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8 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少年而我是陪他生老病死的姑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8 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少年而我是陪他生老病死的姑娘字體大小: A+
     

    138.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少年,而我是陪他生老病死的姑娘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快到聖誕節,從南紓出院算起時間也有兩三個月了,從溫瑜來了又走了之後,南紓的時好時壞的情況少了些許,她整個人越發的依戀起了江瀝北,每天吃過飯之後準點給檢查,吃‘藥’,不是絕症,總是要治好纔可以,但是也有治不好就這麼走的人,很多很多。-

    有些時候,對於有些事情,習慣或者是心痛到麻木,都很快,就如南紓躺在她的懷裏睡醒,睜開眼之後問他是誰的時候,他都開始漸漸的從最開始的無從適應到此刻的平靜。

    白日裏的南紓很安靜,南城的冬天不算冷,中午有太陽,江瀝北陪着她在院子裏曬太陽,她躺在長椅上,像一隻貓咪一樣的躺在江瀝北的懷中,長髮依舊很長,江瀝北的手指輕輕的穿梭在她的髮絲中,被青絲輕輕的纏繞。

    南紓她靜靜的閉着眼睛不說話,這樣的時刻太難得,以至於江苑裏面的傭人都是戰戰兢兢的看着眼前的場景。

    “許多年前,我很喜歡席慕容的詩,我總是會期待,在某個開滿梔子‘花’的午後,遇見一個白衣的少年,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少年,而我是陪他生老病死的姑娘,然後我們會和這世間所有的情侶一樣,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們會結婚,會有我們的孩子,我們的父母相處愉快,他的家人很喜歡我,我的家人也很喜歡他。我以爲就是這麼簡單,可是爲何到後來,現實沒有一處使可以和夢重疊?”南紓的淚水從眼角滾落,她聲音很輕很輕,就像是在訴說一件什麼平靜的事情一樣,陳瑾給南紓送毯子過來,走到了身後,南紓的話語一字不漏的飄入了她的耳中,她的眼睛酸澀。

    江瀝北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頭,說道:“別哭,我們以後也會像這世間所有的夫妻一樣,平凡的生活,會的。跬”

    南紓沒有接話語,也沒有睜開眼睛,許久許久之後,才聽到她一深一淺的呼吸聲,是那麼的有規律,她靠在他的懷中睡着了,江瀝北一動不動的抱着她在哪兒從午後就坐到了黃昏,他的姿勢似乎就在那兒定格,傅安安來到江苑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見到她進來,陳瑾急忙招呼她進屋,給她衝了咖啡。

    “南紓睡着了嗎?”

    “嗯,中午坐在那兒曬太陽就睡着了,她最近睡眠很淺,經常會睡到半夜就醒,一醒來不知道自己在那兒,然後慌‘亂’的找人,她越發的沒有安全感,難得她睡着這麼久,瀝北怕抱她進屋的時候‘弄’醒了她,所以就讓她這麼睡,估計也快醒了。”陳瑾一邊說着,像是無心說出的話,傅安安坐在屋內朝外面看去,一個長椅,一個堅毅的背影,一個日落黃昏後,一切的一切都讓她的心止不住的疼,對不起,是這個世界上最無力的東西,她最愛的人,從不懂得愛人,所以南紓纔會如此,她爲了那個人責怪她,爲了那個人和她爭吵,誰知轉眼間,在南紓的記憶裏,她就是一個陌生人了。

    靜默作古,時間是一條長長的烽煙戰線,你永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偶然間聽到了一首歌,裏面有一句話:“每一天我和你走在動‘蕩’,路總有路障,只要心靈像月光,總會有一天看到奇蹟的光芒。”江瀝北從不相信奇蹟,他更相信自己,可是當一個人被無力感深深擊敗的時候,唯有相信奇蹟!

    南紓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外面開始起風,江瀝北用毯子裹着她的身體,把她緊緊的護在懷中。

    她動了動身子,說了一句:“我餓了。”眼睛還沒有睜開,還是‘迷’‘迷’糊糊的,江瀝北見她已經醒了,急忙說道:“那我們進屋吃飯,吃完再睡。”

    “嗯。”

    他抱着她穿過長長的‘花’園,走進屋內,傅安安就那麼站在‘門’口,手指扶在‘門’欄上,她的眼光隨着江瀝北和南紓的走動而移動,她很難想象南紓變成了這樣,也很難想象江瀝北對南紓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以至於南紓瘋了,癡了,呆了,她什麼都不好了,就連生活不能自理了,這樣的一個‘女’人,他還依舊如若珍寶的護在身邊。

    江瀝北把南紓放在沙發上,讓傭人去準備吃的,他起身走進洗浴室,南紓剛睡醒,要是不刷牙不洗臉,她一會兒不舒服就會鬧脾氣。

    江瀝北走進去之後,傅安安坐在了南紓的身旁,她還閉着眼睛,像是在睡覺一般,傅安安的手輕輕的覆上她的臉頰,那些年那麼執着,那麼優秀,那麼堅強的一個人,那麼事情都沒有大白她,怎麼到最後什麼都好了,自己反而什麼變成這樣了呢?

    誰知她的手有些冰涼,南紓感覺到不適,忽然間驚醒,因爲不記得傅安安是誰,所以一聲尖叫響徹了江苑,江瀝北聽到了喊聲匆忙跑了出來,結果就看到傅安安的手還在南紓的額頭上忘記了拿開,江瀝北箭步衝了過去,一把抓起了傅安安的手腕,傅安安冷嘶一聲,他的眉間都是戾氣,手上的力量那麼大,像是瞬間就要把她捏碎了一般:“你在做什麼?”他的話語很冷,傅安安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江瀝北,可是江瀝北認定是她要傷害南紓,便就連解釋都是無力的,她望着蜷縮在一旁的南紓,終究是什麼話都沒有說。

    “我沒有要傷害她。”

    江瀝北的怒氣還在:“以後不要過來了,她很好,不需要你們好奇的趕來看望!”

    “陳姨,送客,另外和‘門’口的保安說,以後不管什麼人來了,我不同意都不允許進來!”他說着甩開了傅安安,坐在了南紓的身側,其實傅安安知道,因爲宋懷錦死了,所有有怨氣都不能發,而她恰好是那個缺口,所以,江瀝北甚至是厭惡她的!

    她沒有再做停留,小跑着出了江苑,是,她是想來看看南紓究竟變成什麼樣子了,所以才眼巴巴的趕過來,可是從沒有想過見到之後,她覺得心都是被撕裂了一樣,她被毀了,毀得徹徹底底!

    傅安安捏着手腕,剛纔刺骨的疼痛感還在,從小一起長大,從沒有覺得江瀝北會這麼戾氣叢生,如果她是真的傷害了南紓,恐怕她的手此刻早已經廢了!

    南紓是不幸的,同時她也是幸運的,至少她的不幸有江瀝北同行,有人陪伴,有人守護總會不至於孑然一身病痛到死!

    可是傅安安不會知道南紓這樣的時候面對這江瀝北,她有多自卑,有多難堪,這樣的一個她已經配不上江瀝北了,他不能帶着她出去,怕她忽然間發病!特別是當她大小便失~禁的時候,她真的有一種想死的心都有了,這樣子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呢?

    傅安安走後,南紓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恍惚,她望着江瀝北的眼神有些怪異,但是到江瀝北想要探究的時候她便斂去了眸‘色’,變得平常一樣,江瀝北有時候都會覺得,看不出她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開心還是不開心,她從最開始抗拒他的照顧,到現在的什麼都同意了,從第一次小便失~禁的尷尬和自暴自棄,到現在每天都配合着他吃‘藥’,不在逃避,這個過程的時間不長,可是一天一天的數着過卻是那麼的漫長!

    晚上南紓忽然間很想念valery,自從她病了之後,valery大多是鬱清歡在照顧,然後鬱清歡便開車把valery送了過來,南紓望着鬱清歡柔聲說道:“媽媽,麻煩你了。”

    “你這孩子,說得什麼話?”鬱清歡說着坐在了她的身旁,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心疼,南紓都懂。

    valery撲進了她的懷中,帶着孩子的稚氣和依賴:“媽咪,想你。”

    南紓把他抱在了懷裏,輕輕的‘吻’了‘吻’他的臉頰,柔聲說道:“那以後你就不去外婆那邊了,放學了我們去接你。”

    “嗯。”

    鬱清歡做了一會兒就回去了,南紓此時的情況很好,看着也很正常,她和valery在聊以前開心的事情,母‘女’倆笑成一團,江瀝北坐在對面,看着前面一大一小的倆人。嘴角微微的上揚,江瀝北打電話開始想說南紓的病情似乎變好了,可是大夫聽完他說的這些之後,卻說這樣忽然的情況要讓他看好了南紓,怕南紓做傻事,江瀝北只覺得腦子嗡嗡的想,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回頭望着屋內的南紓的側影,她此刻笑容明媚......

    江瀝北掛了電話,斂了神‘色’,便回到了屋內,這一夜,估計再也無法安心入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