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為你畫地爲牢 » 132 若是有一天你覺得我欠了你很多狠多你不能怪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為你畫地爲牢 - 132 若是有一天你覺得我欠了你很多狠多你不能怪我字體大小: A+
     

    若是有一天你覺得我欠了你很多狠多,你不能怪我

    有人曾說,上天給你關了道門,可能會給你開一扇窗,無論如何,你都能夠見到光,你就不會一個人被困在黑暗之中,可是上天爲什麼關上了門,還要把窗戶也鎖上,讓她一個人在這個黑夜中中喘不過氣來。

    手機她沒有拿穩,撲通的就掉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砰的響聲,浴室的水聲還在響,江瀝北聽到聲響,以爲南紓發生了什麼事情,浴巾一裹,就探出頭來問道:“阿南,怎麼了?”

    南紓沉默了許久之後,回道:“沒事。”可是她不知道她此刻就連聲音都是帶着顫抖的尾音,怎麼能夠讓江瀝北不多想,他迅速的衝了一下,就穿着睡衣出來了,只見南紓站在牀邊,整個人看着都感覺很不對勁,走了過去,看來一眼還在牀頭櫃上的手機,雙手覆上南紓的肩膀,說道:“怎麼了?這麼不開心?”

    “沒有。”南紓緩緩的轉身望着江瀝北,指尖緊緊的嵌入了手心,她望着他的眉眼,忽然間更加的想哭,說不出來的心裏堵得難受,江瀝北早就知道了,所以她才害怕她知道,纔會更加着急的想要去結婚,若是她不懂他,不明白他的心,那她得有多恨他?可是,江瀝北是什麼樣的人,她怎麼會不清楚?難道最後的分開都要以吵架?誤會來分開嗎?她估計活不久了,那麼江瀝北和valery的路都還很長,若是以後她不在了,valery肯定是跟着江瀝北,若是她殺了溫瑜,那麼以後江家的人怎麼會善待valery,江瀝北的心中又怎麼會好受?

    江瀝北的手心溫熱,伸手輕輕的揉了揉她的髮絲,帶着淡淡的寵溺:“快去洗澡,回來睡覺。”

    南紓微微一笑,緩緩的轉身朝浴室走去,進去之後就打開了水灑,聲音很大,她反鎖着們,抱着肩膀蹲在了牆角,發出來嚶嚶的哭聲,她覺得心疼,覺得難過,這一路走過來,她絕望過那麼多次,江瀝北不要她的時候絕望,找不到骨髓的時候絕望,被溫瑜逼迫的時候絕望,爸爸死的時候絕望,但是她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覺得連站起來都是困難!

    可是這又能怎麼辦呢?

    洗完澡之後回來,江瀝北半臥在牀上,南紓一邊擦着頭髮一邊望着她,眼淚差點就一出來,低頭擦頭髮的瞬間,眼淚又落地,她順着擦了一下臉,江瀝北沒有發現她的異樣,掀開被子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旁,拿過她手中的毛巾,拉着她走到了牀側。

    “上去躺着。”江瀝北的手中一隻手拿着吹風機,一隻手拿着輕輕的挽過她的肩膀,說道:“晚上儘量不要洗頭,就算吹乾了睡了也不好。”

    “好。”南紓輕聲應着,點了點頭。

    江瀝北的手指輕輕的穿過她的髮絲,她靠在他的腿上,看着他的眉眼,他的面容,感受着他個的溫暖,她又多貪戀他的暖,恐怕這個世界上在也沒有人能夠給他。

    江瀝北微微一笑,只聽見吹風機嗡嗡的響聲,南紓忽然間就有眼淚從眼角溢出來,江瀝北當場就愣住了,南紓哭了。

    正要問的時候,就聽到南紓說,瀝北,我欠你的和你欠我的能不能相抵發?

    江瀝北微微一愣,說道:“不能,我希望自己永遠都欠着你。”

    南紓的那一滴淚水轉瞬即逝,隨後她說:“瀝北,若是有一天你覺得我欠了你很多狠多,你不能怪我。”

    “你什麼也不欠我。”

    “我說的是如果。”

    “嗯,好。”

    江瀝北總覺得她的眼中很奇怪很奇怪,隨後問道:“你在想什麼呢?傻瓜!”

    “沒有,要是以後結了婚,你也要這樣。”南紓的話語半說半掩,似乎是在交待着什麼事情一樣,江瀝北的心中生出了淡淡的恐慌。

    “以後我們結婚了,你每一次洗頭我都給你吹乾,然後每天下班都一起去接valery然後回家。”

    南紓忽然一笑,頭微微一偏,就靠在了江瀝北的懷裏,江瀝北緩緩的額聽見了南紓說:“有時間,你回老宅去一趟吧,爲人子女,父母老了也就回不來了,那些年的那些事情,就算他們不喜歡我也改變不了你是他們兒子的事情,暮年不在了,他們只有你!”

    江瀝北手中的動作微微一滯,眼中的神色複雜,南紓的頭髮已經幹了,他把吹風機放在一旁,說道:“你不要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生活的是我們。”

    南紓沒有反駁他,只是接着說道:“我最愛的是你,我最心疼的人valery,我對不起的人還有鬱清歡和爸爸,若不是我,他們的這一生會過得很好。”

    “你若是以後忙得過來,就帶着valery去看看鬱清歡也可以,雖然不是我的親媽媽,可她是我小姨,被我拖累才成這樣,不論如何,她是我這一輩子的媽媽,她很喜歡valery。”南紓的話一句一句的,江瀝北輕輕的扶着她坐起來,說道:“爲什麼說這些話?”南紓微愣,打馬虎眼說道:“婚前恐懼中。”

    江瀝北一笑,南紓斂了眸色,輕輕的環住江瀝北的腰,說道:“瀝北。”南紓其實很想說捨不得,可是她知

    tang道不能說。

    住院?治療?還不是隻有一個結局!又能如何呢?或者會所有何必那麼折騰呢?

    “嗯。”江瀝北的溫熱的氣息撲在她的耳邊,她的心中南紓,緩緩的擡起頭就吻上了江瀝北的薄脣,不知是爲何,江瀝北感覺到南紓的氣息,翻身上~牀,手杵在了席夢思的牀墊上,她在他的身下淚眼朦朧,在江瀝北的印象中,南紓不愛哭,她也不會哭,多大的事情,她都忍着,而這些天,她掉了多次的眼淚,她的那雙眼睛中帶着看透一切的荒涼,江瀝北的心開始撕裂般的疼痛。

    兩人的失控,一直到很晚了才沉沉睡去,南紓蜷縮在江瀝北的懷中,他的懷裏很暖,是她永遠的依靠,只是,再也不能。

    江瀝北睡着之後,她一直醒着,雖然一直沒有翻身,但一直睜着眼靜靜的看着他,一切都好,三十三四歲,還好,以後肯定還能遇到驚豔時光的女子,肯定還能幸福的過一輩子。

    看着天空泛出了微光,南紓起身,躡手躡腳的洗漱然後去看valery,他還沒有醒,看來許久許久之後,輕輕的靠在他的頭邊,照了一張照片,發了微博。

    “我最愛的寶貝,早安,媽媽愛你。”

    南紓出門的時候才5點左右,出門之後給溫瑜打了一個電話,溫瑜剛起來,就接到了南紓的電話,是約她見面的,溫瑜和南紓,上輩子肯定是仇人,這一輩子纔會這麼不對頭,很早,幾乎還沒有店鋪開門,有一家24消失營業的清吧,溫瑜去了,因爲南紓給她發了那一張照片,照片中的她一身黑紗,站在屋頂,手中正在收拾着狙擊槍。

    見到面的時候,兩人就這麼一直面對面的坐着,南紓要了兩杯白開水,溫瑜望着南紓,眼中的恨還是那麼的明顯。

    “你哪兒來的照片?”溫瑜開門見山的問道。

    “應該是我開始問纔對,溫女士當真是深藏不露!”南紓漫不經心的說着,但是沒有了那些盛氣凌人的氣勢,也沒有咄咄逼人,溫瑜的心中一緊,南紓在耍什麼花招。

    但是卻聽到南紓說:“溫女士,我從不掩飾我對你的恨意,你欠我的,對不起我的,就當作是以後我欠瀝北的,都還了!”

    “我對你的恨意也是一樣,從不減少。”

    “那正好,我只是想說,若是以後瀝北再有喜歡的女人,或者是愛他的人,請你不要像對我一樣對她,畢竟傷的是瀝北,徐子薰就算了,那個女人至少要是善良的纔是。”南紓的話語靜靜的說出來,溫瑜的神色都變了,許久之後才問道:“你想做什麼?”

    “不是我想做什麼,我累了,這麼多年,真的累了,valery雖然是我生的,但是她也是你的孫子,若是沒有我了,你會對他好嗎?”南紓靜靜的望着溫瑜,她的眼中透出了奇怪的光,溫瑜心中一顫,摸不到南紓想要做什麼,說道:“他是我江家的血脈,是我的親孫子,我能對他不好嗎?”

    “那就好。”

    南紓望着溫瑜,許久之後才問道:“我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溫瑜沒有回答,卻聽見南紓說:“讓你殺這個男人的是曼谷的宋氏還是當家的公主殿下?”

    “我們不問上家。”

    “但是你知道。”南紓的話落,溫瑜想着江瀝北的電話,想着南紓來找,許久才說道:“公主殿下!”

    南紓手的手一顫,水就抖了出來,她望着溫瑜說道:“以後只有你欠我的,溫瑜,我不欠你什麼,包括江暮年!因爲你是殺死我爸爸的兇手!”

    南紓說完之後起身離去,溫瑜許久才反應過來,側眸從窗戶中望去,南紓穿過寥寥無幾的行人中,消失在十字路口,她靜靜的回想着南紓的話語,心中升起了很不好的預感。

    ps:我寫這一章的時候在想,南紓要是沒有了江瀝北該怎麼辦?真是把我自己給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