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25輕冬,蔣家的人,我們高攀不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25輕冬,蔣家的人,我們高攀不起字體大小: A+
     

    這兒的房東太太閒言碎語特別多,這棟樓誰進出估計都會四處說。

    輕冬無奈,只覺剛剛消毒的傷口處更疼了。

    而這角度,母親幫她搽藥的動作依舊溫柔,彷彿只是隨口一問,可緊抿的嘴脣,泄露了長輩的心思。

    “一個朋友而已,房東太太就是愛八卦,樓上樓下誰來了人她都能編一段轟轟烈烈的三角戀,媽,你別聽她的呀。”

    “我問過房東太太那人的長相,她指着報紙之中對蔣臨風的描述,說那人與報道里蔣家少爺很像。你說,是否真有那麼巧?”

    蔣家除開蔣老太太,其他成員對外曝光度很低,甚至於蔣臨風回國時候開的記者發佈會還是他第一次正式對外露面。

    房東太太認爲蔣臨風是與那位傳說中的蔣家少爺只是相像,輕冬能猜到原因,一是日常與發佈會造型有差異,二是報紙印刷會失真,三是房東太太不認爲她會認識海城三大家的人。

    可母親在豪門裏生活多年,又曾是律師,看上去溫柔卻也是心思縝密,母女之間太過了解,所以輕冬沒有打算胡謅什麼,直接說:“是蔣臨風。但我跟他,不可能的。”

    “若真是不可能,他怎會一次次找來?”陳欣潔起身,背過身去收拾藥箱。

    大抵因爲生氣,聲音聽着有些沉。

    “他回國了,海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撞見很正常。何況,您又不是不知道他性格,他要是想要糾纏,我難道提刀劈過去麼?”

    “你在幫他說話,更在幫你自己開脫。”

    輕冬皺眉,母親的語氣,讓她想起蔣老太嫌棄自己時候的口吻。

    過去經歷太過坎坷,時間磨去她們對外的棱角,卻也給心底留了倒刺。

    於是,一觸即發,如突然竄來的夜火。

    “我與他,的確有聯絡,他和以前一樣對我窮追不捨,而你與蔣老太也與以前一樣恨不得將我倆扯開。這樣的答案,您滿意了嗎?”

    輕冬鼻翼發酸,但她笑起來,彷彿過往曾經的心動無非一場幻夢。

    不能在意,不許在意。

    過去的,無非只是未來隨口一提的一句。

    陳欣潔怔住,捏緊了藥箱,幾近悲涼道:“你果然還是怨我,呵!輕冬,蔣家的人,我們高攀不起,這個道理你明明就懂,爲何就是做不到?”

    “那我希望你不要跟唐成安再次聯繫,您爲何又做不到?”

    “他是你父親而蔣臨風只是個外人!即便你心底有他,可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有甜甜!你真的認爲蔣家會接受一個未婚先孕的女子?”

    “他們的確不會接受,可我沒想到的是,在你心底,你的感情是真摯的是應該的,我與蔣臨風的所有都是不該的,甚至你在心底也是痛恨我未婚先孕吧!”

    “唐輕冬你說的什麼話!”

    陳欣潔沒想到她會這樣說,一時憤怒,順手抓起桌上的東西擲了過去。

    輕冬避開已遲,那碗撞到她臉頰顴骨,疼得她眼淚飆出,但她挺直背脊、擡起下巴,眼眶發紅地望着渾身顫抖的母親,笑得淒涼:“我又沒說錯吧。”

    眼眶發熱,溫熱液體在打轉,她不許酸澀在心裏膨脹,雙手握緊,倔強地保持這個坐姿。

    忽而,哭聲傳來,帶着啜泣。

    母女同時看向哭聲來源,那邊,甜甜抱着衣服靠在冰箱,淚汪汪地瞅着她們。

    “媽媽,外婆,你們又吵架了,是不是甜甜哪裏做不好讓你們生氣了呀?”甜甜哽咽道:“不要吵架了好不好,甜甜怕怕,甜甜會聽話的,你們不要吵架好不好……”

    女兒的哭聲,揪着輕冬的心,她過去將孩子摟入懷裏,低頭緊緊抱着她。

    “甜甜不哭,媽媽跟外婆在討論東西,聲音大了些,但不是吵架,也與甜甜沒關係,甜甜一直很乖呀……”

    她說着,熱淚止不住。

    “甜甜,你媽媽說得對,我們不是吵架。”陳欣潔也在強忍淚意:“外婆進去看看湯煮得怎麼樣了,等會呀,咱們就能吃晚飯了。”

    “不是吵架就好,甜甜好怕你們離開我。”

    甜甜自幼沒有父親,即便在縣裏,一些流言也藏不住。

    輕冬也曾聽過有人喊甜甜是沒爸的孩子,此刻只覺心裏的愧疚濃烈得攫住自己呼吸,又擔心女兒多想,只好死死咬牙,忍着不哭出聲,輕輕拍她的背,輕聲哄着孩子。

    **

    夜風吹來,久了實在有些冷。

    臨風在樓下停了會兒,擡頭看向輕冬公寓的燈光,拿起的手機再次放下。

    十多分鐘沒見,竟開始想她。

    手機突然響起,是陳堡,他邊接聽邊往外走:“我現在過去,別催了。”

    那邊的哥們不住抱怨:“誰想催你呢,要不是許安的奪命連環call,我也不想打擾你好事兒。”

    蔣家定期有家庭聚餐,臨風沒忘,出小區的時候,有兩輛車一前一後地開走,他沒多想,快步走向自己那輛車。

    陳堡已從車後座換到駕駛座,打着哈欠,另一手指着拐彎的兩輛車。

    “那兩輛車不太對勁,感覺停在小區外的時間比我們還早,但車內的人一直沒下來,好像也是守在小區,不過你一出來就開走了,太蹊蹺。”

    臨風扣上安全帶,盯着那車的方向,直到車尾燈沉入夜色。

    “快開車吧,到了蔣家,我問問。”

    商務車朝新海區駛去,一路,陳堡嘴巴停不下來,又是彙報了蔣氏的業務,又是扯了八卦。

    “要不是傅錦歡說漏嘴,你可不一定會知道他跟許諾亦要請劉曉岸還有你媳婦和你媳婦的新歡去馬爾代夫,說吧,是不是感謝我?”

    臨風拿着ipad在處理工作郵件,掃了他一眼,溫柔地笑:“我媳婦和誰?”

    陳堡哪敢再強調一遍,嘿嘿笑:“你下屬!我剛纔那是故意刺激你的,適當的危機感能促進你倆的感情。”

    “只要她願意,危機四伏又算什麼。”

    男子如同輕嘆的話語傳來。

    陳堡眨眼,“怎麼,又在唐輕冬那兒吃癟了?”見臨風不吭聲,他安慰:“沒事啊,蔣氏有我在那兒幫你看着,你就在金城投資呆久些,有句話叫近水樓臺先得月,更何況,我覺得她是喜歡你的。”

    **

    「索妃愛」寫到甜甜哭的時候,妃也不爭氣淚流了/(ㄒoㄒ)/~~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