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40 阿南你不可以這樣的不可以內含有楔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40 阿南你不可以這樣的不可以內含有楔子字體大小: A+
     

    140.阿南,你不可以這樣的,不可以--(內含有楔子)

    南紓聽到了閒言碎語,腳步就那麼頓住了,待那倆人離去之後,她背靠着牆壁沉沉的蹲了下去,看來,別人說的都是真的了。

    那天回家之後,江瀝北不在,只有陳瑾和valery坐在沙發上,見到柳傾白送她回來了,急忙站了起來,她手中拎着東西,有江瀝北的衣服,還有valery,好多套,讓valery微微一滯,南紓最討厭逛街,尤其是買東西,她有選擇疑難症耘。

    一直到了深夜,江瀝北都還沒有回來,南紓的心中忽然就想起了中午別人說的話,江瀝北在外面養了一個情人,而且那個人還被他緊緊的收着藏着。

    她一直坐在沙發上等着江瀝北迴來,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卻越發的清醒,到12點多的時候,江瀝北終於回來了,他進門見到南紓還坐在沙發上,急忙走了過來,問道:“怎麼還不回屋睡覺呢?”

    “我不困,想要多坐一會兒。”南紓輕聲回道。

    “你看很晚了,餓嗎?想吃點什麼?我給你做。”

    南紓搖了搖頭,拉着他坐了下來,說道:“今天逛得有些累了,我靠靠。”她說着輕輕的蜷縮着腿,靠在了江瀝北的腿上,江瀝北看着她脆弱的模樣,心有些疼。今天去醫院了,恰好又等那個教授等得有些晚了。

    從相見到現在,十幾年了,何時見到她這麼脆弱過,似乎就像是一個瓷娃娃,一碰就破碎了。

    江瀝北抱着她,說道:“那咱們回臥室,一會兒着涼了,明天干嘛了還得吃藥,很苦的。”

    “我又沒有生病,我吃什麼藥。踝”

    “對你沒有生病,但是預防着,要是受涼了可能明天生病了。”江瀝北哄着她,像是一個父親哄着一個孩子,當真是從沒有見過。

    南紓點了點頭,江瀝北抱着她走上了樓,躺在牀上,她小小的身子蜷縮在他的懷中,瘦得都抱不了一個滿懷了。

    很快就是聖誕節了,江瀝北計劃聖誕節之後,籌備婚禮,和南紓把婚結了,把證領了。

    這段時間的南紓很安靜,有些時候坐在屋內吃着吃着飯,都會不由自主的就走神了,經常看到她靜靜的站在陽臺上看窗外,那眼神,透着蒼涼和絕望,但是你喊她的時候,她回神看你又會變成另一種模樣。

    有一次言清來江苑,江瀝北在書房,南紓本來是在沙發上看電視的,也不知怎麼的就跑到陽臺上去了,去就算了,結果言清來的時候,見她打開了窗戶,整個人幾乎是趴在了窗戶邊框上,大風掛着,南紓的髮絲在風中飄揚,白色的長裙也隨風飄蕩,她站在那兒,似乎就是要從那兒跳下去一樣,言清嚇死了,一聲驚呼:“南紓!”

    江瀝北聽到驚呼聲急忙跑了出去,看到客廳內南紓不在,就問傭人,傭人說在陽臺上,結果江瀝北朝陽臺飛奔而去,就看到她踩着椅子,身子都朝外面探着,整個人似乎下一秒就從這高高的陽臺上跳下去了!

    江瀝北一把從後面抱住了她,南紓縮在他的懷中,一句話都沒有說,言清趕上來的時候恰好看到江瀝北抱着南紓從陽臺上走出來,江瀝北的眼中都有了水霧!

    所以,南紓哭,南紓鬧都不可怕,但是就怕她這樣靜靜的一下子就沒有了,江瀝北不敢想象,以至於他經常睡到半夜的時候會猛然驚醒,看看身邊的南紓還在不在,若是可以的話,他真想一夜一夜的守着她,不睡覺。

    可是就算是這樣都是沒有用的,不是嗎?

    “你剛纔要做什麼?阿南,你剛纔要做什麼?你告訴我?”江瀝北抱着她坐在沙發上,南紓沒有穿鞋子,腳丫冰涼,他一邊雙手捂着她的腳,一邊望着她痛心的問道。

    南紓望着江瀝北的眼睛,心猛然的就疼了起來,她在幹什麼?她什麼都沒有做,就是想要吹吹風,就是想看看那落葉就那麼落下去的時候有沒有一個家!

    可是,這樣的舉動嚇壞了江瀝北,他的心中大概是想着她不想活了吧。

    南紓撲在了他的懷中:“對不起!”

    “阿南,你不可以這樣的。不可以,你想想你還有我和valery,不可以的!”

    言清第一次見到江瀝北落淚,她站在那兒只覺得看着南紓和江瀝北身影都是模糊,她急忙轉身,擦去眼角的淚漬。

    “對不起,我以後不會了,不會了!”南紓連着承諾以後不會了,江瀝北把整個江苑的窗戶都封鎖了,讓人看了還以爲是牢籠呢!

    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次就算了,可是當還有第二次,還有第三次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崩潰,就如她拿着水果刀在削蘋果,結果刀子就對在了手腕上了,嚇得一家的人都驚慌失措,她偶然清醒片刻的時候就會哭泣,這個家中,所有一切會傷害到人的東西,一概不允許放出來!

    聖誕節的時候,下了很大的血,南紓很開心,江瀝北在那一天放出了婚訊。

    南紓知道婚訊的時候,早已經分不清事實和真相,那一場大雪一直延續下了好幾天,忽然間南紓說想要去散步,江瀝北帶

    着她從江苑一直走了下去,

    南紓和江瀝北兩人靜靜的走在風雪當中,行人匆匆,路人都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沒有人認出她們。

    走了一會兒,南紓忽然停下來說道:“江瀝北,你能不能背揹她?”

    江瀝北似乎因爲她的話有些詫異,笑道:“累了?”

    “不是,只是忽然間想讓你背揹她。”南紓的聲音中流露出一絲淺而易見的脆弱。

    江瀝北的眼神幽深,緩緩的蹲了下去,南紓看着他的背猶豫了片刻,然後緩緩的趴在了上面,江瀝北起身的時候,她摟緊了他的脖頸,把臉龐貼在他的肌膚上。

    “你有沒有背過別人?”

    “除了你,還有誰會這麼沒形象的趴在她的背上。”江瀝北輕笑道。

    南紓恍惚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但轉眼即逝,捉摸不到。“小時候,下雪天爸爸就會揹着她走,他的背很寬,很溫暖,真想一輩子都不下來。”她的聲音輕飄飄的,似乎是自言自語的呢喃。

    江瀝北沒有說話,南紓也一直沉默着。很快就走到了家門口,南紓說:“你真的非她不娶嗎?”

    “嗯。”

    “爲什麼?”南紓問道。

    “因爲她愛她,她也離不開她。”南紓輸了,在這一場愛情拉鋸戰裏面,她輸給了一個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女人。

    “嗯。”南紓輕聲應道。

    既然到了家,南紓也乖乖的從江瀝北的背上下來,獨自轉身離去,上樓的時候她忽然回頭看着江瀝北說:“她今晚不想吃晚餐了不要喊她了,天太冷了。對了,瀝北,她屋內太冷了,她去你屋裏休息好不好?”

    江瀝北看着她點了點頭。

    南紓小跑了上去,到樓上的時候探下頭來說道:“如果她明天早晨睡過頭了,你一定要喊醒她。”

    “好。”江瀝北應道。

    南紓推開江瀝北的屋門,一切還是原來的模樣,只是換了大紅色的被褥,牆上貼了紅色的雙喜字。

    她輕輕的躺了上去,恍惚想起了那年她問他,你說一個人沒有了記憶是好還是不好,他只是輕聲言道“好!”

    後來,後來,她似乎真的忘記了很多事情,只是聽說江瀝北在外面養了一個女子,然後都是他對那女子如何如何的的,如何寵溺的新聞,隨之他便向全世界宣佈,他要結婚了。

    南紓做了一夜的夢,夢中陽光照射在他孤寂冰冷的背上,看起來並沒有多一絲溫暖,她就忍不住的一步一步靠近。

    夢中人來人往,雜亂無章理不出頭緒,不知哪兒是開頭,哪兒是結尾?

    後來,她在這嘈雜中聽到了一縷清冽的聲音說:“若有來生,她等你......”

    南紓在這一縷聲音中沉睡,她的嘴角微微揚起,若有人等,就這樣睡到天荒地老也不錯!

    翌日清晨,陽光籠罩着整個江家大宅,江瀝北起得很早,因爲今天要試婚紗,雪白的婚紗那麼漂亮,他能夠想象她穿上的模樣,言清站在一旁說:“她穿着一定很漂亮。”

    江瀝北看着婚紗出神,平日冰冷的臉上有着難掩的笑意,眸子裏閃爍的光芒,讓人覺得很暖,很暖!他看了一下時間十一點了把婚紗遞給了言清說道:“她去喊她下來試。”說着匆忙的跑了上去,像極了年輕的毛頭小子。

    言清看着消失的背影,只聽樓上傳來了嘶吼聲“南紓!”聲音衝破天際,驚擾了屋外樹上的歸雁,而牀上的人還在安然入睡,似乎從來都沒有那麼安穩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