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17我究竟要努力多久等多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17我究竟要努力多久等多少年字體大小: A+
     

    臨風沒鬆手,直接抱着她進去樓道口。

    “輕冬,明晚陪我參加之前說好的晚宴。”

    這兒光線並不好,上面臺階轉折位置的舊窗透入夕陽的光,有灰塵在光中起舞一般。

    唐輕冬看着那個方向,雙手則是抗拒地擋在兩人之間。

    “我真的很忙,蔣臨風你能不能給我安靜地做自己的事?”

    他的目光,深邃,不曾挪開半分,彷彿無聲傳遞熱度的燭火,緩慢的、漸近的熾熱,引得她莫名煩躁。

    不是過度忙碌和疲憊引起的情緒,而是因爲他。

    “你看着我說話。”臨風伸手在她眼前晃:“怎麼突然臉紅了?”說着,他故意低下頭,雙手撐在牆上,呼出的熱息拂過她耳朵,“明晚的老友聚會,你如果答應陪我參加,我就不跟你上樓。”

    還威脅人!?

    “幼稚。”

    “好不好?”臨風聲音有迫切,想到明日聚會,他目光閃過一絲堅定。

    眼見他好像要壓過來,輕冬立即抱住腦袋,哎喲了聲。

    “沒事吧?”臨風后退一步,想扶住她。

    “剛從家鄉回來不久,累到頭疼。”唐輕冬不住揉太陽穴,虛弱的口吻:“我身體不舒服,先上樓了。”

    臨風安靜地看着她,皺着眉。

    輕冬十指分開,從手縫裏看着他,放軟語氣。

    “我要回去休息。”

    剛說完,蔣臨風突然傾身過來,輕冬剛挪動半步,他已將她橫抱而起。

    “蔣……”

    “你閉目養神,我抱你上去。”

    他說着已上臺階,抱得很穩,輕冬靠着他臂彎,仰視的角度,看着他微抿的脣、高挺的鼻樑、謹慎看向旁邊臺階的眸,她晃神幾秒,忽而意識到他心裏有事但在壓着脾氣。

    到她公寓外面的時候,他停住,說:“再看我,小心我親你。”

    “哎頭好痛……”輕冬又抱頭。

    臨風輕嘆,看出她在假裝,他沒點破,問:“帶鑰匙了麼?開門吧,我送你進去。”

    他今天很不同。

    輕冬有些不安,摸出鑰匙時候讓他放自己下來。

    他照做了。

    輕冬背過身去開門,進去時候,突然被後面的他攬入懷裏。

    撞到他懷抱,隨之而來的是他手輕撫過自己臉頰的悸動,以及,突然落下的脣。

    若剛纔是假裝頭疼,此刻困在懷抱與玄關門框邊,腦袋莫名發脹,眩暈的感覺翻涌而來。

    心跳加速,雙手微顫,明知該推開,卻在他舌尖撬開自己牙齒的時候,順從地配合着。

    深吻,在彼此愈來愈貼近之中,持續着。

    他……怎麼了?

    沉迷、沉淪,卻還有一絲擔憂在心裏冒出。

    似乎是知道她的分神,他懲罰地咬了她脣瓣。

    輕冬輕哦一聲,身子被他抱着,旋即聽到門咣地一聲。

    她立即睜開眼,餘光見到門已關上,下意識想推開他,身子卻是被他抱起來,脣瓣依舊覆着他的脣,還有他宛如夢囈的輕嘆:“輕冬,輕冬……”

    唯恐失去那樣。

    輕冬後知後覺地想起來自己在家鄉逗留了好幾天,太忙碌而且人前要與傅天羽在長輩小孩面前演戲,空閒了又要帶孩子又要處理工作郵件,並沒有時間去搭理他發來的所有訊息。

    也許,又讓他沒有安全感了……

    他攬着她過去沙發那兒,輕冬一坐下,便突然掐了把他的臉,一手則是摁住他似要伸到自己衣角的手。

    “別鬧!”

    “不見我,不陪我,不愛我……唐輕冬,我究竟要努力多久等多少年才能成爲你身邊那個男人?”臨風捏着她下巴,迫使她仰頭看自己。

    他單膝跪在沙發,居高臨下的姿態,目光卻是藏了痛苦,以及一些欲言又止。

    如果她是那種聽話服從的女人,他可以將她圈在自己的保護區裏,徹徹底底完完全全的妥善保護。

    可她不是。

    即使未來一天說服了家人,但也可能得不到她。

    “蔣臨風,想這樣對你說的女人能排滿海城,可你會照顧她們的感受麼?”

    “管她們呢!”

    “那就對了,這句話送回給你。”

    臨風聽得惱火:“但別人不會對我做這種事,並且,我還有反應。”

    說完,他低頭咬住她脣,整個人覆了過去。

    輕冬倒在沙發,只覺他是生氣了咬的太特麼狠!

    而那不安分的手,更是鑽到她腰後,指腹帶着征服性地轉移。

    曾經彼此親近的回憶似乎又涌上心頭。

    當他指尖觸及某點,輕冬驚顫,對上他染了欲色的眼,她驚醒一般,擡膝撞向了他!

    蔣臨風始料未及,整個人摔在地上的地毯。

    兩人互相看着,卻同樣保持了沉默。

    屋內電話突然響起,打破了短暫的尷尬。

    “我要接電話。”輕冬整理好衣服,起身時候漠然地看向他:“蔣臨風,我很不喜歡被你強迫,也不喜歡你一味將自己的感情誇大。”

    臨風起身,背脊還隱隱作痛,他冷下臉,突然覺得自己想辦法過來的舉動很愚蠢。

    “你期待我,只是口是心非而已。”他嘴角微微揚起:“輕冬,我沒有強迫過你,至少之前都沒有。但現在和以後,說不準了。”

    他說完便離開這兒,門咣的一聲,宣告着他的怒意。

    輕冬愣了會,電話還在響,她過去接聽。

    母親打來的,問她那麼久沒接聽是否跟傅天羽在一塊。

    她遲疑,說:“他剛走不久。”

    又與母親說了些搬家的事,掛斷時候手機響起來,一看是林零,輕冬趕緊接聽。

    “我快到你住的地方了,給我借宿一晚吧輕冬。”

    女子聲音很好聽,還帶着某種長途跋涉的疲憊,輕冬便立刻應允。

    “你到樓下的時候告訴我,我下去接你幫你拿行李。”

    “不用了我直接上去,我就提了個小包。”

    “嗯呢。”

    與此同時——

    在公寓下樓停留了會兒後,蔣臨風接聽自家奶奶的電話,老人家在那兒憤怒地指責,旁邊還有許安勸其喝藥的聲音,他只好說現在就回蔣家。

    出小區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妙齡女郎從計程車下來,身材挺好,雖戴着口罩但眉眼很好看。

    女人朝着小區走來,氣質與這兒風格不太搭,像是在作客的。

    似乎發覺他看着自己,女人立刻低下頭匆忙要走。

    **

    索妃愛:

    猜猜他們何時知道林零真實身份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