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7有你的好天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7有你的好天氣字體大小: A+
     

    陽光透入樹葉縫隙之中,風吹起房內窗簾,棉被傳來一種暖烘烘的氣息,與冷氣的涼形成鮮明的對比。

    瞥見薄被從身旁的人兒身上話落,臨風朝手機那邊的人說了句等會,探身過去替她蓋被子。

    感覺她靠了過來,他嘴角攜笑,伸手輕輕撫過她臉頰,目光掃過她皮膚上曖昧的痕跡,止不住地,低頭在她脣瓣落了一吻。

    “蔣臨風,你跟誰一起呢,趕緊回答我,爲什麼說我們停止假裝當男女朋友了?”

    手機那邊,林零慍怒而迫切地說。

    臨風蹙眉,怕吵到輕冬,便下牀出去陽臺。

    “我不希望我的女友因爲你的存在而心裏不舒服。”

    看着遠處花園裏有小孩在草地奔跑,他垂眸,心裏掠去別處。

    似乎聽出他的心不在焉,那端的林零冷哼一聲:

    “反正我們不用在我爸媽面前假裝恩愛,蔣臨風,即使你跟你愛的人一起了,我不信某些時候你不需要我的配合。當然也請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出現在你女友唐輕冬的面前!”

    聽到名字,臨風蹙眉,問:“你查了她?”

    “喂喂餵你不用聲音飆殺氣吧……”那邊,林零弱弱地說:“那個,我也交代吧,我跟輕冬關係挺好的,很早以前就認識了,但她不知道我是林家千金,我也不想她知道……”

    “所以你那晚出現在園新小區是去找她?還有一次突然說我負心漢之類的也是因爲她?”臨風立刻抓住重點。

    “對呀。”林零聲音緩了下來:“我和輕冬之間,不過問對方的生活,但會說一些各自的私事,這種相處,我希望一直維持着。不過你說你倆一起了,我也怕以後穿幫,所以直接說了。”

    太瞭解心愛之人的性格,所以,他懂林零堅持的緣故。

    “林小姐,目前配合並沒問題,但她也不喜歡被欺瞞,若有機會,找個日子當面和她說清楚。”臨風回頭,看着房裏女子恬靜的睡顏,目光染了溫柔:“她啊,看上去霸氣又堅強,但很心軟,也很敏感,我總怕她受傷。”

    那邊,林零沉默了。

    許久,才傳來聲音:

    “……是啊,因爲如此,我也怕失去。可是,一個交友和戀愛都嚴格規定的家庭,讓我覺得在意也是剋制。”

    臨風沉默。

    直到掛了電話,他依舊站在原地,思索着林零剛纔說的話。

    看到房內的人猛地彈起,他回過神,立刻回房,在輕冬尖叫聲中,剛纔的擔憂似乎一下掃光,眼裏心裏被她佔據。

    “該吃的都吃了,還害羞?”

    看她窩在被子裏,細長的手臂在牀頭櫃摸索,抓到衣服立刻縮手,臨風忍不住笑,故意伸手碰了碰鼓起的被窩。

    “我我我我我……現在幾點了?”輕冬聲音着急。

    “七點半。”

    “完了完了,我還要過香港一趟。”被窩裏,輕冬急忙開始換裝。

    手裏拿的衣服是新的,昨夜互相索取之時,原本的衣服已經不知道被某人丟去哪兒,只記得呼吸接近窒息之時她也念叨着晚點要回去,他卻誘哄着說一切會幫她準備好。

    似情竇初開的時候,對方的一句,都能生出甜蜜,引出情愫。

    迎合,投入,碰撞,夜晚總能柔軟人的情緒。

    可醒來之後,後知後覺想起家中還有女兒,那甜蜜,又生出一絲愧疚。

    “我送你。”

    掀開被子的時候,正好看到某人在換衣服,就這麼直接地,面朝着她。

    “蔣臨風背過身去!”

    輕冬甩了枕頭過去,面頰發燙,趕緊起身,提起包就衝出了房間,迅速下樓。

    後面,是某人有些欠揍的聲音:“別跑呀,我送你打的士總行了吧?”

    輕冬在樓梯停住,回頭,他褲子已經穿好,正在扣上襯衫的鈕釦,下樓梯時候她有種滿目都是長腿的錯覺,然後他那明媚的笑,比那天窗投入的陽光還要耀眼。

    “噢想起來了,金城投資的高層今天有大會要開。”輕冬歪頭看他,眼裏隱隱有笑意。

    “看來媳婦很遺憾我不能送你去機場。”臨風過來,環臂抱着她,低頭落吻在她額頭:“等會陳堡過來,我讓他送你去吧?”

    “別了,我需要先回家一趟。”輕冬看了他一眼:“我媽那兒,我還需要隱瞞,所以……”

    “嗯,懂的。”他低頭,脣瓣是懶懶笑意:“從今以後,我和你一起應對所有的好和壞,誰也不許搶跑或逃避,OK?”

    太過了解,於是懂得。

    輕冬點頭。

    ***

    “曉岸,你先在機場吃些東西,我大概一個小時後過去。”

    上樓時候,輕冬放下手機,一開門就聽到甜甜的哭聲。

    “我要媽媽,我要媽媽——媽媽不要我了對不對——”

    習慣了女兒的乖巧,這樣歇斯底里的大哭,聽得她難過,但推開門那刻,一見屋裏的人,她整個人愣住,不敢相信。

    ……陳新禾!?

    甜甜抱着他的腿,一手抱着芭比娃娃,仰頭還在哭着,正好母親從廚房出來,一見到她,微微皺眉,卻是轉身回去廚房,顯然是生氣了。

    一夜未歸,輕冬料到母親會這樣,但她沒料到回來看到的不是自己父親,卻是陳新禾。

    “甜甜。”

    她過去,剛喊出聲,女兒不哭了,卻是別開臉,撅着小嘴特別委屈的樣子。

    輕冬有些頭疼,只好過去將女兒抱起來,低聲一直哄着。

    對面的新禾,安靜地看着她們,微彎的眼裏,浸着柔情。

    “新禾叔叔過來給甜甜送東西,但甜甜看不到媽媽,所以哭了……”剛纔還鬧彆扭的女兒臉蛋蹭着自己的臉,乖乖地說出心裏話:“媽媽,甜甜好怕你不見了嗚嗚……”

    “抱歉呀甜甜,媽媽在外面有些事,所以,回來晚了。”

    “媽媽,外面是不是蟲子好多,這兒都紅了。”

    甜甜小手點着她脖子。

    輕冬低着頭,感覺那邊新禾笑容凝滯,她頓時面色發窘。

    呃,昨天,某人似乎在那兒留了痕跡。

    “嗯,蟲子咬的。”輕冬起身,看了眼新禾:“請問,你來這兒,有什麼事麼?”

    “公事。不過不急。”

    輕冬看他並沒打算離開,只好抱着孩子回房,幫她換衣,整理去幼兒園需要的東西,

    母女各自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她打算帶甜甜出門。

    “媽,我送甜甜去幼兒園。”

    “早飯剛弄好呢,不吃?”陳欣潔蹙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