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2你是甜甜的爸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六章_02你是甜甜的爸爸?字體大小: A+
     

    “叔叔,你是不是討厭我呀?”甜甜仰頭問。

    “不討厭。”

    “噢……”甜甜放心下來,拍拍心口,小聲說:“那就好,叔叔跟媽媽認識,我好怕媽媽的朋友不喜歡我呀。”

    陳新禾坐在她旁邊,看着孩子一直晃腿,兩手自己戳自己的臉蛋,特別可愛。

    但很明顯地,這孩子沒有安全感,而且很敏感。

    “不會的,甜甜很乖也很可愛,大家都會喜歡你。”

    “嘿嘿。”甜甜憨笑:“謝謝叔叔誇我!”

    新禾忍不住問:“如果我喜歡你媽媽,甜甜願意我當你的爸爸麼?”

    “不願意,因爲你只是喜歡媽媽,不是愛噢。”甜甜眼睛瞪圓,揉呀揉手指:“阿遇說這兩個是不同的意思,但愛比喜歡更好!”

    新禾愣住,沒有料到這個孩子會這樣說,他沒有問她阿遇是誰,而是陷入沉思,腦海又劃過某些片段,少女飛奔在花海,朝他而來,那聲“新禾哥哥”彷彿飄飛的花瓣,輕柔而甜美,拂向他的世界。

    他皺起眉,眼裏網着絕望。

    甜甜睜大眼睛,小手輕輕碰了碰他的手背:“叔叔,叔叔,你好像快哭了,是不是手疼了呀,沒事吧?”說着還特意指着他纏着繃帶的手臂。

    新禾睫毛顫了顫,擡頭時候,恢復如常,大手揉了揉眼前小女孩的頭髮,“沒事,叔叔只是有點不舒服。”看甜甜一臉鬆了口氣的樣子,他笑:“甜甜剛纔是不是嚇着了?”

    甜甜默默地點頭。

    “抱歉。”

    “我怕叔叔哭了,那我會不知道怎麼辦。”甜甜繼續揉手,看了眼病房位置:“就像媽媽哭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年輕那麼小,這樣說,新禾下意識看向病房的方向。

    這幾年,作爲單親媽媽的輕冬究竟一個人扛起了多少?

    “甜甜,你媽媽很好,真的很好,她是很值得別人去愛的人,我也在試着……”

    新禾說着,聽到門開的動靜,擡頭,先是看到握緊的拳頭,他怔住,再擡眸,對上了輕冬微紅的眼。

    “新禾,我去洗一下臉,幫我看着甜甜。”她聲音有乞求。

    “去吧。”

    新禾將手輕輕擋在甜甜的眼前,等到輕冬轉過身了,他放下手。

    “媽媽……”

    “甜甜,想要喝什麼嗎,叔叔買給你。”

    甜甜看了眼媽媽走過去的方向,很高很漂亮,但一直低着頭,她跳下去,又走了幾步,很快又小跑過去病房方向,無奈門把太高她夠不着,只好回來,碰了下新禾的手臂,問:“叔叔,外婆在裏面休息,那媽媽不會走,對不對呀?”

    “對的,所以甜甜不用擔心。”

    甜甜鬆了口氣,表情轉擔憂爲高興:“那我想喝酸奶,可以麼?”

    “當然可以。”

    新禾給輕冬打了個電話,等了會兒她才接聽,聽出她聲音裏有哭腔,他聲音放輕:“孩子顯然不喜歡這兒,我先帶她去買喝的,等會帶去外頭的公園,你好了,再過來吧。到時電話聯絡。”

    ——你好了,再過來吧。

    輕冬在衛生間聽到這句,輕嘆出聲。

    他總是擅長護着她那不堪一擊的面子,用一種大家都不會受傷的言語,輕輕撫平她脆弱的情緒。

    很安心,像寒夜裏唯一的溫暖。

    或許,他纔是最合適與自己過一輩子的人。

    手機有未接來電和跳入的微信提示,風輕這個ID,刷滿了她手機屏幕,新發來的微信裏,詢問她是否有什麼事,不用猜就知道是傅錦歡將她匆忙離開這事兒告訴蔣臨風了。

    沒事。

    她回覆了這兩個字,之後退出微信界面。

    **

    翌日,一輛車停在了新安私家醫院的門口。

    許諾亦坐在副駕駛座,目送先下車的傅天羽。

    對方看她還坐在那兒,立刻過來開車門,聲音慍怒:“下車,檢查!”

    “我說了,我沒懷孕!”

    “我說了你必須做一次檢查!”傅天羽開了車門,抓着她往外拉。

    “如果真的有了,你想怎麼辦?”許諾亦瞪着他,眼睛有淚:“打掉?”她甩開他的手:“傅天羽,我告訴你,如果真的有了我也不會打掉的,你就別管我了!你如果真的硬是要我進去,我就叫報警!”

    她說完,突然不吭聲了,傻傻看着前面。

    傅天羽皺眉,疑惑看過去,一眼就見到了輕冬,她一手牽着一個小女孩,一手拿着保溫盒,步伐匆匆地走進了醫院,隔着十米左右距離,也沒注意到他們這兒的情況。

    小女孩仰着頭不知道跟她說些什麼,笑眯眯的,樣子看上去與輕冬十分相似。

    太像了。

    許諾亦睜大眼,似乎聯想到什麼,她咬緊牙,眼睛掠過一絲冷。

    擡頭時候注意到傅天羽目光一直追隨過去,許諾亦抓住他的衣袖。

    “天羽,我纔是你女朋友……”她提醒,聲音卻帶着乞求。

    他看了她一眼,卻是輕輕地捏住她的下巴。

    “剛纔見到的,你會告訴蔣臨風嗎?”

    “我、我爲什麼要告訴她?”許諾亦笑容有些僵硬:“我跟他真的不是很熟,僅僅兩家長輩偶爾會接觸而已。”

    傅天羽輕輕地笑了笑,沒有拆穿她的謊言。

    “既然你不告訴蔣臨風,那由我來告訴,”他手輕輕地捏住她下巴:“記住了,他現在是我們公司的CEO,有些幫助只有他能給我,而你,只要不要破壞我的想法就好。所以,看到的,誰也不要告訴,懂沒?”

    許諾亦沒想到他會這樣說,一瞬好像瞭然什麼,呆呆地點頭。

    “我會一直幫你,一直。”

    似乎是滿意她這個回答,傅天羽拍了拍她腦袋,走開之前讓她在這兒坐着,他則是過去樹下。

    當電話接通,他說:

    “蔣少爺,輕冬的母親住院了,你是否要過來看看?”

    聽到對方詢問,他笑了笑,繞開了話題:

    “蔣少爺在海外業務部的資金投入讓我無法完成你們所期待的效果……”

    很快,收到對方的回答,確切來說,是一串數字,傅天羽嘴角微勾,道:“相信蔣少爺不是言而無信的人。”頓了幾秒,那邊蔣臨風已經有些不耐煩,又問了一次輕冬在哪兒,他答:“新安私家醫院。”

    那邊蔣臨風聲音清朗,公事公辦的口吻:“傅總,你很聰明,我很期待你每次都用對地方。”

    “沒辦法,出身貧寒,還是知道大樹底下好乘涼。”

    傅天羽掛斷,看了眼醫院門口,想了想,還是沒有過去。

    不可能的人,再關心,都是在浪費時間,而他,已經浪費不起。

    他回去車上的時候,對上許諾亦熾熱的目光,她彷彿永遠都能對他表現出一種執迷的熱情。

    “你是跟蔣臨風談好了?”她問。

    “各取所需,沒到戰略合作的地步。”傅天羽開車,目視前方,他說:“輕冬比你合適當結婚對象。”

    許諾亦別開臉:“可你前面有個蔣臨風,噢還有其他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正常。”

    “傅天羽,我不想跟你吵架,但還是提醒你,跟你在一起的是我!”

    “我們家長都在逼婚,你和我也還是各取所需。”

    許諾亦瞪着他:“我就不明白了,如果那個女孩真的是唐輕冬的女兒,你還會想跟她在一起?”

    突然地,車子停下。

    她還沒反應過來手腕一疼,對上傅天羽有些慍怒的神色。

    “你最好忘了那件事,以及,我不愛你,從來都跟輕冬沒有關係。”

    “如果你想我忘了,那就哄着我啊。”許諾亦眼睛微紅:“不要對我不好,不然,我會做很多你討厭的事。”

    傅天羽冷呵一聲,繼續開車。

    “我們是同一類人,對喜歡的人或者事,就是會不擇手段。”許諾亦看着他:“當然,這也說明我們天生一對。”

    傅天羽並不否認,只是目光陰沉,沒有應答。

    **

    輕冬上電梯的時候便遇到了陳新禾,他右臂上的繃帶已經拆了,隨性的助理見到她,禮貌地點了點頭。

    “新禾叔叔,我們又見面啦——”

    甜甜很高興,張開手臂抱住他的腿。

    輕冬失笑,昨晚她去公園接她的時候就一直說要跟新禾叔叔玩,這孩子只要知曉誰是她認識的人,便會當自家人對待,可愛得很。

    “昨晚沒休息好?”新禾伸手將甜甜抱起,目光關切地看着輕冬。

    “有點。我給我媽送飯過去,你能幫我看一會兒甜甜麼?”

    新禾看着她:“不管是誰,生氣都不好。”

    看,他總是這樣,無需多問,就能猜到她的一些舉動是因爲什麼。

    輕冬點頭:“我懂的。”她過去親了甜甜一下:“乖乖跟新禾叔叔在一塊,媽媽等會來找你們。”

    “好呀——新禾叔叔,我們去樓下玩吧!”

    孩子不知道大人的心思,真好。

    輕冬等他們離開了,她纔過去母親所在的病房,一進去就見到唐成安坐在沙發上,胡茬將他整個人顯得狼狽而滄桑,陽光從窗簾透入,落在他發白的頭髮上,有些刺眼。

    她直接忽略,過去母親旁邊,將買好的午餐放在小桌。

    經過一夜修養,母親臉色好了些,從她進門開始就看着她,欲言又止。

    “你因爲貧血而暈倒太多次了,我不想在這樣的時候還和你生氣,也不想這樣的時候聽到你幫外人說話,所以,都別說話吧,免得出口就傷人。”

    唐成安剛醒來便聽到這句話,聲音哽咽:“輕冬,我對不起你們母女……”

    輕冬好像沒聽見,母親眼裏有淚,手顫巍巍地握住她的。

    “你爸無處可去,只有我們了……債,我還,不用你扛,給他留個安身之所也好呀。”

    果然……

    輕冬將保溫盒遞送到母親面前,強忍着怒氣:“我可以借錢給他去其他地方,媽您就別操心了,我要是氣暈了,甜甜怎麼辦呀?”

    陳欣潔默默點頭。

    與此同時——

    一輛車迅速停在了醫院外。

    臨風一下車就走向醫院大樓,快走到電梯的時候,感覺站在飲料機旁的一大一小很眼熟,回頭定睛一看,果真是陳新禾和……甜甜。

    這間私家醫院的服務對象多是富人,他在這見到陳新禾並不意外,就是驚訝甜甜也在這兒。

    正好那邊新禾抱着甜甜轉過身來,一見是他,禮貌地點頭。

    臨風過去,挑眉,問:“新禾少爺,莫非你是甜甜的爸爸?”

    **

    索妃愛:親們抱歉,創業公司工作比較多,而影視連載和出版稿子還堆在了一起……妃知道說再多不如多更T_T可以更的時候一定會更,也謝謝一直等待婚迷不醒的你,真的很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