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42 大結局蜜月之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42 大結局蜜月之行字體大小: A+
     

    142.大結局--蜜月之行

    深夜,鬱清歡還在花房內修剪,電話卻響了起來,是南紓打開的電話。

    “媽媽,你睡了嗎?”

    “沒有,在花房,怎麼會這麼晚給我打電話?睡不着嗎?”鬱清歡話語溫柔的問道,話語中透着關心。

    “不是,我們在新加坡轉機,現在還在等航班。”南紓說着,擡頭望去,從那兒看到外面正好看到漫天的繁星,江瀝北去衛生間了,她忽然間就千頭萬緒的不知該說些什麼或者該做點什麼耘?

    鬱清歡聽着微微一笑:“出去度蜜月了還不開心?”

    “很開心,只是感覺像是夢一樣。”

    “你安心的睡覺,就算是夢,這也是一個一輩子的夢,一輩子都不會破碎,不會醒。”鬱清歡輕輕的脫掉了手上的手套,把見到擱置好之後緩緩的走出了花房,散步在花園之內。

    “媽媽,你現在能給擡頭看星空嗎?踝”

    鬱清歡順着南紓的話語緩緩的擡起了頭,漫天的繁星,天空中帶着一點點藍色,她繼而說道:“能夠看到,很多的繁星。”

    “媽媽,你說爸爸會不會在上面看到我結婚而開心?”南紓的話落,她的心中忽然間添起一抹愁緒。

    “會。”

    “媽媽,謝謝你。”南紓的話落,鬱清歡的淚水也着落了下來。

    “以後有他陪你,媽媽也放心了。”

    隨後兩人再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沒多久就見到江瀝北迴來了。

    江瀝北遠遠的看着蜷縮在沙發上的南紓,嘴角微微揚起,眼角都是暖意,說不出來的魅惑人心。

    有路過身側的女孩攔住江瀝北,江瀝北不知道說了什麼,隨後指了指座椅上的南紓,南紓撅了撅嘴,眉頭微微一蹙,見到江瀝北近了,隨即展開了笑顏。

    “笑什麼呢?”江瀝北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髮,柔聲問道。

    南紓沒有回答,只是輕聲說道:“江先生,公共場合不要笑得那麼淫~蕩,我是熟悉,可是別人不懂啊。”

    “淫~蕩?我的笑容不應該是魅惑衆生的嗎?”

    南紓抿着脣,本來是想要說魅惑衆生的,但是不知怎滴,就逼出來了那麼兩個字,收也收不回去了。

    “哪有,自戀鬼。”南紓呢喃道,江瀝北輕輕的把她摟在懷裏,在她的耳邊輕輕的吹着熱氣,悄聲說道:“你後只在你面前淫~蕩的笑。”

    南紓臉部微紅,要說起這些話,男人一個比一個可以的。

    不過南紓心情好,緩緩的轉身對着江瀝北說道:“爺,給妞笑一個吧。”她說着緩緩的側過身子,一隻手輕輕的擡起了江瀝北的下巴,那動作就如同男人調戲女人的動作一樣,不過南紓這個動作只堅持了不到兩秒,江瀝北笑了,但是卻有不少人的眼光寵愛他們看過來,南紓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收回了手,江瀝北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說道:“妞,爺都笑了,是不是有獎勵?”

    “撲哧”的一聲,南紓笑出聲來了,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江瀝北的嘴也這麼貧呢?

    南紓微微一笑,回頭說道:“笑得不夠美,獎勵沒有了。”

    中途要等兩個多小時,剛纔是找一個地方休息,隨後南紓說有點餓了,兩人在找了一家餐廳進去吃了點東西。

    吃飯的時候,南紓靜靜的望着江瀝北,眼眸中帶着暖暖的笑意:“怎麼了?看我就不餓了?”

    “嗯。”南紓點了點頭。

    江瀝北給她夾了菜,輕笑道:“傻媳婦。”

    兩人到達皇后鎮的時候,天色正好,江瀝北在這裏安置了家的,只是還沒有來的極入住,此次前來,倆人直接住了進去,南紓望着這個院子,剛進門就有傭人迎上來接過行禮,南紓看着眼前的情景,微微一滯,除了不一樣風格的屋子外,其他的場景幾乎是和江苑一模一樣的,曾經江瀝北說過,以後他們會來這邊生活,可是一後來因爲出事所以就沒有來了,江瀝北給的,都是她想要的。

    “喜歡嗎?”

    南紓點了點頭,緩緩的轉身環住他的腰,說道:“要是那會兒沒有什麼事情,我們是不是都來這兒了。”

    “其實這邊環境好,人也少一些,生活還是挺不錯的。”江瀝北平靜的說着,南紓卻微微蹙眉,說道:“其實我們都還沒有老,但是卻開始有些懷舊了。”

    江瀝北輕輕的颳了刮她的鼻尖,說道:“還懷舊,我看你是困了吧,在飛機上一直睡得不好。”

    江瀝北的話落,南紓捂着嘴巴打了一個哈欠,眼角有着星星點點的淚漬,江瀝北伸出手指,暖暖的指腹輕輕的擦去她的淚漬,說道:“快去睡覺,睡好了醒來就可以吃飯了。”

    南紓笑着,小跑進屋,女傭看到她微微彎腰行禮說道:“夫人好。”

    南紓點了點頭,朝樓上小跑而去,同樣的格局,同樣的屋子位置,就像是把江苑搬到了這兒一樣。

    她忽然間就沒有

    了想要睡覺的興致,去到二樓的陽臺上,有一個她在紐約的那種蛋殼搖椅,她鞋子一脫,整個人就這樣蜷縮在了裏面,搖椅輕輕的晃盪,她放眼看着外面,這裏的小區綠化做的很好,周邊都是別有洞天,樹木顏色開始由青漸漸轉變成了金黃色,樹形挺直,透過枝杈,看着藍藍的天,那一刻內心感觸頗深。

    望着遠處白色的牆,藍色的頂,一棟二層別墅,外帶閣樓,陽臺,花圃,草坪,鞦韆……這些都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別墅被各種鮮花、植物環繞着,最外層種滿了白玉蘭,開得正盛,忽然間感覺美得有些不真實。

    江瀝北也需要倒時差,補回來睡眠,給女傭交代了一些瑣碎的事情之後,他也邁着大步朝二樓臥室走去,可是進屋之後沒有看到南紓的身影,以爲她在洗澡,推開進去也不在,正當他準備邁向另一間屋子的時候,投過玻璃,看到了外面的鞦韆蛋殼椅輕輕的晃盪着,他的脣畔帶着隱隱的笑意,緩緩的推開了門走了出去。

    南紓心情大好,耳朵上帶着耳塞,裏面正放着輕音樂,帶着歡快的感覺,江瀝北站在她的身後,往前面輕輕探頭,半晌的時間,南紓竟然沒有發現她當他看到她耳塞的時候終於明白了。

    他輕輕的拿下了那一隻耳塞,說道:“我需要補睡眠。”

    南紓睜着倆大眼睛,一臉的笑意,說道:“那你快去睡吧,我一會兒喊你起來吃晚飯。”

    江瀝北微微蹙眉,說道:“你也需要補補。”

    “可是我現在不困,一點兒睡意都沒有。”南紓擺了擺手,示意着江瀝北快去睡覺,江瀝北可不管她,上前一把抱起了瘦弱的她,徑自的朝臥室走去。

    南紓輕笑着說道:“我還不困,睡覺也需要人陪。”

    本來江瀝北沒有這樣的心思的,可是被南紓這麼一提,他微微蹙眉望着她,說道:“是。”

    “噗!”

    其實就是那一會兒的新鮮感,因爲時差的關係,她本就有些疲憊,朝牀上一躺,沒有多久她便沉沉的睡着了。

    江瀝北看着身側熟睡的她,緩緩的擁入懷中抱着沉沉的睡去,江瀝北醒來的時候屋內有些昏暗,伸手摸去,一旁已經是空空如也,他看來一眼時間,急忙起來,估計南紓都已經餓了,可不能讓她進廚房。

    他下樓來的時候,南紓確實是帶着圍裙在廚房內忙活,也不知道是做了什麼?

    南紓正在忙得手忙腳亂的時候,忽然間身體被人從後面擁住,她的身子敏感,脊背僵了僵,下一秒才緩緩的放鬆開來。

    江瀝北溫熱的呼吸噴在了她的耳畔,她的脖子正被他惡意輕輕啃咬着,她覺得有些癢:“瀝北……”

    “嗯?”

    “別鬧。”南紓說出了話,卻明顯的感覺呼吸有些不穩定。

    “嗯。”

    江瀝北應了一聲,轉瞬卻含住了她的耳垂在脣齒間嬉鬧着。

    “……我餓了。”

    南紓的話語出口,才發現聲音竟有些破碎和發顫。要是她不餓,怎麼會自己下廚,她可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廚房殺手啊。

    “我也餓了。”江瀝北輕笑,吻向南紓的脣,原本打算淺嘗即止,但碰到她的脣就開始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南紓本想推開他,因爲她是真的很餓了,但是轉眼看着這一片狼藉,有着深深的挫敗,脫下手套,雙手環上了江瀝北的肩,她這麼主動的迴應,就註定了江瀝北要失控淪陷

    南紓在這些事情上向來被動,況且他們的此時也屈指可數,以前無數的顧忌和阻礙橫在他們的中間,當然是不一樣。

    南紓吻着他,脣齒癡纏間,江瀝北幾乎被她麻痹思維,擾亂神智。

    微微喘息,凌亂的心跳,急促的呼吸,升高的體溫,緊貼的擁抱裏,江瀝北依循本能將修長的手指從她衣襬下方鑽進去,撫上她玲瓏的曲線,然後在她微微加快的呼吸聲裏覆上了她的柔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