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05會好的,晚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五章_05會好的,晚安字體大小: A+
     

    蔣臨風切了聲:“得了我們那圈人都說絕對不介紹親人給Ethan,他適合當一個合作伙伴,那絕對靠譜,可要是當男友,簡直是將自家親人往火炕丟。”

    臨歌嘿嘿笑,主動舉手:“我啊,我是金剛不壞之身,你丟我進去。”

    看上去似乎沒法說下去,蔣臨風一副不打算繼續話題的樣子,繼續辦公。

    蔣臨歌在一旁瞅着自己兄長,眼珠子轉呀轉,似乎有了主意,突然蹦起來。

    “算了,你不願意,那我就自己找偵探調查Ethan,或者親自去蹲點,反正呢,越壓制,越反抗,我這脾氣可是隨了我哥哥。”

    不僅脾氣,嘴皮子功夫也是……

    臨風無奈,又知她說到做到,只好指了指自己錢夾:“裏面有Ethan的名片,你拿去。”

    “哇塞——”

    蔣臨歌飛快衝過去,一打開錢夾便翻找自己。

    拿出Ethan名片之後,她將錢夾放回原位,打算離開這。

    “不留宿?”

    “行了,你跟嫂子二人世界,我還不至於當個電燈泡。”

    “你是想立刻去找Ethan吧?”

    走到玄關的蔣臨歌哈哈了聲:“知我莫若你哪!對了哥,你塞在錢夾裏的照片,似乎是偷偷拍的吧,偷吻輕冬姐,哎喲,你那時十六歲還是幾歲呀?”

    蔣臨風應付道:“鑰匙留下,趕緊走。”他補了句:“我跟輕冬的事,別告訴其他人。”

    “我懂得,尤其蔣家的人!”

    門關上的時候,他過去玄關,發覺她根本沒將鑰匙留下。

    “難不成蔣家的人人手一把我這裏的鑰匙?”

    想到這個問題,他過去,又呼叫陳堡,讓他過兩天叫人過來這裏換鎖。

    交代好了,想起來自家妹妹可能去找喬易森,只好又打了電話過去。

    “哥們,你妹好嚇人,突然就說跟她在一起吧。”

    喬易森那邊特別吵,一聽那電子舞曲就知他在酒吧。

    對着夜店咖已經見慣不慣,臨風示意他到個安靜點的地方接聽。

    很快那邊稍微安靜了點,聽到有打火機響起的聲音。

    “我妹對你一見鍾情了,你想辦法讓她死心。”想到這哥們的手段,臨風直接說:“不許碰她,那丫頭初戀還在。”

    “多少歲了初戀還在?”

    “她性格比較男孩氣,一直也沒太喜歡的。”

    提到這臨風又覺得不爽了,怎麼越是不想自家妹妹瞧上Ethan,反而就一見鍾情了呢。

    手機那邊喬易森估計是吸菸咳到了,咳了一會兒,輕笑道:“沒辦法,哥魅力大。”

    “喬易森,是哥們就別碰我妹,不然你以後也要喊我大哥。”

    “……你絕,我突然對你妹妹一點興趣都沒了。”

    臨風笑,這才掛了電話,在樓下洗漱好,吹乾頭髮才重返二樓。

    進房時候,看到輕冬躺在牀上,開了牀頭燈,她背對着自己這個方向,身上穿着卡通女睡衣。

    他過去,看她似乎是睡着了,眉毛皺着,他坐在另一邊,替她將被子拉上。

    “老婆,一切會好的。晚安。”

    黑暗之中,保持那個姿勢的唐輕冬睫毛微顫,嘴角微微揚起,無聲做了口型——

    晚安。

    *

    *

    與病人共眠的後果就是上班期間,輕冬腦袋發熱的感覺愈來愈強烈,還伴有流鼻水的情況。

    “冬姐,我將這些資料打印好了。”劉曉岸過來。

    看她臉上掛了黑眼圈,看上去有些疲倦,輕冬接過文件時候低聲問:“你跟那傢伙昨晚如何?”

    “我吐了他滿身,然後溜回我公寓了。”曉岸比劃了一個V手勢,“我是不是很機靈嘿嘿!”

    “如果能一直機靈下去那就好了。”輕冬若有所指。

    一旦關係到愛情,再理智的人都可能發瘋,再冷漠的人都可能溫柔。

    曉岸不太理解的樣子,看其他同事都起來,提醒輕冬會議快開始了。

    “嗯,我……阿嚏——!”輕冬猛地打了個噴嚏,抽出紙巾匆忙擦鼻子。

    “冬姐,你臉色看上去不太好呀。”

    劉曉岸踮腳,想探一探她額頭,還未碰到輕冬已避開。

    “沒事,你先去會議室奮發材料吧。”輕冬笑了笑。

    “可我不放心呀,尤其現在感冒的人特別多,我瞧你面頰微紅,如果感冒了一定要提前去看看,免得加重了。”

    明日就要跟她和傅天羽去S市,輕冬並不想自己的病耽誤了事,拿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的確有些蒼白,只好匆忙抹了些腮紅和口紅,想顯得有氣色些。

    微信提示有消息的時候,她打開,看到蔣臨風問:有沒有感冒?

    輕冬不解,問他:怎麼這樣問?

    他答:我預感你感冒了,畢竟我倆接吻了。

    早上自己在他睡醒之前便離開,一大清早的,風特別冷,走去公交車站就吹了一路風,估計那時候加重了。

    可輕冬不願他知道這事兒,有感冒跡象就跟人報告,總覺是情侶之間的事。

    她回覆:得了,真沒有。要開會,拜。

    放下手機,她拿文件走去會議室。

    此次會議主要是傅天羽交代之後的工作分配。

    當聽到他宣佈項目部未來半年的負責人爲唐輕冬的時候,在場十幾人皆掃向了輕冬,面色各異。

    輕冬腦袋發暈正喝着溫水,聽到這眼睛瞪圓,趕忙將杯子放下,笑得有些勉強:“傅總這是什麼情況?”

    “風清資本那邊的人與老總還有我溝通,我們一致決定的,下個月的大會將提到這事,公司官網的組織架構也很快會發布你的升職公告,從六月開始,未來半年內你爲項目部負責人,之後由高層考覈是否繼續擔任。”

    這消息太過突然,輕冬卻莫名想起了那次有喬易森參與的晚宴,蔣臨風又即將當行政總裁,想來,應是有他們倆的關係。

    劉曉岸先鼓掌,旋即,其他同事也給輕冬鼓起掌來。

    輕冬只能點頭致意表示感謝,卻覺腦袋更暈了,她能感覺許諾亦掃向自己的目光,悲憤而難過,想來是認爲她的存在替代了傅天羽。

    而對於她自己來說,負疚的原因也是傅天羽,他被調去海外業務部,其中是否蔣臨風與喬易森說好的,也確實難說。

    等到會議結束,許諾亦突然站起來,突然說:“大家——”

    全部人都看了過去,等待她繼續說。

    “我也即將去海外業務部,很高興這幾個月能與大家共事,希望諸位以後工作順利!”

    其他同事的目光在她和傅天羽之間流連,多是一副料到的樣子,劉曉岸則是嘆息了一聲,似乎早就知道這事兒。

    輕冬正拿着曉岸收拾過來的資料,看大家反應如此,她下意識看向傅天羽。

    看過去,才驚覺他在看着自己。

    她猛地站起身想離開這裏,突然腦袋眩暈,身子朝一邊歪去。

    “冬姐!!”劉曉岸緊張地扶住她,扶穩了纔將手背探她額頭:“有點燙啊,冬姐我陪你去醫院打點滴!”

    “讓李赫開車送你們。”

    輕冬頭暈得很,聽到傅天羽的聲音,她點頭,禮貌地說:“謝謝傅總。”

    有些同事過來安慰,也只能一一感謝,身子難受得很,若非曉岸扶着,輕冬真有種隨時會壯烈倒地的感覺。

    到了醫院,李赫去掛號,等到打吊針的時候,輕冬看差不多中午,便讓他他們倆出去吃飯。

    劉曉岸不肯走,還是輕冬勸說,她纔跟李赫離開,走前詢問她有沒有想吃的。

    “等我掛完吊針,估計差不多沒事了,到時我再去吃東西。”

    “那冬姐你躺那休息,如果還是累,明天S市那個咱倆都不去了。”

    輕冬知道她是擔心自己,看她有些激動,只好制止:“我答應人顧總了,放心,我打完吊針再休息幾個小時,保證好,你可不要去跟傅總說什麼咱倆不去的話。”

    曉岸點頭:“好吧。”

    “李赫,你吃完飯直接開車回公司吧,曉岸陪我就好了。”

    “冬姐我要是自己回公司,保不準傅總滅了我啊。”李赫憨厚地笑了笑。

    輕冬也不好多說什麼,待他們倆離開,她靠在沙發邊休息。

    她自己感覺並不嚴重,但休息下總歸是好的。

    感覺偶爾有人進來這邊,低聲說着話,輕冬睡得並不安生,夢到很多零碎的片段,有過去的,也有近期的。

    夢與現實有些分不清,恍惚好似聽見了陳新禾的聲音。

    “快些好。”

    男子的聲音很清朗,像極了初春清風,那與外表不同的嗓音曾經是流離異鄉最大的憑藉,也喚醒了過去記憶……

    夢境裏,她看到二十歲的自己渾身瑟縮地躲在被窩裏,不停地嘟噥着她纔不想打針吃藥。

    很快有人過來,將她抱起,低聲哄着她。

    那個多年想起來都能帶來心底感動的人,將她連人帶被子地一起抱在他腿上,一手拍着她的背脊,低聲跟她說着故事。

    她聽得認真,他卻卡在了劇情重要轉折,非要她吃藥才肯講下去。

    “又來這招?”

    她聽見當時的自己一臉委屈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男子。

    猶記得當時窗邊勒杜鵑隨身微微顫動,遠方是湛藍天空。

    舊時光太美,美到即使後來他逃婚,她都認爲他有苦衷,苦苦地想要個解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