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26頭破血流也要追他到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26頭破血流也要追他到底字體大小: A+
     

    “得了,沒談過戀愛還裝愛情專家?”

    “蔣臨風你這是人工攻擊哪。”陳堡氣急敗壞道:“旁觀者清,你倆之間的最大問題不就是身份懸殊麼,劉曉岸和傅錦歡那對活寶都看得出,何況我呢?”

    臨風無法反駁,於是沉默。

    車窗外的路燈照進來,在他臉龐明滅,一路沉默。

    到黃金海岸別墅羣外面的時候,臨風下車,想起什麼,回頭囑咐:“跟傅錦歡說我媳婦的旅遊我來負責,他想辦法別讓其他人跟着。”

    “喂,這種麻煩事你親自跟你哥們說會好點吧。”

    “不麻煩也就不會叫你辦了。”臨風笑,壓低聲音:“另外,讓跟着傅天羽的那個偵探變更目標對象,讓他跟許安一個月,看看她會不會私下去見輕冬。”

    陳堡扶了扶眼鏡,低聲問:“開始部署了?比原本說好的提前太多,何況你不是與那個林家大小姐假裝男女朋友麼,身邊的牽制這麼多,不如再等等。”

    “嗯,所以只讓你安排跟着許安,而不是我奶奶。”

    “哥們這倆有啥差別,被發現了都是死。”陳堡一臉殘聯。

    “快慢的差別。”臨風拍他肩頭:“對了,我上回讓林零有事聯繫你,那女人嘴巴挺毒,適合你的受虐體質,可以試試,也許會有重口味的初戀降臨。”

    陳堡咬牙切齒道:“得了,瞧你在唐輕冬那兒屢屢受挫,你才受虐狂,你才重口味!”說罷驅車揚長而去。

    臨風笑,並不否認他這話。

    可心有所屬,本就是幸運的事,其他定義,都抵不過擁有二字。

    入了院子,薔薇花清香飄來,智能路燈隨着他腳步聲逐漸亮起。

    樹影延伸之處,獨棟別墅每一棟窗口亮着燈,四層樓並不高,可如何看着都有些遙遠與冰冷。

    遠遠地,他看到熟悉的身影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迎面而來,可見到她,原本還在打電話的妹妹特意繞去一邊,氣呼呼地對手機那邊的人說:“我到了你家再說,先應付我哥!”

    這話聽着,跟他要逮她似的。

    臨風過去,揪住她後衣領,探頭問:“蔣臨歌,大晚上的,又鬧離家出走?”

    “哼!你告訴我喬易森在哪裏,我就告訴你爲什麼我要走!”

    “那你還是走吧。”臨風走了一個邀請的東西。

    “呵!哥你現在這樣跟奶奶爸爸媽媽有什麼區別呢,何況我的現在就是你的未來,你信不信你遲早也跟我一樣離家出走!壞人!”臨歌氣都面色漲紅:“爸爲了不讓我出國找喬易森,提前將我護照收起來,你我告訴你哦,我看他們下一個就是拿走你的。哥你現在不幫我,那麼以後我也不會幫你的哼!”

    臨風有些頭疼,感情方面,他們兄妹真是太相似了。

    “如果你是追別人,我會幫你,可Ethan不可以,他說過他的世界只有工作、兄弟和享樂,另外,他還是丁克族。如果沒有結果……”

    “結果就是我和他。只要也只會是這個結果!反正我就是喜歡他,頭破血流也要追他到底,所以哥你閉嘴吧,你以前喜歡輕冬姐的時候我不還是屁顛顛支持你,現在你竟然還阻止我,討厭!你現在也被列入‘絕對不要理這個人’名單了,哼!再見!噢不見!”

    臨歌后擡腿踹過去,然後拖着行李箱立刻跑了出去。

    “自己注意安全,或者去陳堡那裏借宿。”

    “我要爲我家Ethan潔身自好堅決不跟男人來往好麼!”臨歌聲音越飄越遠。

    蔣臨風目送自家妹妹身影彷彿衝向夜色之中,在原地站了會兒,進去屋裏。

    家中兩位菲傭見到他,頗覺驚喜,他掃視一層,沒見到父母和奶奶,便詢問管家他們在哪,得知在後院,他也不急,上樓到自己房間換了一身居家服,隨後過去後院。

    奶奶捧着熱茶坐在鞦韆椅,不知想些什麼,擡頭看着月色。

    母親和父親在修建花草,低聲交談,偶爾有笑聲。

    蔣臨風過去時候,母親王斐兒過來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問了近況,他回答之後,聽到自家奶奶問:“臨風,你最近幾天有沒有帶林零四處玩?”

    “奶奶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管着兩間公司,哪有那麼多空閒時間。”

    “哎喲,原來還會在我面前提這事兒,還以爲你打算一直裝瘋扮傻不告訴我這老太婆呢!”

    王斐兒拉着臨風到一旁坐下,催他試試她今日剛做的蔓越莓蛋糕,溫婉地與蔣春提議:“媽,臨風這孩子忘性大又不愛彙報,以前他在國外時候也是如此,等他吃完了,你倆好好談,都一家人,該說請的總能說清。”

    說着給旁邊丈夫丟了個眼色。

    蔣晨海也想幫腔,無奈感覺自己母親瞪了過來,便讓妻子過來繼續幫忙看修建的花枝是否有漏的。

    “你倆就繼續折騰你們的事兒,你們滿世界旅遊時候,臨風還是我看着的,怎麼說,我心裏有數。”蔣春幽怨掃了眼兒子兒媳。

    蔣臨風繼續吃着蛋糕,對這情況見怪不怪。

    父母喜愛旅遊,他年少時候,見到他們的時間並不多,一直被爺爺奶奶要求學這學那的時候,他們也沒怎麼插手或阻止,他以前不懂事,也心裏怨過一些時日,若說臨歌是被父母寵大的,他則是在爺爺奶奶的寵愛與培養之下成長的。

    後來才明白,父母選擇了自由也自然要捨棄一些事,例如,不插手長輩對自己的培養,也例如,與他的感情。

    得到也失去,誰都不例外。

    “說話。”蔣春起身,坐在臨風對面,自己給自己斟茶。

    臨風一開始就沒有看到許安,總覺有些異樣,但面上沒什麼,將自己爲何被風清資本的大股東邀請出任金城投資的CEO解釋了一番。

    末了,他加上一句:“在美國時候便有聽說過風清資本,他們玩投資的本事太厲害,一個創始人兩個大股東三個副總裁,這幾位主要成員都是精英,我目前只認識他們在美國的CEO喬易森,其他的,並沒接觸過。奶奶,我想通過這次合作,看能否挖到他們的人才到我們蔣氏。”

    **

    索妃愛:風清資本的組織架構,虛實摻半,咱們臨風就是影帝呀,說謊不帶眨眼的哈哈。

    晚上還有一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