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6 你捨不得我一個人憑什麼認爲我就捨得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6 你捨不得我一個人憑什麼認爲我就捨得你字體大小: A+
     

    南紓聽着江瀝北的話語,指甲輕輕的掐着手心,淡淡的刺痛讓她微微的蹙眉,她緩緩的轉身,看到了江瀝北淡漠的神情,她啓脣說道:“江瀝北,你什麼意思?妗”

    “沒事。”冷淡的兩個字,讓南紓的心微微的顫着。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江瀝北看着她的身影,眸光中露出了心疼,她越發的消瘦了,更加的弱不禁風。

    江瀝北忽然間住院,心臟上出問題可不是小問題,南紓沒有理會他,直接出了門朝診室走去,找到了江瀝北的主治大夫一問,那醫生告訴她,江瀝北心臟有問題,南紓的心都冷了,全身都是冷的,說不出來的感覺,靠在醫院走廊的牆壁上她無力的就滑了下去,蹲在那兒,她的眼裏心裏都是絕望,就是絕望,眼眸中沒有一絲光,像是剛剛還是熊熊大火燃燒着此刻就被洪水撲滅,剩下了一片狼藉,狼藉的背後,是永無止境的黑暗。

    許久之後,大夫說江瀝北鬧脾氣不給扎針,病房裏面一片吵鬧,南紓擦乾眼角的淚漬,小跑着回到了病房內,看着地上摔碎的玻璃被,亂七八糟的一地,護士站在一旁舉足無措的看着,江瀝北讓他們都滾!滾出去!

    見到南紓進去彷彿見到救星一樣,他看着南紓,南紓只能讓護士先出去,關上門之後,江瀝北擡眸瞪着南紓,吼道:“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回來了?”

    “誰說我走了?”

    “你不是說以後要和我斷絕關係嗎?你還來做什麼?”

    南紓微微蹙眉,是啊,她忘記前幾天和他說的,不想見到他了:“我什麼時候說過?江瀝北,說話要講證據!”

    江瀝北一愣,回道:“你自己說的話,我記得很清楚!”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無關,誰知道你是聽誰說的!”南紓一邊說着一邊給他收拾這這狼藉的一片跬。

    “那你是要陪我住院嗎?你要是陪我住院,那我就既往不咎!”江瀝北說着就對着屋外喊道:“進來!”

    隨着話落,那個男大夫走了進來,只聽江瀝北說道:“她說陪我住院,對藥水,我輸液,她也輸液,還有,我吃什麼,她吃什麼!”

    南紓就那麼愣在了哪兒,深深蹙眉:“江瀝北,你,我又沒病,我輸什麼液?”

    “可以輸營養液!總而言之,我躺着你也躺着,我坐着你也坐着,我幹嘛,你就幹嘛!”江瀝北說完,大夫一臉爲難的望着南紓,南紓也眉頭不展。

    看着面前躊躇的人,只聽江瀝北冷冷道:“既然你不願意,那你就走吧。”

    南紓看了他一眼,對着大夫說道:“咱們出來說。”

    出門之後,大夫說南紓瘦,輸點營養液也沒什麼關係的,但是江瀝北不輸液可不行,會導致惡化的。

    南紓沉默了許久,點了點頭,同意了。

    從那一天開始,這江瀝北和南紓倆人在一個病房內,白天一起輸液,晚上同處一個病房,言清去看了他們,這個病房明顯的成爲了他們的另一個家了,一住就是快半個月,南紓終於忍不住了,問了大夫江瀝北什麼情況,那醫生說在過一週左右就差不多了。

    南紓的看着手背都快扎針成孔了。

    晚上南紓吃完飯之後睡得很沉,只見江瀝北卻坐起身子來,躡手躡腳的推開門走了出去,站在走廊裏面的男子,神情有些嚴肅,見到江瀝北出來,說道:“你總這樣也不是辦法,她中午來問你的病情,騙她騙得我都於心不忍了!”

    江瀝北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望着眼前的男人問道:“那她的情況怎麼樣?”

    “吃藥和輸液一起治療,暫時情況可以延緩一些,但是治標不治本,其實她主要是神經衰弱的問題,還有就是她的心情很低沉,對自己這個病情已經是放任不管了,這可不行,就算是有藥物能夠治好,她自己沒法調整,依舊會是精神衰弱,怕就怕,到時候她神志不清了,你該怎麼辦?”

    江瀝北的神情泯滅,帶着死寂一樣的沉默,癡呆的症狀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精神壓力太大,以及當時的藥物影響,她整個人會變得很狂躁,會對沒有安全感的人造成攻擊!

    可是無論如何,她此時就在身邊,江瀝北沒有陪着南紓輸營養液,手背都是針孔,卻聽西決笑道:“自作孽,不可活,雖然支持你,但是從沒有覺得你的智商這麼不夠用,想到這樣一個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的招。”

    西決是西衍的叔叔,年齡和他們相差不了幾歲,未婚,神經科的醫生,因此霍子翌還經常嘲笑西衍,他們家有一個人在精神病院。

    是在精神病院,但是他是主治醫生,還是醫院的股東。

    江瀝北其實沒有想到這麼一個招,他準備等着南紓最後回來,她會記得他還是他的依靠,他或者會忍不住,等不了,然後逼着她來醫院,可是沒有想到突然間發生了這麼一個意外,言清就把南紓喊來了,見到南紓的時候,江瀝北才恍然想起這麼一件事情來,恰好都在醫院,連夜就把西決給請來了!

    南紓第

    二天醒來的時候,太陽依舊照射進屋內來了,回頭望江瀝北的牀上依舊空空如也了,她緩緩的起來,卻覺得噁心想吐,頭還一陣暈厥,差點就摔倒在地,強撐着不適,去洗漱,卻剛刷完牙就站不住了,她使勁的扶住了門把手,沒想到最後還是失去了知覺暈倒在地。

    江瀝北迴來的時候見南紓不在,就出門問護士有沒有見到她,護士說沒有看到她開門,他急忙給南紓打了手機,手機也在牀頭響起。

    他進裏屋一看,洗漱間的門是關着的,他推了推門,反鎖了,敲門也沒有人應,江瀝北的心中生出了不安,南紓可能是暈倒在裏面了,急忙踹開了門,只見南紓就那麼躺在冰涼的地上,臉色泛青!

    “阿南!”江瀝北的驚呼聲震動了整個樓層,西決在辦公室聽到了聲音,急忙帶着護士跑了過來,南紓被送進急診室,江瀝北就那麼坐在急診室的門口等着,從沒有覺得時間過得那麼慢,那麼的煎熬!

    valery自從知道南紓病了,心情就一直都不好,但是他要聽江瀝北的話,他的媽媽有多倔強,他一直都很清楚。來到醫院的時候,江瀝北坐在外面的走廊上,言清帶着他過來,他看着江瀝北的神情,心中難受。

    valery走到了江瀝北的身旁,坐在江瀝北旁邊的椅子上,南紓生病,他心中的恐慌沒有人可以訴說,他幫不了,至少要做到讓江瀝北心無旁騖的照顧南紓,他在這個時候忽然間後悔爲什麼自己沒有長大?

    “爸爸,媽媽會沒事的。”

    是,南紓會沒事的,江瀝北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祈禱。

    但是剛纔抱起南紓的時候,手心觸到南紓僵硬的身子,他感受不到她溫熱的氣息,有些人,這一輩子是雙生,你活,我便能活,你死,我便是隨你入地獄!

    南紓和江瀝北大概就是這樣了。

    等待,是一件極爲揪心的事情,時間在一分一秒的和死神爭奪,江瀝北在這場拉鋸戰中變得似乎隨時都能夠摧毀。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搶救過來,急診室的門打開的那一刻,江瀝北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她怎樣了?”

    西決的臉色凝重,望着江瀝北的眼神瘮人,半晌都沒有聽到西決的話語,江瀝北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爆吼道:“她怎麼樣了?”

    “她懷孕了!但是孩子已經死了!”西決的話落,江瀝北雙眼通紅的瞪着他,他的眼神嗜血的紅,但是抓着西決肩膀的手,卻在那一刻無力的耷拉了下去。

    西決知道,這個消息對於江瀝北來說是一個雙重的打擊,但是這是事實,並且容不得逃避:“那她呢?她沒事了對不對?”

    西決點了點頭,說道:“手術還沒有做,她也還沒有醒,但是現在需要做手術把孩子取出來,我想和你說一聲,畢竟你有知道的權利。”

    “她會有危險嗎?”

    “她的身子虛弱,不容易懷孕,手術之後,以後可能就不能生育了,子宮太薄,承受不了胎兒存在,養好她的身子,這段時間都不能給給使用治神經的藥物。”西決說完,江瀝北斂了神色,沉重的說道:“做手術吧,手術之後我帶她回家。”

    ps:進入結局倒計時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