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5 她總是半夜的時候夢見瀝北然後哭得像個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5 她總是半夜的時候夢見瀝北然後哭得像個孩子字體大小: A+
     

    135.她總是半夜的時候夢見瀝北,然後哭得像個孩子

    南紓離開了離開了江苑,離開了江瀝北,像是走得很平順,沒有任何阻攔,她自己也沒有多想,只是日日回到那個所謂的家中覺得空落落的,感覺莫名的冰冷妗。

    南紓買了幾本書,晚上的時候她坐在牀上看看書,吃完藥然後睡下去,她每一天都用筆記着她每一天需要做什麼,需要記得什麼,時間不久,可是她越發的覺得自己一天的記憶不如一天。

    總是半夜的時候夢見江瀝北,然後醒來之後,哭得像個孩子。

    有人說過,他可以接受命運的宰割,卻不會吱聲喊疼,有時候,南紓也覺得自己被沉溺在紅塵的泥潭裏,久久都得不到救贖。

    江瀝北去了一趟巴黎,回來之後已經是一週以後了,他找到了南紓原來看病的那個大夫,大夫和他說了南紓的病情,以及那一瓶安眠藥的事情,飛機起飛,在三萬英尺的高空中,同一個天空下,不同的心情,和南紓走過了那麼多的路途,本是終於可以塵埃落定,上天卻是給他們這樣的結局。

    宋懷錦死了,無數的鬱結存在了江瀝北的胸口,一直堵着,說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他給馬克打了電話,找了全世界頂級的醫生,他一定要幫南紓把病治好,不然,他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

    回到南城,他直接去了南紓上班的地方,已經到秋尾了,冬天就快來臨了,南紓穿着長長的風衣,帶着圍巾,長長的頭髮依舊沒有挽起來,還是批於身後,江瀝北遠遠的額看着她從公司走出來,然後走着回家,半路的時候,她拿着手機拍着街景,然後去一家餐廳打包了晚餐,一個人孤零零的走在回去的路上,江瀝北的眼睛酸澀,南紓從江苑離開的時候說了,既然答應她離開了,以後就再也沒有關係了。

    一一輩子,他就愛過那麼一個人,就是走在昏暗的路上,忽然間忘記了方向,忘記了自己的家在那兒的南紓。

    她忽然間的停頓,然後四處張望,她在尋找自己該往哪兒走,可是半天之後都不確定,她又朝返回去的路上走着,江瀝北隱沒了身影,就這樣看着她,回到了十字路口,她終於拿出了手機給打了電話,不久之後,來了一箇中年的婦女,領着她才走回家。

    言清就在江瀝北的身後,只聽江瀝北的聲音哽咽,說道:“她經常這樣,是嗎?跬”

    “不是,只是今天看着比前幾天嚴重一些,估計是惡化得快!”言清其實很心酸,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南紓會變成這樣,總有一天,她會忘記所有的人和事,然後靜靜的死去,無人知曉。

    江瀝北在哭,他壓抑的哭聲中帶着悲愴,言清第一次見江瀝北哭,帶着哭聲,似乎要將所有的心疼都散發出來,他弓着身子,整個人蜷縮成一團,隨後臉色慘白,捂着心口的位置倒在了座位上,言清急忙把他送進了醫院內,大夫說是暫時性心臟休克停止跳動,問病人受到什麼刺激了?

    言清在那一瞬間就懵了,他是得有多難受纔會變成這樣?

    江瀝北還躺在醫院,言清在外面等着,唐御塵來了,看到言清坐在迴廊的長椅上孤獨的身影,慢步走了過去。

    “怎麼回事兒?”

    “瀝北忽然間心臟停止跳動,進入暫時性休克,差點出人命了。”言清望着唐御塵回道。

    唐御塵微微蹙眉:“南紓呢?不是回來了嗎?”

    言清看着唐御塵,看着他熟悉的眉眼,說道:“我們是有多幸運,才能得到上天的眷顧?才能夠走到今天?”

    唐御塵心想估計是南紓和江瀝北出事情了,不然言清也不可能這麼多愁善感了起來,他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頭髮,說道:“我們很幸運,而且會幸運一輩子。”

    “若是我們可以幸運一輩子的話,把我們的運氣分一點給他們吧,我心疼。”言清說着眼角發紅,江瀝北住院,江家的人迅速來了,言清帶着唐御塵離開,她忽然間想要去看看南紓,和南紓說說話,讓她回來,一個人面對總比兩個人面對的好!

    唐御塵很多年沒有見到南紓了,言清在小區裏面給南紓打了電話,南紓說要睡了,言清說道:“我看着你的燈還亮着,我們就在下面。”

    南紓拿着手機的手微微顫抖,言清找到她了,是不是江瀝北也知道她在這兒了?大概都是知道的吧。

    她走到陽臺上推開窗戶,看到了樓下黑色的車子的旁邊,站着的言清,她關了窗戶,直接就朝樓下走去,打開大門,一陣冷風襲來,她感覺到了冷意,忽然間才發現,自己忘記穿外套了,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襯衫。

    言清看着她穿得那麼單薄,微微蹙眉,說道:“怎麼這樣就下來了?”

    南紓微微一笑,說道:“上樓去坐吧。”

    言清想着怕南紓着涼,就跟着南紓上樓了,南紓租的屋子,不大也不小,佈置得還算是溫馨,但是或許是她沒有做飯的緣故,感覺屋裏面冷冷清清的,始終少了點什麼。

    “你平時都是在外面吃飯嗎?”言清問道。

    南紓點了點頭,說道:“嗯,

    差不多。”

    言清坐在沙發上,南紓端着杯子走進了廚房,許久之後給言清跑了一杯茶,說道:“我這兒現在沒有咖啡了,喝點水吧。”

    “嗯。”

    南紓看着言清緩緩的坐在了對面,言清沉默了片刻才說道:“你真的不準備回去了嗎?瀝北今天差點就搶救不過來了。”

    聽到江瀝北的消息,南紓的眼中露出了一縷光芒,問道:“他怎麼了?”

    “他忽然間說心口疼,然後心臟停止了跳動,進入了暫時性休克,差點就沒有命了。”言清說着,還看着南紓的一舉一動,還有她的神情,只聽南紓問道:“大夫怎麼說,現在好了嗎?”

    “還在昏睡當中,大夫說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醒來,所以我過來看看你,能不能過去照顧照顧她,最近家裏忙我的婚事都忙得昏天暗地的了!”言清說完,南紓猛然擡眼望着她,說道:“他知道我在這兒嗎?”

    “還不知道,我沒有告訴他,那天我在路口看到你了纔跟進來,才知道你還在南城,瀝北以爲你早就離開南城了。”言清說的逼真,她是真的希望南紓能夠回去,就算是病了,什麼都不記得了,就算是一個神志不清甚至是傻子的南紓,江瀝北都會捧在手心,守在心裏。

    那一天言清走了,南紓哭了,一直到深夜都沒有睡着,言清給她留了醫院的地址,她穿着衣服,出來攔了一輛的士就朝醫院趕去,因爲是深夜,醫院裏靜悄悄的,南紓的忽然出現,嚇了值班護士一跳,找到了江瀝北的病房,南紓進去之後,看到江瀝北安靜的躺在牀上,就像是沒有了呼吸一樣,很靜很靜。

    秋日裏的月光很明亮,南紓拉開了窗簾,月光照射進來,她坐在牀邊,看着江瀝北的面容,心中疼痛。

    她一直這麼坐着,靜靜的守着,守到了天微微亮,她看着日出即將出來,下了醫院的大樓,去到早餐店給買了清粥還有三明治回了江瀝北的病房。

    南紓問大夫,江瀝北什麼時候能夠醒,大夫說不一定,只是到了中午11點24的時候,江瀝北醒了,醒來就看到南紓正靜靜的坐在牀邊,突然間的四目相對,都呆呆的看着對方,江瀝北許久都沒有說話,只聽南紓說:“你醒了,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我去喊大夫。”南紓說着就起身要朝外面走去,只感覺手腕被江瀝北猛然抓住,他輕輕一帶,南紓回到了他的身邊,他緊緊的抱着南紓消瘦的身子,溫熱的氣息噴在了南紓的後背上,南紓微微的掙扎,沒有說話,只聽江瀝北說道:“別動,讓我抱抱。”

    南紓一動不動的讓他抱着,她能夠感受到江瀝北身上流露出來的悲傷,她微微一滯,說道:“我先去喊大夫來給你檢查一下。”

    江瀝北不讓她出去,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你走了真好,這樣我就不用拖累你。”

    南紓一震,什麼拖累?想着也就問了出來:“什麼拖累?”

    誰知南紓問出來之後,江瀝北卻閉口不答,回道:“你走吧,我這兒不需要你照顧。”

    南紓看着他,眉間緊緊的蹙在了一起,江瀝北說的是什麼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