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婚迷不醒 » 第四章_19我愛你,好久好久了(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婚迷不醒 - 第四章_19我愛你,好久好久了(二)字體大小: A+
     

    “嗯?誰叫我?”臨風目光渙散,“困……讓我睡……”

    輕冬正好落座,他直接歪頭,靠在她的身上。

    車子很快開動。

    車內有淡淡的薰衣草香,輕冬看對面蔣老太太拿着瓶罐倒了維生素片,很隨意地翻着雜誌。

    她不說話,輕冬覺得氣氛更讓人緊張,只好閉上眼假裝睡覺。

    “唐小姐,你不打算跟許安說一下你的住所?”

    “我相信老太太您不會不知道我的公寓在哪。”

    “呵,聽上去還挺機靈。”

    輕冬沒應答,但能感覺蔣臨風呼吸很沉,她這下明白了,老太太分明就是要選她長孫睡着的時候跟自己說話!

    “臨風這孩子已經四天沒回蔣家看看了。”

    “這屬於你們的家事,我就一外人,不管多問還是評價,似乎都不應該哪。”輕冬說得不卑不亢,微微擡起下巴,看着車窗外面掠過的城市夜景。

    即使緊張,也不許失去姿態。

    那些因爲這個人而有的痛苦,若是膽怯,只說明自己承認這人對自己的影響。

    她不允許如此,所以像從不畏懼那樣。

    蔣春輕笑出聲:“如果你跟臨風沒有糾纏不清,我想我很願意將你納到蔣氏作爲培養對象。”

    輕冬朝着夜色嘲弄一笑。

    這樣的話,聽起來真是可笑。

    似乎是被她的沉默給激怒,蔣春冷冷開口:“唐小姐,你到底何時才能走出臨風的世界?”

    “將老太太,您是否又打算砸一張支票和一沓錢到我臉上,讓我滾出南城呢?”輕冬看向老人家,明明笑着,眼底卻帶着警惕的冷意:“您大概不知道,不是我不想走,而是您的長孫不給我走。您說服了他,一切問題就解決了,不是嗎?”

    “放肆!臨風塗個新鮮,他有未婚妻。”

    輕冬心下一咯噔,手指微微顫抖,面上則是淡定:“抱歉啊,我的放肆都是您孫子縱容出來的,您找他算賬呀!”

    蔣春氣得牙癢癢,冷冷盯着輕冬。

    那眼神特別毒,彷彿在看一個螻蟻似的。

    輕冬嘲弄地笑,這些年也漸漸習慣這樣的注視了,從貴族學校到後來踏入蔣臨風圈子的外圈,這樣的眼神看得還少麼。

    富貴貧賤在上流社會之中,更分明,更直接。

    “唐輕冬,是啊,我長孫腦子發熱貼上你這種蛇蠍女人,既然你說的就是他在一廂情願,麻煩他訂婚的時候,你離他遠遠的,別想着耍些小手段!”

    訂婚……

    輕冬垂放在位置的左手微微攥緊。

    感覺肩膀的沉重感,蔣臨風還在安然地沉眠,好似一切與他無關。

    過去,還有現在,這些事,他似乎始終是那個不知的角色。

    “當然,我和他,又沒什麼……”

    “呵,說得真好!人前一套,人後又是如何,誰知道呢!”

    說得真刻薄。輕冬嘴角微勾,看到車子快開到園新小區外面,她看向老者:“您是否有派人跟蹤過我?”

    蔣春一臉鎮定:“你說什麼?”

    “也對,相信蔣總這麼身份高的女性,不會做出偷偷摸摸跟蹤我這普通市民的事兒。”

    “唐輕冬,你要是有被害妄想症,需不需要我讓許安介紹一些醫生給你呵!”蔣春特意強調:“免費的。”

    如此,已是嘲諷她看不起他們那些醫生。

    車子停下。

    輕冬忍着怒意,將蔣臨風推着靠椅背,開車剛下車。

    突然聽到蔣臨風嘟噥一聲,她回頭,看他整個人朝前傾去,嘔地聲,吐到了蔣老太太的長裙上。

    老人家面色超級差。

    “奶奶抱歉呀,我這喝多了……”臨風去拿紙巾,擦嘴時候微微側頭看輕冬,朝她擺手:“晚安。”

    輕冬反應過來,走前淡淡地問:“需要替你們關車門還是通風?”

    “關!誰要繼續留在這種髒地兒呀!”蔣老太太沒好氣地說。

    輕冬關上車門,快步往小區走,想到蔣臨風吐在老太太身上的那一幕,她嘴角止不住地上揚。

    另一邊——

    車子再開動的時候,蔣臨風坐在了副駕駛座。

    眼神有倦意,他眼底映着城市街景。

    擋板打上去的時候,他聽到自家奶奶示意老白停車,然後命令:“蔣臨風,過來!”

    他開車門,從後座下來的許安看到他的時候禮貌地笑了笑,手上拿着一個袋子,走去垃圾桶旁邊將袋子丟掉。

    臨風再坐去後座的時候看到自家奶奶已換上一件新的裙子,大概氣也順了,老人家手上還拿着平板電腦,在那兒玩小遊戲。

    在某些時候,奶奶還是挺可愛的。

    偏偏,老人家不可愛的時候都會牽扯到唐輕冬。

    “聽說你在美國的朋友到海城了?”

    “嗯。”

    “風清資本的創始人是你倆吧?”

    臨風似乎料到她會這樣問,聳肩:“不算是,就是認識,喬易森是最大的股東,我就一幫他的。”

    蔣春擰眉:“呵,如果你當初用我給你的那筆資金入股,今日也能當個大股東!”

    “孫兒自己能養得起自己,哪好意思要您的辛苦錢呀。”

    在許多時候,蔣臨風的話簡直能說到人心裏去,蔣家老小都對他格外喜歡,也與這個有關。

    蔣春親力親爲地將他作爲繼承者培養,一切都不曾出過差錯,唯一做錯的就是當初答應他讓唐輕冬給他當家教老師!

    當時他十六歲,她哪裏想到這孩子有小心思,何況那時候臨風自己選的家教也不少。若非之後發覺他待唐輕冬格外不同,她哪裏知道這孩子早就對那丫頭上心了。

    她這些年都在檢討自己,千不該萬不該讓唐輕冬到蔣家當家庭教師,可世上沒有後悔藥,她一次沒阻止所以釀成後面的大錯,以後又怎麼繼續容許這個差錯再出現!

    “臨風,那女人不適合。門當戶對這道理,何時都有用!你瞧她啊,對我們這圈子的人都是不屑,你想想,真要是嫁進來了,這家裏不鬧得雞飛狗跳啊。”

    “奶奶,蔣家除了您呀,其他人都對她沒太多想法。”蔣臨風笑:“您若是有偏見,那咱還是不聊這個的,免得你又被氣到了。”

    他坐起,打開車窗,任夜風吹進來。

    蔣春心裏也不服氣,“既然總是閒着沒事去找她,南城那邊幾個項目我都給你負責。”

    “行啊,對了,Ethan讓我去當金城投資的行政總裁,也不太忙,大事讓我過目,開開會這樣。”

    “呵!蔣臨風!別以爲我不知道金城投資是唐輕冬就職的地方!”

    臨風伸了下懶腰:“正好我需要一個公司弄一些不該由蔣氏進行的項目,這不正好選中了。”他笑了笑,抓起抱枕:“奶奶,我困了,我繼續睡會兒,等下你喊我。——哈嚏!”

    蔣春冷着臉,看這孩子似乎冷着了,便將車窗打上去,從後座拿了毛毯過來給他蓋上。

    “奶奶知道你剛纔在裝睡,我跟那丫頭的話你肯定都聽見了。”

    “嗯。該聽到的都聽到了,我媳婦挺會說話的。”

    蔣臨風拿過毛毯,覺得腦袋有些疼,便卷着毛毯繼續睡。

    “蔣氏在外人眼裏是個經濟帝國,其中壓力多大,你也開始在那工作,估計也能感覺到。現在這時代,若不強強聯合,遲早被其他競爭擊垮,千林娛樂背景硬家底厚,在北上廣也都有產業……”

    “奶奶,您如果打算繼續在我想睡的時候給我灌輸接受聯姻的想法,那很抱歉,我可能需要老白播放電子樂了。”

    蔣春氣得牙痛,“你這不孝孫啊,你爸媽過幾天救回來了,到時候我找他們一塊給你做思想教育工作!”

    “這可不一定啊,他們那麼久沒見我,估計特別愧疚,哪裏好意思教育我。”

    “啊呸!我的兒子和兒媳,若不聽我這老太婆的,還以爲我在這家就是個擺設了!”

    蔣臨風閉上眼,腦袋疼,淡淡哦了聲,沒有反駁。

    *

    索妃愛:

    臨風的軟大抵只用在輕冬身上(笑)

    近期工作一直很忙,關注我微博動態的妹子應該知道我在某網一直有更新所以目前是兩篇文一直進行,字數不多但不斷更能多更就儘量多更。謝謝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