發微信詢問。

    未想到的是,立刻就收到了輕冬打來的電話。

    “早安,媳婦。”

    “蔣臨風。”

    聽出她聲音低啞,染了倦意,他下意識往小區裏走,關切地問:“你聲音不對勁,病了?”

    “——我們結婚吧。”

    **

    索妃愛:

    喲西,輕冬女王先出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