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9 我怕以後來不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9 我怕以後來不及字體大小: A+
     

    139.我怕以後來不及

    壹夜過去,南紓什麼事情都沒有,上午是週日,南紓說想要出去散散心,江瀝北開着車帶着她和valery,南紓還說想要喊上言清他們,本來以爲是一個家庭聚會,最後成爲了大家的野炊,言清,唐御塵還有邵凱,柳傾白也來了。,

    本來江瀝北還覺得言清和唐御塵婚事在即,邵凱當初對言清的那份心思還在,如今三人的關係反而有些尷尬,南紓也想柳傾白了就把她也給喊了過來。

    其實南城這個圈子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言清和柳傾白都是面熟的,柳家雖然家底不大,可是柳傾白的父母都是教授,也都有一定的名望,不過柳傾白是律師,曾因爲一些案子在南城鬧得風風雨雨的。

    見到柳傾白到的時候,邵凱微乎其微的蹙了蹙眉,原因很簡單,平日裏上班的柳傾白雖然一襲職業裝,可是‘私’下里她的衣服都是怪異的,就如今天,明明是很休閒的出遊,柳傾白穿着一身深藍‘色’的燈籠裙,高跟鞋至少也有十幾釐米,她是習慣了,南紓看着她笑着,她分風風火火的開車趕到之後給了南紓一個大大的擁抱踝。

    言清只是覺得驚‘豔’,從沒有覺得柳傾白這麼漂亮過。

    只是邵凱似乎不喜,覺得柳傾白似乎是穿着去走t臺似的。

    柳傾白開始的時候還只是覺得邵凱這個人太冷,隨後便覺得他似乎是針對自己一般,兩人各開着一輛車,言清和唐御塵一起,江瀝北和南紓一輛,本來是正常行駛的,不知何事,邵凱和柳傾白的氣氛不對了,開始在高速路上飆車了,江瀝北微微蹙眉,對於柳傾白,後來大家都各自奔‘波’了,就不瞭解了,邵凱是曾經去學過賽車的,柳傾白肯定是輸定了,誰知道南紓的眼睛一亮,似乎很有興趣的看這場比賽,她打開車窗吹了一聲口哨,江瀝北很是意外,南紓這個樣子像是正常的,不是生病的模樣,真希望永遠都是這樣的。

    “你不擔心柳傾白輸了?耘”

    “不擔心,我只是擔心邵凱輸了。”南紓笑着,其實很多人都不瞭解柳傾白,她骨子裏就是一個很好強的人,而且像這種刺‘激’‘性’的比賽,她都是玩命的,這個世界上,不缺少有天賦的,不缺少努力的,但是會缺少玩命的!

    柳傾白喜歡賽車,開始是玩遊戲,覺得不過癮還參加賽車學習,還參加過比賽,不過都是瞞着所有人的。

    兩人的車都不賴,路上幾乎沒有車,一路上,邵凱全心全力的和柳傾白賽車,完全忘記了言清和唐御塵給他帶來的‘陰’霾,一路狂飆,他開始對柳傾白有些另眼相待,一般的‘女’孩哪有這麼好的車技?

    可是你追我趕的,柳傾白其實是覺得好玩,她已經很久都沒有這麼瘋狂的玩了,放縱一下又何妨?又覺得不給邵凱點教訓,讓他看她的眼神中都是鄙視!

    一路上,開始兩人都是漫不經心,可是到後來,兩人卻把這當成了一場比賽,誰都不願意認出,恰好這條路上,有一個大拐彎,一直以來邵凱稍微靠前,邵凱怎麼也不會想到柳傾白會選擇在大拐彎那兒超車,那麼危險不說,要是控制不住,直接就會飛下懸崖,讓邵凱感覺一輛車飛一樣的從身旁竄過,那感覺就像是要飛起來了一樣,可就是那一瞬間,邵凱直接感覺心都從心口裏跳出來了,只見柳傾白在前面朝他吹了一聲口哨,邵凱從沒有被人嚇軟過‘腿’,可是就在今天,被柳傾白嚇得差點連命都沒有了。

    到了目的地之後,一下車,邵凱就朝着柳傾白怒吼道:“你不要命了!”

    柳傾白挑了挑眉,說道:“邵爺,玩玩而已。”

    邵凱怒瞪着她,這個‘女’人,太可惡了!

    邵凱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栽倒這個‘女’人的手裏,而且還是被捏得死死的,鬥嘴鬥不過,打架打不過,賽車賽不過!

    他們纔沒有到多久,言清他們就跟着上來了,唐御塵一直都知道邵凱的心思的,從那些年就知道,只是沒有想到,他會守着言清那麼多年。

    但他和言清就要結婚了,邵凱怎麼說也是和言清一起長大的,這樣的情分又怎麼會斷得了?所以大大方方的打招呼,邵凱也是,就算是心裏再怎麼不舒坦,可明面上還是要過得去的。

    柳傾白站在那邊的樹底下,冬天還綠葉常青的除了南城其他地方估計也少了,她雙手環‘胸’,頗爲探究的望着對面二站的三個人,還有那握手的兩個男人,嘴角微微揚起,笑得邪魅。

    邵凱感受到了異樣的目光,緩緩的回頭望去,只見柳傾白的笑容很燦爛,見到邵凱回頭的那一瞬間,越發的明媚,喊道:“他們怎麼還不到啊。”

    “在後面呢,很快就到了。”言清回道。

    那一天,玩得很開心,可是開心過後,邵凱埋汰柳傾白的衣服,傾白問好看嗎?邵凱說,真是醜到無敵了,只見南紓微微蹙眉,輕聲問道:“真的那麼醜嗎?”

    柳傾白卻哈哈笑了起來:“忘了和你說,這是南紓設計的,獨一無二,只爲我設計的。”

    邵凱見到江瀝北‘陰’狠的瞪着他,才知道被柳傾白這個魔‘女’給算計了,急忙改口說道:“這

    人配不上這衣服,也不能說這衣服難看,多冤枉啊,你說是吧!”

    “滾,你個牆頭草!”

    聽着她罵罵咧咧的話語,不過卻沒有覺得那麼不堪,也沒有覺得她就不是千金小姐。

    那一天其實玩得很開心,不過到最後的時候南紓卻說了一句令人絕望的話語,讓江瀝北眼圈泛紅,柳傾白當場眼淚就落下來了。

    南紓說:“其實本來想要等‘春’天來的時候喊你們一起‘春’遊的,這一段一段的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我都無暇顧及其他,可是我怕等不及,我怕那個時候我不在了,也怕我還在但是忘記了你們,或者我再也咩有勇氣見你們,總之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是我的遺憾,所以趁現在我還能偶爾清醒好好的像一個正常人,彌補了以後的遺憾。”

    南紓說完,柳傾白的眼淚就大顆的滾落了下來,隨後說道:“怎麼會呢?你不要想那麼多!好好的養病,說好的我還有給你當伴娘的,你不記得了嗎?”

    南紓嘴角帶着暖暖的笑意,輕輕的靠在了江瀝北的肩上,江瀝北因爲南紓的那一句話,眼圈都紅了半圈。

    回去的路上,江瀝北開着車,南紓坐在身側,valery說想要和柳傾白坐,就被柳傾白抱走了。

    南紓靜靜的靠在座椅上,車內播放着淡淡的音樂,是陳奕迅的十年,淡淡的旋律,南紓的閉着的眼睛下緩緩的流下了淚水,她悲傷的氣息縈繞在周圍,江瀝北關掉了音樂,南紓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她望着江瀝北,沉默了很久很久,說出了幾個字:“忽然間很捨不得你!”話語剛落,南紓就哭了,江瀝北猛地踩停剎車,望着南紓說道:“爲什麼要說這麼絕望的話,有我還有valery,不夠成爲你堅持的理由嗎?”

    “夠,可是,不是我堅持就可以,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詞叫無能爲力!”

    江瀝北聽着南紓的話語,緩緩的摟過她消瘦的肩膀,擁在懷裏,他抱着她,緊緊的抱着,他是多害怕是去她,世界雖大,可是隻有一個南紓,也只有一個江瀝北。

    所有的不安都縈繞在他們的身邊,南紓靠在江瀝北的‘腿’上,江瀝北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額頭,南紓伸手緩緩的圍上了他的脖頸,湊上了冰涼的‘脣’,一發便不可收拾!

    第二天的南城綠光版面上有江大少和不明‘女’人車內擁‘吻’的報道,在南城鬧得沸沸揚揚,還有柳大律師和邵家大少爺飆車的‘精’彩視頻,一時間在南城掀起了一陣風‘潮’,可是可憐的柳傾白很久都不敢回家,柳母看了之後嚇得半條老命都沒有了,這個‘女’兒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視頻越傳越火,江瀝北野外幽會不明‘女’子的事情也是愈傳愈烈,一直都快過去兩星期了都還沒有平息下去。

    柳傾白拉着南紓陪逛街,被路人見到了之後指指點點,都是在說江瀝北和不明‘女’子的事情,柳傾白有些大意,不曾想到南紓不記得那天的事情了,真的以爲是江瀝北愛上了其他的人。

    南紓中途去衛生間了,柳傾白在外面等着,可是裏面卻又兩個人在裏面議論江瀝北養了一個情人在外面,收得很緊,媒體都鑽不到空子.....

    ps:明天后天劇情反轉--aahhh+27418782--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