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6我愛你·在一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6我愛你·在一起字體大小: A+
     

    夜風吹來,拂過綠葉發出的聲響與飛奔的腳步聲互相應和。

    ——“他們在我們舊家外面的咖啡館見面,但輕冬,你要相信你爸爸也是想與她說清楚那個債款的事,他不想虧欠蔣家。”

    飛快衝出家門的時候,母親說的話又在腦海冒出來。

    爲什麼偏偏是蔣老太當初勸自己遠離蔣臨風的那個地方?

    攔了計程車,輕冬報上地址,手機一直在響,是家裏的電話。

    一接聽,便收到甜甜的詢問,伴隨而來的是孩子可憐的哭聲。

    出門時候甜甜喚了自己,想來也是擔心她,輕冬只好一直給孩子解釋說是有一個重要的工作要完成,許諾晚點就回去。

    “媽媽回來的時候,如果甜甜睡着了,媽媽也要記得親甜甜噢,那樣甜甜就會夢到媽媽了。”

    “好,媽媽會的。”

    夜風有些涼,吹向了她,還有那不安的心。

    與孩子的話,像是忽來的溫煦,輕輕地,撫平那些忐忑的情緒。

    *

    夜燈在地面落下牽引的光暈,計程車停下來的時候,輕冬拿出錢包打算給錢。

    突然,一輛灰色商務車緩緩從另一邊拐彎而來,後座車窗是打下的,靠窗而坐的老者正放下手機,屏幕的光落在老者蒼老卻顯得貴雅的臉龐,對方目光銳利地看過來,一看是她,傲慢地笑起來,然後漠然地別開臉。

    一如很久以前。

    ——那時候我就想,如果沒有你,我或許,不會離開他。

    輕冬看着那輛車開走,眼眶發脹,微微地酸。

    她付了錢下車,看了看車子離開的方向,又看了看咖啡館所在的位置,恐懼感侵蝕全身,但還是邁着步子走去咖啡館。

    快八月了,天氣很熱,咖啡館翻新了,但仍舊是記憶裏的樣子。

    輕冬說不上來多久沒有回來這兒,從唐家破產開始,她有時候不願去細想那些日子。

    可笑的是,那些可以忘記,那個人出國離開的日子,卻記得清清楚楚。

    落地玻璃窗內,能大概看到咖啡館其中的裝修,未曾想到的是,也是這個位置,坐着的不是自己和蔣老太,卻是唐成安與蔣臨風。

    此時此刻,後者正將一張支票遞給了雙手掩面的父親,不知說了些什麼,唐成安緩緩放下手,凌亂的頭髮下,滄桑的臉龐流露出一種近似貪婪和竊喜的情緒。

    輕冬沒有遲疑,飛快地衝了進去,正好那邊蔣臨風已經坐在父親地面——那個她當初坐着的位置。

    她心裏難受,這樣的場景,僅僅是自己當初的經歷,現在坐着那兒的兩個人,大概都不會知道他們曾經時候害了自己經歷了多大的羞辱。

    蔣臨風突然看過來,一見是她,目光驚訝。

    “唐成安,你知不知道你剛纔的樣子真的很噁心!”輕冬顧不得臨風的目光,她過去,奪過那張支票,迅速撕掉,在臨風伸手欲抓住她的時候,她另一手拿起一杯咖啡,迅速地潑在了他臉上。

    杯子邊緣還是微燙,她甚至看到了咖啡上面飄着的淡淡熱氣,出手那刻心裏已後悔,耳邊卻響起唐成安那句“你這孩子發什麼瘋”,驟然,那愧疚沒了,本就蘊藏着的怒火爆發,她後退一步,目光在他們兩人臉上掃視。

    蔣臨風沒有用紙巾擦臉,他皺着眉頭,目光顯然有了慍怒,但只是看着她並沒說話,似乎想從她這兒得到解釋。

    “就當我發瘋吧,但唐成安,你已經欠了他們家了,他給你支票你爲什麼還要收?”

    “臨風這孩子是借給我的啊……”唐父站起來,表情着急,見咖啡漬沿着臨風的臉滾落,他想招呼服務生拿毛巾過來。

    “唐叔叔,不用了,您先回去吧,我跟輕冬說說。”臨風制止。

    兩人的話裏,顯然有其他意思。

    “唐成安,我希望你記得,只要借了,就是虧欠,不管對誰。”輕冬看向長輩。

    “對我來說並不是。”臨風目光微亮:“輕冬,我奶奶拿過去的舊債來威脅,而我暫時借給唐叔叔,這樣有什麼不可以的?”

    輕冬上前,在他面前停下,低下頭,語氣微冷:“你們都是蔣家的人,所以不可以。”

    他突然扣着她的手,並沒起身,她想甩開,他不放。

    “不,我是你家的。”

    唐成安也着急着想解釋:“輕冬,爸爸會還給臨風這孩子的,你不要擔心……”

    “我怎麼能不擔心?”輕冬掃過去:“你一直在虧欠別人,那些最終都變成了我的虧欠!偏偏你一直欠的都是我不想虧欠半分的人!”

    “唐輕冬,我說過我從不覺得你欠我。”臨風起身,表情慍怒。

    “畢竟不相關的人,你不覺得,我自己覺得。”

    輕冬甩開他的手,從錢包想拿出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支票。

    還沒拿出來,手臂被他緊緊抓着,蔣臨風直接將她往外面帶去。

    “我們單獨說說。”注意到店內的人都看過來,臨風面色陰沉,走之前回頭朝錯愕的唐成安提醒:“唐叔叔你先回去吧,這次無法送你,很抱歉,我晚點會送輕冬回去。”

    輕冬一點也不想跟他聊,他們之間的觀點不同,過程是爭吵,結果還是無果。

    所以從出去開始,她就想掙脫,他卻是直接將她環抱住,不許她亂動。

    “蔣臨風!你身上都是咖啡漬!”

    “這是誰剛纔潑的?”

    “誰知道呢!”

    看她比自己還生氣,臨風反而笑了,將她帶去自己車子停泊的位置,在她想逃的時候將她圈在自己和車子之間,臉貼着她的,鼻尖在她耳朵輕輕地蹭:“輕冬,我們不吵,好好說吧乖。要是知道因爲今晚的事我們鬧崩了,不正是遂了我奶奶的想法嗎?”

    輕冬鼻翼發酸,之前太過慍怒,與他走了一段路,聽他這樣輕聲地說,她才後知後覺想起來。

    他們都不是小孩了,這個年紀有着理性的思維,冷靜下來分析前後因果就會知道自己落了別人設計的宮心計裏。

    可是,道理她很懂,牽扯了一些人,就會止不住地陷進去。

    在意容易教人失去理智,她也不例外。

    臨風感覺她情緒平靜了許多,脣瓣有意無意地蹭過她的耳:“在車內說吧,這裏蚊子多。”

    “嗯。”

    未料到的是,車門一開,自己剛坐下,便感覺他整個人傾身而來。

    車內的燈並沒開,周遭也是黑漆漆的,失去了光源,親近時候,呼吸溫熱的感覺也更加清晰,如同輕輕落在身上的溫暖,一點點地,滲透在五臟六腑。

    他親吻着,很溫柔,也很熱烈,一手輕觸她臉頰,另一手將她攬着,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輕冬能聞到薄荷拿鐵的味道,啊,原來潑的是這個。

    胡亂地想着,只因這樣許久未有的纏綿,帶來的更多是腦子的無法思考,以及淪陷。

    不知過了多久,蔣臨風的手機響起。

    輕冬得以從近乎缺氧的親吻之中抽離出來,然後才意識到,她坐在他身上。

    她慌忙地坐去一邊,假裝沒感覺彼此距離太近時候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渴求索取的氣息。

    臨風拿出手機,沒接聽,而是調了靜音,然後丟在對面的位置。

    明明是黑暗之處,他卻很迅速地將她摟起,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他不許她躲開,脣瓣貼着她耳朵。

    “唐輕冬,我愛你。”

    他攬着她,很緊,而這六個字,說得緩慢,卻很重。

    輕冬眼眶發熱,但選擇不出聲。

    知道的。

    你的心意,你的感情,一直都是知道的。

    可我不是你,連一點喜歡,都可能要在心裏放置着,不敢與人說。

    “奶奶想免去你爸的債,要求是讓他和你媽媽勸你離開我。”臨風一手輕輕地撫她臉龐,“她太懂人心了,所以,我們更不能躲開。輕冬,你不用跟誰奮戰,但我想你站在我背後,看我如何贏得人心。如果你心疼了,抱我或者親我甚至生氣得罵我都可以,沒事,但不要遠離我。你不在,我的堅持也沒意義。”

    似奔跑太久,沒有雙腳的鳥尋到可以停留的地方,輕冬這次沒忍住,在他誠摯的告知面前,終於哭了出聲。

    此生此世,何其有幸,得這樣一個人。

    好像不管今天發生什麼,你都可以精力充沛地站在我面前,替我遮風擋雨,然後告訴我沒事。

    “我不想欠你,真的……”她伏在他身上,聲音哽咽:“好像欠你一點,就離你更遠。”

    臨風震住。

    不曾想到,她會親口告訴自己。

    “你的是你的,我的還是你的。”他說着,脣瓣貼着她的:“媳婦,這個意識快些建立起來。”

    “這樣說不怕那個林家千金生氣?”輕冬故意說。

    “假的,她有男朋友,但她爸估計不許他們在一起。我和她啊,就是互相配合演戲,盟友關係。”臨風去拿溼紙巾,幫她擦臉。

    輕冬也順手拿了些,她沒有多說,他的如實交代,就是最好的解釋了。

    “咖啡潑到哪兒了,我幫你擦一擦吧。”

    “嗯……那個不重要。媳婦,今晚開始,正式讓我當你男友吧。”

    臨風說罷,以脣封緘。

    本就是肯定句,所以,答案無論如何,都必須是確定的。

    輕冬迎合着他。

    本就簇起的火,在彼此之間,重燃着。

    **

    索妃愛:

    臨風不容易啊哈哈,這麼多年,輕風夫婦這是第一次正式確認在一起。

    近期狀態是生病+工作+趕稿,每天晚上九點到家,之後趕稿到凌晨,有個言情出版稿快到截稿日,一直在趕。那篇五月底交稿之後,妃會全力寫婚迷不醒,爭取每天更新,謝謝一直等更的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