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29我知道你有女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29我知道你有女兒字體大小: A+
     

    意外發生得始料未及,輕冬坐在病房外的椅子,幾次想起身看看裏頭蔣臨風的情況,又想到他先前囑咐她不許進去,只好作罷。

    劉曉岸和傅錦歡急匆匆過來的時候,她正好接到一個電話,久違卻深刻的號碼,便起身,顧不得傅錦歡問了一大串,說有事要談,便走開了。

    “哎哎哎我哥們還在裏頭呢,唐輕冬你可別走啊!”傅錦歡想跟上。

    “要講電話呢,吉祥物你跟着做什麼啊!”曉岸拽住他。

    “她要是走了,臨風保證顧不得傷口就去找她,我這不是擔心我哥們麼?”

    “冬姐又沒說走,接個電話也不許啦?”

    聽着她的語氣,傅錦歡皺眉,幽怨瞪過去,雙手掐着她的臉開始擰:“醜女,對男朋友這樣說話,你好意思哪?”

    “啊呸!都說是假扮不是真的,說好誰也別入戲的!”

    曉岸推開他,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然後指了下病房,低聲叫他安靜些。

    錦歡努努嘴,一邊整紮成小辮子頭髮一邊跟她進去。

    “跟我哥見面的時候,跟個大家閨秀似的,到了我這兒,跟野貓一樣,毛豎得不錯噢。”

    “沒辦法,誰叫你兩個哥哥那麼帥,對着帥哥當然要羞澀呀。”

    曉岸說完就被傅錦歡一手臂給鉗着脖子,她擡腳踩了他一下,然後朝前鞠躬,說:“蔣少爺下午好。”

    她晃了晃帶來的果籃,看他好像跟醫生說完了,她熱切地問:“冬姐說你脫臼還扭到腰了……”她看了下臨風的左臂用了三角巾懸吊,又見他臉色不好,便不敢多說,默默後退,戳了下傅錦歡的後腰,讓他慰問幾句。

    傅錦歡沒說其他,在醫生經過的時候,突然伸臂撐在牆上。

    沒想到這種在日劇經常出現的壁咚動作,這傢伙會對一個男醫生這樣做,曉岸忍不住嘴角發顫。

    “相信貴醫院會對病人的資料保密,所以,醫生,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對吧?”前一秒還有點嚴肅的傅錦歡,說話時候嘴角笑意擴大。

    劉曉岸見過他們傅家多數人,此刻看着他這副俊美浪子的模樣,心裏忍不住羨慕別人家的基因就是好,即使是這個傢伙,拋開性格和行爲,單看臉的話,也是佳品一枚。

    “幹什麼呢你,一邊去。”是蔣臨風的聲音,有些不耐煩。

    “喂喂餵我這不還是爲了你。”錦歡拿過劉曉岸抱着的果籃,蹦悠過去,拆果籃時候見臨風一直看着外面,他趕緊說:“你女人去打電話了,沒走!”

    “嗯。”臨風坐在牀邊,隨口問:“去了多久?”

    “沒多久。哇靠,爺帶爺的女人來看你,你不表現熱情就算了,看都不看多一眼,還能當哥們嗎?”錦歡丟他白眼,拆果籃拆得有些惱火,便不管了,“醜女,你來!我可不想熱臉貼人冷屁股!”

    曉岸搖頭,知道他又鬧少爺脾氣了,默默過去。

    “你在蔣少爺面前總是跟受氣媳婦似的,嘖嘖。”

    “劉曉岸你找死呢。”

    “蔣少爺你想吃車釐子還是草莓還是聖女果?”曉岸故意不搭理他,拿着兩種水果讓臨風選。

    “都要,輕冬喜歡吃水果。”

    “好嘞,我去洗。”

    看劉曉岸還哼着歌,傅錦歡一副震驚臉,目光一直追隨,過了會兒,發出抗議:“爲什麼!爲什麼我平時讓她倒一杯水給我都不肯!”

    “看臉的世界,你爲何要自己傷害自己?”

    “蔣臨風敢不敢現在就是搏擊館!”

    “欺負傷者你好意思?”

    “嘿嘿哥們我哪敢欺負你。”傅錦歡擡腳輕踢了下他:“工作如何?殺到自家女人的公司剷除情敵的感覺爽麼?”

    臨風嗤了聲,“不在同個等級的人,都不叫敵人。”

    聽着他們鬧騰的聲音,劉曉岸笑了笑,她站在靠窗位置,隨意往下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輕冬一直站在原地面朝一個方向,她循着那個方向看去,只見有個男人坐在長椅,不過距離太遠,看不清樣子,只覺穿衣風格很有英倫紳士感。

    “醜女!醜女?……醜女!”

    傅錦歡的聲音突然響在耳邊,曉岸一個手肘撞過去,他哎喲一聲倒在病牀,幽怨地看着她。

    “在我耳邊吹什麼風!”曉岸沒好氣地說。

    “我還想問你怎麼一直盯着外面,是不是在看帥哥?”

    曉岸注意到蔣臨風看了過來,趕緊搖頭,笑了笑:“沒,看到樓下有幾個小孩子在打鬧而已。”

    “你那怎麼叫都沒反應的樣子,我還以爲你看到其他情侶在做什麼呢。”錦歡坐起來。

    “吉祥物你腦子能不能裝些正常的東西!”曉岸咧嘴笑,看向蔣臨風:“蔣少爺你說是不是?”

    男子點了點頭,手機響起時候迅速看了眼,然後下意識看着門口方向,須臾才接聽電話。

    曉岸有點奇怪的心虛,哎,這一看就是在等冬姐回來呀。

    她將水果放在乾淨的塑膠袋,轉身時候往外又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輕冬朝那個男人走過去。

    “醜女,你到底在看什麼,心事重重的樣子?”

    錦歡說着要過來。

    劉曉岸用水果擋着他,笑嘻嘻地說:“來來來,吃水果嘍——”

    **

    瘋了簡直!

    輕冬加快步子,手機那邊的人卻好像料到她會過去,淡淡說了句等你,然後掛了電話。

    她明明問陳新禾到底有沒有跟蹤自己,可他偏偏不回答,直接報出醫院名字,這不是跟蹤這是什麼!

    越想越惱火,卻只能叫自己冷靜下來。

    那人太懂她脾氣和性格,卻不似蔣臨風那樣熱切,而是用一種溫和的方式讓她主動湊過去,她要是失去理智,根本就是着了他的道。

    樹枝在地面籠了大片的陰影,一些穿着病號服的小孩在草坪玩鬧,護士在一旁跟着,嘻嘻鬧鬧的,唯獨那邊長椅的地方,陳新禾坐在那兒,帶着一種令人忐忑的清冷。

    她過去時候,注意到不遠處站着另一個人,是他助理阿滿,那模樣老實的男子拿着手機緩步走着四下看來看去,至於在做什麼,她覺得是在防備什麼人。

    除她之外的,其他人。

    “輕冬。”

    “陳新禾,爲什麼你會在這?”輕冬捏緊手機。

    他身上披着卡其色大衣,一手本來是攏在腹部位置,似乎是想往旁邊挪,輕冬注意到他右臂纏了繃帶。

    “怎麼了?”

    新禾晃了晃手臂,“不小心弄傷了,剛包紮好,就收到你電話。你說這是不是緣分?”

    “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沒,別多想。”新禾拍了拍旁邊位置:“坐下聊吧,站着有些奇怪。”

    “我只想問你一句,爲什麼要跟蹤我?跟蹤了多久?又是否知道了什麼?”

    新禾安靜看着她,相似的眼神,有的情緒卻是不同的。

    可曾經的心動究竟因爲那個舊人還是她,他說不清,只知道遺忘的最好方式是以新的人治癒。

    “我知道你有女兒。”

    有葉隨風吹來,落在輕冬髮絲,葉尖戳到了她臉頰,她聽着他這樣平和的敘述,突然感覺不到太多情緒。

    不疼,不驚,不怕。

    “然後呢?”

    “還知道有另外一些人跟蹤過你。”

    輕冬扯動嘴角:“那是否能給我結論?”

    “你和你的家人需要有人保護,例如,我。”

    “陳新禾,別當我還是小孩,你自己也自身難保吧!”輕冬視線轉向他的傷口。

    這人總是這樣,自己經歷了再多大風大浪,還是安慰別人的角色。

    她以前是心疼的,迷戀他所有的庇佑,也會心裏憐惜。

    可現在只是有點心酸,卻再也沒有當初的感覺。

    “你不必有負擔或者多想,我只是提前告知你,無需擔心你女兒被人發現或者身陷危險。”

    一語中的。

    “陳新禾,你不需要這樣,我知道跟蹤我的人是誰了,以後我也會……”

    “你並不希望蔣家的人知道你有女兒。”

    一下子說中她的軟肋。

    “陳新禾……甜甜應該不認識你吧?”輕冬聲音乾澀。

    “不認識,我若是想她認識我,也應該是你親自介紹。”

    的確,他啊,很多時候紳士得很,輕冬曾經也想過到底如何的家庭培養出來這樣的人,知曉他真實身份了才明白這人天生氣場從何而來。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你,如果可以,還是希望所有麻煩都離我遠些。”輕冬看着他,直說:“尤其是那些與我和我親人無關的麻煩。”

    他眼神裏有太多的欲言又止,與過去無異,琥珀色的眸色,彷彿藏了無數歷史的舊書卷。

    也許翻一翻就是一場愛恨故事,可她本能預知到會有危險,所以,不關心,說完便離開。

    “你需要的時候,打我電話就好。”

    輕冬沒回答,到了他看不見的視覺盲區,她幾乎是跑起來,想將那體貼的聲音甩開。

    再回到病房的時候,她已經冷靜下來,敲門而入。

    裏頭傳來傅錦歡的哀嚎:“別別別!別打給我哥!別總拿我哥來嚇人,誰不知道傅一哥和傅二爺貴人事忙,工作比親弟重要,還有我大哥最近跟魏青玖糾纏不清,你就別打擾他了。哎,成,我幫你約那京城來的傢伙!”

    輕冬停在原地。

    **

    索妃愛:小說消失了幾天,說某些章節需要改…倒地!

    文裏幾個但凡家世好的,都有股傲氣,不知道臨風撞上新禾,會不會認可這個情敵(搬小板凳託臉頰看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