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8我們好像一家人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8我們好像一家人噢字體大小: A+
     

    “早飯剛弄好呢,不吃?”陳欣潔蹙眉。

    外人面前,聽着這口吻,輕冬抿脣,正想拒絕,女兒卻先跑了過去。

    “外婆,甜甜吃,媽媽也吃,新禾叔叔也吃!”

    輕冬看了眼時鐘,這兒離機場並不遠,陪女兒吃早餐還是可以的。

    她落座,餘光瞥見那邊陳新禾在打電話,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他起身,然後在母親的招呼下,坐在了她的旁邊。

    甜甜似乎很高興,圓圓的葡萄眼在大人們的臉上掃來掃去,喝完牛奶,顧不得擦拭嘴巴周圍那圈奶漬,笑嘻嘻地說:“我們好像一家人噢——”

    輕冬僵伸手給她擦嘴,假裝沒看到母親和陳新禾含着笑意的眼,將女兒抱下兒童椅,示意她先去穿鞋。

    “我送你們。”新禾也起身,看着她。

    “到門口就好,順便勞煩你離開我家。”乘着女兒去玄關,輕冬沒忍着,看着母親:“我不知道你們何時認識,可是媽,希望你不要隨便讓陌生人進家門了。爲了我好,也爲了甜甜好。”

    陳欣潔怔住,知道女兒誤會了,趕緊解釋,說早上在菜市場時候,遇着無良商家,是陳新禾幫她出面。

    “而且,我在你以前的相冊裏,見過這孩子。”陳欣潔看着女兒:“你說過,你曾想嫁給一個人,就是這孩子,對伐?”

    輕冬覺得頭疼,母親以前當律師,記憶力超強,但這麼久了還記得,她真是不知如何反應。

    “是我,”新禾看着長輩:“陳阿姨,很抱歉,過去讓您閨女難過了。”

    “你們年輕人哪,自己的事自己解決,我看甜甜也知曉你,看來也不是沒見過。往後是否有緣成爲一家人,也是你倆的事兒,我這老太婆不會操心什麼。”

    “謝謝阿姨,我尚在努力。”

    輕冬無語,看時間有些趕,與母親說了自己週五回來,然後快步走出去,不打算管陳新禾在不在這兒。

    某些時刻,她清醒得很,後知後覺想起來母親對多數人都充滿善意,唯獨某個人。

    偏偏,那個人是她心上的人。

    ***

    “新禾叔叔,週五下午,你會跟媽媽一起接我嗎?”下了車,甜甜仰着頭,一臉期待。

    “甜甜想叔叔來嗎?”

    “想呀!”甜甜咧嘴笑:“叔叔總帶禮物來,甜甜想做一張卡送叔叔。”

    不知爲何,看着陳新禾特意彎下身與孩子聊天的畫面,輕冬心裏有一種慌亂。

    彷彿這樣,就是對某個人的不公平。

    她喚了聲甜甜,問孩子還記不記得一個很帥的叔叔。

    “媽媽說的是那個身上有好香好香薄荷味的帥哥嗎?”甜甜點頭:“記得!但是他不是媽媽朋友,甜甜不想他嘻嘻!”

    孩子始終從她角度考慮,輕冬蹲下,親了口女兒,在幼兒園老師過來的時候,又囑咐女兒幾句,最終拉鉤承諾週五下午一定會來接她。

    “你陪她的時間有些少。”

    目送甜甜隨同老師進園內,起身之時,輕冬聽到新禾這樣說。

    “是啊,所以時常感謝上天待我不薄,疲憊生活裏,有這樣溫暖的人陪伴着我,乖巧,可愛,總站在我這邊。”

    新禾看着她:“若你允許,我也可以。”

    “但是,”輕冬回頭,眉眼盡是笑意:“身旁位置,寫了蔣臨風的名字。新禾,你許久以前說我心裏有人,我也這樣說你,我想我們都沒猜錯。我不知你和那個人如何了,我知道的是,我想試試走向那個人,不管狂風暴雨還是風和日麗。”

    風穿過樹葉,有些熱。

    而男子沉默而清冷的目光,沒有太過情緒。

    突然地,他過來,一把將她拽入她懷裏。

    “陳……喂喂喂……”

    他卻是攬着她,摁着她腦袋。

    輕冬的臉被迫埋在他的襯衫,耳邊是他有些低啞的聲音:“輕冬,配合我。”

    很溫柔,很……無奈。

    她不敢亂動了,壓低聲音問:“你是不是惹了什麼人?”

    他沒說話,側頭看了一處。

    不遠處,商務車開過,坐在副駕駛座的蔣臨風目光冰冷地看着這個位置,眉頭緊蹙,目光所及是他懷中的人,是熟悉的荷葉綠長裙,他面色如霜,在陳堡小心翼翼地問要不要停車的時候,卻說繼續開。

    於是,車子拐過彎,很快消失於此處。

    Wшw● ttкan● CO

    “陳新禾!”等了會兒,輕冬憋氣憋得難受,正想發火,卻對上他眼裏的哀傷。

    似一閃而過的情緒,她只看了一眼,他已先行一步說送她去機場。

    “剛纔怎麼回事?”

    “遇到一個不太想見的人。”

    或者說,有些嫉妒的人。

    “仇家?”輕冬問。

    “不算,”陳新禾側頭:“你也許要誤機了。”

    輕冬瞪圓了眼,火速上車,回頭卻見他還站在原地,望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看上去似乎在警覺什麼。

    “陳新禾……?”

    “走吧。”他說了聲,很快上車。

    路上,她聽到他戴着藍牙耳機詢問了阿滿一些事,聽上去有些詞彙像是暗語,輕冬聽不懂,只是心裏隱隱有些不安。

    這人,到底藏着如何的過去?

    輕冬想着,車子到了機場都沒回過神,倒是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讓她回過神。

    與平日其他電話不通,這個的,鈴聲是鋼琴曲。

    不用猜,必然是某人今早不知哪個時候改的。

    她看了眼陳新禾,說了句謝謝,然後示意他開一下車後箱。

    “到機場了?”耳邊,是他的詢問。

    不知爲何,輕冬確定他心情不好,嗯了聲,問他怎麼了。

    “想你。”

    “真是……纔多久沒見。”

    輕冬想去拿行李箱,一旁新禾卻幫她拿了下來,突然說了句:“你朋友似乎很着急。”

    循着他視線看去,輕冬見到站在落地窗邊的劉曉岸,她正拽着傅錦歡的手臂,回頭朝她擠眉弄眼。

    而傅三少爺怒視外頭,氣呼呼的樣子活像受了委屈。

    “我先進去了,後續……”輕冬低頭:“新禾,我並不知你爲何會來海城,但如若可以,願你回到你真正愛的那個人的身邊。”

    他沉默,只是搖了搖頭,是否認還是無奈,輕冬讀不懂。

    入了機場,從玻璃窗看去,依舊能見男子長身而立,明明冷冽得難以靠近的外表,此刻看着有些落寞。藏藍色襯衫的衣角在風中微微揚起,他目視她的方向,她卻覺得,他看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心裏藏着的那個人。

    “我抗議!我要抗議唐輕冬對我兄弟不忠!——嗷,醜女,不許動手!”

    “傅錦歡怎麼在那?”手機那邊,是臨風的詢問。

    輕冬看着那邊已經跟劉曉岸打成一團的傢伙,解釋說:“他見到我與我前任一起,心裏惱火呢。”

    “所以這是……如實交代?”那邊,某人聲音多了些喜悅。

    “嗯,剛纔他送我來機場。巧遇,懂吧?”

    “懂。你說的,我都懂,都信。”

    輕冬垂眸,莫名地,想起了甜甜。

    “蔣臨風,等我從香港出差回來,我……有些事想與你說。”

    **

    索妃愛:妃在新浪微薄說了開始更這篇哈..乘着下午出去談事,先更了。謝謝等待的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