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4 我不怪你只是覺得終於可以互不相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4 我不怪你只是覺得終於可以互不相欠字體大小: A+
     

    我不怪你,只是覺得終於可以互不相欠

    “回來了。”江瀝北的身影就那麼筆直的站在那兒,冷冽的風颳過,南紓的眼眶一陣酸澀,漸漸的就模糊了視線,那三個字,平靜的一直飄蕩在耳邊,就像是丈夫等着妻子回家那般的平凡闋。

    南紓的腳底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樣,再也提不起來,就立在了原地。

    就那麼眼睜睜的看着江瀝北一步一步的朝她走過來,她就這麼被他找到了,南紓的心中有着無數的翻騰,她看着江瀝北走過來的時候,在她的潛意識裏面就是要逃,轉身就跑,江瀝北在身後喊道:“阿南。”

    南紓沒有回頭,一直往前跑,身後的江瀝北在追,南紓不想見他,她不會尊卑見他,不然她爲何來這麼遠的地方?

    “阿南,你站住!”江瀝北的聲音傳入耳中,南紓的背後一滯,就想要停下來,可是腳她卻努力的朝前跑着,江瀝北離她越來越近,直到她整個人都被江瀝北圈在懷中。

    背上傳來了江瀝北溫熱的氣息:“你要去哪兒?”

    南紓心想,她要去哪兒呢?還能去哪兒?真的就像是一場夢,想着江瀝北來,他就真的來了。

    許久之後,南紓緩緩的轉身,裝作很鎮定的問道:“你怎麼來了?”

    “因爲你在這兒。”

    南紓嘴角微微卷起,露出了恬靜的笑容:“我出來散散心。”

    江瀝北望着她,深邃的眸子中帶着南紓看不清的心疼,他說:“我知道。珂”

    南紓想說,他不知道,但是即將出口的話就這樣的卡在了喉嚨,她走的時候考慮不周,江瀝北找不到她難保不會查出去的航班以及火車站的乘客信息,只要一查就找到她了。

    她是那麼的依戀他,可是她卻不想自己變成一個那樣的人生活在他的身邊。

    她沒有再說話,江瀝北也沒有說。

    他牽着她的手,走過黃昏的路口,回到客棧,江瀝北問她:“還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我們一併去了,我也想出去散散心。”

    南紓坐在木椅之上,看着兩手空空的江瀝北,微微擡眸說道:“瀝北。”

    “嗯。”江瀝北的神情帶着暗沉的灰暗,他大概是知道南紓會說什麼,所以他的表情絲毫都不輕鬆。

    但是南紓還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氣說道:“我不想結婚了。”

    江瀝北靜靜的望着她,放置在桌下的微微的顫抖着,許久許久之後才輕聲說道:“那就不結。”

    “我的意思是說。”南紓的話止在了江瀝北的吻中,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江瀝北逼着咽回去,他的動作帶着霸道的氣息,南紓望着眼前的面容,江瀝北的眼角帶着陰影,是長長的睫毛遮下的。

    良久之後,他放開了她,把她緊緊的摟進懷中:“阿南,我可以道歉,可以解釋,你想要怎麼都可以,但是不允許離開我。”

    他的聲音中帶着濃重哽咽的氣息,南紓聽得鼻子發酸。

    “瀝北,我們到此結束,以後,天涯海角,各自安好。”南紓不知道她的話是怎麼從她的口中說出來的,只是說出來的時候,她深深的舒了一口氣,大概是心已經麻木了,再也沒有痛的感覺。

    南紓明顯的感覺到了江瀝北的身子一震,但是他什麼話都沒有說,緩緩的放開她,平靜的問道:“還沒有吃飯吧,咱們先去吃飯。”

    “我不餓。”

    “不是要聊聊嗎?邊吃邊聊。”江瀝北說着就轉身走了出去,完全沒有看南紓的神情,他還要說聊聊,南紓肯定會跟着去的,只是南紓不知道,江瀝北轉身之後,眼圈都紅了。

    他在找她,當時一着急都沒有想到去查航班的乘客信息,昨天接到了傅安安的電話,聽到傅安安所說南紓病了,必須儘快找到她。

    當他知道她生病了的時候,他的那顆心疼得都難以呼吸,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樣,千瘡百孔,傅安安只是說,從宋懷錦那兒知道的,卻沒有告訴江瀝北,還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爲那一次被溫瑜逼得去曼谷的時候,宋懷錦換了南紓的安眠藥,導致南紓的精神紊亂,以及以後會神志不清,雖然不知道病是因爲這個起還是隻是有了連帶關係,那都不重要了,宋懷錦死了,宋家一個人都沒有了,傅安安想保留一下她能夠替宋懷錦保留的東西,她害怕江瀝北瘋狂起來之後去鞭屍!

    南紓看着江瀝北的身影走遠,心中更加的難受,江瀝北肯定是以爲她因爲溫瑜的事情所以離開的,若是這樣以爲的,那就這樣吧。

    她緩緩的跟上,江瀝北走在前面,雖然是大步出的門,可是出門之後他就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等着南紓,南紓追上來,他的臉色不太好,南紓也是,兩人去了一家很安靜的中國餐廳內,可能不是吃飯的點,人很少,倆人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江瀝北已經斂了情緒,給南紓倒着水,服務員點完菜之後,兩人靜靜的望着對方。

    南紓一直沉默,江瀝北只是靜靜的看着她問道:“你還記得我們遇到彼此的那一天嗎?”

    南紓微微一滯,說道

    tang:“記得。”她當然記得。

    “那你還記不記得你和我說過的話?”江瀝北問得很平靜,南紓忽然間不知道江瀝北想說什麼,但是她也柔聲說道:“記得。”

    “那你記得你和我說過要我揹你走一輩子嗎?”

    江瀝北話落之後,南紓忽然間就知道江瀝北想要說什麼了,沉默了許久之後說道:“年少的時候說的話,不一定都要當真。”

    “可是我當真了,很多年,不能不當真。”

    “一輩子很長,時間久了也就忘記了,沒關係。”兩人都是平靜的,似乎說的只是家長裏短,亦或者是平靜的聊聊八卦。

    “你不是我,怎知我沒關係?”

    伴隨着江瀝北的話落,南紓給予的是沉默,最後的時光,她不想用傷害的方式離開江瀝北,她們已經這樣了,不想在給彼此的傷口上加傷,做不到。

    “我....”

    南紓的話剛出,只見服務員上了菜,江瀝北接過她的話說道:“先吃飯。”

    南紓自知,無論如何比起氣定神閒,她遠遠比不上江瀝北,繼而倆人一起吃着飯,江瀝北還是依舊像平常一樣,沒有任何的不桐,正常的給她夾菜,正常的給她盛湯,吃過飯之後江瀝北說:“你在怪我沒有告訴你爸爸的事情嗎?”

    南紓擡眸望着他,說道:“我不怪你,只是覺得終於可以互不相欠。”

    “所以你要走?”

    “江瀝北,我不想整天對着一個殺了我父親的女人的兒子,我怕我每天做夢夢見父親,我怕我看到你就想起父親死去的場景,我不想!你說自私也好,說我無情也罷,都隨你,valery以後也跟着你,我只想一個人離開。”

    “這就是你的決定?真的想好了嗎?你若是走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回來之後或許也就沒有你的位置了!”江瀝北在賭,南紓也在賭。可是他們都同樣的心如刀割,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比生死離別的事情還大。

    南紓越是這樣,江瀝北的越發的心疼。

    “決定了。”南紓點了點頭。

    南紓說完的時候,江瀝北沉默了,眼圈發紅,南紓看着什麼都隨和,她是一個多麼驕傲的人,怎麼允許自己變成一個白癡一樣,在某一天會來連生活都不能自理,他又怎麼能夠直接說出來?

    “既然決定了,那就回南城吧,回去之後繼續上班,公司最近事情多,恰好我訂了明天的機票,你的也訂了,一起回去。”江瀝北的話語不容反駁,南紓望着他沉默許久之後說道:“我最近想要休息,所以我申請離職。”

    “就算是離職,也回去辦理完在說吧。”

    說來說去,還是那句話,就是明天一起回南城,她回南城做什麼呢?

    翌日裏,南叔還是跟着江瀝北迴來了,回去之後,江瀝北不見了,她在辦完手續之後,就瞞着他們在南城租了一間公寓,只是和江瀝北住的方向恰好是相反的,她吃了藥,開着燈,趁現在還清醒,還有意識,她找了一份文員的工作,一天就是保管一下文件,打印一下資料,很少的工資,夠她的生活費。她不想一個人就這麼坐在家中無所事事,也不想讓江瀝北他們知道她在哪兒,誰知江瀝北雖然不在,但是南紓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當言清和他說南紓的情況的時候,他只是說道:“繼續看着她,我很快就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