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4冒牌男友,hi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4冒牌男友,hi字體大小: A+
     

    ——媽媽如果喜歡,甜甜也喜歡。

    女兒的一句話,輕易擊中輕冬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不管生活帶來多少的苦痛與掙扎,始終熱烈與真心地陪伴在旁的,只有她了。

    輕冬將衣服放在甜甜身上,看坐在兒童座椅上的女兒,她忍不住低頭在她臉頰輕輕一吻。

    追問了,沒等到答案就犯困睡覺了,這樣可愛而簡單的存在,也只有她了。

    “很羨慕。”

    新禾忽而說。

    輕冬擡頭,對上後視鏡裏他含笑的眼。

    剛纔甜甜問的時候他一直沒回答,好像把決定權都交給了自己,這樣也不知道是無所謂,還是剋制冷靜着,想從自己口中聽到答案。

    她總是猜不透他,稍好的是,現在也沒有猜測的心思了。

    “出身、魅力、能力,甚至是外貌、氣質和身材,你有更多讓人羨慕的……”

    “如果外人看到的那個人都是優點,一是他們不熟,二是不會喜歡對方。”

    輕冬不否認。

    就像她總是覺得蔣臨風有許多缺點,連同他給自己的感情也是,太過熱烈,於是負擔太重。可這樣,何嘗不是一種在意?

    新禾沒有再說話。

    輕冬看着外面掠過的風景,是熟悉的地方,也後知後覺想到,新公寓還沒裝修好,母親也在住院,這世間拖延着,甜甜是否會被更多人知曉?

    車子停在園新小區外面,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彷彿一聲嘆息,看得輕冬不知如何反應。

    等回過神來,他已經下車,打開這兒車門,將甜甜抱起,她想制止,他已退開,冷峻的面容有淡笑,眼裏溺了笑意:“走吧,回家了。”

    天,一個兩個都是這樣!

    輕冬只好跟上,突然注意到保安亭多了兩位穿着正式的保安,與平時懶懶散散打瞌睡的差別太大,她忍不住多看一眼。

    “唐小姐!”兩個保安異口同聲地與她打招呼。

    “新來的?”輕冬隨口問。

    “是的。”一人應,另一人則是攔住了新禾,示意他拿出身份證需要做登記。

    還有登記手續,輕冬在這兒住了那麼久可是第一次見到,物業突然換血似的,實在有些不習慣,又看陳新禾好像想騰出手掏證件,輕冬過去,朝保安說了句這是我朋友,便推着他往前走。

    “好像回到你讀大學的那時候。”

    輕冬怔住,碰到他背脊的手輕輕放下。

    十九歲時與他初見,那麼巧合地,他是她打工的晝夜屋的老闆,亦是她學校的特邀講師。後來相戀,剛開始戀情很低調,也就時常需要偷偷摸摸。

    原來已是那麼久以前的事了,時光啊,踩過她無數日夜,就那樣走了。

    “那店鋪,還開着麼?”她問。

    晝夜屋是特色鮮明的店鋪,白天是西餐廳與書屋,夜晚則是清吧,太過獨特,所以也是年輕人羣尤其鍾愛的地方。

    “開着,偶爾回去看看。”

    樓道很暗,他不知在想什麼,回答得有些慢。

    “挺好的,有一個業餘愛好。”

    “我記得……你後來不太喜歡那兒。”

    “嗯,因爲我總覺得,那間店,你是爲了一個人開的,當然,那個人不是我。”

    “好久以前的事。”

    沒有回答是或者不是,他還是輕冬認識的樣子,很多話不會說出來。

    她其實沒那麼在意,只是會惱火,覺得這人曾經讓自己那麼奮不顧身,偏偏她抵不過他心裏的那個人,更難受的是,她甚至沒見過那個人呢。

    就像摩拳擦掌打算贏遍全場,剛踏進比賽區域就被宣告KO出局,心裏怪不是滋味。

    “的確,”輕冬停在家門口,開門之後,背靠着鐵門,示意:“我來抱甜甜吧,還有工作需要處理,抱歉沒時間招待你了。”

    新禾搖頭,望着她的目光,很溫和,似乎藏了太多的故事。

    “對我來說,有些事情過去了,也該放下了。”他看着她:“輕冬,我們適合過一生。”

    “我知道,但不表示我接受。”

    輕冬過去,將孩子接過來,匆忙後退。

    “我會保護你和你的家人。”

    她踢上門,嘭地一聲,隔出距離,也擋住了新禾嘴角無奈的笑容。

    他說得對,他們很適合,連同心裏裝了人這件事,都默契得很。

    輕冬靠在門後,嘴角扯動,自嘲地笑了笑,感覺女兒的小手蹭過自己的手臂,她低頭,聽到女兒好像在夢中喊自己,頓時眼眶微紅,在其額頭落下一吻。

    ***

    夜色來襲,海城市中心燈火通明。

    傅錦歡啃着蘋果往特色酒吧的二樓走,電話響個,以爲又是助理,他一抓起手機就悠長地哼了聲:“爺說了!爺就要劉曉岸那女人出現在交流會,不管用什麼辦法,我就要看見她!”

    “對她倒是挺上心。”

    低沉,清冽,卻又聽不出情緒。

    傅錦歡睜圓眼,當即換了口吻,畢恭畢敬道:“大哥是你呀嘿嘿!”

    那邊兄長交代了幾句,如同開集團大會般,鄭重得很。

    傅錦歡咧開的嘴慢慢合上,在兄長掛斷前,他嗷了聲,道:“我知道了,哥,不過我覺得你和青玖真的很配,猛獸對戰似的,我是絕對絕對不會聽從長輩安排和她處一處,你放心,不要對你英俊瀟灑的弟弟有任何殺意,千萬不要~”

    一聲高冷的哼傳來,之後是連續忙音。

    “那麼外冷內熱的一個人,一聊到魏青玖,立馬成了大魔王,哎!”

    他嘀咕着,守在一間包廂外面的服務生見到他,禮貌地做了個邀請的動作。

    錦歡將蘋果丟在垃圾桶,剛想問裏頭什麼情況,推門剛進去,就聽到籃球落框的聲音,乾脆利落。一眼看去,蔣臨風歪靠着沙發,已單手抓起另一顆籃球,單手投籃,姿勢標準,鬆垮的領帶從他工裝襯衫垂下來,在明滅的室內慵懶至極。

    “要是進來的是個女人,估計要尖叫了。”

    傅錦歡看了眼定格的電視屏幕,發覺另一邊的沙發睡着的陳堡,一手還圈着一瓶酒,一看就是被灌倒的那位。

    他過去時候,拍了下陳堡的臉:“你也太弱了吧!”

    “得了,老大心情不好的時候,酒量驚人,估計一挑五都沒問題……”陳堡懶懶地擡眸。

    “哼,我跟臨風一起喝酒時候你還沒認識他嘞。”傅錦歡擼起衣袖,看臨風還想彎身去撿籃球,他過去,還沒碰到臨風,一顆籃球就彈了過來。

    傅三少爺的俊臉直接吃了個球,疼得他罵了出聲。

    “老大心情真的不好,好幾天了,你別湊過去了。”陳堡單手支着腦袋,笑得格外得瑟。

    “你就是爲了避開炮火故意裝醉吧?”錦歡呸了聲:“爺不需要這樣,我哥們心情不好不是因爲蔣家就是因爲唐輕冬,要喝多少都必須奉陪!”

    臨風喝得不少,面色微紅,聞言,轉過身來,目光亮亮地看着傅錦歡。

    “好,繼續喝。”

    說罷,過去門口,讓外面服務生再送些洋酒過來。

    陳堡見傅錦歡躍躍欲試的樣子,忍不住提醒:“你真的喝不過他,該不會想喝醉了,讓那劉什麼的來接你吧?”

    “跟我讀——劉、曉、岸。我的人有名字,禮貌點。”錦歡丟個白眼過去。

    “得了,一看你也是心情不好,你把車鑰匙拿出來,等你們都倒下了,我找代駕送你們回去。”

    “肯定不會!”錦歡大手一揮。

    半小時後……

    臨風一手拿酒杯,繼續緩慢飲着酒,眼皮半垂地看着歪在陳堡身上的傅錦歡,嘴角是散漫的笑。

    “都說你弱爆的啦——”因爲兩人拼酒而不小心也被捲入戰鬥的陳堡面色微紅,突然,瞥見門口有人推門進來,他脫口而出:“誰?”

    門外,一抹窈窕的身影靜靜站着,那人一進來,本來還醉得想吐的傅錦歡嘴角微顫,抓住陳堡的手臂。

    “這個有血盆大口的女人是誰?”

    臨風倒是一眼認出這位不速之客,皺眉,問:“林零,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林零笑了笑,濃妝讓她整個人的五官立體起來,與平時差別極大。

    對於見過真人的陳堡來說,一時沒反應過來,只是和傅錦歡一樣呆呆地瞅着女人。

    林零停在臨風的身邊,低頭,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句:“冒牌男友,Hi!想我沒?”

    *

    索妃愛:

    大家五一快樂!猜猜林零過來做蝦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