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30嫂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30嫂子字體大小: A+
     

    一直被蔣臨風坐在身下的傅錦歡注意到門口動靜,話鋒一轉:“你女人來了,把手機給我。”

    劉曉岸對於這些三大家之間的八卦格外有興趣,睜大眼睛想聽更多,聽到最後一句,回頭跟輕冬打招呼。

    “冬姐,快,過來聽八卦。”

    傅家四帥可是海城出了名的,傅錦歡提及的傅一哥傅景生和魏青玖,對輕冬來說屬於幾乎沒怎麼接觸的對象,此刻聽着這些名字,沒多大感覺,看蔣臨風蹦起來,倒是鬆了口氣。

    “你沒事那我先走了,我媽還等我回去。”

    “哎喲,嗷——”

    蔣臨風本來還沒事樣,眼見輕冬要走,急得滾了下去。

    一直趴在牀邊、上半身壓着牀的傅錦歡慘叫:“蔣臨風你這是把我當滑滑梯啊靠!”

    臨風低聲說了句:“劉曉岸在這,你懂的。”說完,沒受傷的手拎起自己的外套,立即跟上輕冬。

    錦歡點頭,一直哎喲個不停,卻見劉曉岸好像也想跟出去,他一下子抱住她雙腿。

    “醜女,我都這樣了,你也不表達一下慰問?”

    “反正你也經常被蔣少爺摔呀。”

    之前在搏擊館,她親眼見到他被蔣臨風一次次地摔在墊子上,喊得那個驚天地泣鬼神。

    “這次真傷到了!”

    “不信。”

    “唯無能者無所憂,懂不?”

    “吉祥物你說誰無能呢你,我看你纔是渾身上下都散發紈絝子弟的氣息!”曉岸抓起枕頭丟過去,見他真的疼到皺眉,只好問:“沒事吧?”

    錦歡本來還覺得沒什麼,她一說,他忍不住動了動。

    過了會兒,表情爲難,小聲地說:“我……好像……屁股抽筋了……”

    劉曉岸笑個不停,想出去幫他喊醫生。

    錦歡抓住她手,不給她走,硬是站了起來,將她圈抱住,臉埋在她脖頸處。

    “別喊了,丟人,你在這陪我,可能等會就好。”

    曉岸面色漲紅,低着頭,感覺他呼吸拂在自己臉頰,嗯了聲,沒說話。

    擁抱許久,微燙的溫度,宣告着彼此的親近。

    傅錦歡心裏滿是笑意,忍不住感慨——

    臨風簡直是情聖,厲害呀,裝傷者這招太好了!

    與此同時——

    “哎喲,我的腰!!!”

    走出醫院,身後某個人的聲音由遠及近,周圍都是紛紛側目的人。

    唐輕冬恍若未聞,只想攔截的士儘快離開這兒。

    ——“你需要的時候,打我電話就好。”

    陳新禾的話,如同夏季熱風,攪得她心亂如麻。

    怎麼就知道了呢!該死的特權主義!

    “輕冬——”

    眼見她攔的士要上去,蔣臨風扶着腰急忙衝過去,身子貼着車門,用三角巾吊着的手臂晃了晃,口罩擋住他大半張臉,不過樣子很 痛苦,還軟綿綿地倒向輕冬。

    “手臂超痛,爲了追你剛纔撞到人了,腰估計不行了。”

    他呼出的熱息,若有若無地拂到自己脖子,輕冬覺得很熱,正好一輛商務車從另一邊的車道開過,她是記得的,陳新禾的車,車玻璃打到了一半,她能看到男子偏凌厲的側顏,他在打電話,卻也看着她這兒。

    她看不清他眼神情緒,可發覺蔣臨風循着她眼神看過去的時候,她下意識摁住他腦袋,一手正好擋住他視線,也不許他好好站着。

    車道有其他車,商務車很快開走,身影隨同車流一起遠去。

    “媳婦,看到我們以前認識的人了?”蔣臨風歪頭靠着她肩膀,這個姿勢很難受,但還是一臉享受的樣子。

    輕冬不知道他爲什麼這樣問,突然聽到陳堡喚蔣臨風,她立刻拍他的手:“站好,你哥們來了。”

    “以前只要遇到我們共同認識的人,你就不想他們見到我們其中一個也在。”

    那是擔心有人嚼舌根。

    輕冬好像沒聽見,跟陳堡招手,側頭催促蔣臨風趕緊上車。

    即使戴了口罩,可這兒人來人往誰知道會不會有人認出他來呢。

    “你這傢伙,平時不見得救場及時,不該來的時候反而過來了!”陳堡下車要過來,臨風邊說邊往輕冬後面蹭:“你開車趕緊走,別破壞我們二人世界。”

    “老大,等會還要跟Ethan、Tina還有Lucas視頻會議!你要不想被他們吐槽,趕緊跟我走!”陳堡翻白眼。

    蔣臨風好像想起什麼,咳了一聲。

    陳堡頓時瞭然,這是不想她知道風清資本的事兒呢。

    於是乎,他一臉爲難地看向輕冬:“嫂子,不如我先送你回去,然後再帶這傢伙回公司好了,不然他肯定要賴在這兒不走,我們那些生意夥伴天南地北地選了個時間開會議,耽誤了,大家生意都是大損失。”

    輕冬只好點頭。

    她不怕蔣臨風,但不願給其他人添亂。

    “媳婦,抱一個——”臨風立刻用右臂環住她。

    “再亂來我一腳踹你到下水道。”

    “聽起來好棒!”陳堡幫他們開車門,不忘附和。

    “那想不想體驗一下?”臨風先上車,笑得特別真誠。

    “哈哈哈時間好趕,我們出發吧!”

    輕冬忍不住莞爾。

    蔣臨風這人具有一種吸引人的魅力,即使一看就是富家少爺出身,可就是擁有讓人想靠近想跟隨的能量。

    大概,青春期的心動,也與這有關。

    耳邊是他一直在打電話跟人談事的聲音,壓低了,像深夜裏落在耳邊的輕語,但多了些玩笑的情緒。

    在與女性談話吧?

    她胡亂地想着,一直開車的陳堡好像讀出她心思,突然說:“Tina是我們風清資本的副總裁之一,她把老大當成男神,有什麼都要跟他彙報,不過只有崇拜!老大這麼多年就惦記着嫂子你了。”

    輕冬想說不用跟她解釋的,可話還沒說出口,蔣臨風已經探身過來,突然說了句:“你嫂子跟你說說話,來,喊一聲。”

    他將手機送到她面前,輕冬便聽到一聲溫柔如風的聲音說:“嫂子好。”

    輕冬面色發紅,有些結巴:“我、我不是你……”

    還說完,臨風默默轉過身去:“你嫂子有些害羞,Tina你繼續說那間物流公司。”

    喂,這樣騙人真的好麼?

    輕冬瞪了他一眼,轉頭時候注意到陳堡正好看着後視鏡,估計從那兒一直注意她和蔣臨風的情況,看上去一臉斯文的,不過笑得合不攏嘴,瞧好戲似的。

    她便側頭看過去,“陳堡,有事麼?”

    “沒事沒事,我開車。”

    “嗯,你繼續開車,我隨便問點事。”輕冬探身想往前,一旁蔣臨風瞪圓了眼,一副“你怎麼不問我”的幽怨樣子,她只好解釋:“你在談公事,我不該打擾的。”

    臨風很高興她的解釋,用口型輕輕說了句:歡迎隨時打擾我,最好夜晚。

    想得美!

    輕冬懶得理他,點了下他放在腿上的手機,提醒他有新郵件,她則是探身往前,先是跟陳堡隨意聊了一些工作的事,說到了國外生活,她隨口說:“之前聽說京城四少裏有幾位住在國外,我有個閨蜜特別崇拜他們,想問問你們在美國有沒有遇到呀?”

    “有一個是我們學長,不過沒怎麼接觸。不過有一位在海城,估計老大近期要跟他見面,嫂子你如果想結識,跟老大說一聲就好,他就算綁架也願意幫你拖過來。”

    陳堡說的是真心話,他覺得蔣臨風做得出那種事兒。

    “這是要合作的節奏?”輕冬面上無異地笑了笑:“果然,名人約見也會選擇同檔次的。”

    “一起去?”一旁臨風突然說,他放下手機,那隻沒受傷的手伸過來想握住她的。

    輕冬避開,心裏並不是滋味。

    他如果要跟陳新禾見面,會不會知道什麼?

    想到這個可能,她只想逃離這輛車,離他遠遠的。

    車子快開到小區,輕冬讓陳堡在前面的草叢邊停車。

    “我需要去超市一趟,在這兒停車吧。”等車停,輕冬下去,手腕卻被某人握住,她回頭,看着車內的他:“蔣臨風,你自己注意休息,我可不想最終被你硬是叫過去照顧你。”

    “爲什麼突然對我冷冰冰的?”

    “沒,看着夕陽想到你耽誤了我的工作時間,有些不高興而已。”

    “你上司是我。”

    “對於我來說,所有事情必須設想最好與最壞的結果,存款一定要有,柴米油鹽醬醋茶不能缺,當然工作也不能丟。我不允許自己失去這些,就像不願過去的貧瘠與不安再次出現。這對你來說是杞人憂天,是固守自封,對我來說,卻是生活。而作爲我上司或者長期享受優越的你,大概不會理解我們這類人的心思。”

    臨風捏緊她手腕,突然低頭在她手背輕輕一吻。

    “你又在我們之間築起圍牆了。不過沒事,不管有多少圍牆,我都能親自給炸了。”

    夕陽之下,她視野清晰,他坐在車內,脣邊笑意那麼那麼暖。

    輕冬眼眶有些熱,不敢多看,抽出手,說了再見,急忙往超市方向走。

    而車內,陳堡伸手敲着方向盤,等看不見唐輕冬了,他纔開車。

    “喂,我沒讓你走。”

    “老大,我不跟你說笑,Ethan和Lucas開完會議就要飛了,我們等不及。”陳堡安慰:“你真想見嫂子的話,跟她一塊住得了。”

    **

    索妃愛:文文修改之後總算放出來了,感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